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逸然街7号(下)

发布:2022-01-15 12:38:22

这个周末是补觉的好机会,言尽欢像一如往常一样睡到自然而然醒,看一看手机了九点半多。拉大窗帘趴在阳台上呆呆,院子里空无一人,爸爸妈妈去上班去了,要早上才回去。准时起床铺好被子,慢慢的悠悠的洗漱完,换身日常居家衣服就上楼寻食。厨房餐桌上有留给我她的粥,拿来热了一下盛到碗里厨房餐桌上有留给她的粥,拿去热了一下盛到碗里,从冰箱了翻来点咸菜,凑合吃完今天的第一餐。。...

周末是补觉的好机会,言尽欢像往常一样睡到自然醒,看看手机已经十点多。拉开窗帘趴在阳台上发呆,院子里空无一人,爸爸妈妈上班去了,要晚上才回家。起床铺好被子,慢慢悠悠的洗漱完,换身居家衣服就下楼觅食。

厨房餐桌上有留给她的粥,拿去热了一下盛到碗里,从冰箱了翻来点咸菜,凑合吃完今天的第一餐。

一个人待在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小言先给哥哥打电话,电话半天才接通,尽欢问:“哥,周末回家吗?”

她哥哼哼唧唧半天没回答,她哥睡觉的时候接电话最是让人窝火,总要嗯哼半天才接,接通后喃喃两句就把电话丢床尾继续睡,自己也不挂电话,害对方在电话里讲半天没人应。

白眼翻出天际,言尽欢果断挂,转而拨通姜元的电话,听到熟悉好听的声音,小言的心情好了很多,换上比较温柔的声音:“姜元哥哥,在干嘛呢?”

姜元认识言尽欢两年,她平时什么样一清二楚,警觉的问:“小姑奶奶,有什么吩咐?”

“我就想问问,我哥还活着吗?”言尽欢开门见山。

“听这均匀的呼吸声,还活着,”姜元抬头看向言志越的床,昨晚通宵打游戏,现在估计天王老子来也叫不醒。

“你俩这周不回来吗?”小言一个人待着实在无聊,家里就她一个活人,要写作业,还要照顾花草和小动物,今天她的任务就是看家。

“不打算回,你又想干嘛?”姜元下意识的警觉让言尽欢深感挫败。试图为自己辩解:“我感觉你最近有点怕我?我真不是言志越嘴说的那种人,千万别信他的。”

“我不听他的,我只相信自己的心,现在还疼着呢。”姜元哥哥话中有话,这件事确实误会大了,小言扶额思过。

两周前的周六晚饭后,小言兴致勃勃的在院子里耍剑玩,姜元站在旁边观看,小言真的只是想多一点代入感,于是模仿电视机的女侠,霸气的将剑尖抵在姜元哥哥的胸口。姜元微笑着慢慢后退,小言步步紧逼。两人正入戏的时候,没注意被地上的水管绊了一下,言尽欢没稳住向前倒,剑尖直接扎进姜元哥哥的胸口,两人大惊失色,姜元踉跄几步屁股着地。小言着急甩开手里的剑膝盖先着地,疼得龇牙咧嘴。

顾不上自己,小言赶紧检查姜元的伤势,衣服扎破了个洞,还好伤口不深,流血不多。

小言被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骂了一晚上。自己犯的错自己也认,一晚上硬是没有回嘴。大家都睡下了,还像小狗一样趴在床边守着姜元。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死死盯着自己,姜元实在无法入睡,恳切的看着小言:“我的小祖宗,回你房间去行不行?”

“不行,不看着你我不安心!”言尽欢可怜巴巴的说。

“我这就破了点皮,又死不了,你不要搞的这么沉重,回去睡觉吧,求你了。”姜元真的好困,只想赶紧把小言哄走。

小言终于乖乖站起来,甩甩胳膊甩甩腿,真诚的说:“你才是我祖宗,只要你好好活着,以后我会好好听你的话。”说完转身酷酷的离开了。

虽然困的睁不开眼,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这一剑也没白挨。

言尽欢靠坐在沙发上,双手一字摆开放在沙发靠背上,一只脚落踩地,另一只腿弯曲起踩在沙发上。正在努力思考有什么正适合她现在做的事,冥思苦想之后,穿上拖鞋蹬蹬蹬跑上三楼,难得家里没人正好可以听偶像的歌,从她房间里抱出一摞珍藏的周杰伦的CD,回到客厅选择最新发行的一盒播放,再把音响开大,瞬间家里每个角落都飘着杰伦哥哥的歌声。

跟着MV里的杰伦哥哥又唱又跳,最后累的四仰八叉倒在沙发上,看着时间已经不早,打了个电话问妈妈几点回家做饭,妈妈说店里忙回不了家,妈妈不回家,爸爸中午饭在公司吃,尽欢一个人也懒得做饭,随便弄点炒饭吃,吃完把厨房收拾干净,抱着她的CD上楼睡午觉去了。

