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话 黄皮子盗宝

发布:2021-04-08 01:32:52

出。  我放眼中国望去,他大爷的,又是黄皮子!  啊什么破事都分不开它,娘的。抬头一看这黄皮子从爷爷嘴里跳出去后,尸体便砰然被打倒了。这时候,我想起大约也不是炸尸这么简单的了。  那边的丁叔也凝望着这黄皮子,也没望我几眼。抬头一看站在棺材盖儿上的黄皮子,狡这尸体半个身子从棺材探出来,就这样僵着。而我现在注意的是爷爷嘴里的那毛茸茸的生物,那眼珠子发出诡异的白光,仿佛在搜索这一片有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但这也是人们讲得多,见的我看根本没几个儿。这见着的几率就和哥哥张国荣出新专辑一样大,不过这好运竟然大爷的给我遇上了。

  这尸体半个身子从棺材探出来,就这样僵着。而我现在注意的是爷爷嘴里的那毛茸茸的生物,那眼珠子发出诡异的白光,仿佛在搜索这一片有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表,已经这样僵着十几分钟了,我怕在这样下去我可能就要露陷了。正在我冷汗直冒的时候,那东西终于嗖的一下从爷爷嘴里跳出。

  我放眼望去,他大爷的,又是黄皮子!

  真是什么破事都离不开它,娘的。只见这黄皮子从爷爷嘴里跳出后,尸体便应声倒下了。这时候,我想到大概不是诈尸这么简单了。

  那边的丁叔也凝视着这黄皮子,没有望我一眼。只见站在棺材盖儿上的黄皮子,狡猾的望了望四周。在烛光的照射下我才发现,这黄皮子和其他黄鼠狼不同,它是通体雪白的,像被雪染过一般。

  这黄皮子该成精了吧,警觉从棺材上跳了下来,又在周围的土地上嗅了嗅。我正疑惑着,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声音。

  “屏住呼吸。”

  啥?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望了那黄皮子精,它好像没听见刚才的声音。于是我猜八成是那个丁叔搞的。

  但这时我也不敢怠慢,望见刚才那黄皮子的控尸的诡异画面,就脊梁发寒。我想也没想就深呼吸了一口气,屏住了呼吸。那黄皮子精望着门板不动,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大爷的你可别发现啊,我可不想英年早逝,去当什么木偶人啊!

  屋外头的阴风越来越大,从门缝里透出来,吹得我直打颤。这黄皮子精好像有啥急事一般,嗅了嗅便重新跳上了棺材,从棺材盖又溜上了桌子。到处寻找着什么东西似的,东跑跑西跑跑的,终于,它跳上了烛台。我看了看它那边,烛台旁边有一座神像,已看不清是哪位大仙。

  我看这黄皮子精东跑西跑的,跟找它媳妇儿似的。正胡乱想着,突然“啪!”的一声巨响,把我给吓了一跳。就差点没喊出来,他大爷的我正想看看是什么事儿。

  “咯咯咯.......咯咯!!!”一阵子怪声从烛台上传来,好似婴儿的啼叫,又好像是打喷嚏的声儿。台上的神像碎了一地,瓷片其中还参杂着一本破破旧旧古书似的东西,那黄皮子精就是对着它发出笑似的声音。

  等我还没反应过来,那白色的身影便从烛台边跳下,闪到了地面上。诡异的用鼻子在书上嗅了嗅,竟然用嘴口咬住那古书,俯下身子好像发现什么了,就想跑出这灵堂。

  那一直沉默的丁叔突然啪的一声把门甩开,把我吓了一跳!

  “急急如律令!五鬼锁魂大阵启!”丁叔大喊道,手中还打着复杂的指法。我被这看这情景看楞了,周围突然响起了铃铛的声音,好像有千百个铃铛在响动着。

  这时候地上本是黑漆漆的一片儿,可是现在随着丁叔喊出那似咒语的话后,竟然发光地闪动了一下,清晰地看到了地上好像有线条般的光线,瞬间闪过后便消失了。

  那黄皮子精惨叫一声,有条东西在白森森的皮毛上忽隐忽现,好像锁链般锁住了哪黄皮子精。它想挣脱那锁链,但是实在是一动也动不了。便恶狠狠的看着丁叔,丁叔舒了一口气说道:“出来吧。”

  我好像看电影一样回想着刚才那一瞬间的画面,他大爷的真神了!我咽了口口水,从门板子后边钻了出来。

  从前只在那林叔的僵尸片儿中看到过这画面,难不成这丁叔是个深藏多年的道士?我摇了摇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还是听丁叔讲讲怎么回事儿吧。

  丁叔看着那被困住的黄皮子精,怒喊道:“哼!畜生你可知道这何家的来头?竟敢出手伤了何长书!”。黄皮子精呲着牙动了动身子,令我惊奇的是它竟然口吐人言!

