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神秘邮件

发布:2022-05-14 23:16:11

南方的五月,空气中的湿度高能达到百分之九十多,梅雨和高温的双重催化作用下,即墨青莲感觉,她身上都要长霉了。环视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昔的拥挤不堪和喧闹,做对比现在的的冷冷清清,让人倍觉悲凉——前天,当所有报名参加中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拾掇行李,互相拥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南方的六月,空气中的湿度高达到百分之九十多,梅雨和高温的双重催化作用下,即墨青莲感觉,她身上都要长霉了。

环顾着空荡荡的宿舍,往日的拥挤和喧哗,对比现在的冷清,让人倍觉凄凉——昨天,当所有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的对着答案,收拾行李,相互拥抱告别,她就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彷徨。

不管高考的成绩是好是坏,他们终于熬过了人生艰难困苦的第一关,让绷得紧梆梆的一根弦松弛了一下子,甚至有些同学,已经张扬着把课本撕成了碎片,散在空中,看着纷纷扬扬的碎片宛如雪花一样的飘散。

即墨青莲双手抱着膝盖,坐在自己的床位上,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阳光灿烂——如同这六月的天气,就算有风雨,也是刹那间的事情,过后,就是璀璨的阳光了。

她高兴不起来,也激动不起来,这一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导致她就算在面临高考的时候,也冷静如故,她想,就算有人告诉她,现在学校门口有外星人,她也不会感觉丝毫的诧异。

曾经,她也是幸福的——即墨青莲苦笑,但所有的一切,都在一年前,彻底的破灭,父亲死于车祸,据说死的很惨,面目全非。

她没有能够看到父亲的遗体,在父亲的追悼会上,她也只能够对着骨灰盒流泪。

父亲在意外死亡后没多久,她的继母就席卷了父亲生前所有的积蓄,和她原本的前夫张庭复婚了。

是的,没错!即墨青莲的母亲梅雅华,并非是她的亲生母亲,听得父亲说,她的母亲有先天性心脏病,在生她的时候,死于难产,为着找个人照顾她,她的父亲才娶了离异的梅雅华。

所以,父亲死后,继母梅雅华迫不及待的和前夫张庭复婚了,据说,他们还有一双儿女,比她还略大一些?甚至,即墨青莲隐约感觉到,继母和她的前夫张庭,就算父亲活着的时候,也是藕断丝连的,否则,怎么会这么用这么快的速度复婚?

好吧,天要下雨娘要嫁,这是她没法子的事情。但让即墨青莲怎么都想不到的是,继母在和张庭复婚后,张庭居然卖掉了原本的房子,直接搬来即墨青莲家那豪华的复合式楼层,当然,那一对儿女,自然也一并带了过来。

再然后,继母梅雅华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拉着她的手,跟她说,她要高考了,为着她考个好学校,家里太过吵闹了,不如去学校住宿吧,遇到学习上的问题,方便请教老师,而且,和同学同住,还可以培养她独立生活的能力。

即墨青莲虽然才十九岁,但却是一点都不笨,梅雅华的话刚刚出口,她就明白了一切——这是要把她扫地出门,赶她走了。

她什么也没有说,不哭不闹,收拾东西离开了。事后,她偷偷的咨询了一下子律师,得知房产证上,只写着她父亲和梅雅华的名字,如此一来,父亲死后,梅雅华就是唯一的房产合法继承人。虽然按照法律,她有着四分之一的继承权,但如果想要拿到这个钱,非常麻烦。

因为梅雅华是摆明了耍赖不想给的,这种民事诉讼,一场官司常常要拖好几年,她还要上学,没有精力和金钱打这样的官司。

而父亲银行的存款,同样也在梅雅华的名字下——这让她实在有些意外,难道说,她老早就知道父亲会车祸而死了,老早就预谋了?或者说,父亲太过信任她了?

在她十八岁之前,即墨青莲从来都没有操心过钱的事情,原因很简单,她的父亲即墨明镜,乃是资深的老中医,一手针灸之术出神入化,活人无数,收入不菲,而即墨明镜又是极宠她的,零花钱从来没有少给过。

十八岁之后,父亲惨死,又加上继母玩上了这么一手,导致的结果就是,她被扫地出门,一无所有了。

知道她昨天考试完毕,梅雅华假惺惺的打了一个电话给她,名义上是询问她考得如何,实际上却是告诉她,家里最近在装修,那个和她没有一毛钱关系的张宏朗谈了女朋友,要结婚了。

她原本的房间,要作为婚房——换句话说,家里没有她住的地方了。

即墨青莲冷笑,虽然不甘心父亲的一切就这么落在梅雅华手中,也不甘心那些和她不相关的人,在她家穷折腾,但是,她实在没法子,回去哭闹,自己徒增烦恼,还丢了脸面,别人笑话奚落。