小言的妈妈开了一家儿童服装连锁店,店面不是很大,除了妈妈以外还请了两个店员在帮忙。店里之前进的货刚好要在午饭时间送来,大家忙着先把货点清楚,货架上摆不了的暂时放到楼上仓库,耽搁了大家吃饭的时间,小言妈妈叫了外卖请大家吃。

妈妈虽然在家里经常凶小言和爸爸,在外面却是说话亲切很有耐心,完全是红太狼对待小灰灰时候的态度,至于言尽欢和爸爸,等待他们的就只有平底锅。

感觉妈妈对爸爸永远都有不满,而尽欢从性格或是长相都像极了爸爸,所以爷俩不管谁犯错,都是一起挨骂。好在言尽欢和爸爸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心情基本不受影响。

九月中旬,夏天仿佛还在继续,言尽欢正昏昏沉沉的准备睡着,院子里果树上不知什么时候飞来两只蝉,刺耳的蝉鸣声带着了瞌睡,在床上蹬了几腿无奈的翻起来坐在床上,答应了爸爸妈妈今天看家,还有一堆家务活要干。伸手到床头柜上拿过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调大音乐后,把手机放到脸颊上闭眼最后眯一会儿,慢慢随着旋律带入到歌词意境中,终于恢复清醒。

从床上跳下来,套上宽松凉快的坎肩和大裤衩上楼顶,以前家里所有的花草都是爸爸自己在精心照料,现在他们兄妹俩渐渐长大,家里的开支也大了许多,爸爸的工作好像变忙了,没有时间亲力亲为打理院子。

爸爸为了他的盆栽特意把楼顶改造成阳光房,给花花草草提供更适宜的生长环境。

言尽欢知道爸妈的辛苦,家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爸爸的快乐,她学着爸爸的样子,细心的给花草浇水,除了浇水尽欢也不太懂打理花草,所以不敢随便动爸爸的宝贝。

给每一盆花浇上水,一鼓作气清扫完鸽子小屋里的粪便,楼顶的任务基本完成。言尽欢躺在木桌上稍作休整,这张四米长的大木桌是小的时候爸爸找来木材自己制作的,是小言和哥哥小时候的主要娱乐场所,她和哥哥经常踩着凳子,爬在桌面上打闹玩耍,写作业。

夏天的夜晚,一家人躺上面纳凉,冬天的时候躺着晒太阳。

小憩一会儿,小言下楼继续干活,院子里除了花草爸爸还养了几只兔子、三只小野猪,十多只白鸽和一些关在鸟笼里的不知名鸟类。

小言接下来的工作安排是:第一步,给鸽子和鸟儿们喂食;第二步,打扫兔子的窝和清洗小野猪的窝;第三步,给两鱼塘换水;第四步,给院里的树木浇完水,顺便清洗院子,完美收工。

虽然小言忍不住想吐槽爸爸就养些花花草草就好了嘛,干净又好管理,这些小动物不仅要喂养,还要帮它们处理粪便,都是活生生的小小生命,虽然小言实在怕脏怕臭,可是她不弄家里也没别人,只得硬着头皮做。

不过这些小动物至少有一半是小言自己哭着喊着要带回来的,没有付出哪来的爱,这也许就是爱的代价吧。

小言快速打扫完兔子的小窝,就穿上雨鞋跳进猪圈,先把粪便铲干净了再用水清洗,小野猪像见到妈妈一样黏着小言,追着她的双脚,用可爱的小鼻子拱,时不时还啃几嘴,似乎很好奇雨鞋的味道。

小言被三个小家伙萌化了,蹲下来摸摸小猪头,揪一揪小猪耳朵,实在太解压了。小猪很乖,一摸它们下巴就主动躺倒,四仰八叉的姿势等着主人挠痒痒。

小言很敷衍的摸摸三小只的肚皮,就跨出猪圈,把事先准备好的水管一头接上水龙头固定好,打开水龙头。小言提着橡胶水管给小野猪冲洗小圈,顺便给小猪冲个凉水澡,看它们玩水欢乐的样子,想多玩一会儿又担心猪宝宝着凉,用毛巾把身上的水擦干净,把三只小猪抱出猪圈外,猪宝宝在院子里撒欢,言尽欢才开始专心好好清洗猪圈。

门外有人敲门,小言猜想应该是来看花草的,可是爸妈不在家,自己不太懂这些花花草草,小言继续不予理会,心想着敲几下没人回应,门外的人就会自己离开。

没想到敲门的人一直敲一直敲,言尽欢有些烦躁,三步并两步走过去把门打开,门口居然站着位老爷爷。

小言愧疚,让老人家在门口站半天,这位老爷爷看起来脾气不是很好的样子,尽欢不敢轻易开口。老爷爷立着花白的眉毛,一脸不高兴的说:“小姑娘,我敲半天门,你怎么不来开门呢?”

尽欢心里害怕,但脸上始终保持自信且灿烂的笑容,赶紧回话:“爷爷,实在不好意思,我正在收拾猪圈呢,你看小猪满院的跑,一时间走不开,请问爷爷您找谁啊?”

