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都是贪吃惹的祸

发布:2022-01-14 17:51:43

馋,十分的馋。宓月趴在沐歌院子里的一棵参天大树下,躲着酷热的太阳乘着凉。整日整日的吃着绿菜叶,她白花花的毛都要变绿了。宓月是一只钟爱不吃肉的兔子,什么肉非常好吃吃什么。目前仍然,惟一她不吃的肉大约是兔子肉吧!说是休养,可她现在的都要营养不良影响了。那个沐宓月趴在沐歌院子里的一棵参天大树下,躲着炎热的太阳乘着凉。成日成日的吃着绿菜叶,她白花花的毛都要变绿了。。...

馋,非常的馋。

宓月趴在沐歌院子里的一棵参天大树下,躲着炎热的太阳乘着凉。成日成日的吃着绿菜叶,她白花花的毛都要变绿了。

宓月是一只偏爱吃肉的兔子,什么肉好吃吃什么。目前,唯一她不吃的肉大概就是兔子肉吧!

说是养伤,可她现在都要营养不良了。那个沐歌的大师兄受伤了,他还知道给去打个兔子回来吃呢!怎么到了她这,沐歌就知道拿点破叶子糊弄她……

宓月觉得自己很是委屈,她腿上的伤已经好了,所以她决定今天出去遛遛,顺便偷他个二斤红烧肉回来饱餐一顿。

宓月是个行动派,想好了要去做的事立马就要去做。

她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毛发,跑到阳光下跳了跳。

宓月又试了试,她依旧不能变回人形。索性她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她跳着欢畅的步伐,一步一步往沐歌的院子外跳去。

出了沐歌的院子,宓月才知道原来这个天虞派竟然这么热闹。

身穿白色统一样式长袍的弟子们,没想到会这么多。他们男男女女都有,形色匆匆。

宓月觉得他们的样子,有些像去参加什么盛会之类的。

转念一想,与其去厨房翻东倒西,还不如直接跟着他们。

这么多人不管去哪里,总会有人管饭吧!这般想着,宓月就紧紧的跟在天虞弟子的身后。

宓月是一只参加过九天瑶池上蟠桃盛会的兔子,尽管那时候她还被嫦娥抱在怀中。

那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蟠桃盛会,因为自从五百年前有只石猴大闹天宫,从那之后蟠桃盛会就被迫取消了。

可就在今日,在这天虞山上,宓月又一次看到了犹如当年蟠桃会般的盛况。

蟠桃会上众仙子皆是盛装出席,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可在天虞山上,却有些不同。

盛况如此,可一个一个来参加宴会的人都是板着一张脸,严肃的面无表情。气氛有些沉重,一点都不欢畅。

宓月扁了扁她的兔子嘴,对这样的盛会她有些失望。她在心中好一番嫌弃后,还是偷偷的溜了进去。

白衣弟子们一一入座,宓月寻找着她熟悉的身影。沐歌的位子比较靠前,宓月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凑了上去。

沐歌一见宓月蹦蹦跳跳而来,他可没有宓月想象中的开心。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宓月看在眼里只觉得好笑。

他无声的问着:你怎么来了?

知道沐歌听不懂亦听不见,宓月还是和他一样无声的回答:饿的,馋肉。

就这样,他们两个一人一兔僵持住了。

不过,倒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们在那傻傻的对着看。因为突然响起一阵古乐,缥缈而虚幻。

沐歌听到这乐曲,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一把就抓住发呆,正看着自己的兔子。匆匆忙忙间,他将宓月藏在了自己宽松的衣袍之中。

被突然拎起耳朵的宓月,还没来的及反抗就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熟悉的味道让它有片刻的安稳,然而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隔着衣料也没分地方,就是一口。

“呃~”

沐歌被咬,忍不住惊呼。周遭的弟子都看向他,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低下了头。他趁着无人注意到自己,悄然同宓月说了句:

“别闹!”

宓月可不是个听话的主,哪能他说什么她就听什么呢!正想着再咬他一口的宓月,还没等张嘴就听一个十分浑厚的声音响起:

“天虞掌门到……”

天虞掌门?宓月颇有兴趣的想钻出沐歌的衣袍瞧一瞧天虞掌门的模样,只是这回的沐歌可不含糊。

他一把按住宓月,故作镇定的和其他弟子一起向掌门问安。

感觉到一股颇有压力的视线,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宓月,瞬间消停了下来。

“啊呀呀~啊!”

消停下来的宓月可没什么机会消停太久,她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悬空,一阵冷风吹来,她吓的闭起了眼睛。

冷风将她吹出了沐歌的衣衫,她的兔子腿胡乱的挣扎,然而却无济于事。

周遭顿时安静了下来,当宓月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稳稳的落在了高台上。

这是……宓月只看到,一双白色未染丝毫灰尘的帛屩。她试着仰头看,却仍然看不清这人究竟长了一副什么样貌。

“天虞山上,怎么会有兔子出现在这里?”

这声音自旁边传来,宓月听起来有些熟悉,好像千百年前曾听过一般。

她蹦跳着转身,看向声音处。她依旧只能看到一双鞋,其余入目便是一片雪白。

“是……是我养的……宠物。”

沐歌自人群中走出,他的脸不用看就知道一定红的都能滴出血来。

“既然是你养的宠物,你便应该管好它才是!现在扰了这五十年一度的天虞盛会,可不是宰了一只野兔子就能了事的。”

宓月看不见,但她能听出来说这话的人是一个女子。不同于之前那个师姐,这女子的声音听在宓月耳朵里,尖锐到有些刺痛她长长的耳朵。

“大师兄,不能宰了它啊!这兔子很有灵性的!”

沐歌一听要宰兔子,他比宓月还着急。

他慌慌张张的求着被叫做大师兄的人,然而很久都没听到大师兄的回话。

那女子似乎故意招惹沐歌,沐歌都快急哭了,她说的更加愉悦:

“大师兄,你说是蒸着吃还是烤着吃好?”

“我不吃荤……”

终于,宓月又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原来,这声音的主人就是沐歌口中的大师兄啊!

沐歌跪在地上,紧张的一刻也不敢将视线离开高台上趴着的兔子。

在听到要被吃掉的时候,宓月还是很害怕的。

蒸着吃……一想到要把自己引以为傲的柔顺兔毛扒个精光,然后放在笼屉上小火蒸熟,光是那种热气想想都让她害怕。

若是烤着吃……那应该挺美味的。宓月一想到油渍渍的,不自觉流了口水下来。

不对!宓月赶紧抖了抖自己的兔头,长长的耳朵也跟着摇晃起来。那可是烤自己啊!她怎么也会流口水,这是得多馋!

“诶?!这野兔子眼睛是黑的诶?!看上去亮晶晶的,估计吃了能明目。”

又一次被人提着耳朵抓起来,还是那个女子。这会儿,又要吃它的眼睛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