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老娘不稀罕

发布:2022-05-14 08:21:55

夏茉被梨儿的邻居“胡大”“胡二”抬到了梨儿家。梨儿家确实很是破旧,一间茅草房,屋里仅有一铺炕、一个水缸、一个坑坑洼洼不明白用了多少年的木头桌子,上边摆着三个都是豁的大磁碗。夏茉望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很是非常感谢梨儿,其他人都避之惟恐还来,梨儿却能夏茉看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很是感谢梨儿,其他人都避之唯恐不及,梨儿却能在她最落魄的时候帮她,她暗暗下决心有朝一日她飞黄腾达必定要让梨儿她们一家过上好日子。。...

夏茉被梨儿的邻居“胡大”“胡二”抬到了梨儿家。梨儿家确实很是简陋,一间茅草房,屋里只有一铺炕、一个水缸、一个坑坑洼洼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木头桌子,上边摆着三个都是豁的大磁碗。

夏茉看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很是感谢梨儿,其他人都避之唯恐不及,梨儿却能在她最落魄的时候帮她,她暗暗下决心有朝一日她飞黄腾达必定要让梨儿她们一家过上好日子。

额~不知道现在这状况她能不能飞黄腾达!貌似现在吃饭都成问题了!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囧。夏茉躺在那只铺着草席的炕上无语了!为毛自己这么悲催这么惨!正在这时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太太扶着墙走了进来,“孩子,饿了吧?梨儿上工前与我说了你是夏府的千金,这家里没有啥好的,熬了点米粥你趁热喝点。”

夏茉看着这位老妇人,其实她只有四十多岁,只因穷人家困苦劳累,看起来却像六十多的老人。夏茉伸手要接过老妇人手里的粥“伯母,谢谢!我现在哪里还是什么千金啊!您叫我茉儿就好了”。“你别动,我来喂你,梨儿说了你挨了许多板子,这姑娘家身娇体弱要好好养着!叫我肖婶就好,伯母都是大户人家的称呼我听着实在是别扭”“好的肖婶”夏茉吃着肖婶喂的粥感觉眼泪要掉出来了,她一定要好好养伤,自己还有针灸这门医术,养好伤也好重操旧业出诊挣钱报答梨儿一家。

晚上出去卖菜的梨儿弟弟冰儿也回来了,冰儿七岁了但是不能上学堂,家里太贫穷了。平时冰儿帮母亲打水,修整菜地,帮母亲做饭,与母亲一起出去卖菜。因为肖婶身体不好行动不便,所以家里的活大多都是冰儿干。本来应该活泼好动的年纪,冰儿却透着成熟稳重。

因为梨儿在李府做丫鬟所以不回来住,三个人挤在一铺炕上夏茉觉得这样的日子应该不会太久,她的针灸学可是深得爷爷真传,如果自己出诊不久就能改变现在的生活状况,想着最近经历的一切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日一早梨儿母亲和冰儿做好饭给茉儿放炕上就出门了,说是药铺里药贵冰儿去山上采点药,肖婶行动不便就在山根采点野菜。夏茉睡醒后就感觉屁股火辣辣的疼,因为只涂了梨儿在李府割破手指找管家拿了点药粉就再没做治疗。夏茉也想自己针灸治疗,可是一切都败给了穷这个字!梨儿家唯一的针还是根很粗的缝衣针,夏茉才明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悲哀。

第三日,“有人在吗?我进来了?”夏茉睡的迷迷糊糊的就听到屋外有人喊,接着一位长相英气的公子就出现在昏暗的茅屋里。“茉儿,表哥来接你了!”夏茉纳闷的看着他“你是谁家的表哥?我失忆了所以都不记得了。”云飞扬听闻此言飞快的跨步到夏茉跟前,也顾不得男女大防伸手摸上夏茉额头“不烧啊?!难道板子打脑袋上了?!”

夏茉感觉有一群乌鸦飞过头顶!扯掉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无语的望着这个表哥:“你见过脑袋打了一百板子还完好无损的吗?”云飞扬灿灿一笑:“你是怎么失忆的啊?我刚从外地回来就听说了夏伯父的事情,打听到你在这里我就来接你了,轿子就在外头咱们回去再细说吧!”

夏茉看他急切的想带自己走,有些怀疑的说:“我不知道咱俩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接我,更不知道你接我去哪,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谁都不认识,你万一是人贩子把我卖了呢?我觉得我在梨儿家挺好,谢谢你请回吧!”

云飞扬很是尴尬,本来父亲就不赞成自己来管夏家的事,这表妹还不记得自己了不肯跟自己走,这可怎么办!于是开口解释道:“夏伯父和我爹是好友,我爹云慕是当朝户部尚书,本来咱们俩也不算表亲,只因我爹前两年纳的妾于你母亲有亲缘关系,所以我们才算表亲,但是不影响我们定亲的!”

夏茉就更晕了,这是什么逻辑?怎么还跟自己定亲了?娃娃亲?我晕~于是开口问道:“什么叫不影响定亲?难道我们之间有婚约?”

