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凶险大荒

发布:2021-05-03 01:36:02

南荒山势险峻,迎面扑来而至的是那浓厚的莽荒之气,入目处,山岳奇高而险、河流磅礴而危、古木茂盛而盛,让这实则宁谧详和的环境之下,却是时时处处饱含着危机。最原始山林植被茂盛,林中阴气森森,林间多是瘴气,时不时会看见了一些虫豸从森森白骨上一闪而逝,随之而来着阵阵腐烂的...
大荒险峻,扑面而来的是那浓郁的蛮荒之气,入眼处,山岳奇高而险、河流磅礴而危、古木繁茂而盛,让这看似静谧祥和的环境之下,却是处处充满着危机。原始山林植被茂密,林中阴气森森,林间多是瘴气,不时会看见一些虫豸从森森白骨上一闪而逝,伴随着阵阵腐坏的气息,让人头皮发麻。“嗷吼……”山脉深处,传来雷鸣般的吼声,令山石滚落,回音隆隆,林木剧烈摇颤,卵叶狂舞,远处有大型猛兽出没。一群孩子脸色发白,他们离开村子已经有了很大一段的距离,被村中大人们放出来见见真正的莽荒。进入了老林子中,还好他们没有深入老林子,不曾遇见真正的凶猛兽类。“这群小家伙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竟然一如山林这么远,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在不远处的古木上,一个壮汉抱个胳膊俯视着下方的小家伙,正是村中的太叔闻之。“哈哈哈,这些小家伙颇有当年我们的风范啊,这是好事。”又是一个大人在远处笑道。“山林这几年可是不平静,还是小心点的好!”“这些孩子可不弱,也该到了见见血的时候!”这里的声音静了下来,下方的一群娃子,面色有些发白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茂哥儿,山林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一个娃子有些不安的开口。他们守着原始大荒长大,自然知道其中的危险,有各种凶物,连他们的父辈进入山林时都需要小心谨慎,否则会丧命。这群娃子的年龄都不大,总的也就十来个人,为首的正是那将莽牛撞飞的衍茂,修行过一些粗浅的道纹,一身力量也极大,浑身肌肉结实,都快要赶上成年人了。“老族长他们让我们出来就是为了历练我们,我们现在连一头兽类都没有见到,怎么可能就这样回去了?”“再说,现在我们有三个修炼道纹的道修,一般的野兽都不会是我们的对手的。”“小牧之瑶,你们怎么看?”衍茂问道。九牧之瑶两个小家伙虽然年龄不大,在村中都被视为两个小怪物,就更不要说孩子们了,早已经被两个人镇服。“既然来了,怎么能轻易退回去!”九牧双眸明亮,从一进入这山林时,仿佛血液都在沸腾。“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去那座崖子吧,那里听古叔他们说有一头飞禽筑的巢!”就连九牧这个小怪物都开口了,更加的增加了他们的信心,让他们有些跃跃欲试。就这样一群孩子又上路了,走的道路也越来越偏,大树渐稀,植被也越来越少,怪石嶙峋,且伴随着阵阵凶唳的气息弥漫。山石裸露,干裂的裂纹斑驳,怪石成山,聚集成峰,这是一片很大的石林,寂静无声,地上散落着密集的白茬森森的骸骨,触目惊心,让人心底发寒。衍茂四顾,小声道:“就是这里了,我听古叔他们说,在那崖子上有一头飞禽。”越是往上,那凶唳的气息越盛,伴随着惊人的能量弥漫,让他们说话的声音也在不知不觉间压到一个极低点。在远处的那些大人,此时正皱着眉头,他们没有想到这些娃子这么胆大,竟然选择来到这里。能够占据一片地方作为领地的兽类都是极为强大的,就算是他们面对那头飞禽都会小心翼翼,然而此时说什么都晚了,在他们不留神的时候,那群孩子已经在那里了,好在那头飞禽很少会在巢穴中,祈祷着他们的运气不会太差。“这些兽骨可能是那头飞禽吃完的,听叔他们说,那飞禽很少会有时间留在巢穴,希望我们的运气不会太差,一定要在啊!”“若是在里面,一定要小心点,一个不留神可能会没命的!”这群孩子都是在大荒中长大的,虽然稚嫩,但是警觉性还是不错的,跟一个个小怪物一样的,在石林间快速穿梭,利用着石林缝隙躲避,又迎着风向嗅着空气中是否还有那飞禽味道。一路上,他们的速度很快,一个个犹如矫健的猿猴,向着那崖子往上攀登。