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古族之危

发布:2021-05-03 01:36:01

突来的龙吟吼啸,群山千峰死通常的静寂,凶禽猛兽皆蜇伏,敢已发出一点儿声音。道纹还在崩裂,那漫天的能量光华崩毁坠下,宛如是一场璀璨的光雨,所有古族的人,心中都凉了下去。“完了……”所有人心中凄凉,面色凄然,古祖灵身溃灭,再也没有有心无力回天,那将来的大...
突来的龙吟吼啸,群山万壑死一般的寂静,凶禽猛兽皆蛰伏,不敢发出一点声音。道纹还在龟裂,那漫天的能量光华崩毁坠下,宛若是一场璀璨的光雨,所有古族的人,心中都凉了下来。“完了……”所有人心中悲凉,面色凄然,古祖灵身溃灭,再也无力回天,那日后的大劫又该如何应对?此时就连那些高壮的成年男子们一时间心中也不禁茫然起来,那头大凶谁能挡住?今后古族该如何延续?“族长……”那为首的中年男子神色猛变,抬头间,向着那老族长看去。“看来没办法了,只有这样了!”老族长心中暗叹,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老了许多,待那虚空的道纹消散殆尽,他站了起来。村民对祖祭给予了太大的希望,他也不曾例外,原本以为祖祭会改变村子现状,扭转村子摇摇欲坠,让村子出现修者,这样也不会让村子出现独木难撑的疲态,而今这最大的希望突然破灭,让他们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心中充满了茫然与恐惧。在凶禽猛兽出没,生命不时受到威胁的残酷大荒中,村人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有食物,能够庇护村子安稳,就满足了。老族长双眼光芒微微一暗,他是村子中唯一一个修的道纹的修者,气血已老,犹如垂垂老矣的雄狮,失去了锋锐的獠牙。“虽然祖祭不曾圆满,但是这炉真血却是难得的补药,真血来之不易,就做娃子们洗礼之用吧!”老族长开口,心中已经打定了注意,真血洗礼,若是村子能够出现几个道纹亲和力极强的娃子,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他们培养起来。“嗷……”一群孩子听闻,眼中陡然亮了起来,纷纷吼叫起来,神色振奋无比,对那祖祭失败,他们心中没有得失,虽然从父辈那里对祖祭的好处早有听闻,但是祖祭失败了,对于能够真血洗礼这样的好处,让他们将心中那点失落抛飞脑后。老族长心中轻叹,这群娃子才是古族的延续啊,旋即不在想那祖祭的事,开始行动了起来,那大荒中的威胁就悬在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显然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他想要快一点,将自己获得的传承留下来,虽然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悟透,老祖的东西,留一点是一点!打定了注意,祭坛也随之撤去,将老祖牌位请回宗祠中,只留下了那古鼎。真血滚沸,传出异香,一群孩子都眼巴巴的看着,小脸上满是激动。在那空地上,古鼎摆放在上面,下面烈火熊熊,鼎内的水沸腾,老族长一个人在那里忙活,不时向着里面扔下一株株药草,不时还会放进去几条尺长,模样怪异的的灵物,让原本红艳艳的血色逐渐变成了玉泽,散发着清香。一群孩子眼中发光,恨不得立刻跳进去,他们忍住了,知道不急一时。在他们眼中,老族长是最强大的,他们曾经亲眼看见,数万斤的巨石都被老族长一掌打碎,让他们心中骇然的同时也埋下了一颗奋进之心,而那机会此时近在咫尺。洗礼很繁复,原本以为就这样可以了的时候,又有族人取来数个斑驳陶罐,接过之间,老族长的神色不仅也带着一丝凝重,这是村子中仅剩的宝药,非常珍贵,不论是对那些大人还是那些娃子,用之都能够增强体质,加之有遗留下来的古方,配合凶兽真血,洗礼效果更是极佳。当一株株带着浓郁能量的宝药被丢进古鼎中时,一股磅礴的能量陡然炸开,一股真气爆发,窜出很远后才缓缓消散,景象惊人。当火熄灭,鼎中融合的宝液不在沸腾,温度也逐渐降了下来,被分成数个大鼎,一时间惊呼与噗通的声音传出,第一批娃子被扔了进去。老族长眼中闪过一丝紧张之色,这一次的洗礼可谓是孤注一掷,宝药、真血、灵物、古方,都被他融合在一起,这样的洗礼,可以说倾尽了族中所有的资源,就为了这些娃子,就为了古氏一族能够在大荒中得到更好的延续。嘶嘶嘶!