  黄皮子精望着丁叔张开了嘴,尖声冷笑道:“阴阳先生吗?劝你别多管闲事,惹上了黄太爷就算你师祖来了也小命难保!快把黄爷爷我放了!”。丁叔没有搭理它,只是好像望着无知的小孩似地望着黄皮子精,说道:“黄符染朱挥乾坤,奇门万物了天痕。”

  听到丁叔说出这句诗后,那黄皮子精浑身抖了一下,看上去很是惊恐。颤巍巍的说到:“是《三字乾天书》?你....是何方神圣!”。丁叔冷笑了一下,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它一眼,说道:“你这无名小辈,今天我就帮黄老太爷清门户!。”

  说罢丁叔便右手做剑指状,左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纸,右手手指在纸上有规律的游走着。

  我在一旁看傻了,一人一畜生说的话我听的一头雾水。又是念咒又是画符的,我看这黄皮子见自己的小命不保了,便急忙尖声说道:“大师手下留情!我们黄家所藏的《乾天书》被人所夺,情急之下才想到何家人的!大师留情啊!。”

  丁叔停下了手指画符的动作,望了这黄皮子精一眼冷笑道:“哼!这湘西这地方存有《乾天书》的就只有黄仙和何家人,但何家人没事儿去夺你古书作甚?我看你们是看管古书没看紧,不慎丢失怕黄太爷责罚,才下杀手想夺走何家的古书去充当,我说的没错吧!”。

  黄皮子精低着脑袋没有吭声,我看八成是被丁叔说中了。我到现在也大致了解这事儿了,这黄皮子就是为了我家一本它们所丢失的什么古书,但是苦于什么东西的阻碍。所以杀害了爷爷,想借尸来偷取我家的那本古书了。

  他大爷的这是什么破事儿啊!我咬了咬牙怒视着这黄皮子精,真想他吗的一脚就把他踢飞到土墙上去。但是我也见识到了这黄皮子的诡术,凭这一点可以看出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黄鼠狼,是上了年数的黄鼠狼精。

  丁叔见黄皮子精被困在原地没有吭声,便继续进行画符的动作。黄皮子精见自己快魂归西了,便呲着牙目露凶光望着我,我看见那白森森的目光头便很晕。屋中的一切竟然都出现了叠影,许多个丁叔再画符咒,许多个黄皮子精在望着我笑着,我用手敲了敲头,他大爷的头好昏,我咬着牙半跪在了地上。

  “小许,这疯子要杀了爷爷!快救爷爷!”爷爷?我眼前突然出现了爷爷站在我的面前,我摇了摇头,爷爷依旧站在那儿对我呼救。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许多声音,我脑袋昏沉沉的跟晕车一个样,双手抱着脑袋痛苦的叫了出来。

  “小许,快救爷爷!”

  “这疯子是来杀爷爷的,快救我!”

  “小许救命啊!”

  眼前的丁叔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手中提着一把砍柴刀就要向爷爷头上砍去。我摇摇晃晃的也从地上捡了把砍柴刀,缓缓的走向了丁叔。丁叔往我这看了一眼,吓了一跳大喊道:“小许你干什么!把刀放下!”我大喊“我要杀了你”便冲向了丁叔!

  我并没有听见丁叔呼喊我的声音,反倒是听见了骂我的声音:“老何的孙子!我要杀了你爷爷!”。我咬了咬牙在灵堂里追逐着丁叔,胡乱在空气中乱砍着。丁叔见状不妙,如果再拖下去这“五鬼锁魂阵”必定失效,也急于没法子破解这黄皮子迷人的诡术。

  “咯咯咯!咯咯!”突然门口传来了大黄公鸡的打鸣声,我浑身一个激灵,便恢复了自己的意识。觉得头昏脑胀的便躺在了地板上。丁叔恶狠狠的盯了黄皮子精一眼,明白了是这黄皮子搞得鬼,这黄鼠狼精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一点,便自己闭上了眼,白毛毛的身体不停抽搐着。

  丁叔将黄纸符一扔到了黄皮子精身上,手做剑指便大喊道:

  “急急如律令!!!!!!!!”

  动物的惨叫声从屋内传出,惊飞了一颗老槐树上一群麻雀儿。

  这昨晚守夜的事儿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头很痛,才想起昨晚守夜的一切事端。以及那神秘的丁叔,看来等会必须好好问问丁叔了。

  (求推荐,收藏,点击各种求~~~后几章开始何许的阴阳之路,谢谢大家的支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