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千一百三十八章 平定扬州(169)

发布:2021-05-05 04:41:59

本网提供更多了皇叔刘司马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大汉龙骑》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二千两百三十八章 平定扬州(169)在线深度阅读。因为不管是古代的地位也好,还是刘澜也罢,刘澜用人是干什么,是用来治理自己控制的郡县,而这些人才也就是所谓的大臣首先当然是要从刘澜或者是天子的手中获取高官厚禄,那么他就首先要替刘澜和天子分忧,简而言之一句话,把需要他们做的事情做了。。...

孙策遇到的勾心斗角说白了还真不算什么,因为是孙家内部事务,可刘澜遇到的这些,那就多少有点与封建王朝天子和大臣之间的关系,互相试探、互相利用,这么一说看起来好学又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不管是古代的地位也好,还是刘澜也罢,刘澜用人是干什么,是用来治理自己控制的郡县,而这些人才也就是所谓的大臣首先当然是要从刘澜或者是天子的手中获取高官厚禄,那么他就首先要替刘澜和天子分忧,简而言之一句话,把需要他们做的事情做了。

这样刘澜能轻松,起码不用一天又操不完的心,而大臣身居高位,说白了名利二字罢了,要么是青史留下姓名,要么就是捞取利益让自己和家族活得更舒服,这就是宗族观,家族观,自己好是肯定的,可如果还能让子孙后代一直好,则是最重要的。

所以这就是天子和臣子之间的关系,一句话各取所需,可问题是各取所需哪那么容易,大臣如果真获得了自己的需求舒服了,那自然就会让天子不舒服,而君王一舒服了,那大臣可就得忐忑难安。

简而言之一句话,天子要让自己过的舒服一点,那就只能用大臣来替他去管理国家,而用大臣,却又不能让大臣太舒服,太舒服你就要捞利益,不舒服又怕他不办事,所以要用他们还要防着他们。

那么君王和大臣之间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相爱相杀的局面,尤其是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更是如此,手腕强的君王压制宰相,宰相哪里敢得罪天子。反过来宰相则压制君王,谋朝篡位更是屡见不鲜,就算没有成功,那也绝对是权倾一时,相权大于君权。

而刘澜现在的情况说白了和天子已经没什么区别,他看上去是一方诸侯,可是他的权利可不就是治下的土皇帝,一切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那么刘澜想轻松就不能让他的大臣轻松,他的大臣想轻松,就不能让刘澜太舒服,所以互相试探,相互去摸对方的心思成为了最基本的日常,而为此刘澜学习了后市的内阁制度,不过用着用着变成了类似明朝的内阁制度。

后世的内阁是向下负责,而明朝的内阁是替天子君王负责,实则完全就是天子的秘书处罢了,刘澜当然清楚这一点,但是现在权利只能集中在他的手中,刘澜又怎么可能傻到在这个时候放权。

而刘澜越要集权,那么自然就会有人想着分权,权利的斗争向来就是如此,刘澜已经见怪不怪,最典型的一个例子,丹阳太守这个职位在正常的情况下选择最合适的无疑是彭城太守戴乾以及商曹从事孙邵两人。

此时戴乾虽仍为彭城太守,但彭城早已落入曹操之手,而孙邵乃刘繇重臣,能力绝对在刘澜治下人才中数得上出类拔萃,要不然刘澜也不会把商曹如此重要的部门交给孙邵,但在这个时候,丹阳太守如此重要的职缺一定要用他不仅能够放心关键还要有能力的人来做,所以在思虑再三之后选择了孙邵,这样一来商曹就出现了空缺。

戴乾肯定不可能去商曹,而刘澜用他去也是寿春甚至是去豫章,那么这个时候就看得到为了商曹而私底下的角逐与争斗有多么的惨烈了,而最终的结构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虽然愿意很少有人知晓,但是刘澜却选择了工曹从事徐宣兼商曹从事。