他们都在倒吸凉气,痛的直冒大汗,但却是忍住没有吭声,他们知道,这是他们的机缘,是否能够修行道纹,就看此次洗礼。没过多久,便有娃子痛的晕了过去,被老族长护住托了起来。就这样几十个孩子,一批批的被扔了下去。九牧、之瑶二人自然也没有逃得掉,而且二人更是被特殊照顾,被单独的扔进宝鼎中,让他们的洗礼更为彻底。这宝液中蕴含的能量很多,凶兽真血蕴含的能量太强大了,融合宝药古方,其能量虽然中和,显得温和了一些,但是这汇聚了一整头凶兽真血,其中能量依旧磅礴强盛,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承受的住。二人被特殊照顾,村人却并没有觉得不妥,也不觉得厚此薄彼,他们虽然是从外面而来,却早已经融入到这个古族中。之瑶的道纹天赋早早的就已经体现了出来,这也是为什么老族长会让她守在古鼎登上祭坛的原因,至于九牧,他们更不担心了,这小家伙太妖孽了,身体强横的有些非人,力量也大,简直不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家伙能够拥有的。“他们才是古族的延续!”九牧被拎起,直接扔进了古鼎中,劲力一松,直接一个咕噜,呛了数口宝液,因为他还小,虽然心智惊人,却依旧还只是一个小家伙而已。那些孩子看着九牧的模样都露出了同情之色,突然一下子就觉得浑身不痛了,九牧真可怜。一些大人看着也有些不忍,因为看到小激活使劲挣动,龇牙咧嘴,还不时会喝上几口,实在是有点让人担心。“没事,他能够承受得住,多喝点宝液也不错,能吸收的话,对他也有着莫大的好处!”老族长开口说道,对九牧还有之瑶,他都寄于了很大的信心,这两个孩子更是他看着长大的,简直就像是亲孙子一样,比谁都上心。“他的体质很强,无时不刻不在吞噬着宝液中的能量,小牧不会很痛苦。”另一个老人接过话来。药浴被看的很重,老族长很上心,因为他不知道那大荒中的那头大凶几时会掀起动荡,他在皆尽全力的想要将自己的东西留下来,让古族道纹更好的传承下去,不至于在他手中就断了。九牧的药浴持续了很长时间,都不曾见他坚持不下去,仿佛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吸收着宝液中的能量。九牧在古鼎中显得很从容,一双大眼乌溜溜转动,小脸晕红的像个大苹果,等到那宝液能量消失一空之后,被拎了出来,身躯摇晃,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显得有些摇晃。“感觉怎么样?”老族长问道。此时九牧整个人有些迷糊,脑子晕乎乎的,“呃,喝的差不多了……”“把他们都带回去吧,过了今天,他们也会吸收的差不多了,就看明天了!”说道最后,老族长则是略显疲乏的挥了挥手。这一日似乎特别的漫长,寄予厚望的祖祭,却在临门一脚之时,因那吼声崩灭,以至于整个古族的希望都压在了老族长的身上,无比沉重。“族长……”那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眼中带着担忧之色的望着老族长,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就说吧!”“村中好手还有许多,那头大凶就交给我们吧!我们虽然不如老族长可习道纹,但是还是有一把子的力气,任那大凶凶唳,终究也只是一头畜生而已。”太叔尚之眸光坚定,精光烁烁的看着老族长。“这件事以后就不要在提了!”老族长摆了摆手,大凶又岂是常人之力能够抵挡的,饶是他这个道纹修者也没有信心以一己之力抵挡,这些小辈太想当然了。一辈辈的延续,族中仅余的大凶真血到了这一辈已经消耗殆尽,从当初鼎盛的古族也已经衰败到了而今模样,老族长心中无比沉重。如今风雨飘渺,他在孤注一掷,将全部希望都放在这些小辈身上,这些小辈天资很强,比他们当初强了不少,且不说九牧、之瑶这两个小家伙,族中那些小家伙也很优秀。老族长将希望寄于那些小辈,村民都是看在眼里,这些年古族全靠着老族长一个人支撑,古族四代中也仅仅只有老族长这么一个道纹修者,后两代更是无人有道纹天赋,整个古族能够在大荒中得到延续,老族长功不可没。这一天,娃子们睡的很沉,而那些老人大人们却心中忐忑,这群娃子是第四代了,若还是没有道纹天赋,那古族真的就完了,大荒危机、古族传承,这些都让这个传承久远的古族岌岌可危。翌日。天地沉闷,山风嘶吼,天上黑压压一片,似化不开的阴霾压在众人心上,气氛肃然,到了抉择的时候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