云飞扬想着就剩她孤苦伶仃一个人了,虽然当时父辈只是随口说说,但是他却想将茉儿变成他的责任,有些心虚的开口:“是的,咱们之间是有婚约的,以后你嫁给我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靠你妹的居然有婚约!什么鬼啊这是!夏茉低头想想:如今自己伤成这样,没有好的药材治疗就不能快些出去赚钱,如果跟他去了伤会好的快些,最多欠他人情以后可以还,至于什么狗屁婚约她这个现代人可不在乎!

夏茉想到此处笑嘻嘻的对云飞扬说:“先不管婚约的事,等我记起来再说,我现在伤口疼的厉害你还是先带我疗伤去吧,我怕再不治疗我就残废了”,想着这几天疼的死去活来的,”你别怕花钱一定要买最好的药,就算我借你的钱,以后会还你的好不好?”

云飞扬看着与自己生疏的茉儿有些心酸:“好,先给你疗伤,茉儿放心,表哥一定让你尽快好起来,别说还钱的事情了,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以后你是我的妻。”

夏茉又无语了!怎么说着说着又绕到婚约上了?“那你背我吧,我动不了。”云飞扬一听有些局促,这虽然以后是要成婚的,可是背一个未婚的姑娘对她名声不好啊。“那个,那个茉儿你来这的时候是怎么来的?”不会也是被男人背过来的吧?!云飞扬想。

夏茉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别扭的男人:“是隔壁邻居用担架抬来的,怎么啦?你也想用担架把我抬出去?不过你得去隔壁借,这可没有。”

云飞扬一听以为茉儿对自己不背她表示不满,当即背过身去弯腰蹲下去等着背夏茉。夏茉也不与他废话爬上背由他背着出了门,才想起来没有跟肖婶和冰儿道别。

“等一下,我还没跟她们道别。”“我在打听你下落的时候已经跟梨儿说过了,你放心吧,我再留个小厮等在这里跟梨儿母亲说一声。”这下夏茉才放心的上了轿子,趴在轿子里晃悠的头晕晕的,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云飞扬不能带回云府让父亲知道,于是带着夏茉去了自己新买的别院。

“姑娘,奴婢伺候您洗漱吧!早饭已经端来了。”夏茉迷糊中听到丫鬟的声音,才坐起来穿衣服。已经在她表哥这住了半个月了,除了表哥买的疗伤药她还让表哥买了银针,自己为自己针灸,伤也好的七七八八了。

这个表哥不经常在家,问了下人才知道这是他的别院。正好随了夏茉的意,她不喜欢人多,这样清清静静挺好。

吃过早饭在院子的花园溜达,古代的空气就是好!现在每天她都喜欢在早上来转转,呼吸新鲜空气感觉浑身轻松。

“雯香小姐!奴婢说的是真的,少爷真的不在这,少爷在云府呢!雯香小姐!您别乱闯啊!哎呀!雯香小姐那是少爷贵客的房间您不能进啊!”

夏茉老远就听见丫鬟的喊叫声。寻声而去就看到一身粉色长裙,头上插着~额~一、三、七、八支朱钗的女子站在自己卧房门口。

“你给本小姐闭嘴!一个奴婢竟敢对本小姐大呼小叫!飞扬哥哥都不会对我大声说话,谁给你的胆子!啊?!还有你刚才说飞扬哥哥的贵客?是谁?男的女的?”

小丫鬟一偏头正好看见夏茉,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于是眼神瞅瞅那个雯香小姐又瞅瞅夏茉。

那个雯香小姐顺着丫鬟眼色看过来就看到了夏茉,顿时脸色就变了!气呼呼的走到夏茉面前:“你一个罪臣的落魄丫头在这里干嘛?勾引我飞扬哥哥是不是!你别做梦了,飞扬哥哥才不会看上你的!你还是去青楼妓院谋个生路吧!被哪个老爷看上买你回去暖床你就不愁吃喝了哼!”

夏茉看着这个嚣张跋扈、尖酸刻薄的女人问道:“不知道你是哪颗葱?哪头蒜?大早上打扰我好心情,污染空气。”

雯香听了这话就像一只炸毛的猫:“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以为你还是夏府小姐吗?以前的仇我还记着呢!我现在就可以把你买回去做奴才,你这个下贱的女人!”

“以前的仇?不好意思本姑娘失忆了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不知道以前你是怎么得罪我了?居然结了仇?没关系,我现在失忆了,以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我这个人很大度的不会和你计较的。”

雯香听夏茉明显是故意的,于是伸手指着夏茉鼻子喊到:“你这个贱人怎么如此不要脸?居然颠倒黑白!我墨雯香你不记得了?在飞扬哥哥生辰宴会上你夺了本该属于我的夜明珠!还害的我摔了一跤成为笑话!你这个贱人!现在还来勾引飞扬哥哥,你就是做妾飞扬哥哥也不会要你的!”

夏茉听她一口一个贱人的叫,大好心情早就愤怒了!她就长了一副挨骂的面相不成?!还莫蚊香!什么奇葩名字!阴沉着脸看着这个蚊香小姐:“嫁给云飞扬么?老娘不稀罕!”说罢转身离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