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发布:2021-05-03 01:36:02

宗祠中的空气都宁静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向了老族长身旁的那道人影上。顶着众人企盼的目光,法恩莎走了出。纹骨可以入手有些凉,上面的纹络繁杂,袅绕在纹骨之上,像是以金属浇注而成,拥用一种金属的光泽与质感。“用心去体会纹骨中的力量……”就在他不明白...
宗祠中的空气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向了老族长身旁的那道人影上。顶着众人期盼的目光,九牧走了出来。纹骨入手有些凉,上面的纹络繁复,缭绕在纹骨之上,像是以金属浇铸而成,拥有一种金属的光泽与质感。“用心去感受纹骨中的力量……”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老族长的话适时传了过来。随着九牧闭上双眼,手中的纹骨逐渐在发热,就像是一块烙铁逐渐红了起来,一股诡异的气息从纹骨中传了出来,像是一颗邪异的眼眸在虚空中眨了眨。突然红光大作,然而却是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纹骨中的纹络冷却,那一切似乎都不曾出现。有人疑惑的挠了挠头,看着老族长欲言又止。“这是怎么回事?小牧对纹骨的亲和力……”“老族长,小牧他……”刚刚九牧隐隐中似乎看到了一些东西,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就在他睁开双眸的刹那,他看见来自老族长眸光中的一抹惊疑不定,就如同那红光一样,一闪而逝。纹骨测试结束了,九牧被老族长断定没有修行道纹的天赋,众人心中有些失望,他们对九牧的期望都太高了。之瑶看着老族长,她不信,她不信九牧会没有道纹天赋,然而在这里的压抑的气氛之下,她大眼睛中弥漫了水雾,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家伙而已。“小丫头哭什么呢?”九牧神色出奇的平静,看着之瑶的模样,小手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他们说你不能修炼,呜,那是道纹!”之瑶抽泣,有些难过。“只是不能修炼道纹而已,身体才是万物之基啊,身体的力量可不逊于道纹之力哦!”九牧安慰,眼神依旧明亮如光,没有丝毫影响,仿佛说的不是他一样。宗祠中的众人早已经走了,只留下两个小家伙,过了许久,九牧好说歹说才让之瑶放下。外面的天色在不知不觉见都已经黑了下来,空气中还残留着白日间的余温,有些烦闷,让的空气中有些压抑。或许是那声诡异的吼啸,让大荒中也是静谧,然而村子中的那些老人神色却是带着不安。“族长,这段时间群山万壑深处的那条古莽逐渐也变得不安分起来,怕是……”“这段时间夜夜嘶鸣长啸,一旦惊动了那些更深处的恐怖,怕又是一场灾难了!”“这么多年的平静或许就要过去了,老族长我们该如何做?”老族长的屋子里挤满了人,多是村中强壮的成年男子,甚至村中那仅余的几个老人也在,一个个神色中都带着不安,那条大凶给了他们强烈的不安。“老族长,要不就让我们去吧,那条古莽虽强,终究只是一头畜生,就算有灵智,还能比得上人不成!”那为首的太叔尚之虎目中精光一闪,有些跃跃欲试。“胡闹!”一个老人陡然开口呵斥,神色震怒。“你们知道什么?啊、那是大凶,不是寻常的猛兽野禽,那是媲美道修的凶兽!”另一个老人叹息了一口气,当年他们也是这个年龄,以为那大凶也不过是强一点的猛兽罢了,最终他们这一代人却是死伤惨重,要不是族中仅余的几个修者出手,怕是他们这一代人都要丧生在那头大凶口中,然而饶是村中的几个修者出手,却也差点让族中断掉传承。这些都是那老人心中的痛,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他们也难以忘怀,现在看着这些年轻人,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他们一样。若是这些年轻人重蹈覆辙,小一辈还不足以撑起整个族群,那这个古族是真的完了。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一直是他们心中不解的地方。“那地方不平静很长一段时间了,今日那些畜生只是被那道诡异的声音吓住了而已,那头古莽没有动静,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莫不是那蛮荒中出现了山宝不成?”