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扶贫做得这么优秀?

发布:2022-01-11 21:31:57

马欣兰紧抿着唇,不愿再去看薛念。那双眼睛真的太非常干净了,似能照到人心底很深处,把她埋在心底的内疚勾了出。终归是亲生的女儿,她怎么会豪无感情?但是这一年来,薛念闹出的种种丑事,把她的爱意和耐心都磨平了。她也不是也没主动引导教育,但每次都要又将迎来更深的那双眼睛实在太干净了,似能照到人心底最深处,把她埋在心底的愧疚勾了出来。。...

马欣兰紧抿着唇,不愿再去看薛念。

那双眼睛实在太干净了,似能照到人心底最深处,把她埋在心底的愧疚勾了出来。

终究是亲生的女儿,她怎么会毫无感情?可是这一年来,薛念闹出的种种丑事,把她的爱意和耐心都磨光了。

她不是没有引导教育,但每次都会迎来更深的失望。

刚刚听到那几句反问,她也意识到荔荔有不妥当的地方。

但荔荔是她宠了二十年的宝贝,总不能找回了亲生女儿,就冷待这个可怜的孩子吧。

马欣兰叹了口气,薛念从前自卑鲁钝,现在又变得这么尖锐,看来穷养的孩子真是不如富养。

马欣兰不欲再多想,快步走出病房。苏慕和苏荔也不愿再留,赶紧跟了出去。

薛念的心思压根不在他们身上,她一心只想着那颗佛珠。

原文里,佛珠没有丢失,原主活得好好的,许家四房的许弘玟没有索要佛珠,苏家人也没来过医院。

而现在,佛珠丢了,原主死了,她被猫君塞过来改变了剧情。

变化的节点,似乎正是被人捡走的佛珠。

“谁会暗戳戳捡血泊里的东西,变态吗?”

薛念很是无语。缓缓撑着起身,打算先办理出院手续,去试试能否查监控。

还没下床,她又听到电梯门打开,从里面传出三道熟悉的信息素,是一年没联络过的薛家人。

薛念动作一滞,重新躺回到床上。

原主回到苏家之后,听信苏荔挑拨,怕见薛家人会惹亲爸妈不快,在她哄骗下换了手机。

没隔多久,苏荔又说薛家管苏家要了一大笔钱,举家搬迁到海外去了。

原主悄悄跑去陈家村,发现薛家果真搬走了,哭得死去活来,再没想过跟薛家联络。

“人不坏,就是有点蠢。”薛念认命地叹了口气,做好迎接薛家人质问的准备。

薛震霆进门看到她“奄奄一息”的样子当场红了眼,一八九的壮汉嗷呜一声哭出了出来。“念念——”

秦云素美艳绝伦的脸上,挂着两行泪痕,顾盼生辉的眸子里,依然闪动着灼灼水光。“你小声点哭,别吵着念念。”

站在旁边的养兄薛愈,视线从头到脚扫过,像是一架没有感情的扫描机器。

他继承了父母所有优点,因幼年口吃,常摆出面瘫脸唬人,乍看起来冷漠,实际上眼神已流露出焦急与关切。

“爸,妈,哥。我想回家。”

薛念看到他们就明白,他们是真心相待,不会找她要什么解释。有些话不必说出口,她会用行动来证明。

“好,我们回家!”薛震霆果然问也不问,吩咐薛愈去办出院手续。

一家三口推着轮椅上的薛念离开医院,到了停车场,薛念才意识到不对劲。

薛家人的衣服鞋子,还有各自戴的表,加起来都能买套别墅了。

这里的扶贫工作做得这么优秀吗?

薛震霆在一辆硕大的越野车面前停下,脏兮兮的车子溅满泥浆,车玻璃上还有几滴鸟屎。

尽管如此,薛念还是认出这是男人的梦中情车G63,落地最低三百万。

苏利民也有一辆同款,当宝贝一样养着,要是看到这辆糊满泥巴和鸟屎,多半会当场抽过去。

薛家是什么情况?薛念彻底迷惑了。

与此同时。

停车场不远处,苏家三口看到薛家人把薛念扶上车,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捧着什么珍贵物件。

“那是薛家人?”

苏荔看到那辆跟爸爸同款的车,心中笼上阴霾,故意做出俏皮天真的神态。

“哎呀,把车弄得跟运沙车一样脏呢,多半是借了老板的车来接念念,不知道价格吧。唉,还的时候可要倒霉啦。”

马欣兰眼神迷离,低声呐呐道:“去陈家村的时候没看见薛家父子,当时那个女人打扮朴素,跟农妇没什么区别啊。”

怎么摇身一晃,比那几位顶级贵妇还精致?车能借,衣服总不能借吧。

苏慕皱紧眉头,压下心底莫名的烦躁,用力拉开车门。“别看了,人都走了,赶紧回家吧。”

*

许家别墅,唯有书房亮了一盏昏黄灯火。

阴影半遮住许时赫轮廓分明的脸,坐在办公桌前的他,比平时更显冷淡疏离。

“人醒了?”

他漫不经心地问起,低沉嗓音有些嘶哑,打破屋中沉默却增添了压抑。

张管家把平板递给他,里面播放着医院传来的画面,薛家四人正穿过走廊。

“是,薛家人把她接走了,看样子,薛家不打算再住陈家村。我派了人暗中跟着,但薛小姐不会再有生命危险,只需要防备许弘玟接近她就好。”

许时赫的指腹轻轻摩挲一颗黑色佛珠,明明清洗过,但鲜血的黏腻触感仿佛还残留在手上。

“不要让她再来扰我清净。保镖处置了吗?”

“自作主张的东西!我已经派人把他们送去派出所了。”

许时赫点点头,随即想到这女人可能继续痴缠,忍不住一阵皱眉。不论如何,一定要断掉她可笑的妄想。

忽然,平板里传出一道声音,懒洋洋的,带着轻微的鼻音。

【我对许时赫没兴趣,他那种人,配不上我。】

许时赫正要丢开平板,听到她狂妄的话,神情如被寒霜凝固,视线本能地转移到画面上。

坐在轮椅上的薛念慵懒无比,像只享受的猫,完全没有伤重后的病态。许是找到了依托,神情傲娇无比,仿佛当真什么都不在乎。

【以前是小误会,这次车祸就算扯平了。别担心,我不喜欢冰块脸。】

许时赫脸色低沉,怒极反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冷,令人窒息的低气压在书房蔓延。

他这种人配不上她?冰块脸?以前像跟踪狂一样缠着骚扰他的人是谁?

“薛小姐应该不会再骚扰您了。”张管家垂着头,不敢去擦额上的冷汗。

他在许家服侍了三十五年,大少爷是他带过最难带的主儿,也是他见过最冷静的人。可是今天这气场,冷得有点可怕。

好在只是片刻,许时赫就恢复了平静,丢开平板不再多看一眼。“苏家和许弘玟联络上了?”

“是,许弘玟想要佛珠,不会就此罢休。”张管家眼神凝重,低声问道,“要是他找到薛小姐,说不定会出事。”

许时赫恢复了衿贵优雅的高冷姿态,声音冷漠如寒霜。“她出事,与我无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