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尸行遍野》第五章 冬瓜大叔

发布:2021-07-22 18:14:35

尸行漫山遍野小说名字叫作《尸行漫山遍野》,提供更多尸行漫山遍野小说大结局,尸行漫山遍野小说结局是什么。尸行漫山遍野小说尸行漫山遍野摘选:围墙这边,是一条被几栋零零散散的平房围出的小胡同。的话也没这场灾难,不出几年,这几栋矮房子便会被连…...

尸行遍野小说名字叫做《尸行遍野》,这里提供尸行遍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尸行遍野小说精选:围墙这边,是一条被几栋零零散散的平房围出来的小胡同。如果没有这场灾难,不出几年,这几栋矮房子便会被连根拔起,扔出这个城市,取而代之的将是一栋高楼。也许又会出现一家麦当劳,或者沃尔沃......我们几人匆匆往大街上跑去,闷头不语。该往哪里去?我只想先回孤儿院去,而他们只是跟着我走。前边不远处有一个转角,以前逃课的时候教导主任总会在那里蹲点,我被逮到过不止一次。我把砍刀扔到一旁的草地里,刀已经砍卷了,使起来特别吃力。我干脆扔…

围墙这边,是一条被几栋零零散散的平房围出来的小胡同。如果没有这场灾难,不出几年,这几栋矮房子便会被连根拔起,扔出这个城市,取而代之的将是一栋高楼。也许又会出现一家麦当劳,或者沃尔沃......

我们几人匆匆往大街上跑去,闷头不语。该往哪里去?我只想先回孤儿院去,而他们只是跟着我走。

前边不远处有一个转角,以前逃课的时候教导主任总会在那里蹲点,我被逮到过不止一次。我把砍刀扔到一旁的草地里,刀已经砍卷了,使起来特别吃力。我干脆扔掉刀,把匕首绑在手上。

“王小飞!帮、帮帮我...”突然,在我经过那个转角的一瞬间,一只手猛然抱住我的腿。那人满脸血迹,脚上被咬了一个大口子,血把墙角染红。我看着他那血肉模糊的双手,问道:“你谁啊?”

“我...我是教导主任!”他看我们这些人没有要帮他的意思,手抱得更紧了,“救、救我啊。”

“我...老师,你...我劝你自行了断吧。救不了了。”说完便想把他手甩开,无奈他抱得死死的,我又不忍心下狠手,硬是挣脱不得。

“滚!”伴随着一声怒吼,我眼前那双手活生生被人砍断,随后响起一阵惨嚎声,教导主任在地上翻滚,喊破了嗓子,只听得见沙哑的声音从他喉咙里挤出来,鲜血全喷在了我的裤腿上。

我一看,姚胖子还想挥刀砍向教导主任的脑袋,从学校出来,他看见丧尸就上前一顿乱砍,已经杀红了眼。

“姚胖子?”小雪在一旁恐惧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快吓哭了。

我吃惊地看了他一眼,反手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撞在墙上,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你他妈在干吗!啊?!给我醒醒!”眼看着他咆哮一声还想对我动手,我睁大眼睛瞪着他,我倒要看看你还认不认得人!

一个碗大的拳头快到跟前,但他还是停住了,眼中的怒火平息了几分。“敢对飞哥动手了?”其他人傻傻地望着,纷纷议论。从来,我可以说,姚胖子从来都没用今天这种态度对待过我。差一点就走火入魔。教导主任已经一动不动地蜷缩在墙角了。

他的拳头停在了我的眼前,眼中闪过一丝歉意,缓缓放下了手。

“我打~!”一栋平房里突然蹿出一个黑影,黑漆漆的棍子不由分说地砸到了我的脸上。

“谁?!谁他妈在打我?!”我一时来气,握紧匕首四处张望,却连个人影子都没见着。就在在这时,平房里又跑出来一位女生,我一眼就瞪住了她,她被我一瞪眼,怔住了,随后又露出惊恐的表情。我想,是你她妈打了我?如果真是你那倒算了,谁叫你长得漂亮呢......

一头长发散在肩头,看着看着,一行鼻血就流了出来。她看见我们几个人中提着砍刀,我身后这几位已经都做好开干的准备了,就等我一声令下。平房门口又出现两位手拿木棍的大汉,皮肤黝黑,看得出是经常从事苦力活的。

“爸!打错人了...”她指着我惊呼。

我说你叫谁爸呢?低头一看,一位大叔不好意思的抓着脑袋,手中的棍子也扔到了地上。

这人长得很矮,像个冬瓜。矮到我不低头都不知道谁他妈打了我。(虽说我很高,183cm)。一张圆脸由于紧张而胀得通红,为了不显得过于尴尬,露出两排大牙齿对着我傻笑,额头上露出几道深深的皱纹,“对、对不起啊小兄弟,我以为你得了狂犬病的......”我想,你长的这么迷你也能生出个那么漂亮的女儿?

“怎么说话呢!你才得了狂犬病,你全家都得了狂犬病!”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小雪就冲上前去了。挺着**叉着腰,摆出开骂的姿势。

那女生已经怯生生地走到我面前,拉住他爸,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

眼看小雪还想开骂,我赶紧拉住她,对大叔说:“冬瓜...不是,大叔,我没事。”

这个时候又有几只丧尸像我们靠近了,大叔似乎很害怕的样子,拉了我一把,说:“快!大家进屋躲躲。”

......

