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新生活的序幕(下)

发布:2022-01-15 12:38:22

窗外的夜色更为浓烈,坐了五个多小时的火车,感觉屁股蛋要裂出了,车厢里狭窄的空间好伸展肢体,窝火着十分难受啊。好想回去去走走,但是不安心行李敢到处乱跑。再再后来真的受不了,相欢提着随身的双肩包向车厢接口处走去,她需活动一下。宽慰自己嘛行李箱里也电话响起,小言刚取出手机就进入隧道,然后又经过连续的几个长隧道,电话彻底断线。。...

窗外的夜色更加浓重,坐了五个多小时的火车,感觉屁股蛋要裂开了,车厢里狭小的空间不好伸展肢体,憋屈着十分难受。好想出去走走,可是不放心行李不敢乱跑。再后来实在受不了,尽欢背着随身的双肩包向车厢接口处走去,她需要活动一下。安慰自己反正行李箱里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再说下一站就是终点站,应该没事。走到接口处,尽欢感觉像重获自由一样甩甩腿和胳膊,不能自由活动的感觉简直像长智齿发炎,一样的让人抓狂。前面还有一段路,小言将脸颊贴在车窗玻璃上,冰冰凉凉的触感能缓解一下困倦。

电话响起,小言刚取出手机就进入隧道,然后又经过连续的几个长隧道,电话彻底断线。

差不多十分钟后,火车终于驶出连续的隧道路段,小言握着手机迟迟没有按下回拨键。她明白自己应该远离韩东隅的,可他是一个温柔的人,她也努力用最温和的方式退出。

按下回拨键,把手机移到眼前,尽欢看着通话时间的一秒一秒的跳动,清清嗓子接起电话:“东隅,我在火车上信号不好,等下火车了我再打给你。”

对方主动挂了电话,紧接着他的短信就发进来:人生地不熟的,你一个小姑娘要注意安全。尽欢回他短息说学校会来接,不必担心她。韩东隅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小言没有再回复。眼睛呆呆的看向窗外,右脚尖不自觉的轻轻踢着车厢壁,又重新陷入回忆。

高中的生活非常规律,6:30起床铃响起,6:50做早操,7:20早自习,8点正式上课。经历了一天密集的课程,洗漱完毕躺床上的时候已经十点钟,这种生活跟在华尔街的赚美金那些精英有得一拼,但至少人家每天可以穿美美的职业装,而言尽欢只有一言难尽的的校服。都快成年了还要穿全套的运动服,三个年级红绿蓝三种颜色,还好她们高一抽签抽到绿色,如果非要穿红色她就每天给校长写信。值得庆幸的是,还好T恤是白色的,小言很少穿绿色外套,不然感觉整个人绿到发光。

高一新生的第一周除了体会到高中紧张的学习生活,学校还特意安排了一场摸底考试。婷婷跟林岁交换座位,成了小言的新同桌。原本婷婷就打算往前坐,于是小言早就积极策反林岁,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周五最后两节是劳动课,开一节班会,最后一节大扫除。班主任带来入学考试的成绩排名表,摆在桌子上让大家下课自己互相传阅,还安慰同学们只是摸底测试,不能说明什么。

下课铃一响,早已按捺不住的陈惟羽已经做好助跑动作,像正在猎食的猎豹等待班主任离开,一个箭步冲上讲台,抓起成绩单跑回座位。他们同桌三人齐刷刷的排在下游,不过他们自己还挺满意成绩的,只要不是考倒数第一就值得欢呼。小言她们桌也好奇的转回去,趴在书堆上研究排名。小言的名次在班上处在中游,在整个年级排名已经一百开外。林岁稍微落后小言一些,考的最好的是香香,班里排六名,年级前五十。

言尽欢开心的捧着香香的脸说:“你就是我们后排之光了,年级前五十,放假三个月居然还记得那么多知识点,牛啊香姐。”

香香用鼻子指向最后一排墙角,悠悠的说:“人家才是后排之光,年级第一。”

果然学习好的人更关注学习好的人,外貌其实挺普通的,就是头发比较长,然后面黄肌瘦的类型。小言和林岁都挺惊讶的,跟年级第二拉开一百分差距的大神,居然隐藏在他们班最后一排。她们两个都是外貌协会会员,所以这位大神一直没有被注意到。

