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祖祭

发布:2021-05-03 01:36:01

天地间,一条古老的历史的长河已发出单调的咆哮声,气势滔天,洪流磅礴而令人惊叹,莅临指导于苍茫万壑间。星月浮沉,古河之水越发缓,偶而规模庞大的阴影闪过,掠过层层波光消失了在古河之底。古河无尽,好像将天地都分作了两部分通常,源头不可以见,去向未推知。古村,坐落于那苍茫...
天地间,一条古老的长河发出沉闷的咆哮声,气势滔天,洪流磅礴而惊人,莅临于苍茫万壑间。星月沉浮,古河之水越来越缓,偶有庞大的阴影闪过,划过层层波光消失在古河之底。古河无尽,似乎将天地都分成了两部分一般,源头不可见,去向未可知。古村,位于那苍茫古地之外,四周高峰大壑,茫茫群山巍峨,一同被那大河所阻断。最后一抹夜色在消失在天际,正值初晨,朝霞灿灿,仿佛碎金从天穹洒落而下,河水被映照,波光粼粼,宛若一片碎金汇聚而成的河流,耀眼无比。村前的空地,那是平日里大家淬骨炼体的地方,在这个初晨,却是显得这般冷清寂寥,只有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在那里,与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主要是他太小了,看起模样才三四岁的幼龄。小家伙长的很白嫩与漂亮,一双大眼睛灵动,整个人像是个白瓷娃娃般,很可爱,模样憨态可掬。“山以之高、渊以之深、兽以之走、鸟以之飞、麟以之游、凤以之翔、星力以之行。”从他口中传出低喃,有很多东西他都理解不了,但是在那话音落下之时,他的身躯骤然动了起来,游动之间宛若虎豹,虽无形,却有声,空气都在震动,隐隐有低沉的呼啸雷鸣之音传出,可见其力道不凡。“小牧,祖祭要开始了……”远处突然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有些急切,祖祭一年也难得有这么一次,这些年来,随着古村没落,祖祭也随之而减少。据传,祖祭可通神灵,有古祖神灵显现,教以后辈而学,然而这些年,随着有凶灵之血的减少,祖祭也逐渐成了一个形式,再也没有老祖神灵出现。小家伙答应一声就就停了下来,向着古村祭祖台走去,古村的人越来越多,皆是三三两两为伴,神色中带着整肃,就连平时颇为调皮的小家伙些,此时也安静了下来。“小牧又去淬体了啊!”那些身材高大魁梧的成年男子们,看着小家伙也纷纷带着笑意的开口。他们是村中最强壮的人,是狩猎与守护这个村落的最重要的力量,这个世界,生存环境极为恶劣,多洪荒猛兽毒虫,为了食物,为了生存,很多男子还未成年早夭折在了那片莽莽大荒中,想要活下去,唯有让自己强大起来,清晨淬体,无论是成年人,亦或者老人还是孩子,这是每一个人自幼就养成的习惯。然而今日不同,也是村民一年中难得没去淬体的时候,祖祭之日,村里早已经忙碌起来,一些小家伙也难得偷了一次懒。古村不是很大,男女老少加起来能有三四百人,屋子都是巨石砌成,简朴而自然。在村子中央,一方祭台耸立,石阶垂下,此时下方也站满了人,在那祭台上面,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站在那里,空气沉闷而肃然,隐隐传出摄人的兽吼声,让人骇然。祭坛中一尊苍朴古鼎伫立,立于那祭坛之中,其中早已经被浓郁的真血充满,那血液在发光,似乎有凶灵在其中。一方案牍横立,尊尊古老的牌位,带着微淡的光晕,古老而神秘。随着村民到来,一声苍古的咆哮陡然炸开,轰鸣震动四方,一时间所有人浑身寒毛炸立。平缓的虚空直接掀起涟漪,层层肉眼不可见的能量波动卷开,空气逐渐变的压抑,那古鼎剧烈震动,陡然之间,一道赤霞窜出,凝成一头羊身虎头的凶兽,巴掌大小,威武而狰狞,似要将古鼎前面的少女撕裂并逃离,其凶性极盛。突然,一道小巧的手掌快速落了下来,那手心中隐隐之间有发光的纹络一闪而逝。一巴掌将那凶兽神性拍散,化成璀璨的血液再一次的落入到古鼎中。虚空中的震动越来越盛,苍古的声音越来越大,古鼎腾地而起,那古鼎周身纂刻的道纹显现而出,繁复晦涩,像是周天星辰脉络,曦光流动,耀眼而盛。咚咚咚!虚空咆哮,古老的轰鸣落下,天地一肃,只见那祭坛上方,一道苍老的身影口中发出晦涩的呢喃。声音古老,宛若上古先民在吟唱。所有人面色都肃然了起来,随着那老人的最后一声落,这方天地共鸣,那案牍上猛然之间有牌位震动,释放光芒。“请老祖归来,以让传承继续!”“指点不孝后辈而学,愿吾族世代安稳!”在那老人的祷告声中,先辈吟唱消散,唯有声声虔诚的呢喃。