这个不大的屋子里简单的摆了几件家具,虽然简陋但又不失整洁。所有人席地而坐,把整间屋子挤得连落脚的的地方都没有了。我们抽着烟,房间里烟雾缭绕,呛得人呼吸困难。

我揉了揉刚被打的鼻子,道:“这么说,从今天清晨病毒就爆发了。”大叔已经对我说了,他一大早跟他的几位工友兼邻居去工地上班,在街上就遇到了感染者,见人就咬。这才匆匆忙忙跑回家躲起来,想看看新闻里怎么说,可是没有一点消息。电视压根就看不了。

屋外时不时传来一阵轰鸣声,我知道,又是一架直升机飞过去了。半小时前我们还对着直升机大喊救命,可是来来去去飞走几架了,没人理我们。

内屋传来一阵咳嗽声,那是一位被咬了的大叔,她的老婆正抱着孩子在里边守着他。我站起身来,活动下筋骨,缓缓走进内屋。

那位大叔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床下扔了一地沾满鲜血的卫生纸。他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

“他不行了。”我看了一眼矮大叔,摇摇手中的匕首,暗示道。

“你知道被咬过会变成什么样。”

“你说什么?!”大叔还没有表态,毕竟他不是人家的家属。这时坐在床边的妇女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突然跳了起来,愤怒的看着我。原本还在睡觉的婴儿也被惊醒,在她怀中嚎啕大哭。

“我...唉。这样下去只会让他更痛苦,懂吗?”

“我不懂!你休想打什么歪主意。等下叫救护车来送医院打狂犬病育苗就没事了!”她情绪激动,连口水都喷到我脸上来了。她还在等救护车呢?真是可笑。

“救护车?世界已经大乱了你懂不懂?”

“不用你管!”说话的是李茜,他就是那位冬瓜大叔的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我身边,满脸不满。

我想,不满什么?这已经是个必死之人了,你们却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他痛苦不堪,完成最后的变异,然后再抱着已成丧尸的他乞求上天让他重新变回来?为什么人总是不愿意接受现实。好,那就看着吧,事实会告诉你们什么是现实,残酷的,冷冰冰的现实!看着吧!

紧接着,我看见那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不会真的好了吧?但从他的眼神里,我已经看不到生气了,他绝对死了!心想要遭,正要冲上前去,却被李茜拦住。

“要杀人了!他要杀人了!”那妇女也指着我的鼻子大喊起来。其他人纷纷向屋里涌进来。与此同时,在所有人的眼底下,男人的嘴巴咬在那女人的背上,伴随着一声惨叫,我推开愣在我身前的李茜,从过去一刀刺进那男人的脑袋。但女人的背后已经鲜血淋淋,外衣与内衣带子一同被咬断,露出白森森的脊骨。

她似乎还不相信这时实,一把把我推开。她疼得直咧嘴,却还要死死抱住那个男人,嘴里碎碎念着:“杀人啦,杀人啦!”她背对着我们,伤口处还在淌血,但她似乎还不愿意接受,这对她来说确实是接受不了。

对于一个没读过多少书,从小就出来打工的她来说,眼前的事实很难接受。这位死掉的男人就是她的天,对她而言,他活着,便是事实,他死了,便是事实。其他的都不重要。倒不是说有多恩爱,在她的观念里,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是顶梁支柱。

可是,那为什么冬瓜大叔的老婆会跑掉呢?也许是他的老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学到了很多东西吧,学到了什么叫富,什么叫穷,学到了生活原来不止是吃得饱冻不死养孩子存钱买房子供儿子上学这么简单。还有一种东西叫享乐。了解到了上等人与下等人的区别,看见了社会的残酷性。

没过多久,她与自己老公一起躺在了床上,再也不动了。冬瓜大叔把婴儿抱过来递到李茜的手中。他那不健康的红脸上已有了一丝惨白,向我伸出手掌。

“干嘛?”我问他。

“我要亲自动手,送她一程。一起死了好一同上路。”他好像想起了自己的往事,眼神中有一种失落的情绪。

......

婴儿已经哭累了,躺在李茜怀中睡着了,小小的他还不知道就在刚才他的父母双双离他而去了,就像当年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父母遗弃一样。

李茜经过刚才一事很内疚,不敢看我一眼了。她会认为是自己害死了那妇女吗?其实不是,虽然是她拦着我才导致我没能即使阻止,但我知道,就算我冲过去同样也会被那女人拦下的,她宁愿被咬一口也不会让我碰他男人一根汗毛的。结局是无法改变的。

“我走了。”我背上背包,准备离开了。冲到大街上拼一拼,找一辆车(因为以前陪老头子去军区大院的时候,去部队参观的时候也学过开车,开过军用吉普,还学过开枪。反正现在没交警,没行人。我只想快点回敬老院去看看他们有没有事)。

我一起身,大家也跟着起身,我想你们跟着我干嘛?

“一直躲在屋子里也不是个办法,迟早会饿死。不如跟这些小伙子们出去拼一把!”冬瓜大叔也决定跟我一起走。

“对,大家一起也好有个照应。”“人多力量大嘛。我们都跟着飞哥。”

“哥,你知道的。我跟定你了。”“哥,我也是。”姚胖子与小雪紧紧跟在我的身后。

我说你们跟着我干嘛,我回家见家属你们也跟着。“你们不回自己家去?”

“都这样了怎么回啊。”“是啊。”“希望家里人都逃出城去了。”

.......

“好。听口令!”冬瓜大叔格外积极,身子傍在门边,手中拎着那根砸了我一棒的櫈脚,“三、二、一。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