“你们说,他这样的级别干嘛坐在后排,不怕我们打扰他学习吗?”言尽欢小声嘀咕。

6个人齐刷刷的看向钱顺祥,来自学渣对学霸的注目礼。香香拍拍小言和林岁的头,若有所思的回答:“可能是前排老师讲话,打扰他学习了,才来后排坐。学霸不需要听课,他们可以自己教自己。”

听香香这么一说,小言的佩服之情又往上窜了一大截。虽然自己学习一般,但很佩服学习好的人。而且,难得跟学霸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躲在后排不想听课,虽然她知道,学霸是真的懂所以懒得听。

香香转头教育起自己的同桌:“倒是你们两个,平时上课认真点,要是考倒数,就别和我同桌。”

小言和林岁尴尬的搓手,礼貌的假笑点头。窒息的关爱来得猝不及防,小言一声妈差点叫出口,哦不,她亲妈对她的学习也没这么上心。

章阳凑上前盛情邀请:“小言,来后面坐。”尽欢一脸认真回答:“走开,我要好好学习,不要影响我。”

香香投来赞许的目光,小言心领神会,随便抓起一本教材翻开做样子。

“把书收起来吧,下节课是大班会课。”香香失望的摇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学习太累了,都忘了下节课是什么?”小言在自圆其说。

“快点上来,我们下节课玩切水果。”还是陈惟羽最懂小言的心思,果然小言立马转回去会心一笑。

“那谁和我换位置,总不能站着吧。”小言灵魂发问。

章阳和陈惟羽默契的看向吴树:“把他换走,我们三个人坐。”

小言同情的看一眼吴树,吴树无语:“怎么每次都是我啊!”

小言给了个勾引的手势,被吴树抄起课本的动作吓缩回去。章阳和陈惟羽是行动派,随手把吴树的语文课本扔到小言桌上,直接上手把他拖出来。

小言双手托腮等着平板回到自己手上,三人约好一人玩一次,公正公平。

“吴树怎么走到哪睡到哪?晚上是通宵打游戏吗?”小言看着吴树的后背发问。

章阳跟吴树认识时间最长,自然知道的也多。“他之前跟个高年级学姐谈恋爱,现在人家上大学就把他甩了。可能是被伤得太深,从此以后不学习,也不好好打游戏,像现在这样不死不活的。”两人在后面八卦惊扰到本尊,吴树转回去眼神警告,小言和章阳依然阳光灿烂,没在怕的。

电话响起,尽欢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再看向教室门口,杨忆像做贼一样探出脑袋冲她笑,这个女人终于把头发染回黑色,剪了齐耳短发,看起来青春可爱许多。小言刚走出教室门,杨忆就兴奋地拉着她问成绩,尽欢老实回答,杨忆居然一脸崇拜的看着她。

言尽欢嫌弃:“你不会还没我考的好吧?”

杨忆淡定的说:“都中考完了,哪个傻子还会看书。”

小言心想,是该让她见识一下社会的险恶。戳了一下杨忆的额头,转身指指钱顺祥:“看,那个戴眼镜闷骚到极致的傻子,理科班第一名,总分是我的两倍。”

杨忆兴奋地说:“****,你有他电话吗?我想去勾搭他。”

小言无奈的将她推回教室,这女人一激动就口无遮拦,让学霸听见多尴尬。把杨忆安放到她座位上,尽欢正想溜之大吉,杨忆立马用双腿勾住她的腿,开始她的撒娇技能。小言洞察一切,双手抱胸挑眉说道:“周末我要乖乖待在家里,不要打我的注意。再往外跑零花钱都被扣光了。”

杨忆家给零花钱比小言爸妈还抠,小言一直是她的财神爷,听到钱杨忆乖乖收回两条腿。小言说出她的宏伟计划:“我周六在家帮我爸打理花草,拿到工资以后就跟我他们说要回学校赶作业,周天我们就可以出去玩。郑重提醒你一下,最好提前打扮好,要是让我在楼下等你超过半小时,绝对宰了你。”

最后一节课全校都在大扫除,调皮的男生拿着扫把在楼道里打来打去,小言从杨忆她们班教室溜回来,教室里同学们都在慢悠悠的干活。劳动委员站在讲台上擦黑板边监督同学们,小言假装没看见他,踏着小碎步往教室角落走,想不到被他发现了一个箭步上来揪着言尽欢的头发,小言瞪着眼睛恐吓:“死张峰,你再不放手我就喊老师,说你摸我。”

张峰不以为然,也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大家都在劳动你去哪里鬼混了?”

