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还来?!

发布:2022-05-14 20:03:51

一行人出发到达还没多久,就被拦了路。的吧又是那位仇家派人来的,但是这一次不需要春末一次出手,钟武在被拦时就迅速一次出手,留下的了一个人的命,其余全部处理方式。钟武随后将那人的舌头仔细检查并,又将他的全身搜了一遍,最后才将他绑了出来。“说!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那“说!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一行人出发还没多久,就被拦了路。想来又是那位仇家派来的,不过这次不用夏初出手,钟武在被拦时就迅速出手,留下了一个人的命,其余全部处理。钟武先是将那人的舌头仔细检查,又将他的全身搜了一遍,最后才将他绑了起来。

“说!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那人不答,片刻后,一根针飞过,钟武拿那人挡针,针扎在了那人的后背,那人倒地而亡。

钟武正准备拿起针研究一番,却被钟文阻止,钟文用一方手帕包起,仔细察看。

“针上有毒。”

“什么毒?”风清竹不知何时从马车上下来,夏初也紧跟着下来,看着那根针。

“应是双属花的汁液。”

“双属花?!那东西除了锦家人就只有移天宗有了吧?”钟武惊道。

“不错,锦家人近些年来没什么动静,倒是移天宗最近又请了不少人啊,风公子打算如何?”钟文看向风清竹。

“这,要问夏姑娘吧?”

“啊?!”夏初从下来到现在都是懵的,锦家人和移天宗是什么?双属花又是什么?还是找个时间问问钟文吧,至于眼下,先找个别的话题转移一下吧。

“明日便是万寿节了,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风清竹微微点头,转身上了马车,夏初也跟了上去。一行人又继续前往庆国皇城。

马车里,风清竹正看着一本书,至于看的什么,夏初没有在书封上看见一个字。夏初有些无聊,只好盯住那本书,猜名字。

在她盯了很久之后,风清竹终于不看书了,他看向夏初,同往常一样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

“夏姑娘怎么看?”

“我?站着躺着坐着都行。”

“???......”

夏初后知后觉∶“嗯......”漫长的“嗯"。

“庆国一直受移天宗庇佑,移天宗不应该刺杀庆国人。”

“为何不应该?庆国虽受移天宗庇佑,但若有人惹了他们,刺杀,也并没什么吧,还是说,公子身份尊贵,若刺杀,双方都讨不到好处?公子......与庆国皇室有关系?”夏初觉得自己说的没错,正以为找回了面子得意时,却听见风公子说:“庆国皇室一直是风姓。”

“......”夏初脸上的笑意僵住,她,被,下,套,了。

完了,正当夏初以为自己要被抓起来的时候,风清竹却又看起书来。

“???”这什么意思?觉得她不能产生威胁吗?夏初有些生气,但是事实好像确实是这样。

风清竹一直看书,夏初后悔自己为何不带一本书来,省的在这儿干坐着,还很尴尬。要不......假寐?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于是夏初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假着假着就睡着了,这真的不怨她!是眼睛传达错误消息,致使大脑让身体休息的!

夏初睡着后,风清竹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打量着夏初。

很奇怪,一个不聪明,似乎实力也不怎样,连没怎么用的相貌都没有的人,钟文竟然要留下来。是......装的吗?正巧马车车轮碰到了石头,然后,悲剧发生了。

夏初因为马车颤抖,摔了下去。

“......”看来不是装的。

“公子,您可是摔着了?”听到动静的钟武在外面问。

“无事。”

“噢。”

马车继续行驶,马车内的夏初坐回原处。她再也不在马车里睡觉了!

......

马车停在皇城外,守在这儿的御林军检查了一番,就让夏初等人通过了。进入皇城,等待已久的宫女领他们去各自的房间,风清竹去了庆国皇帝那儿,夏初在自己的房间看了一圈后准备去钟文那儿。

夏初边走便四处打量,金碧辉煌,琼楼玉宇,红墙绿瓦,亭台水榭......书中有的它都有。

夏初站在钟文的的房间外,正准备敲门,门却开了,是钟文。

“进来吧。”

“你有事要出去?”

“找你。”

“啊?找我做什么?”

“避免你被别人发现。”

“......”夏初有些心虚,没敢告诉钟文马车上的事。

“在我们的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除了庆国,还有玉国和合国。庆国实力远远超过其他两国,玉国盛产玉,玉国人普遍经商,会雇佣一些修为高深的人,而且玉国有外面不常见的秘境,所以,很少有人惹他们麻烦。合国人的能力贵多不贵精,什么都会,但什么都不厉害。”

“那移天宗呢?”

“最厉害的宗门。至于其他的宗门不必知道。”

“那锦家人和双属花又是什么?”