有老人开口,蛮荒太古老了,什么东西都有可能,但若是有山宝出现,那不是惊喜,那将是一场灾难。“不可能,若是有山宝出现,不可能只有一头古莽,这么久了没有见到其他大凶活动的迹象!”老族长摇了摇头,继而又一次开口。“既然那古莽暂时没有动静,当务之急就是将传承留给那些娃子,平静日子不多了!”“老族长,那小牧真的没有修行道纹的天赋了吗?”一个成年人迟疑了一会儿开口,心中还是有些可惜。“嗯,这件事就到这里吧,以后都不要提了!”众人心中一震,老族长似乎若有所指,却又像什么都没说,过了片刻,一行人都匆匆离去,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村子还是依旧这样,一切又归于平静,然而老族长的出入却是越发的频繁,时常看见老族长一个人出入宗祠,还有的时候半夜还看见宗祠亮着火光。村中一切都尽然有序的进行,清晨,一群娃子在村中空地锻体,吃过早饭之后又被老族长叫走,不论能不能修行道纹,所有娃子都没有逃过,老族长似乎是在准备着什么,偶尔能够听见老族长说什么时间不多了。村中心的石屋中,多了一幅幅的骨简,上面尽是一些诡异的符号,像是一条条扭曲的蚯蚓在爬行,显得狰狞,又莫名的带着一些神秘莫测的力量。过了数日,那大荒的吼唳也变的频繁,那些吼唳让人心悸,声浪震空,似乎破开了汉霄直达苍穹。有是一日,一群娃子愁眉苦脸,除了那几个能够修炼的娃子,一个个都无精打采,不情不愿的围坐在宗祠中,像是晒蔫了的叶子般。“老族长,那些像鬼画符的一样的道纹那么复杂,我们又不能修行,学它做什么?”“就是啊,老族长,这些还不如阿爷教的弓箭有用呢!”那些不能修行的娃子终于忍不住开口,对于道纹,他们虽然新奇,但是这么几天,对于这些诡异的符纹,他们有些敬谢不敏,好奇心一过,都有些不太情愿。就连那几个能够修行道纹的娃子也有些心不在焉,道纹修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见到成效,还不如那些锻体淬骨来的效果快。“你们这群娃子真是不晓事理,这些道纹可是强横的生灵天生显化在骨骼上的符号,蕴含着神秘莫测的力量,为的就是让你们多见识见识,免得今后碰上了还不认识,那些道纹代表着什么力量,又有些什么作用。”老族长开口,话语有些低沉。“万物之纹皆可修,老族长这是真的吗?我们族中有这么多纹骨啊!”“山以之高、渊以之深、兽以之走、鸟以之飞、麟以之游、凤以之翔、星力以之行。这些都代表着那些神秘的力量。”“这不是万灵图中记载的东西吗?难道我们修行的也是道纹之力吗?”有一个娃子惊奇的抬头看着老族长。老族长摇了摇头,不是否定,而是他也不知道,这万灵图中究竟记载的是什么。“老族长给我们讲讲外面的世界吧!”一群孩子露出了希冀之色。古族中所有人都知道,老族长曾经踏出过那条宽阔的大河去过外面的世界。这是这么多年古族中唯一一个去闯荡过外面世界的族人,他们都很好奇,外面的世界究竟是怎么样?外面的人又是怎么样的?这么多年了,他们也就看过三个外族人,九牧与之瑶还有那个人!老族长自回来过后,一心想要将传承发扬,但古族中却是连续两代没有一个人能够有道纹修行天赋,让老族长无比失望,以至于老族长都很少在族人面前提道修。“外界啊……”老人露出了回忆之色,一阵出神与怅然之后才缓缓开口道:“外面的世界太大了,广袤无垠,一域之地动辄便是数百万里,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天地有多么广阔,一个人或许终其一生都走不出一域之地,然而外面的种族很多,每个族群中不时有大战爆发,动辄就有灭族之危,除了这些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外界威胁,大地上强横物种有很多,可怕而神秘,有些生物不仅仅只有在蛮荒中才有,而在外界中也有许多。”老族长没有还有许多话没有说,只是简要的说了说,真正的外界远比老族长所说的严重恐怖的多。“他们为什么要打架啊?和平相处不好吗?”一个娃子天真无邪的开口,在他们的认知中,都是人为什么不能和平共处。“外面的世界很危险,若是有一天你们能够走出去,一定要记住,最可怕的不是那些在绝地中生存的恐怖大凶,而是那些人族。当然若是你们想要走出这里,就要让自己先强大起来,不论是修行道纹,还是凭借着身体的力量,都要让自己有着自保的能力。”所有孩子都在发呆,并不能理解老族长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老族长心中叹了一口气,有些东西若不是身临其境,终究不能够明白那些凶险。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