崖子下方留下的骸骨很多,雪白而巨大,有五六米长的腿骨,更有磨盘大小的兽头骨,都是山林中的猛兽与凶禽被生生撕食后所致,此地死气沉沉。“嗯,那头飞禽还在!”一个孩子眼眸陡然明亮起来,嗅着空气中那带着腥味的气息,低声开口。一时间,一群娃子的眼眸都亮了起来,运气果然不错。孩子们隔得很远,躲在石缝间逐渐变的小心翼翼,那崖子上面的腥风越来越重,甚至远远的都可以看到那由无数枝条所铸成的巢穴。一群孩子双眼皆是发光,这么久了,终于见到要见到真正的活物了,那不是大人们打回来的食物,那是真正的活物。此时在远处,那些大人却是骤然色变,一个个皆是变色,眼中带着难以置信,他们最不期望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那头飞禽竟然真的在那巢穴中。“怎么办?那头飞禽若是在巢穴中,那些孩子!”一个大人面色变的难看无比。“该死,那飞禽怎么转性了!”“不行,不能让那群娃子上去了,我去将他们带回来!”一个大人狠狠咬着牙口。“不行,你一上去,那畜生肯定能够感受到你的气血,那这些娃子就更危险了!”这是一种很凶悍的异禽,体内可能有凶禽遗血,假以时日可能会衍生凶性化成凶禽,极难对付,一般的猛兽与凶物被它盯上都难逃一死,难以活命。一群大人没有想到,当初的玩笑,可能会让这些孩子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那些孩子握紧着拳头,稚嫩的小脸还带着一丝紧张,同时在眼中也有一种期待与兴奋,在山林中长大的孩子,一个个都很胆大,不然也不会跑到这个危险的地方。“大家小心点,不能上去了,崖子太高,让我们立身的地方太窄小,难以施为,也不能在空地上对付飞禽,不然我们会成为飞禽的活靶子!这里刚好,是一片石林,我们可以利用石林间隙躲避飞禽。”这群孩子也不是盲目的往上冲,在村中老猎手的耳濡目染之下,一些东西早已经烙印心中。“大家藏进石缝中,我投一块石头看看,能不能将那家伙引出来!”对付飞禽,他们的受限很大,但是在这里的石林中,那飞禽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也减弱了很多。‘呼’的一声,一块大石飞起,向着崖子上面的崖洞飞去,最后咚的一声,紧接一阵狂风掀动,寒风拂动,一声怒鸣冲霄。“该死,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太叔闻之看着那石块飞起,气的直跳。‘唳’的一声啼鸣穿空,穿金裂石,非常尖锐,具有一种可怕的穿透性,让整个崖子震动,晴空之下,陡然升起一道庞大的阴影,遮天蔽日。一道尖锐的啼鸣落下,又是一声愤怒至极的啼鸣撕裂长空,两道庞大的身影从巢穴中飞出。锐利的隼目,直接将下方的一群孩子锁定,怒啸连连。“不好,是两头隼鳞鹰!”下方的孩子早已经惊呆了,那里暴虐的气息太惊人了,显然那两头隼鳞鹰被一群孩子激怒了!“该死,正好碰见隼鳞鹰求偶的时候!”那些大人也都纷纷变色,眼中带着难以置信。透过石林缝隙,看到天空中一团阴影正在盘旋,而后直接俯冲下来,快若闪电。高空中,大风呼啸,两头暴怒的隼鳞鹰投下大片的阴影,急速落下,浑身流动着冰冷寒芒,凶气惊人。孩子们惊呆了,心中生出恐惧,隼鳞鹰太大了,体长足足有七八米,双翅展开更是足有十七八米,浑身密布的禽羽绽放寒光,像一片片鳞片贴在身上,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凶煞气息迫人。“快躲起来,我们打不过!”衍茂匆惶开口,大荒中的凶险,此时正张开了獠牙。轰!几十根茂密的石林笋被它的铁翅击碎,碎石飞溅,它犹如金属铸成的身体,俯冲而下,给人一种强烈的压破感,简直无坚不摧。这样的压迫之下让人惊悚,孩子们大叫,脸色发白,身体都在瑟瑟发抖。这两头庞然大物非常可怕,铁翅挥动间,如利刃撕裂长空,摧毁一切,翅羽闪烁着森寒的光芒,一个俯冲,直接让这片石林被摧毁了一大半,乱石穿空,一群孩子的处地岌岌可危。它们太强了,身体更是无比坚硬,双翅如两柄阔刀,简直能够将一座山峰削断,这些石林根本挡不了多久。“呜呜呜……”这样的压迫之下,有的孩子忍不住哭了起来,近距离之下,都让人能够感受到从那隼鳞鹰身上传来的震撼性的力感。“不行、速度太慢了,快点、再快点……”远处一群大人疯狂奔掠,双眸都充满了血丝,变的通红一片。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