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七章

发布:2021-07-22 01:32:37

tue dec 06 22:39:29 cst 2016腊月寒冬,千顷只穿着一件睡袍便跑了出来,又不肯拉下脸回去换衣服,只能坐在公园长凳上瑟瑟发抖,还好有小白这个天然暖炉,不禁自嘲,要是在人类世界被冻...
tue dec 06 22:39:29 cst 2016腊月寒冬,千顷只穿着一件睡袍便跑了出来,又不肯拉下脸回去换衣服,只能坐在公园长凳上瑟瑟发抖,还好有小白这个天然暖炉,不禁自嘲,要是在人类世界被冻死了,那就真要成为皇家笑柄了千顷这边挨冻,方九那边也不好过,往日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的堂哥堂姐造访她们家小破屋,扬言她若不交出好东西就要去告诉奶奶,方九正在煎药,两人凶神恶煞的闯了进来吓得她端药的手一抖,撒了不少在她手背上,咬牙忍痛才没让整碗药浪费"大姐,三哥,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会有好东西呢,要是有,咋早就拿来给弟弟看病了"方成铭是个暴脾气,上前就打翻了方九手里的药,反手又是一个耳光,动作极其熟练,俨然就是一个市井流氓不知是不是知道弟弟的病有希望,不用再为了药钱看他们脸色,说话底气也足了"三哥,我真的没有好东西,反正这屋子就这么大,不信你们可以自己搜"方媛媛上前也是一个巴掌,正好左右对称"臭丫头,别以为太公护着你我们就不敢对你怎么样,奶奶说明天还不交出好东西就要你好看"两人愤愤的砸了屋里为数不多碗盆后离去方老二的屋子很小,卧室连着厨房,这屋有点什么动静另一屋马上就能听到,年仅五岁的方强睡梦中被吵醒,吓的号啕大哭,方九来不及收拾就往卧室跑,方强小时候发高烧,烧坏了脑子,至今话还说不清楚,只是执着的喊着最依赖的姐姐"强子乖,不哭,姐姐在,不怕啊,乖"双亲不在,长姐如母,方九一直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责任,方强哭累了,躺在方九怀里沉沉睡去,半夜却发起高烧,迫不得已,方九只好冒雪朝太公的屋子跑去方家原来虽然算不上什么富裕人家,好歹还是小康家庭,方家这一辈有三个儿子,老三嗜赌成性,赔了家里不少钱,早就跑的没踪迹,老大有几分经商头脑,这两年抓住市场机遇赚了不少钱在市中心买了一套房子,把老娘接过去一起住,方老二过世后,为了给方强治病花完了家里所有积蓄,只余一套破屋子,方家老屋只有方寿一人,看两个孩子可怜经常护着他们在生活上帮衬一把老人家年纪上来了,睡眠本来就浅,方九敲了几下他就听到了,急急忙忙下床开门"九丫,这是怎么了""太公,你快看看强子,他高烧一直不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来找您,求您救救他""傻孩子,说什么胡话,快进来"方家老屋虽然不大,至少不会漏水,暖气开起来整个屋子都是暖烘烘的方寿拿来温度计"39c,怎么突然发这么高的烧""太公,我该怎么办""只能先去医院了""好吧"祖孙三人风风火火的赶往附近医院,打了退烧针买了药,疲惫的回家"今晚就别回家了,在我这里住下吧,你们那屋子不暖和""谢谢太公"今晚被这么一闹,所有人都没睡好觉,方九时刻谨记千顷的话,起了个大早在家门口摆了一盆水,在屋内边用芦苇编织各种小饰品边等待,一个上午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冬季午时的烈日照射在屋顶堆积的初雪上,雪一点点融化,雪水沿着屋檐吧嗒吧嗒的滴落在水盆里十分钟后,附近出现了两身影,带头的小孩鼓着腮帮子一脸不爽,嘴里还念念有词"这臭丫头,跟她说了多少遍了,害我们一通好找,等见到她看我怎么收拾她"身旁的女子没有接话,华丽无视他顺着水声,两人站立在破屋前,连晔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不是说顾家是大家族吗,这破屋子是什么情况,难道我听力出问题了"方九闻声出来,本以为会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孩"小弟弟,你找谁?"连晔:〒_〒kao,老子此生最恨这个称号,没有之一!!谁家傻孩子,这么没有眼力见"你才小弟弟,你全家都是小弟弟"连晔口气冲,吼的小姑娘一愣一愣的,心里委屈的很无奈之前,连翘上前抓住连晔的衣领把他拎到一边,一边问"小弟弟,是谁让你把水盆放门口的吗?"方九"哇"的一声哭出来,吓了旁边的连晔一跳,搞什么鬼"你们是天使姐姐派来的吗"连晔,连晔是何等精明,思索了一下,回忆一下千顷天使般的面孔,应该就是她没错连晔在心里狠狠的吐槽,那臭丫头是天使-.-,恶魔都不敢惹她吧,又一个被欺骗的无知人类连翘继续问"那她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有!"方九跑进屋子在墙砖后面拿出一个小古木盒子,由于常年不见光亮,蒙上了些许灰尘,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打开,里面只有两百块和那串手链链子是三人友谊的象征,海洋学院规定,新生入学必须要通过考核,抽签决定自己的伙伴,结伴出去助人为乐,每做完一件事情并得到被帮助的人认可即可得到一颗珍珠,恰巧,被誉为学院最不能惹得三位人物,人鱼公主-千顷,海珊瑚家族的天才兄妹-连晔,连翘凑成一队,三人都是心高气傲的人,看不上小事,决意去干一番大事,可意见总是不统一,胡乱游到陌生的海域,被鲨鱼追,被人类渔网捕到,迷失海草丛……三人一点点磨出默契,连晔经常把一个从人类世界学到的成语来形容他们-生死之交。期限到来之际,其他队伍基本能人手一跳条链子,三人却只能勉强凑出一条,权衡之下交给了千顷,因为她年纪最小既然是千顷答应,作为挚友,两人只好跟了进去,没办法,谁让自己当初眼神和运气不好,只好认栽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