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话 火车奇闻

发布:2021-04-08 01:32:52

场领导就愣了,老半天才反应时回来。我这哥们再后来跟我讲的时候哈哈笑倒了,就在宿舍床上笑的打滚儿。听我那哥们讲后来领导也偷乐了出,我摇了摇摇头,人家领导也是人嘛。  的话放到以前,我还也可以跟你讲一斤瓜子的时间。虽然现在的则没这个心情了。我望着窗外,心里想我姓何,单字一个许。这名字咋听咋奇怪,曾经在中学课堂上就闹出了笑话。那天那班主任望着我不在课堂上,就知道我又逃课了,那叫一个生气啊,也不管领导在下面听课。就一个劲的喊:“何许人呢?!何许人呢?!!”。当场领导就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这哥们后来跟我讲的时候又笑倒了,就在宿舍床上笑的打滚。听我那哥们讲当时领导也偷笑了出来,我摇了摇头,人家领导也是人嘛。。...

  火车在铁轨上缓缓走着,途中经过一些古老的小村庄,大黄牛被粗大的麻绳拴着,只能用尾巴拍打着空气,玩的不亦乐乎。像这些画面是从小生活在大城市的人没见过的,火车上许多从北京来的人向窗外好奇探看着。

  我姓何,单字一个许。这名字咋听咋奇怪,曾经在中学课堂上就闹出了笑话。那天那班主任望着我不在课堂上,就知道我又逃课了,那叫一个生气啊,也不管领导在下面听课。就一个劲的喊:“何许人呢?!何许人呢?!!”。当场领导就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这哥们后来跟我讲的时候又笑倒了,就在宿舍床上笑的打滚。听我那哥们讲当时领导也偷笑了出来,我摇了摇头,人家领导也是人嘛。

  如果放在从前,我还可以跟你讲一斤瓜子的时间。但是现在则没这个心情了。我望着窗外,想着昨天大伯打电话给我的事情,大伯讲爷爷上山拜神回来后就再也没醒来,让我回去一趟。当时我心里咯哒一下,就随便讲了几句就进了被窝。室友以为我生病了,谁也不知道我是在被窝里干嘛。

  “你看撒,马上就到我家了,你看着山上多美!”我听着座位旁边这些人的回乡感言,我又是一阵感慨。你大爷的你是到家了,我还要租车走几里地才到啊。看了看时间还有两三个小时才到,便从口袋里拿出包烟来打发时间。

  我习惯地把那包绿盒万宝路放在了座位桌上,旁边那哥们看见我那烟就两眼放光。我就不好意思的给了他一根,顺便找个话题聊聊。那哥们见我给了他一根烟,也不拘谨就收下了。放在嘴边说“谢了哥们,你也是这边的人?”还没等我回答,他就问我:“这是洋烟吧?这味道咋这么怪?”

  我笑了笑,说:“哥们我是这边的人,之前一直待在北京读书呢,这边最近有没什么新闻说来听听呗。”

  这哥们又吸了了一口烟,看我也是个喜欢听故事的,便把烟头熄了靠了过来。说:“你不知道啊,这段日子这湘西片子出现了怪事啊!”我一听有什么怪事马上就来了兴趣,他大爷的现在的我怎么和记者一个样呢?

  那哥们也不罗嗦,马上就进入了讲故事的角色。

  这哥们名叫刘东生,这汉子也够爷们,当初二十刚出头就独自上了北京闯去了。如今也是有些家底子的人了,我不由的摇了摇头苦笑,我也二十刚出头,竟然还是个毛头小伙子,学费还要家里出钱。就在前段日子,家里给刘东生打了个电话,跟他讲了个怪事,他自己也觉得挺诡异的。

  刚过清明的一天傍晚,这大家都劳作一天都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去休息了。这东生爹从田地里回家有一大段路要走,在途中东生爹就不断身后有动物在叫喊,他就感到奇怪了。一回头,那声又没了!东生爹嘀咕道:“他娘的,真邪门!”。一下两下就罢了,可是这声就一直跟着不放,这东生爹就害怕起来了,撒腿就跑向自个家!

  奇怪的是这一到家,这动物的嘶叫声就没了。他和老伴讲了这事,老伴也不信,东生爹喝了口茶水压压惊也就过去了。可是诡异的是这两人一躺下床,那诡异的叫声就立马响了起来!顿时两人的鸡皮疙瘩立马就起来了。“老伴...这是什么东西啊!”东生娘胆胆怯怯地从床上爬起,对着东生爹说。东生爹也被吓得面色惨白,说道:“没事儿...我去看看!”。说完便操了把生了锈的铁锤子走到门口,咽了口口水,伸手就要打开门。

  那声音越来越大声,十分尖利竟然有点像婴儿的声音。那东生爹手颤抖着把木头门栓拉开了,木门咔吱的缓缓打开。

  东生爹往外边望了望左右啥也没有,那声音也戛然而止。“老伴啊,外边那是啥?”坐在床上的东生娘问道。东生爹松了一口气,道:“没啥玩意,就风吹的.......。”这话还没说完,哧的一声从房檐上冲进五六道子黑影!全部冲向了房间。那东生娘大叫一声晕了过去,东生他爹也呆在了原地吓得一动不动。

