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秘密(一)

发布:2022-05-14 20:03:51

“那天,你没来救我的原因是因为她吗?”“我去那里而已为了猎灵狐,不明白你在那儿。”“风清竹,你什么意思?你明明就明白我在那儿,也不是都说好了吗?出尔反尔也得提早通知一声吧?的话也没春末,后果可也不是小小的庆国能能承受的。”“......”“好,先不谈这“风清竹,你什么意思?你分明知道我在那儿,不是都说好了吗?反悔也得提前通知一声吧?如果没有夏初,后果可不是小小的庆国能承受的。”。...

“那天,你没来救我的原因是因为她吗?”

“我去那里只是为了猎灵狐,不知道你在那儿。”

“风清竹,你什么意思?你分明知道我在那儿,不是都说好了吗?反悔也得提前通知一声吧?如果没有夏初,后果可不是小小的庆国能承受的。”

“......”

“好,先不谈这个,婚约的事庆帝同你说了吧,你到底同不同意?”

正偷听的夏初愣住了,林见欢不是移天宗宗主的养女吗,风清竹不是不受人待见吗,那他俩为什么要订婚?

“什么婚约?”

“......”林见欢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父亲同庆帝说了,庆帝说会转告你的,你不知道?”

“你觉得一个皇帝,会让不受宠的皇子娶了你?”

“......抱歉,这件事我会回禀给父亲的。”

风清竹和林见欢的谈话结束了。随后又进来一人,抱着许多东西,放下时夏初都感觉地动了一下。

“来了!”林见欢拉着夏初的手来到那堆东西面前。

“这些,送你了。”

夏初呆住了,原来那个人说的收下是指这些东西,这,也太贵重了吧,虽然这些东西夏初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移天宗给的东西,岂能差?

“这,这太贵重了......”

“你救了我的命,应该的,我还觉得少了呢。”

林见欢强制把这些东西送给了夏初。

“好......好吧。”等改天把这些送回去。

“仙女,你要在庆国待多久啊?”

“过几天,你呢?要一直待在庆国吗?”

夏初一愣,她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总不能一直赖在这儿啊。

“要不,跟我去移天宗吧。”

“啊?我想想。”

“好,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

夏初看向风清竹,他正被钟武进行全身检查,看看有没有受伤,检查结束后,风清竹离开了庆宫,钟武也紧跟着离开了。

正也准备离开的夏初瞥见那堆东西。

“......”夏初费了好久的时间才把这些东西搬回了房间,然后去看了看钟文回来了没有。

钟文已经回来了。

“有事?”恰巧今天钟文穿着一袭青衣。

“......”应该不是钟文吧。

“你出宫了?”

“嗯。”

“干什么去了?”

“.......私事。”

夏初没再问下去。

“我过几天可能要去移天宗。”

“嗯,路上小心。”

“那我先走了。”那个小男孩八成是庆国皇子,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钟文的话,倒也不奇怪,讨厌风清竹,投靠别人,但,为什么要投靠别人,会是那个小男孩吗,他想做什么?一个孩子.......

夏初边走边想,刚刚回神儿,却看见了风清竹和六皇子的宫女。

“!!!”夏初连忙用手捂住眼睛,蹲到旁边的草丛默念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然后悄悄让两根手指开了条缝儿,然后发现自己看不到风清竹和宫女了,只能看到蓝色.......

夏初抬头,是风清竹。眼角瞥见宫女很生气地走了,方才他俩拉拉扯扯,不是说风清竹不受人待见吗,莫非......因爱生恨?!

“夏初,你跟踪我?”

“没有,我,我是不小心走到这儿的。”夏初也知道这话没有说服力,但这的确是真的。

风清竹没再同夏初说话,走了,瞧那背影,怎么感觉......有点虚?!夏初四处看了看,发现这附近是御书房,风清竹到这来干什么?

风清竹已经回了房间,夏初进去后打量了风清竹一番,发现风清竹似乎是受伤了,是被庆帝打的吗?夏初给了风清竹一些钟文上次给她的丹药。

风清竹微怔,接过了。

“......谢谢。”

“你人缘似乎不怎么好,为什么啊?”

“一个很无聊的故事,要听吗?”

“要。”

“我母亲是洗脚婢,母亲为了上位同庆帝发生了关系,生下了我,在我记事不久后,就被庆帝赐死了。这是别人口中的。你觉得,实际上是什么?”

“我觉得,实际上是你想听到有人说你母亲不是为了上位才与庆帝发生关系。”

“......”

“风清竹。”

“......嗯?”

“你的母亲不是为了上位才与庆帝发生关系。”

“嗯。”

“她很好,是庆帝管不住自己,强行.......当时的皇后管得严,他谎称是被母亲下了药,母亲为此受了重罚,后来母亲意外怀孕,庆帝送给她一碗堕胎药,母亲偷偷倒掉了,再后来我出生时母亲连看我一眼的机会都没有,我出生后就被皇后抱走,被她养着,母亲一年只能见我一次,在我五岁那年,她便被庆帝赐死。”

风清竹眼眶一红,声音哽咽了几分:“她只见了我五次,我对她的印象不深,记得最深刻的,便是她抱我入怀,笑着对我说‘清竹,你不要像娘亲一样,要一直像竹子一样,做一个清清白白而不是污点满身的人。’她说完后,我感觉有一滴泪滴在了我的手上。”

“后来,皇后有了身孕,生下来一位皇子,便是六皇子,她自是越发不待见我,宫中流言蜚语越来越多,我不希望,我不希望他们说母亲是一个歹毒之人......他们却偏爱说个不停......”

“所以,夏初,我会想办法让他们闭嘴,到时,别拦我。”

夏初愣住了,没再问风清竹和那个宫女的事,也没问风清竹去御书房做什么。

“今天......是她的忌日,能让我一个人待儿吗?”

“.......好。”

夏初走了,但未走多远,有点不放心也有点疑惑,她和风清竹的关系也没有好到可以说这个吧?可是,瞧他模样,不像作假。但是,想的办法是什么,别拦他,到底要做什么才能让自己想拦?

想不通后,夏初索性不想了,回了自己的房间。看了看那堆东西都是什么,大部分都是丹药,还有一些书啊,斗篷,衣服什么的,除了书,其它的,应该都是给修仙者的,对她来说没用。

这是什么?一个较小的圆形东西,夏初到处摸摸,不知碰到什么位置,东西打开了,里面传来了林见欢的声音:“夏初?”

“这是什么?”

“方便说话用的,叫通音,以后打开这个,我们就可以说话了。”

原来,这个不需要使用者修炼过。

“啊,我这边还有些事没处理,一会儿再说。”

“好。”夏初放下通音,从衣袖中拿出一方手帕,这里面包着的正是钟文给她的毒针。

看来,有必要去一下移天宗了。夏初看着一大堆的丹药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