所有村民都露出了珍重之色,进行着礼拜,默默祈祷。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成功过了,若是这一次也失败,古村将会变的越发的衰败,多少年村子中没有出现给过习道纹者了,长此以往,他们的生存地位将会受到那大荒的威胁,那些野兽、甚至那些凶禽猛兽,将会将古村覆灭。这是一次祖祭,也是一次洗礼,村子中那些娃子也到了一个洗礼的年龄,能够承受凶兽血液的洗礼,他们会对那凶兽道纹变的有亲和力。祖祭,求先辈留下传承,教而学之。那些牌位中都封存着先辈的神灵,若是凶禽猛兽的真血足够,将会引动先辈共鸣,甚至会有古祖神灵出现,指点道纹,传下传承。这种古老的祭祀大多都已经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有的遗留下来,也失去了祖祭的本质。随着祖祭时间过去,这片天地中的能量都在沸腾,那牌位上弥漫的能量也越发惊人,那是一种古老的能量。就像是神灵,那种高高睥睨天地的气势,透过了牌位传了出来,让所有生灵慑服。可怕的气息从那牌位上传出,天地颤动,惶惶之威挤满这方天穹。“老祖莅临,老祖莅临!”祭台上老族长,整个人神色无比激动,看着那震颤的牌位,直接跪了下来。许多老人都振奋了,多少年了,又一次见到这样的异象。“还真有老祖莅临啊!”那小家伙看的目瞪口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使劲的眨了眨,多是好奇。天穹上风云卷动,一片电闪雷鸣,雷霆蕴动,爆发惊天轰鸣,斗大的闪电穿空,噼啪炸开。老祖莅临,生出的异象滔天,就连那苍茫山脉中也是簌簌一片,许多生灵皆是眼露惊惧,头也不回的向着山脉深处奔掠。祭坛上声势浩大,震动四方天穹,那异象还没有结束,无数绚烂的道纹从古鼎中卷出,磅礴能量卷动,宛若风暴汇聚于空。一道影子出现在那天穹中,初始朦胧,阴影身上道纹流动,散发着微淡的光芒,就像是一副在缓缓流动的星辰。那道身影朦胧,正在以一种极缓的速度在凝实,散发的威压让所有生灵都抬不起头。“好强大的气势!”祭台上那小巧的身影,美眸眨动,心中惊讶,小脑袋不知觉的向着那下方的小家伙看了过去,美眸俏皮的弯了起来,好似月儿般,心中也安定了下来。“九牧,看见了吗?这就是道纹之力,浩瀚宛若星辰,超然于天地之外,宛若神灵,道纹之强,可至超脱!身体又能容纳多少力量?更何况这条路又何止千重险。”小丫头心中嘟哝,看着那虚空中的影子,心底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种下了一颗道纹无上的念头。“道纹强,终究只是外物之力,若是道纹散了,与常人又有和分别!体为基,可容万物,纵然前路千般险,我自一力破之……”小家伙九牧眸光坚定,他与之瑶的意见不同,更何况他们两个人的理念不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在二人懂事起,就已经存在。两个人年龄不大,都只有三四岁的模样,心智却是惊人,他们不知道从何处而来,就同那条古河一般,源头不可见,去处未可知,神秘至极。似乎来到这里也有很久了,不知道是一年、还是两年了,怎么来的,和谁来的,心中的记忆却是越来越模糊,好像记得有那么一个人,很高、很强、也很忙,直到来到古村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以至于除了记忆深处还有那么一点点模糊的印象之外,就只有剩下他们两个的身影了。虚空中的身影越来越实,生出了轮廓,就在那即将凝实的最后一步,天地猛然一震,一声惊天动地的的龙吟啸空,虚空陡然一震。“那是什么声音?”所有人一愣,心中逐渐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觉,只觉浑身寒毛炸开。“不……老祖之身怎么会碎裂……”老族长神色惨白一片,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天地震动,虚空那道身影密布着无数裂痕,豁然之间,能量崩塌,道纹破裂,光华殆尽。所有人都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那虚空破裂的景象。老族长、之瑶等人都是不敢置信。九牧也早已经傻了,不是因为那虚空破碎的异象,而是那龙吟是从他体内传出的,虽然是稍纵即逝,他却听的清楚。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