  大约过了几分钟,家里的东西就乱七八糟散了一地,那几个东西在到处翻找着什么似的,这时候东生爹才看清原来那几只动物是拖鸡豹!拖鸡豹也叫黄皮子,更多人喜欢叫它黄鼠狼。这黄皮子平时就无恶不作的,等东生爹看清楚后。便气不打一处来!搞了半天原来是被这畜生装神弄鬼的耍了一通。就在这时候,全部的黄皮子站立起来互相点了点头,诡异至极。

  不约而同的冲了出去,东生爹除以本能,一抬手就是一砸!一只黄皮子脑浆崩裂当场倒地。随即剩余几只黄鼠狼愣了一下,就围着这尸体站在一起,就一起抬走了。在走之前一只黄皮子恶狠狠的瞪了东生爹一眼,那会白色的目光照在东生爹的脸上,东生爹不禁打了个寒颤。

  正所谓:“黄皮豹子怒睛望,子孙后代必有难”

  就别说子孙后代了,单是在东生爹这一代就灵验了。家中并没丢失什么钱财,只是少了不少的书本等纸质的本子。从那夜东生爹打死了一只黄皮子后,每夜在床上的两个老夫老妻都会听见几百只黄皮子的叫声。把这两人是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每夜都睡不好觉,东生爹也因此得病白了一片头发。

  直到某一天的下午,天气热的可以把人蒸发了。一个衣衫不整的老乞丐探进了他们家的门,那时东生娘正在给躺在床上的东生爹打凉水喝。东生爹看那老乞丐衣衫凌乱、乱发披肩,便示意老伴把递来的一瓷碗凉水给老乞丐喝。片刻,乞丐喝了凉水,显得十分惬意。临走之前他往房间四周望了望,说:“那个,你家是不冲着啥了?”

  东生爹一听老乞丐的话,惊喜的立刻艰难地从床上爬起,吩咐老伴把家里的酒菜都拿出来,虽说这东生爹没啥文化,但也听的出这乞丐不一般。

  乞丐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说道:“不必了,你回头把屋子每个角落打扫一遍。还在屋顶放几处狗尾草,然后找条大狗养在门口就行了。”说完那老乞丐便摇摇晃晃的走远了。这东生娘也怀疑过这乞丐的办法,但是有一根救命稻草在面前,你还不抓?东生爹立马拿了家里的钱,上山采了狗尾草,还特地的跑了几里地到了镇上牵了条大黄狗回来。到了夜晚,那条大狗很凶的叫了几嗓子,便没声了。两夫妇在床上害怕地冒冷汗,你说这狗是不是没有用啊?但是同样,这几百只黄皮子的吼叫声也同样消失了,这东生爹一家终于睡了个安稳觉。第二天太阳刚出来,东生爹开门一看,这狗好好的躺在门口睡大觉!

  东生爹一家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听到了那鬼哭狼嚎的吼叫,便也把这事渐渐的忘了。

  说完这故事后刘东生这哥们又管我要了根烟,说道:“我们这片子虽然说那些奇怪的事儿多,但也没这个邪乎啊,你说是吧哥们?”我要了摇头,笑了笑。心想我上哪知道去啊,从小在北京长大,这些神神鬼鬼的和我基本不在一条道上。如果再说明白点的话,那就是——被科学洗脑了。

  我笑了笑,自己也点了一根烟说:“东生哥啊,这五大仙的事儿传的是很广,但这事儿也太邪乎了吧?”

  刘东生见我怀疑,也没说什么。深吸了一口烟便说:“是啊,这事儿未免太邪乎了,回头要好好问问爹娘。”我们聊了大半天,连旁边的几个小伙子也听得挺带劲。有个染黄毛的问我说:“哎,大哥这五大仙是什么啊?”

  我心想你们这些小伙子,中国的文化没一丁点了解,天天整那些流行的东西,到现在也是把这当做一种打发时间的话柄子。我看那黄毛急着要听,我也不好推辞说:“这所谓五大仙啊,那不就是..........”这话还没出口,火车便缓缓的停了下来,我想我大概到站了。

  我和刘东生打了个招呼,提了大包便走了出去。只剩下那黄毛在一边思考我还没说完的话,我苦笑地摇了摇头。这包真沉也没带什么东西啊,我纳闷了。我往四周看了看,我自嘲般的摸了摸头发,家里人都忙着办丧事呢,谁他大爷的有那功夫管你?再说人也都二十出头了,自己打个车都不会吗?

  我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大堆,突然又想着抽烟了。摸了摸屁股后面的口袋,糟了!他大爷随手的习惯让我又丢了一包烟,回头得改改了,转了个身子便往车站便利店走。

  大爷的这便利店真不便利,连万宝路都是稀罕货。只好买了包红河来抽抽,望了望那天杀的价格,我的心在流血。一出来车站,看到了明媚的阳光,他大爷的这才是我想要的感觉啊。

  我刚没走几步便看到了公车搭客的大牌子,我上前询问了价格,吗的就是比那黑心便利店便宜。我立马上了车子,坐在了与司机同排,话说这司机也是个神奇的职业,你开久了,难免遇到什么怪事儿。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