小言继续察言观色,见老爷爷脸色好了许多,忍不住好奇的问:“爷爷,你怎么知道有人在家的呢?”

看着老爷爷的语气肯定是知道知道她在家的,可是这不科学啊,在大门口是看不见院子里面的。

老爷爷再开金口:“我从老朋友那里问到你爸爸的电话,上午我们电话联系过,你们家有个盆栽我找了好久,听说有人在家,特地过来看看”

言尽欢赶紧上前扶着老爷爷往里走,老爷爷并没有急着迈腿,而是侧身看向身后,小言好奇的跟着回头。

天呐,马路边坐在电动车上的少年居然是韩东隅。

同在一座城生活了十多年从来没有见过,现在倒好,才做了一周的同班同学,直接奔她家来了。

他们俩其实真的不熟,小言大脑飞速运转,在想接下来怎么交流,回学校了怎么相处。小言看韩东隅脸上倒是波澜不惊,这样很好,也许他并不打算进门,这样他们也不用说话。

老爷爷对韩东隅挥手说道:“乐乐,你先回去吧,我看完花打车回去。”

言尽欢欣喜,爷爷的想法正是她此刻的想法。心里默念着:快回吧快回吧,我不喜欢你去我家,你可千万别过来。

没想到韩东隅二话不说推着电动车过来,小言立马紧张起来,看这架势是想把电动车推进门去。

“我还是等你吧,第一次来也不知道这是同学家”韩东隅似笑非笑的指向小言,“她是我高中同学。”

小言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下关系复杂了。其实从小父母不愿意让她和哥哥带同学回家玩,也不愿意兄妹俩去别人家。他们家一直满院子都是花花草草,还养了些动物。怕小孩子来家里顽皮,趁大人不注意搞破坏,或者磕磕碰碰的不好给人家父母交待。所以他们兄妹带回家的都是特别要好的朋友,虽然现在大家都长大了,朋友来家里也不用担心安全隐患,小言的思想还暂时没有该过来。

老爷子一听说两人是同学,高兴的想见到失散多年的亲孙女,一个劲的夸小言,不是一般的尴尬。

把爷孙俩领进门,言尽欢恭敬的对老爷子说:“爷爷院子里,还有楼顶有很多盆栽,您可以慢慢看,天气热你们一路过来也累了,要不先到客厅里歇一歇?”

“不用不用,我好着呢,”说完直接奔着花去了,看来老爷子是真的喜欢花草。还不停夸赞小言的爸爸心灵手巧,把花草打理的很好。果然人不可貌相,老爷子看着横眉竖眼,以为脾气古怪不好惹,其实也是一个性情中人。

三只小野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正好奇的追着老爷子的脚步,有一只小笨猪还靠在老爷子脚踝出蹭痒。

小言担心老爷子没注意脚下,被小猪绊倒了就麻烦了,赶紧过去把小猪抱走,猪圈还差收尾工作。小言先给小猪们一点零食,暂时让它们停止到处瞎蹿。

自己赶紧跳进猪圈继续打扫,速战速决,让三只小猪尽快回小窝里。

总感觉身后的人晃来晃去,小言转身走向韩东隅,“我在干个要紧的活,能不能先自己参观一下,你站在这晃得我难受。”

韩东隅继续深沉,“影响到你了吗?我只是想帮你挡阳光。”

这个男孩那么能做到真挚的站在阳光下,面无表情的说着最撩拨心弦的话。

小言双手扶着圈门若有所思,有点害羞,又有点不知所措。

此时的韩东隅往前再走两步,小言正好完全处在阴影之中。

小言惊觉两人靠太近了赶紧弹开,和他保持五米距离,韩东隅看着脸红的言尽欢莫名其妙。尽欢又羞又恼,这个神经病离她太近,她穿着宽大的坎肩,以韩东隅的身高俯视她,那胸前岂不是一览无余?小言赶紧低头检查,还好胸脯小撑不起来,就算隔得近也看不见衣服里面的内容,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韩东隅看着她的一系列表情及动作,好像明白了点什么,自己也开始莫名尴尬起来,眼神不自在的看向别处。

尽欢懒得理这个神经病,转身就要回屋,韩东隅追上来,用很不具备威胁的语气说:“你不准告诉别人我的乳名。”

尽欢终于知道他留下来的原因,原来是要灭口。尽欢一脸嫌弃的说:“你就放宽心吧,我才懒得戏弄你呢,你一点都不好玩儿。”

韩东隅被噎得说不出话,不好玩是什么意思?凭什么说他不好玩?小言见他脸色不好,反正也得罪了,干脆一步到位:“那我也有话说,你不可以跟别人说你来过我家,以后也不可以来我家。”

韩东隅果然生气了,跟爷爷道别后就自己离开了。

尽欢虽然抱歉,但还是一个字没说。她并不是讨厌韩东隅,只是有点怕他,从见他第一眼开始,每次都被他突然的行为吓到。年纪尚轻的她把无法预料的人都认为是危险的人,所以她想和韩东隅保持距离,现在他明显已经生她气,以后应该就不会再来搭理她,就这样吧,小言心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