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盛世江湖》第四章 教头与校尉

发布:2021-04-08 18:50:13

赵凯韩沈小说名字叫作《盛世江湖》,提供更多赵凯韩沈小说大结局,赵凯韩沈小说结局是什么。盛世江湖小说赵凯韩沈摘选:赵凯客房,正看见了他坐在椅子上,盯着窗外的天空呆呆,神情有些很复杂。这也许啊个有故事的人,唐谦心里如是想…...

赵凯韩沈小说名字叫做《盛世江湖》,这里提供赵凯韩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盛世江湖小说精选:唐谦忙活了一阵,端着茶水点心到了赵凯客房,正看见他坐在椅子上,盯着窗外的天空发呆,神情有些复杂。这或许真是个有故事的人,唐谦心里如是想到,随即将东西放在桌上,说:“客官,茶水点心来了”赵凯猛然惊醒,这才看到了唐谦,又是拱手之礼,说了句“多谢兄台了”,之后便吃起点心来。按道理来讲,客官在客房用餐,小二应当主动离开才对。但唐谦偏偏不然,他就站在一旁看着,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东西。赵凯也不理会,只顾着对付眼前的点心,丝毫不觉得店小二…

唐谦忙活了一阵,端着茶水点心到了赵凯客房,正看见他坐在椅子上,盯着窗外的天空发呆,神情有些复杂。

这或许真是个有故事的人,唐谦心里如是想到,随即将东西放在桌上,说:“客官,茶水点心来了”

赵凯猛然惊醒,这才看到了唐谦,又是拱手之礼,说了句“多谢兄台了”,之后便吃起点心来。

按道理来讲,客官在客房用餐,小二应当主动离开才对。但唐谦偏偏不然,他就站在一旁看着,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东西。赵凯也不理会,只顾着对付眼前的点心,丝毫不觉得店小二有不妥的地方。

过了一会儿,点心就快要吃完。

唉,这个世界果然是没有小费这种东西的,唐谦内心叹了口气,又觉得这样太过无趣,便打算找些话题聊聊天。

“呐,小的看客官不像扬州人氏,不知客官来自什么地方啊,来这里又有什么事情呢”

没有对唐谦的自来熟感到差异,赵凯很自然地回答道:“在下是豫章人士,来自豫章郡建阳州,去年我爷爷去世了,嘱咐我来扬州…”

说到这里,赵凯顿了顿,摸了摸头,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接着又道:“来扬州府参加武举考试,我爷爷说……应该可以通过”,纠结了一阵,赵凯终究还是没有将爷爷所说的武举头名说出来。

“哦?武举考试?就是考武功的吧,你果然身负武艺啊”,唐谦来这里个把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方面的事情,听到赵凯要参加武举,感到非常激动,激动之余又大感好奇,问道:“武举是不是在擂台上考?就是两个人单挑,谁下擂台谁输那种?”

“兄台说的应该是京试,而我参加的是府试,府试主要考究武艺,还要考察武略”

“怎么武举考试还有两种吗”

“不是两种,而是应该先参加府试,再参加京试,府试是由一郡选出一个州府来测试一郡考生的能力,先刷去一些人,通过府试的人第二年春暮之时在京城参加京试”

“听客官讲,武举还有文试?”

“不错,州府考试就分有文试武试,唯有两试皆过的才能获得京试资格。当然,如果文试不行,也可以直接前往京城参加考试,只是朝廷对不参加文试或者文试不过的人要求非常严格,最后只有三十人有资格参加,且每个人都必须守擂三日,竞争太激烈了”

“原来如此,真是长见识了”唐谦恍然大悟,随后又想到科举,要知道在原来的世界里,武举只是科举的附属,那这个世界的科举是什么样子呢?

“那科举也是这样吗?”唐谦忍不住问道。

“科举自然不同”,赵凯摇了摇头,道,“武举是从十年多以前开始一年一考,科举则要复杂的多,科举有乡试,府试,会试,和最后的殿试,就算是大明科举频率最高的时候,也要三年才会有一次正式的科举”

“竞争这么激烈啊,那一朝登榜岂不是直接就有官做了”唐谦看着赵凯的眼光完全不同了,这可是一支潜力股啊!

“兄台莫要想当然,只有最终前十才有直接分配官职的机会,其余的人即便登榜也只会被派往各地当一当不入流的捕头师爷,只有等功劳累计才可升迁。”

“啊?那岂不是白考了?”

“怎会白考,除了有能力直接领官职的少数考生,其余表现出色的考生则会被两府一院挑选,即便不曾登榜,只要入了两府一院的眼,就可以被挑走”

“两府一院又是什么东西?”唐谦愈加感到糊涂,不禁追问道,又看到赵凯怪异的目光,嘿嘿笑道,“我是小地方的人,不知道也是情有可缘的,嘿嘿嘿”

虽然无奈与店小二的无知,但赵凯还是耐心解释,“两府一院分别是天策府,开封府,翰林院,天策府相当于军队智囊团,里面的管事都是退下来的将军,平时也会训练京城的驻军,主要培养中低级军官。开封府,则主要处理一些无法被大理寺和三司六部受理的中低级刑事案件,主要培养那些学生成为捕头和府伊。至于翰林院,那是天下士子仰慕的地方,即便科举前十领了官职的考生也会在院里挂名学习,曾经就有个久负盛名的科举状元叫杨一凡,拒绝了朝廷的官职,毅然进了翰林院,而朝廷大部分官员都曾在院里学习过。”

说完这些,赵凯顿了一下,眼里光芒凝聚,“我这次参加武举,就是想进入天策府!”