但事实上却是徐宣给刘澜递了一份文书,内容是关于商曹孙邵离开一事,他的大体意思是这样:丹阳改革正处关键时期,孙邵离开对商曹影响严重,他觉得主公既然要挑选继任者,一定要选择熟悉商曹之吏,更要从快从速。如今商业改革已到决胜时刻,决不可拖沓,然眼下秣陵此等人才甚缺,短期内难觅合适之人选,然臣主工曹已满一年之差,本不该斗胆谏言,然甚至主公于商曹之重,故冒死叩求伏望主公,特赐矜全、允臣宣代官商曹,为主分忧,一并主持商业改革,待主公择才入主,臣自再归工曹。

这份文书很有意思,刘澜就算不去琢磨推敲,也清楚徐宣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当今各曹长史,谁不知晓商曹乃是第一大肥差,孙邵如此有原则一人,尚且经不起诱惑,有贪墨之事,何况徐宣,说白了一句话,徐宣就是奔着商曹这块肥肉来的,可换个角度来说,商曹如此重要的部门,也确实如徐宣说的那样,而眼下最为合适的人选,又自然是徐宣无疑。

所以刘澜的回复也很简单,工商本奶一家,汝与邵自是一体,此所奏甚是。然商曹兹事体大,恐如难经诱惑,汝当克己奉公,万不可为一己之私行贪墨龌龊之事,如若查实,汝犬马不如矣。

孙策遇到的勾心斗角说白了还真不算什么,因为是孙家内部事务,可刘澜遇到的这些,那就多少有点与封建王朝天子和大臣之间的关系,互相试探、互相利用,这么一说看起来好学又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不管是古代的地位也好,还是刘澜也罢,刘澜用人是干什么,是用来治理自己控制的郡县,而这些人才也就是所谓的大臣首先当然是要从刘澜或者是天子的手中获取高官厚禄,那么他就首先要替刘澜和天子分忧,简而言之一句话,把需要他们做的事情做了。

这样刘澜能轻松,起码不用一天又操不完的心,而大臣身居高位,说白了名利二字罢了,要么是青史留下姓名,要么就是捞取利益让自己和家族活得更舒服,这就是宗族观,家族观,自己好是肯定的,可如果还能让子孙后代一直好,则是最重要的。

所以这就是天子和臣子之间的关系,一句话各取所需,可问题是各取所需哪那么容易,大臣如果真获得了自己的需求舒服了,那自然就会让天子不舒服,而君王一舒服了,那大臣可就得忐忑难安。

简而言之一句话,天子要让自己过的舒服一点,那就只能用大臣来替他去管理国家,而用大臣,却又不能让大臣太舒服,太舒服你就要捞利益,不舒服又怕他不办事,所以要用他们还要防着他们。

那么君王和大臣之间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相爱相杀的局面,尤其是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更是如此,手腕强的君王压制宰相,宰相哪里敢得罪天子。反过来宰相则压制君王,谋朝篡位更是屡见不鲜,就算没有成功,那也绝对是权倾一时,相权大于君权。

而刘澜现在的情况说白了和天子已经没什么区别,他看上去是一方诸侯,可是他的权利可不就是治下的土皇帝,一切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那么刘澜想轻松就不能让他的大臣轻松,他的大臣想轻松,就不能让刘澜太舒服,所以互相试探,相互去摸对方的心思成为了最基本的日常,而为此刘澜学习了后市的内阁制度,不过用着用着变成了类似明朝的内阁制度。

后世的内阁是向下负责,而明朝的内阁是替天子君王负责,实则完全就是天子的秘书处罢了,刘澜当然清楚这一点,但是现在权利只能集中在他的手中,刘澜又怎么可能傻到在这个时候放权。

而刘澜越要集权,那么自然就会有人想着分权,权利的斗争向来就是如此,刘澜已经见怪不怪,最典型的一个例子,丹阳太守这个职位在正常的情况下选择最合适的无疑是彭城太守戴乾以及商曹从事孙邵两人。

