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初遇凤惊澜

发布:2022-05-14 08:21:56

夏茉基本上成了夜王府的常客,夜王爷的师傅吴栋内伤加中毒死亡,身体非常严重损伤非常严重。夏茉每隔三天就得为吴栋行针治伤,直接导入毒素。每次都能可以得到不菲的诊金。夏茉昨日买了好多东西,有糕点,水果,衣物,用品,大鱼大肉……“哎吆!累个老娘了!冰儿快出啊!救急啊!你要夏茉每隔两天就要为吴栋行针疗伤,导出毒素。每次都能得到丰厚的诊金。。...

夏茉几乎成了夜王府的常客,夜王爷的师傅吴栋内伤加中毒,身体损伤严重。

夏茉每隔两天就要为吴栋行针疗伤,导出毒素。每次都能得到丰厚的诊金。

夏茉今日买了好多东西,有糕点,水果,衣物,用品,大鱼大肉……

“哎吆!累死老娘了!冰儿快出来啊!救命啊!你要见不到你茉儿姐姐啦!”夏茉夸张的冲着茅草屋喊到。

只见冰儿慢悠悠的走出来:“茉儿姐姐,能不能不要每次来都这样喊叫啊,邻居听见了不好。”冰儿还记得第一次夏茉这样喊叫的时候自己飞快的跑出来,夏茉贼嘻嘻的笑!根本就是吓唬人。

每次夏茉赚到钱都会买一些吃的用的给冰儿送去,他们现在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了。一开始冰儿不肯接受,夏茉就说为了感谢他们的收留和照顾。

肖婶的病夏茉也看了,腰肌劳损的严重,在夏茉的几次针灸治疗后已经可以方便的行动了。为此冰儿暗下决心要报答夏茉,等自己长大了要保护好夏茉。

……

夜王府。“王爷,最近狼牙阁的那名信差吐出什么线索了吗?”吴栋,也就是夜王的师傅,与夜王同坐在上首位置。因为吴栋不仅是夜王府的管家,还是夜王从小到大的教习先生。夜王对他很是恭敬,有事情也总是与他商讨。

“他只说自己只是底下最底层的信差,机密的事情他不知道,主子是谁也不晓得,他只是为了钱才听命于狼牙阁,就连外门弟子都算不上。狼牙阁根基很深,不会这么容易就攻破的。”夜王皱眉说到。

狼牙阁,崛起在八年前,秦国、凤国都有他们的势力。狼牙阁专门收集各方信息,买卖信息。狼牙阁还做杀手生意,不过想请狼牙阁杀人不是只有钱就行的。狼牙阁在明面上的都是外门弟子,内门弟子谁也没见过,更别说是狼牙阁的主人了!

夜王抓的这个信差是去往皇宫送信的,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要么就是皇宫里有人买卖信息,要么就是皇宫里有人是狼牙阁的人,不过狼牙阁要是和那个凤国的质子有关联,那事情就更让人不得不重视了。

凤国的这个质子凤惊澜已经在秦国九年了,根据当时两国签订的协议,凤惊澜还有一年就可以回凤国了。如果这狼牙阁与他有关联,那就绝对不能让他回国。

如此强大又隐秘的组织若是凤国的势力,那秦国就危险了。夜王如此想着,绝对不能让这股势力有威胁自己的机会,皇位他势在必得。

“启禀王爷,皇宫传信说皇上旧疾又犯了。”

“备车入宫!”秦紫夜吩咐了一声转身告辞吴栋。

回房间换衣服的时候突然想到那个不按常理说话办事的跳脱女子,或许可以让她试试治疗父皇的病。

“拿着本王的腰牌去找夏茉,随后带她入宫来见本王。”秦紫夜吩咐他的暗卫“云”。

……

秦国皇宫,夜王赶到皇宫,只见早已有人比自己先到了。几位皇子都七嘴八舌的展示着自己是有多关心父皇的身体,要不是顾忌自己是男人,早就抹眼泪表孝心了。

秦国皇帝秦胜天因当初打天下时落入寒潭,就此落下了寒症,每隔几月便要浑身骨头疼上几个时辰,冬日里更是离不开暖炉。

秦胜天看着这些假装关心自己,实则只是来装装样子的儿子们,颇为烦躁!没病也被吵出病了!

“好了!朕没事,都退下吧!”转眼看见秦紫夜站在一旁正要躬身行礼退下,“夜儿留下,朕有话与你交代。”想着夜王陪自己说说话挺好。

秦胜天看着这个让他最为满意的儿子露出了慈爱的笑容。秦胜天就是这样,得他喜欢的怎么看都是优点,不得他喜欢的自然都是错处。

“父皇,儿臣带了一位大夫,她会针灸之术,儿臣想让她行针灸之术为父皇消解疼痛。”

“夜儿过来朕身边坐,难得夜儿有心了,传进来吧。夜儿啊,就你最得朕心,你那些个兄弟吵得朕头疼!”

“父皇,皇兄、皇弟也是关心父皇。父皇也莫要夸儿臣,这都是儿臣应该做的。”

正说着,大太监四喜带着夏茉进来行礼。

夏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见到皇上啊!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砍了脑袋,于是学着电视剧里的情节,双膝跪地、双手伏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紫夜看着如此规矩着行礼的女子有些想笑,貌似她还从来没有给自己这个王爷行礼过,说话也无半分尊敬,就像朋友之间聊家常一样。看来自己对她太宽容、太放纵了!但是她如果也对自己敬畏有加,如同其他人一样也就没有乐趣了不是吗?!

秦胜天看着这个行礼不规矩的大夫没有多说什么“平身吧!”

接下来就是问诊、看病。

等夏茉为秦皇行针完毕,天色已经黑了。领了赏银便与夜王一起出宫去。

走着走着,有个宫女过来行礼,说前方出宫省亲的丽妃娘娘的轿子正往这边来。

秦紫夜顿了一下就从旁边小路绕行。

夏茉跟他自在惯了,随口调笑到:“咦~有情况啊!难道你们有奸情!?”

秦紫夜虽然已经习惯了她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是这话她一个姑娘家说出来还真是~

看着秦紫夜的侧脸,夏茉没期望他能回答自己什么。只听他慢悠悠冒出一句:“以前她爱慕过本王。”

“哇塞!你老少通吃啊!皇上的妃子比你大不少吧?!长的帅就是好啊哈哈哈~”

秦紫夜这回是真不想说什么了,说不定她又要怎么接话来惊掉他的下巴。那个丽妃比自己小一岁,他在心里为自己辩解。

夏茉看他不说话,也不自讨没趣了。无聊的这望望那瞧瞧,哇塞!美男!好像神仙啊!

“喂~夜王爷你看那是不是神仙?!嫡仙般的男子啊!”

秦紫夜抬头看向夏茉指的方向,一身白衣随风飘动,如墨的长发用一根玉簪束在头顶。此时正出神的看着前方的荷塘,荷塘中几对鸳鸯惬意的划着水。仅仅一个侧脸就美的似画中仙。

这人不是住在君兰苑的凤国那个质子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对,自己刚才为了躲丽妃绕路正好是君兰苑的方向。秦紫夜也没有想过去打招呼的意思,即使现在怀疑他不简单,但是还没有充足的证据,他还不想理会这个质子。

夏茉被秦紫夜拽着出了皇宫。秦紫夜看着夏茉的花痴样,莫名的有了些许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妒意。

夏茉直到晚上躺在床上还在回忆那个嫡仙般的男子,想着能再见他一面就好了,于是流着口水进入梦乡。她却不知道今后她的人生会与他牵扯不断。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