一段介绍讲的天花乱坠,唐谦却听得心惊肉跳,乖乖,什么两府一院?分明就是中央军校,警校,和党校啊!这个世界的统治阶级居然这么早就有这种想法了!

唐谦突然一愣,武举科举就像前世的高考,地方的人越多经济越发达,考试难度就应该越难才对,对赵凯说道:“按道理讲,扬州府的府试,应该比豫章郡的难得多,为何客官要来扬州考试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爷爷生前嘱咐要来扬州考试而已”赵凯声音郁闷,貌似自己也不知道爷爷为何这样安排,随后有对唐谦道,“兄台莫要再客官客官的喊了,你我聊了这么久,也算交个朋友,以后喊在下赵兄便可”

赵兄?胸罩?唐谦在心里吐槽,表面上连连点头,“是极是极,既然这样,在下就不客气了”

“如此甚好”

“赵兄?”

“嗯?”

“赵兄?”

“嗯?”

“赵兄?”

“唐兄到底有什么事?当说无妨!”

“嘿嘿,没事没事,我就喊喊”

赵凯一阵无语。

………………

东城门外,泰兴县令刘全有带着师爷衙役等候着巡检到来,身后还站着一个白袍男子,模样儒雅谦逊,腰间挂着一把长剑。而巡检派来通报的贴身甲士刘三,则站在刘全有前面,趾气高扬。

城门内街道两旁站满了百姓,是县令安排来欢迎巡检的。老板娘和花儿站在人群之中,正在说话。

“娘,我们把谦哥儿一个人留在茶楼是不是不太好啊”

“有什么不好,他不是喜欢劈柴吗!让他劈就好!倒是这个天杀的巡检还没来,让老娘等了不知道几个时辰了,老娘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娘,别这么说,那可是皇上派来的巡检。”

“巡检?巡检又怎样!没听说皇帝微服在京城菜市场被骂的典故吗!当今皇上广开言路,连皇帝都不追究,他区区一个巡检难不成比皇帝还厉害?”老板娘心里非常气愤,早上因为唐谦,少做了王老汉的生意,下午又因为劳什子的巡检关了茶楼,一天下来少挣了多少钱啊!

“娘,快别说了,这次巡检真的到了”

………

城门外,校尉策马而来,只听一声“吁”,战马长嘶,威风凛凛。

校尉停下马,望着城门前的县令,又看到城门内的百姓,心里十分满意,心想既然县令给足了我面子,我自然也要有所回报。

随即抱拳而对,先一步向县令说道:“在下东南军昭武校尉韩沈,此次奉旨巡检扬州,叨扰县令了”

县令刘全有连忙欠身,应道:“韩巡检严重了,下官泰兴县令刘全有,在此等候多时了,城外不是说话的地方,让下官为巡检牵马入城”

说完,刘全有晃着大肚子,跑到韩沈马前握住了缰绳,韩沈也不推辞,笑眯眯地回了一句,“有劳了”。

一队人马跟着刘全有,晃晃悠悠进了城,城内百姓见巡检终于到来,纷纷欢呼。韩沈以为百姓在欢迎自己,脸上笑意越来越深。

不多时,人马来到了县衙,刘全有对韩沈说道:“泰兴县是个小地方,没个像样的旅馆,就请巡检大人在衙内将就两天”

韩沈笑眯眯地回应:“好说好说。”随即下马,被刘全有领往正厅。

到了正厅,刘全有固执地要将上座让给韩沈,韩沈做样推辞一番就安然接受,他本以为刘全有会坐在次席,却不曾想这个会做人的县令又将次席让给了之前站在其身后的白袍男人。白袍男人再三推辞不过,只好接受了,之后刘全有又让仆人上茶水,打理好一切才坐在第三席上。

韩沈眼睛一眯,打量着次席的白袍男人,白袍男人则自顾喝茶,对韩沈的目光毫不在意。

“不知先生是?”最终还是韩沈沉不住气,向白袍男人发话,语气高傲又有些不喜。

“怪我怪我,忘了给巡检介绍”,刘全有连忙抱歉,又介绍道,“这位大人来自京都,也是奉命来办事的”

“哦?不知这位大人奉谁的命来办何事?”韩沈盯着白袍男人,目光如剑。

“在下天策府禁军教头方云,奉我天策府府伊之命来此办事,至于办的什么事,想来不必向巡检大人汇报”方云毫不示弱,目光直面韩沈。一时间,气愤骤然紧张,刘全有想转移话题,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场面陷入冷局,过了一会儿,韩沈哂然一笑,“既然是天策府来人办事,当然无需汇报,方教头多虑了,待公事办完,我想和方教头好生喝一杯,不知教头赏不赏脸?”

“既然巡检相邀,方某莫不敢辞”

“哈哈哈,好!刘县令可有客房,本巡检一路骑马而来,略有疲惫,打算休息一番”

“有,有!巡检大人随我来。”

盏茶之后,县衙客房内

甲士刘三对韩沈说道:“大人,那方云简直可误!大人乃是天子巡检,他怎可如此无礼!大人可不应该就这么放了他”

“莫要冲动,他是天策府来人,我虽然顶着巡检的帽子,但终究是军队中人,不可被他抓住马脚,否则定会受制于他”,韩沈制止了刘三,冷笑一声,“哼!好一个天策府禁军教头,我倒要看看校尉和教头,哪一个技高一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