父亲从小就教育过她,若是有人欺她负她,实力悬殊,姑且忍之,将来在图谋之。

人穷也不能够志短,梅雅华就算不给她这个电话,她也不会回去惹白眼的。只是,这年头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志气固然是好事,但志气不能够当饭吃的,幸而父亲在的时候,给她购买了一些首饰,这一年的时间,她典当卖掉了所有的纯金首饰,读完了高中的最后课程,身上还余下一万不到。

若是一万元零花钱,那算是一比不菲的财富。可面对着即将的升学考验,还有一张嘴需要填饱,在一万元实在是毛毛雨。

而如今考完试,更严峻的问题横在她的面前——那就是住宿问题,当有巢氏教会人类修建房屋开始,人就不能够在趴在一根树枝上过日子了。

那个有巢氏,一定是房产商的鼻祖!即墨青莲在心中咬牙切齿的鄙视。出去租房子吧,听的说,一般的房租不算太贵,嗯……顺便趁着这个暑假,找找有没有高中生、初中生需要补习语文历史的,她去兼任个家教,赚点外快?

听的说,英语和数理化比较抢手,但那都是她的弱项,自己还学不好的东西,哪里能够给人家补习?但愿,这次英语别考得太过蹩脚。

就在即墨青莲考虑自己前途的时候,突然,手机叮叮当当的响起来,忙着翻出手机一看,居然是门卫打来的。

即墨青莲摁下接听键——

“即墨青莲吗?我是杭城高校门卫,有你的快递,你什么时候过来拿一下?”门卫老爷爷和蔼的声音,通过老式手机传了过来。

“你好,我现在就在学校,这就过来!”即墨青莲心中有些好奇,谁给她邮快件了?

“哦?你不是高三的吗,考完试没回家啊?”门卫老爷爷好奇的问道。

“还没有回去呢!”即墨青莲心中无声的苦笑,酸涩异常,就算装着一脸的无所谓,她还是会在无人的时候,偷偷流泪。

今年的考高是六月七、八、九三天,校方规定,二十八号到学校填写志愿表,一般应该是二十号左右就出成绩了,然后,各大学的录取分数线也会相应出来。

今天是六月十号,考完试轻松下来的学子们,自然不会在留在枯寂的学校等着,就如同是出了牢笼的鸟儿,早就飞了,只等二十八号来学校,填写志愿表,然后就是谢师宴,同学们之间的散伙饭。

也难怪门卫老爷爷好奇了,一般高考完的学生,都是迫不及待的离开学校回家的。

即墨青莲挂了电话,跑出宿舍,一溜小跑直奔门卫——拿出学生证给门卫老爷爷确认后,门卫老爷爷取出一个硬硬的纸盒,表面是普通的黄褐色,似乎还有些陈旧了,看着像是从什么地方随手捡来的盒子,包装一下子邮寄过来的。

门卫老爷爷直接就递了给她道:“幸好你还没有回去,否则,就又要跑一趟了!”

“嗯,谢谢!”即墨青莲心中无限狐疑,这到底是谁给她的快递?纸盒不大,呈长方形,上面贴着快递单子,只有她的地址和名字,寄件人那一栏,却是一片空白。

当网购成为普通人生活的一部分后,快递公司就如同是雨后春笋,一家家的快速冒出来,业绩之间竞争自然也很激烈,不像以前的邮局,非要你写上完整的资料,甚至还要带身份证,才给你邮寄东西。

现在,快递什么都不需要,只要你付钱,就会给你送信送东西。

而纸盒入手,出乎意料的轻,似乎仅仅只有一个纸盒的重量,里面什么都没有,仿佛就是空的……

所以,即墨青莲对着那硬纸盒左看右看,还是猜测不透这到底是谁邮寄给她的快件?难不成梅雅华怕她碍事,邮寄了一颗炸弹给她?

这么一想,即墨青莲还真有些害怕了,但在转念想想,要是炸弹这么容易弄到,只怕这世界,炸弹老早就漫天乱飞了。

拿了快件,她也不忙着回宿舍去看,先向着外面走去,她知道,学校门口常常有着各种的租房信息,乱七八糟,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当然,这其中也是良莠不齐。

另外也有一些招聘信息,这都是她需要的,她要用这个暑假,赚一点钱以备上大学所需,还要找一个房子,暂时租住下来,否则,等着低年级考完试,最迟七月初,学校宿舍就要清人了,她总不能够赖着不走啊?

在门口乱糟糟的租房信息中,其中有一条,吸引了即墨青莲的注意力——倒不是说,这挑信息有什么特别处,而是这个租房信息,价钱够便宜,月租金二百块。

即墨青莲抄下了电话号码,准备等下回宿舍后,就打个电话去问问。至于招聘信息,她却没有看到什么满意的,大概是低年级还没有放假?

拿着那个陈旧的硬纸盒,她转身向宿舍走去,心中越发好奇了,这硬纸盒里面的东西,似乎很轻,不像是炸弹,虽然她对炸弹没有研究,但电视里面看起来,炸弹都是金属火药,想来多少有些重量的,而这纸盒里面的东西,实在太轻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