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账算在她头上

发布:2021-05-05 00:06:25

免费提供更多婚婚欲醉:强宠小逃妻第2章 账算在她头上的全文深度阅读,阮小沫揉着还有些发昏的脑袋,迷惘地想要撑起身体上下打量周围,却在坐出来的一刹那,意外发现磨擦着......

  阮小沫揉揉还有些发晕的脑袋,茫然地想要撑起身体打量四周,却在坐起来的一瞬间,发现摩擦着皮肤的冰凉丝绸被褥下面,并没有穿任何衣服!

  阮小沫立刻搂紧了胸前的被褥,以免被子滑下去走光。

  这时,她也才发现,她在一处极其奢华宽敞的卧房内。

  落地窗的两侧是垂下的浅金色窗帘,窗外是借着光亮能看到绵延不绝的草坪……

  这是……哪儿?为什么她会觉得有些眼熟?

  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浮出水面。

  阮小沫睁大了眼睛脱口道:“这里是……帝宫?!”

  帝宫,是靳烈风在S市住的地方,也是靳家晚宴举行的地方。

  而这个卧室……就是那晚她和那个男人发生关系的房间!

  为什么她会被带到这里来?

  “这里当然是帝宫。”朱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那张属于管家嬷嬷的脸上有一丝讽刺:“阮小姐在惊讶什么呢?晚宴当晚不就是您故意设计爬了少爷的床么?现在被带回来,您不是该心知肚明吗?”

  少爷……

  靳家……

  阮小沫心脏急剧地跳动着,胸口起伏,脑子有些混乱。

  那晚和她发生关系的人……是靳烈风?!

  怎么可能!

  听说那天晚上他根本就还没有回国,不是么?!

  何况,当晚来帝宫参加晚宴的人那么多,楼上的休息间也那么多,那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巧是靳烈风?!

  朱莉没有管她震惊的反应,只自顾自地继续道:“阮小姐,您应该庆幸,要不是您的身子够干净,那晚的表现也还不错的话……就凭您敢给少爷下药这一点,现在能不能还活着都是问题了。”

  阮小沫呆呆地抬头,看向朱莉。

  她知道朱莉的话不是吓她的。

  靳烈风,全球市值最高的跨国集团K?W的总裁,年纪轻轻就凭借迅猛果敢的作风和极强势的手腕,决策目光总是狠准稳,短短时间就把K?W集团壮大为如今商界帝国!

  传闻中,他性情暴虐,一个不小心惹他不快的人,下场都是惨不忍睹!

  而那天晚上……

  她虽然醉得不轻,但也清楚的知道,房间里的香味有问题……

  既然她中了药,那同样在房间里的靳烈风肯定也着了道!

  现在,这笔账看来是算在她头上了。

  阮小沫看向她,试图说清楚那晚的事:“房间里的催情药物不是我放的——”

  “不是您放的?”朱莉冷笑:“不是您放的,还能这么巧出现在少爷的床上……阮小姐,您的谎话也太可笑了!”

  阮小沫抿住嘴,抓着被子的手紧了紧。

  想要爬上靳烈风的床的女人有多少,晚宴那天晚上她已经见识过。

  要不是他被人以为还没回国,只怕他的卧房早就被赶着来投怀送抱的女人占满了,那还能像她进去时那样清净?

  如果说有谁费尽心思给靳烈风下了药,却随随便便被她闯了进去,这确实比天方夜谭还让人难以置信。

  她的解释……几乎没人会信的。

  阮小沫才意识到,她刚才说的话有多可笑。

  可这确实就是事实!

  那个下药的女人既然没成功爬上靳烈风的床,跳出来证明的话,只有死路一条,肯定不可能主动出现替她作证……

  这个锅,她背定了!

  “他想……怎么样?”阮小沫有些艰难地道。

  她没办法跟朱莉解释清楚,而那晚的事也已经发生了。

  眼下,对她而言,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她所处的境地。

  靳……烈风,让人把她抓回来,想要做什么?

  朱莉收起脸上的冷笑,冷漠地道:“阮小姐,我们已经对您做过严密的身体检查,确认了您虽然那晚是在排卵期,但并没有怀上少爷的孩子,我想,这也是您不敢再出现的原因是吧?”

  阮小沫明白了为什么她身上没有穿衣服。

  那所谓严密的身体检查……是被他们毫无尊严地查了个彻底!

  她自尊不值一文地被丢在地上,任人践踏,碾压成泥。

  恨恨的感觉一阵一阵从身体里喷薄而出,灼烧着她的胸口。

  阮小沫用力地攥紧了被子,纤细的手指上,指关节泛白地突起着。

  她的沉默被当成了无可辩驳,朱莉继续道:“敢对少爷下药,又没有孩子作为靠山,您害怕也是理所当然,但这段时间以来,您身上也没有过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的迹象,和少爷又是第一次,所以,少爷允许您留在他身边当一个宠物。”

  那样的语气,就好像是施舍了什么难得的恩典一样。

  朱莉说完后,眼睛向下瞥向阮小沫,仿佛理所当然地等待着阮小沫的惊喜和道谢。

  阮小沫回应给她的,只有惊没有喜。

  听清她说的内容的同时,阮小沫倏地抬头,直直地看向她。

  宠物?

  他们肆无忌惮地绑架她、检查她,羞辱她的身体和尊严。

  然后又告诉她,她可以在那个男人身边当一个宠物?

  小猫小狗那样,见到主人就得装乖讨巧摇尾巴的宠物?

  还真是天大的恩赐呢。

  “我不愿意。”阮小沫的声音无比清晰。

  她盯着朱莉,一字字道:“让我走,不然我就告你们绑架和侵犯他人隐私!”

  朱莉稍微愣了下,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她脸上似有似无的冷嘲热讽消失了。

  她彻底拉下脸来,鄙夷地看着阮小沫。

  “阮小姐,靳家少奶奶的身份不是谁都能觊觎的,既然孩子没怀上,你也就别想着高攀了,何况,说实话,您哪怕是在少爷身边做一个宠物,也能比您在阮家当大小姐的生活奢侈上千百倍!”

  比在阮家的生活奢侈上千百倍?

  那又怎样?

  整日需要向人摇尾乞怜、放弃为人的尊严的生活,再奢侈又有什么意义?

  “至于您说的告我们……”朱莉抬了抬下巴,背脊挺直:“您要是觉得能告的话,为什么您现在还在这里?”

  她一语惊醒了阮小沫。

  是啊,当初她被绑架的时候,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

  按理说……总会有人偷偷报警的,可为什么她还好好地待在这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