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亲眼看着别的女人在他身下承欢

发布:2021-05-04 00:10:21

免费提供更多爱你犹如一场赌注第五章 亲眼见到望着别的女人在他身下奉直的全文深度阅读,从那天下午之后,郁尊再也也没也没回去郁锦园,整个偌大的郁锦园放佛又回往年仅有她一个人和几个...“陈妈,郁少爷去哪了?”夏心悦端起桌子上的牛奶喝了一口,突然问起站在一旁的陈妈。。...

  从那天过后,郁尊再也没有回来郁锦园,整个偌大的郁锦园仿佛又回到以往只有她一个人和几个下人的日子中。

  “陈妈,郁少爷去哪了?”夏心悦端起桌子上的牛奶喝了一口,突然问起站在一旁的陈妈。

  “少奶奶,少爷的行踪您作为妻子不是比我们这些下人更清楚吗,您都不知道,我们做下人的怎么可能知道呢。”

  是啊,她是他的妻子,她都不知道他的行踪,陈妈又怎么会知道呢?

  他每次一回来就不断向她索取,完事后第二天又不见人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他在郁锦园住超过三天。

  要不是看着结婚证上他们紧挨着的名字,夏心悦恍惚以为自己只是他养的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亦或者只是他养的一个金丝雀而已。

  “少奶奶,您额头的伤还没好,要不要再叫莫医生再给您瞧瞧?”

  “不用了,我待会自己去医院看看吧,我也好久没有出去过了。”

  夏心悦出去并不让他们陪同,她最主要的只是想要出去透透气,她已经好久都没有出来过了。

  虽然郁太太这个位置很多人都羡慕不已,但没有人知道她的无奈,她的痛苦。这个巨大的郁锦园对她来说从开始向往的地方变成现在宛如囚牢的地方。

  这一切,都是因郁尊而改变。

  他从来都不承认她是他的妻子,郁家也从来都不认同她这个儿媳妇。

  她能做到面对这一切的隐忍,压抑,全部都是她对他的爱支撑着这一切。

  她可以隐忍他在外的跟所有女人暧昧不清,也可以隐忍他对她所有的粗暴和恨意。

  只要他不要在她面前残忍得让她看到这一切。

  她都可以视而不见。

  直到夏心悦通过房门的缝隙看到了原本属于他们的婚床上两个赤身交叠的身体。

  她才知道,她还是低估了他对她的怨恨和对这场婚姻的不在乎。

  也深深感受到郁尊带给她巨大的侮辱……

  她只感觉手脚都冰冷,仿佛身处于冰窖中般,冰寒刺骨,她双眸圆瞪,一脸不可置信看着面前的男女,许久后,她才找回自己支离破碎,充满绝望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夏心悦的声音如同一个铅球一样砸向床上的男女,本是意乱情迷深陷欲望之中的女人吓的啊了一声,抬头便看到门外的夏心悦。

  被人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奸情,女人比郁尊预料中慌张,她匆忙推开男人拾起衣服,正要穿之际,夏心悦已经大步朝房间里走去,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就大步向女子走去,一手揪住女人的头发,拿起手里的包包狠狠甩到女人头上,夏心悦仿佛得了失心疯一般,不断用包砸着对方的头部,咒骂道:“做啊!继续做啊!刚才做的不是挺舒服的吗?”

  被夏心悦紧紧用手拽头发的女人,痛地不断哀叫,男人见此也没有想要救她的意思,只是在一旁不急不缓地穿好自己衣服。

  而后夏心悦放开了手,一手抄起柜子上能砸的东西都拿起来砸向两个狗男女,就像是积压了很多的怨恨就在此刻悉数全部释放开来。

  “啊啊,你疯了,郁尊她疯了,她要砸死我!”女人双手抱头,恐惧的哭喊声此起彼伏。

  男人也无一幸免夏心悦砸过来的东西,但他身体比较灵敏,一个侧身轻松躲过了她砸过来的花瓶,花瓶啪一声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男人的眉目微蹙,大步走到她跟前抬起手便制止了她疯狂的行为:“住手!你是不是疯了?”

  而被夏心悦疯狂砸东西磕碰到额头流血的女子趁着夏心悦被郁尊一手控制住之际,拾起自己的衣物连滚带爬地逃离出了房间。

  瞬间,整个凌乱的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是,我是疯了,我疯了才会爱上你这种男人!”夏心悦奋力挣扎,奈何男人的手就像黏在她手上一样,根本无法挣脱开来。

  郁尊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惊讶,一直以来她习惯了他的折磨和恨意,而他也习惯了她羸弱,默默承受着这一切的夏心悦,而现在这个女人就像受惊的小老虎,她开始了自己反击。

  男人一手掐住她纤细的脖子,把她逼到墙边,她的后背被迫抵在墙上,一股寒意从后背袭来。

  耳边传来男人讥诮的声音,“你再怎么不屑我这种男人,你还不是愿意嫁给我?”

  “放开我!不要用你碰了别的女人肮脏的手碰我!”夏心悦不断扭动着身体挣扎,恶狠狠地瞪他。

  “如果我脏的话,你也干净不了多少!”男人冰凉的手掌轻轻抚上她的脸,温柔地话语仿佛是带着致命的罂粟花,轻轻拂在她的耳旁,“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一起更脏下去吧。”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她的身上的衣服‘咝'一声,衣服在他手上变成了碎片随之飘落下来,一股寒意之窜进夏心悦的身体里。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我再也不会选择忍受了,我要离婚……嗯……”夏心悦还未说完,口中突然溢出了痛苦的声音,双眉紧皱。

  男人脸上充满讥讽,“想要逃离我,还得看我答不答应!离婚?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这辈子,就算死,你也只能做郁家的鬼!”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