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话 守夜人

发布:2021-04-08 01:32:52

摇了摇摇头摇了摇头道:“现在的的八仙怎么是这幅鸟样子了”  我记得我小时候别人办丧时候,我最不喜欢去凑热闹的场面。那时的八仙才叫“赛钟馗”啊,什么空手来符、请鬼上符。个个都像变戏法似的,但是现在的电视节目不整天在解秘吗?就把我最后一点儿美好憧憬给被扼杀了。  “钟道这可把我给逗乐了,心想这神棍怎么演也没天桥上的演得好。同行的那七个人也乐了,那钟神棍被这般嘲笑。心中很是不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我摇了摇头苦笑道:“现在的八仙怎么是这幅鸟样子了”。...

  何家村位于黄皮沟子山的山后头,地区偏远,平时很少有人上镇子赶集。知道逢年过节才有空去一次,眼前那些扎着黄毛小辫的小孩子,五六个正围着“赛钟馗”转悠。拉扯着他的大黑袍,喧哗道:“大仙!大仙!你是咋抓妖怪的啊?。”那赛钟馗被搞的十分不快,连忙说:“小娃儿别乱动!”

  这可把我给逗乐了,心想这神棍怎么演也没天桥上的演得好。同行的那七个人也乐了,那钟神棍被这般嘲笑。心中很是不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我摇了摇头苦笑道:“现在的八仙怎么是这幅鸟样子了”

  我记得小时候别人办丧时候,我最喜欢去凑热闹。那时的八仙才叫“赛钟馗”啊,什么空手来符、请鬼上符。个个都像变戏法似的,不过现在电视节目不天天在解密吗?就把我最后一点憧憬给扼杀了。

  “钟道长啊......咳咳咳....”我听这声音,我就知道奶奶又出来了。我立马去扶住奶奶,奶奶笑了笑对钟神棍说:“钟道长啊,今天守夜只能是长孙守,不能有其他亲人.......”

  钟神棍似乎听出了什么,但也没讲话。

  “我这孙子从小就在城里长大,也没见过什么,只希望八仙可以陪他守......咳咳咳。”

  神棍听了自己想听的话,便流露出一种很为难的表情,说:“这个嘛.........”奶奶看看了遗像,叹了口气说:“这个价钱可商量.....”。那神棍从头到位没看我一眼,全看着钱了,再说下去我看他眼珠子都会蹦出钢镚儿。

  “不必了奶奶,没什么好怕的,都是自家爷爷。”我大声的说到,我想外边的几堆人都听得见我的话。“也好让钟道长睡个好觉,是吧,钟道长?”我本来就讨厌这些神棍,特别是拿了五天丧钱还想在捞油水的人。

  奶奶点了点头,便与我走进了屋子,说道:“也罢.....也罢....”。

  不用看也可以想到钟神棍气急败坏的摸样,只听见钟神棍小声嘀咕道:“大爷的,这煮熟的鸭子还能飞走了。”我苦笑的摇了摇头。

  吃了晚饭我还在想那疯子的事,草草的胡乱吃了几口,便下了桌子。还有几个小时就到晚上了,我掏出手机想玩游戏。这手机山寨的,这游戏也是山寨的。复活就要两块钱,他大爷的还是先睡会觉吧,一会要守到天亮。

  我自言自语的嘀咕着,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直到二伯招呼我起来,我才打了个哈欠,对二伯说道:“二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二伯也很困的样子,因为大伯不在二伯参加了一天的行程。二伯打了个哈欠说:“不早了,也快到子时了,我先去休息你自己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心想还叫我小心点,守个夜还有生命危险?我苦笑的走向了灵堂。

  看着这棺材下的阴灯被风吹得一摇一摆的,我就把一半的门关了起来。哪个疯子到底要搞什么名堂呢?还说子时才告诉我,真搞不懂。我走到大木棺材后边,随手捡起了个破木凳子,就地坐了下来。这看阴灯也是有讲究的,这阴灯不能熄灭了。如果灭了就会出大问题,你问我什么大问题?这也是后话,暂且不谈。

  我掏出那包所剩无几的红河,拿出一根点着了。这几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风,烟量也大了起来。我深吸了一口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已经到了子时。

  以前看电影都说午夜十二点是地府开鬼门的时候,其实不对。爷爷以前说过,午夜十二点只是阴神鬼差扫阳路,而到了子时,便是鬼出鬼门的时候了。我想起爷爷和我讲故事的摸样,但此时爷爷就躺在了我的旁边,我心里就不是滋味。脑海里突然冒出个想法,如果现在爷爷从鬼门出来看看我多好啊?

