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颍川事启

发布:2021-04-09 04:32:30

望着屋门处的荀彧。  荀彧很认真地的摇了摇头,语气微怒,冷冷道:“若不是邓兰昨日来学院相告,你欲南下此事我等好友竟皆不知道,真有愧你我几人能交心如此之久。”  邓志才举起来右手搓了搓鼻尖,一脸真挚的笑了笑,道:“虽然颍川多才俊,但识得荀文若一人,吾已青衫邓志才没有回头,直到收拾完行囊后负在身上,转身面对屋外四人。。...

  PS:看《浪潮迭起之三国志》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志才,为何突然做此决定?”一名白衫弱冠男子站在门口望着正收拾包裹行囊的青年,神情焦急地出言询问道。

  青衫邓志才没有回头,直到收拾完行囊后负在身上,转身面对屋外四人。

  “是否同去?”面无表情的邓志才双眼视乎夹杂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笑意,凝望着屋门处的荀彧。

  荀彧很认真的摇摇头,语气微怒,冷冷道:“若非邓兰今日来学院相告,你欲北上一事我等好友竟皆不知,真愧对你我几人交心如此之久。”

  邓志才举起右手搓了搓鼻尖,一脸真诚的笑了笑,道:“虽说颍川多才俊,但识得荀文若一人,吾已无憾矣。”话音落下,邓志才上前两步,双手握住荀彧的双肩。

  荀彧气结,推开肩上的双手,怒斥道:“尔欲做魏帅庞涓呼?”

  脸红脖子粗的荀彧在前,邓志才亦不敢托大,开口解释道:“北方风云变幻,时不待我,以文若的眼光岂能不知如今的鲜卑对我大汉边境的威胁?”

  “尔不过区区一寒门士子,就算智计超群,独自北上又能有何作为?”

  “若不试之,如何知晓?吾身为汉人,当尽自己一份力,否则吾心难安。”

  “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在嘲讽我等!”看着面红耳赤的两人,郭嘉轻声嘀咕了一句。

  邓志才耸耸背上的包裹,没有继续和荀彧争辩,蹲下身双手拍了拍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右肩,轻言道:“郭嘉,待尔及冠之时,吾定回身为汝祝贺。”

  “志才,奈何执意如此?”

  “汝观之为何?”

  “难不成如你曾经所言,北人长腿,尽显女性修长之身?所以……”单薄的身影,猥琐的笑容,略显柔弱的音调,一双睿智的眸子,此时的郭嘉仿佛就是当年少年时的邓志才一般,轻佻,自信,爱美。

  “哦?”邓志才皎洁的眼神凝视郭嘉,随后睫毛眨了眨,轻笑道:“黄齿小儿,吾随口一言竟记得如此清晰,真乃浪子也。”

  荀彧见状当下出言打断二人对话:“胡言乱语,你这浪子勿诱导歧路于嘉,以他之智及冠之后定不下于你,若被你……”

  “文若勿忧,嘉当自有分寸。”郭嘉从小不爱受人管教,但他还是比较尊重荀彧的感受,安慰了荀彧一句,却又趁着荀彧不注意时回头朝邓志才调皮的眨了眨眼。

  荀彧身旁站立一人,与荀彧相貌相似,郭嘉与邓志才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他的眼底。

  邓志才抬头,二人对视了半秒,只见邓志才开口轻叹道:“公达,今日一别,真不知何你我时才能相见。”

  “……”荀攸没有答话,二人就这么对视着。

  邓志才起身,也不觉得尴尬,继续道:“你偏擅军谋,你叔荀文若长于内政,叔侄二人到是相得益彰,相信不久后朝廷征召便至,志才当在此提前为之恭贺一二。”

  “完了?”

  “额……想听什么?”

  “尔妹之事,兄为长,岂能不管不顾?”

  “公达啊公达,呵呵……”

  郭嘉瞄了一眼荀彧,低头眼球急转,随后点点头,很是赞同道:“兰妹天资过人,惜为女儿身,不知志才欲将其如何安顿?若实在为难嘉愿为兄分忧。”

  “兄长……”

  听闻四人提及自己,又见郭嘉不断的使眼色,藏于腰间的右手食指伸出,很是隐蔽的指向了荀彧,又指了指邓志才,对无数次合作的同伴邓兰略微思索便知其意,而后便弱弱地开口建议道:“兄长,兰自知不能阻止兄长的决定,那兰便同兄长一起北上,不知兄长认为可行否?”

  郭嘉一听,暗暗竖起大拇指,随后神情顿时大变,快速否决道:“天下乱象初显,路途或有险情,君子不立危墙,志才岂能做出如此轻率之举!”

  “嘉哥此言差矣,在座诸君皆习文练武十余年,岂是惧未知之险情而闭门不出之辈?况且小妹从小耳濡目染……”

  “好了好了,别争辩了,你们二人怎么经常一见面就争个没完没了。”邓志才一脸无奈的叹道。

  “兰妹甚小,不能让她背井离乡到北疆,志才务必三思之。”郭嘉无视了邓志才的调和,反而加重语气劝道。

  “兰又非去打战,更非独自北上,况且有家兄在,谁还能伤兰一毫?”

  “志才!”郭嘉急切间跨前数步,拉住邓志才的衣袖。

  “兄长!”邓兰亦不甘示弱,急急拉着邓志才另外一边衣袖,二人如同斗红眼的公鸡似的伸长脖子相互瞪着对方。

  一左一右,邓志才的双袖被二人拽住,还未等其出言,此时的荀彧却狠狠叹了口气,拱手道:“好戏,好戏尔,多说无益,邓志才……你可珍重!”

  话音刚落,只见荀彧已然离去,郭嘉和邓兰却松了口气,随即互相凝视了片刻,默默的点了点头。

  荀彧的背影渐渐远去,荀攸一边摇头一边笑道:“尔等多此一举尔……”

  郭嘉与邓兰闻言,皆灿灿地笑了笑,纷纷不好意思地松开了邓志才的手臂,这场面颇有一副心有灵犀的样子。

  “此非吾之意,一切皆乃他们临时起意自导自演之。”邓志才手搓鼻尖,无奈又爱怜的眼神缓缓扫视过二人。

  “我说郭嘉为何只留兰妹而不留志才,此实乃舍本逐末,细细一想,还以为是志才之某耶,哪曾想竟然会是这样……”

  郭嘉叹道:“若非如此,就显不出志才离去已成既定的事实,亦显不出志才北行早有打算,文若可不是轻易放弃之辈啊,虽说文若最终也不会强留志才,可我还是能帮则帮矣。不过话又说回来,志才为何如此急切北上耶?”

  邓志才凝视郭嘉,右手缓缓伸向后背的包袱,翻腾半响后从里拿出了一份公文递向了郭嘉。

  “文若知道我为何离去,因为这份公文就是他给我的,只是他没有想到我会动身北上,至于你们两个,知道公达刚刚为何言出多此一举吗?”

  “鲜卑建国!”刹那间郭嘉失声惊呼。

  随后院内里一片寂静……(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