此时戴乾虽仍为彭城太守,但彭城早已落入曹操之手,而孙邵乃刘繇重臣,能力绝对在刘澜治下人才中数得上出类拔萃,要不然刘澜也不会把商曹如此重要的部门交给孙邵,但在这个时候,丹阳太守如此重要的职缺一定要用他不仅能够放心关键还要有能力的人来做,所以在思虑再三之后选择了孙邵,这样一来商曹就出现了空缺。

戴乾肯定不可能去商曹,而刘澜用他去也是寿春甚至是去豫章,那么这个时候就看得到为了商曹而私底下的角逐与争斗有多么的惨烈了,而最终的结构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虽然愿意很少有人知晓,但是刘澜却选择了工曹从事徐宣兼商曹从事。

但事实上却是徐宣给刘澜递了一份文书,内容是关于商曹孙邵离开一事,他的大体意思是这样:丹阳改革正处关键时期,孙邵离开对商曹影响严重,他觉得主公既然要挑选继任者,一定要选择熟悉商曹之吏,更要从快从速。如今商业改革已到决胜时刻,决不可拖沓,然眼下秣陵此等人才甚缺,短期内难觅合适之人选,然臣主工曹已满一年之差,本不该斗胆谏言,然甚至主公于商曹之重,故冒死叩求伏望主公,特赐矜全、允臣宣代官商曹,为主分忧,一并主持商业改革,待主公择才入主,臣自再归工曹。

这份文书很有意思,刘澜就算不去琢磨推敲,也清楚徐宣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当今各曹长史,谁不知晓商曹乃是第一大肥差,孙邵如此有原则一人,尚且经不起诱惑,有贪墨之事,何况徐宣,说白了一句话,徐宣就是奔着商曹这块肥肉来的,可换个角度来说,商曹如此重要的部门,也确实如徐宣说的那样,而眼下最为合适的人选,又自然是徐宣无疑。

所以刘澜的回复也很简单,工商本奶一家,汝与邵自是一体,此所奏甚是。然商曹兹事体大,恐如难经诱惑,汝当克己奉公,万不可为一己之私行贪墨龌龊之事,如若查实,汝犬马不如矣。孙策遇到的勾心斗角说白了还真不算什么,因为是孙家内部事务,可刘澜遇到的这些,那就多少有点与封建王朝天子和大臣之间的关系,互相试探、互相利用,这么一说看起来好学又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不管是古代的地位也好,还是刘澜也罢,刘澜用人是干什么,是用来治理自己控制的郡县,而这些人才也就是所谓的大臣首先当然是要从刘澜或者是天子的手中获取高官厚禄,那么他就首先要替刘澜和天子分忧,简而言之一句话,把需要他们做的事情做了。

这样刘澜能轻松,起码不用一天又操不完的心,而大臣身居高位,说白了名利二字罢了,要么是青史留下姓名,要么就是捞取利益让自己和家族活得更舒服,这就是宗族观,家族观,自己好是肯定的,可如果还能让子孙后代一直好,则是最重要的。

所以这就是天子和臣子之间的关系,一句话各取所需,可问题是各取所需哪那么容易,大臣如果真获得了自己的需求舒服了,那自然就会让天子不舒服,而君王一舒服了,那大臣可就得忐忑难安。

简而言之一句话,天子要让自己过的舒服一点,那就只能用大臣来替他去管理国家,而用大臣,却又不能让大臣太舒服,太舒服你就要捞利益,不舒服又怕他不办事,所以要用他们还要防着他们。

那么君王和大臣之间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相爱相杀的局面,尤其是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更是如此,手腕强的君王压制宰相,宰相哪里敢得罪天子。反过来宰相则压制君王,谋朝篡位更是屡见不鲜,就算没有成功,那也绝对是权倾一时,相权大于君权。

而刘澜现在的情况说白了和天子已经没什么区别,他看上去是一方诸侯,可是他的权利可不就是治下的土皇帝,一切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那么刘澜想轻松就不能让他的大臣轻松,他的大臣想轻松,就不能让刘澜太舒服,所以互相试探,相互去摸对方的心思成为了最基本的日常,而为此刘澜学习了后市的内阁制度,不过用着用着变成了类似明朝的内阁制度。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