  以前初中学过一首诗歌,叫什么《乡愁》,里边有一句就和现在的的情景差不多。

  “哗哗哗!”门口传来这样的声儿,把我吓了一跳。

  我像触电一般从木凳子上弹了起来,烟头掉落在了地儿上。什么东西?我向后退了几步,不会是爷爷.....我突然出现这个想法。我咽了口口水,壮着胆子说了一句自己都不敢想象的话儿。

  “爷爷,是你么?”我刚把这话吐出嘴边就后悔了,我大爷的怎么讲出这么没水准的话,难不成还指望门口那“爷爷”和你拉拉家常?

  他大爷的又是一阵子沉默,越是沉默我的心就越没底儿。

  这片儿的天气本来就很闷,现在又一满头冷汗。我咬了咬牙关,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整下去了,我便又胡乱说了一句:

  “爷爷,你要不急着走,孙就给你整杯茶水?”说这话纯属为了拉关系,也为了拖时间看这过了子时,也就该走了吧?但这时候如果有个差错,子时一过,我也得跟着爷爷走了。

  “嘀嗒!”

  “嘀嗒!”

  墙上的老钟一直在摆动着,“铛!”的一声他大爷的终于到整点了。可门口这“爷爷”咋还不走呢?难不成.........正在我纳闷的时候呢,门口传来了怪笑声。我又是纳闷又是觉得诡异,在这样整下去,我都要变崩溃了我。

  “咯咯咯.......孙子可真孝顺啊。”我看着跳进来的那位,就差点没给气晕过去。这不是那个邋遢的疯子吗!他娘的给他整了大半夜,他把那长到肩膀的乱发给扎了个唐辫,可是面前还是留了许多垂发,这孙子笑起来眼睛都带弯儿的,显得是那么的猥琐。

  看他坏笑的摸样,我就想到了老夫子。那八字胡随着笑容也摆起来,跟跳迪斯科一样。我一瞧这疯子那事儿样就来气,心想你大爷的早上叫我来这候着,等晚上又来吓唬我。

  你老把我当猴耍呢?

  我白了他一眼,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说道:“你这疯子没事儿吓唬我干啥呢?当后生好欺负是不?。”那疯子见我骂他,便也十分气恼的大声喝道:“你这小孙儿喊我疯子?你爷爷没教你叫我丁叔吗!他奶奶的....”。

  我摸了摸头想了下,爷爷好像招呼过我要叫这疯子丁叔。这丁叔全名好像叫啥“留一丁儿”来着,我也记不清了。就在这时那呼呼的声音又出现了,丁叔好像也很疑惑,见我看着他,他摇了摇头想告诉我这次不是他弄的。

  这阴风吹得人发毛,我和丁叔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那大木棺材。

  丁叔望了我一眼,示意我躲在门板后边。乡下的大木门很宽,就算往里全关上,也能藏下一个人。我迅速地躲了起来,丁叔便藏在另一个门后边,从门缝中正好可以望见丁叔。那从棺材里发出的咔咔声越来越大,这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电影、小说里描述的“诈尸”。可看现在有没老猫也没闪电的,这尸是怎么诈的呢?我又咽了口口水,刚擦干的冷汗又他大爷的死命的冒了出来。

  咔的一声,那棺材盖儿的右角移开了一个小口子,我从门缝里望向丁叔,丁叔也显得十分紧张,皱着眉头看着那口棺材。我有种直觉,那就是这丁叔有法子制这棺材里的东西。如果不是,那那个傻子会大半夜跑来这送死?

  又是一阵子棺材盖儿移动的声音,这时候,棺材已经打开了有一半的口子,哎呀妈呀的这出就出来呗,整这么骇人干啥?

  我又咽了口口水,心跳越来越快。终于,先是一双干枯瘦小的手臂从棺材口里伸出,指甲竟然是很长的。从前听过人死后,指甲什么的会吸收精气继续生长,今天竟然自己看到了。过了一会儿,再是半个身子也探了出来。

  爷爷眼睛深陷着,可以看见头骨的轮廓。这时候的我不知道是该激动还是恐惧,就这样看着爷爷许久。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爷爷的嘴突然张开!

  竟然从里面探出个毛茸茸的东西,那发光的眼睛,竟然是个活物!丁叔也被惊呆了,张大着眼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求收藏,求点击。我们的故事马上展开,希望大家喜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