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三英聚

发布:2021-04-09 04:32:30

生活……令刘备苦不堪言,幸苦的劳作,不能够为自己换得钱粮;钩织的草鞋,也而已勉勉强强温饱。这场天下大变,刘备也可以说对此去理解甚深,若不是叔父刘元起常资给之,刘备母子怕是早以饿肚子。  第二天天还未亮刘备便早出来,洗了把冷水脸,用草绳将头发绑好后草草了事吃了来‘这里’快一年多了,刘备几乎还是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年迈的老母不久前刚刚病世,刘备莫名地悲痛万分,自责与回忆充斥满了他的脑海。。...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夜深了,空荡荡的四周唯有四面破墙和一张床,曾经铺满草屋的绳草已被清理干净,刘备背贴墙壁独坐地面,略带深沉的双目眼凝视着‘窗外’漆黑而又星芒闪闪的夜空。

  来‘这里’快一年多了,刘备几乎还是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年迈的老母不久前刚刚病世,刘备莫名地悲痛万分,自责与回忆充斥满了他的脑海。

  “卖草鞋混饭吃的日子……结束了!”刘备握紧了拳头。

  这一年,异常艰辛的生活令刘备苦不堪言,幸苦的劳作,不能为自己换来钱粮;钩织的草鞋,也仅仅勉强温饱。这场天下大变,刘备可以说对此理解甚深,若非叔父刘元起常资给之,刘备母子恐怕早已饿死。

  第二天天还未亮刘备便早早起来,洗了把冷水脸,用草绳将头发绑好后草草吃了点黑糊,便打起精神大步向涿郡县城而去。

  幽州牧刘虞(改动,刘虞历史上189年才为幽州牧,本文提前五年)发榜招军……

  东汉末年,金戈铁马尔虞我诈,饥荒流寇横行全国,兵凶贼凶蛮夷凶,病死饿死战乱死的不计其数,死亡的阴霾笼罩在整个华夏大地,躲无可躲,如影随形。

  乡间小路泥泞,天色大亮时刘备等各村投军之人终于赶到涿郡县城。

  古朴的城墙,此时上面已有许许多多劳碌的高龄人,他们奉刘虞之命修葺墙锅,以便防御敌寇的入侵;随着不断的加高加固,城墙已经开始焕发出它的新生命。年轻人则围在城墙下的皇榜处发出热烈的讨论。

  “唉……”刘备慨然长叹,他已经感叹了许久,已不知是第几声了。

  终于,刘备身后一人厉声问道:“大丈夫不与国家出力,何故长叹?”

  刘备回视其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收起心中的震惊与压迫感,刘备将早已准备好的话复述了出来:“我本汉室宗亲,姓刘,名备字玄德。今闻黄巾倡乱,有志欲破贼安民,恨力不能,故长叹!不知阁下大名?”

  张飞双手抱拳凝视刘备,他听过涿郡孝子刘玄德,而且还听说刘备好像师从大儒卢植,恐怕就是眼前之人,道:“吾乃涿郡张飞张翼德,家中颇有资财,当招募乡勇,与玄德同举大事,如何?”

  “额……”刘备呆愣了半秒,事情顺利地简直不敢相信,难道这便是命中注定在一起的兄弟?

  “备正有此意。”

  张飞见刘备点点头,咧嘴而笑,二人步入一小店饮酒相谈。

  商谈中二人不时大笑出声,刘备按照记载中张飞的性格选择了相应的话题,虽没有妙趣横生之境,但也完全不会枯燥无味,不过刘备的眼神却不时地飘向外面凹凸不平的过道上,默默注视着每个推车的路人。

  良久,一大汉,推着一辆车子,到店门而停,入店坐下,便唤酒保:“快斟酒来吃,我待赶入城去投军。”

  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不是关羽又是谁!

  刘备与张飞对视一眼,二人均微微点头,好一名大汉!

  琢磨了刹那张飞便欲起事挑衅一番,不料刘备抢先一步,开口邀那推车大汉同坐。

  关羽也不含糊,一拱手,大大方方入座。

  关羽道:“吾姓关,名羽,字长生,后改云长,河东解良人也。因本处势豪倚势凌人,被吾杀了,逃难江湖,五六年矣。今闻此处招军破贼,特来应募,不知二位兄台欲往何处?”

  “好一个行侠义士,但关兄不怕我二人将你绑了送官么?”张飞豪饮一碗酒后瓮声瓮气的说道。

  “哦?……那这位兄台也是这个意思吗?”关羽微微眯起了他的丹凤眼,转头询问刘备,气氛为之一僵。

  刘备默默顶着来自关羽的窒息感,人畜无害的笑道:“呵呵,关兄切莫猜忌,张兄见君面向迥异,定有万夫不当之勇,所言只欲比试一番尔。”

  “玄德兄唤俺字即可,玄德兄可知你坏俺好事耶!话虽如此,但说出来就没意义了,俺想要的可不是什么比试,而是各自拿出真正实力的厮杀!”

  关羽眯着眼将刘备张飞扫了个便,心中不禁思索道:“这黑厮恐有武力,性情直率,待会儿可比试一番,若非绣花枕头到可好好结交;不过这白面大耳之人到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能和那黑厮坐一起应该也是个人物。”

  “关某正有此意,见张兄经骨健硕,关某亦武痒难耐。”

  张飞听后大笑道:“哈哈哈,说的好!既如此,那兄台外面请,酒先放着。”

  言罢张飞伸出强硕的手臂欲图一把拽住关羽,关羽反应极为迅速,在张飞的手掌抓住自己衣领之前将其截住,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巨大力量,关羽暗叹:“幸好关某截住了这臂膀,否则定然难堪至极也。”

  看着二人在较劲,一个个憋得脸红脖子粗的青经毕露,刘备大饮了一碗酒,豪爽大笑数声,伸手加入战团,其间还言道:“何不算备一个?”

  在力量上刘备自认也算中上之姿,定然入得二人法眼,否则谁会自讨无趣?

  三人六手绞作一团,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半刻左右刘备已感觉力有不逮,不禁憋气强行出言道:“酒后再比,如何?”

  “甚好。”

  “善。”

  力道撤去,三人举碗而尽,桌下刘备暗暗舒缓着经骨,头上汗珠也开始滑落,看样子已然力竭,至于另外连汗都未流的二人,呵呵……

  好一番痛饮,又过了良久,酒足饭饱的关羽抬头看看天色,起身抱拳道:“二位兄台,今日关某钱财不多,幸得二位款待,他日定当奉还,这小车绿豆就赠与二位,至于比试就暂且搁下,他日关某定当讨教,现今关某急欲投军,就此告辞!”

  “慢!”

  刘备起身道:“不知云长之志如何?”

  “杀敌,报国,不负堂堂九尺男儿之躯!”关羽傲然而立。

  刘备道:“刚刚较力之中备自知不如二位甚多,以相貌观之,云长武艺定然傲视世人,投军为小卒岂不明珠蒙尘,如何杀敌报国?”

  关羽点点头,赞同道:“话虽如此,但明主难求。”

  “何不结伴而行,共寻明主?”刘备出言建道。

  张飞大喜,猛地一拍桌子,碗碟碰撞声惊了数人:“咱们三人一见如故,何不一同去我庄园,共议大事?”

  张飞继续道:“吾庄后有一桃园,花开正盛;明日当于园中祭告天地,我三人结为兄弟,协力同心,然后可图大事。”

  “正合我意,云长意下如何?”

  “嗯……甚善。”关羽眯眼捻须,片刻后点头赞同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