小言一脸正气的说:“拉屎。”

张峰嫌弃的推开她,递给她两张报纸,说:“跟着你们后面三排的的一起擦玻璃吧,擦干净点,再偷懒就罚你扫男厕所。”

尽欢接起报纸回头看着张峰,奸笑着说:“求。”

张峰毫不留情的扔过来黑板擦,尽欢灵活躲开,开心的去干活了。

香香和林岁正站在窗台上擦玻璃,窗台很宽敞,站在上面也安全,尽欢加入她俩,三个人一边干活一边聊天,下午热浪褪去,凉爽的风掠过每一寸肌肤,小言完全在享受这阵阵清凉,想一直站在窗台上。

可风还是很调皮,把尽欢的齐肩短发撩得乱七八糟,小言暂时跳下窗台,决定先借根头绳把头发绑起来,一直挡着她的视线影响发挥。

言尽欢看了看情况,其实除了够不着的地方,都擦得差不多了。于是踢了一脚后排的桌腿,对正在玩手机的三个懒人说:“你们三个去擦一下高处,我们够不到。”

三个老油条相互看看继续低下头玩手机,小言知道是对牛弹琴,也没指望他们。可能前排三个男生要勤快点,小言把目光转向前排,三个人摆着各种无聊的姿势,脸上都一副奈何人生寂寞如雪的表情。

言尽欢抓着坐她前面的陈昱的肩膀轻轻摇晃,他无力的转过头来,小言指了指玻璃说:“你们无聊成这样,刚好帮我们擦玻璃,高处够不着。”

陈昱不想干活,可他确实闲得难受,于是起身拿着报纸开始干活,尽欢再把报纸丢到张凡盛肚子上,张凡盛惬意的靠在朱浩的肚子上,朱天浩又惬意的仰靠在窗台上,好一幅郎情妾意的画面,油腻的让小言差点抡拳头。

言尽欢背对两个骚年跳到桌子上坐着,扭头说:“你们两个快起来擦一下高处的玻璃,小心班主任看见罚你们扫一个月厕所。”

两个人纹丝不动,言尽欢再看向后排的三个人,无奈叹气,国家的教育迟早毁在这些人的手上。

言尽欢盘腿面向窗子坐在桌子上,闭着眼享受这份惬意凉爽的下午时光。

吴树可能玩手机玩累了,抬起头就看见小言正闭着眼睛面对自己坐在桌子上,头发被风轻轻撩起,额头的刘海被风拨开,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长而浓密的睫毛铺在眼帘上,小巧的鼻尖右翼上有一颗黑痣,把心形小脸显得更加娇俏可爱。

平时张牙舞爪的言尽欢突然安静下来,反倒让吴树心乱如麻,他故意伸直长腿横在小言的椅子上,小言听到响动睁开眼低头看去,一只大脚正惬意的放在她的板凳上,果然小言立马心态爆炸。

小言一只脚踩住吴树的鞋子控断了退路,另一只脚往他的小腿致命一击,吴树吃疼挣扎着缩回腿,课桌随即受力倾斜着向前移,桌上两摞书精准的砸向吴树的下体,又是一桩人接惨剧。

吴树疼得脸都红了,章阳和陈惟羽毫不掩饰的哈哈大笑,手舞足蹈的像疯子一样。

章阳还故意提高嗓门叫:“小言,吴树的蛋碎了。”然后继续哈哈大笑,看热闹的同学纷纷投来目光。

小言摆摆手说:“不是我弄的。”

章阳更是笑得不能自己,看热闹的同学更来劲,吴树也被言尽欢的回答气笑了,无奈的说:“言尽欢,你是不是傻?”

小言这才反应过来,这些男生奇怪的理解把她整害羞了,赶紧掏出手机来掩饰尴尬,暗暗决定要远离后面这三个人,不然她很难找到对象。只希望快点下课,她不喜欢这种被大家娱乐的感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