“......双属花只有玉国有,且十分罕见,玉国人把它当作镇国之宝,双属花的汁液有毒,中毒后,一秒即死,可毒人,也能毒魔。世上只有三朵,分别在锦家,移天宗和玉国。”

“魔?”

“好像是突然来到这里的,我们很少和他们接触。”

“那......锦家人呢?”钟文似乎不愿提及锦家人。

“生性残暴,莫要接触。”

“噢,那还有什么我要知道的?”

“鬼手。”

“鬼手?”

“擅毒,擅用银针,他的针上都带毒,不过他避世很久了。还有......鬼医。”

“鬼医?”

“擅毒,他的毒无药可解,而且,他只听......”钟文说到一半,门突然开了,伴着钟武的声音。

“哥!你猜我看见什......”钟武兴冲冲地闯进来,看到屋子里的情景,闭了嘴。良久,他才不可置信地指着钟文:“好你个钟文,明面上让我不要再拜师,可你背地里却找师父教你!”

说完钟文,钟武又看向夏初,一副被负了的样子:“还有师父!你怎么能教给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啊?!”夏初懵了,“你哥算外人?”

“但是师父不是我哥的弟弟!”

“......”说得好有道理,夏初竟无法反驳......才怪!她怎么可能会是弟弟嘛!

“我......我以后再也不要理你们了!”钟武说完,跑走了。

“.....”此时夏初只有一个念头,钟武实际年龄有没有3岁。

“要不要去找他?”看他那样子很伤心啊。

“......不用,我们方才说到哪了?”

“鬼医只听命于......”

“鬼医只听命于移天宗宗主和宗主的养女。”

“那......那根针呢?”

“不过是一根在哪儿都能买到的针罢了。”

“你能给我这根针吗?”

“你要这个做什么?”

“......好奇。”

钟文有些犹豫,这针上的毒......不过像夏初这样的人不会费尽心思去查吧?

“......好,勿要用手去触碰。”

“好!”

“那群黑衣人查到了吗?”

“这些你不用管,而且......什么也没有查到。”

“真的吗?那.......他们的尸体呢?”

“嗯,烧了。”

“烧了?!可......”

“这些同夏姑娘没关系,请回吧。”

“......”

钟文讲完后已经很晚了,夏初回了房间睡觉。

......一夜好梦。

次日,夏初本来打算不和风清竹他们一起,毕竟自己和皇帝没什么关系,可是钟文说无妨,便去了。

皇帝的庆生宴设在庆宫,到那时庆帝已经在了,果然如同钟文所说,无妨,因为庆帝压根儿没往这儿看。

风清竹奉上灵狐,庆帝却只是轻飘飘地看了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不应该啊,不是说庆帝喜欢灵狐吗?

“哎呀!”声音扰乱了夏初的思绪,她循声望去,看模样,应该是个宫女。

“对不起啊五皇子,我不小心把灵狐弄死了,您不会怪我吧?”虽是嘴上道着歉,但宫女面上似乎一点都不愧疚,甚至不尊重风清竹。

宫女轻蔑且抱着看好戏的样子看着风清竹,而庆帝只是平静地看着这场闹剧,甚至有些喜悦。气氛逐渐凝固,直到被钟武的叫声打破。

“哎呀,我不小心把六皇子打伤了,并且也不小心毁了六皇子在玉国买的玉,陛下......不会怪我吧?”

这下庆帝可坐不住了,很是生气,却未对钟武发火,而是对风清竹厉声道∶“怎么?现在连个下人都管不了了?!”

风清竹看了钟武一眼:“钟武,回去领罚。”

钟武有些不甘心,但还是应下,然后看了昏迷且浑身是伤的六皇子一眼道:“领罚可以,但要等宴会结束,省得有人不知什么时候又弄死了什么。”

刚扶好六皇子的宫女欲言又止,暗暗瞪了钟武一眼。那宫女想来是六皇子的,不过,庆帝和其他人好像很怕钟武,而且都不待见风清竹。

“钟武,闭嘴。”这场闹剧因钟武闭嘴而结束。

闹剧结束后又来一人,庆帝离开他的位子亲自迎接,想来是位大人物。庆帝与文武百官及除了送往太医院的六皇子的皇子皇女都恭敬地行了礼,道了声“魏丞相。”

魏丞相微微点头,一个丞相,怎么有这么大的架子?

魏丞相的目光扫视了一圈,看见了夏初。指着她连喘了几声,表情极为意外,但他就是不说,就是急死个人。

夏初被他这么一指,产生了一个想法:“该不会自己撞脸了这位魏丞相的女......孙女吧。”正想喊声爷爷,未曾料到魏丞相喊了声:“给我拿下!”

“???”那声爷爷卡在了喉咙里。

夏初:这是她没想到的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