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发布:2022-01-11 19:46:55

时间,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话也没哪个时候比此时听出来更好听些,六方静的嘴角轻轻地直线上扬,肆无忌惮的洋洋得意一笑,“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她拿上两页纸的合同回到朱晓的办公室前,轻轻地敲了敲,朱晓盯着门口道:“进去。”六方静轻盈灵动的走进去,把钢板合同放到六方静轻盈的走进来,把钢板合同放在朱晓眼前,朱晓先是在六方静的脸上盯了一眼,随后落在合同单价上。“嗯,3250。”朱晓微微颔首,表面平静,内心实则上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还被她赌到了!此时他的耳朵完全听不到六方静在说什么,只看着她的嘴在一张一合的,嘴唇上方的雀斑也随着这一张一合在不断翻飞。。...

时间,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话没有哪个时候比此时听起来更顺耳些,六方静的嘴角微微上扬,放肆的得意一笑,“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她拿上两页纸的合同来到朱晓的办公室前,轻轻敲了敲,朱晓盯着门口道:“进来。”

六方静轻盈的走进来,把钢板合同放在朱晓眼前,朱晓先是在六方静的脸上盯了一眼,随后落在合同单价上。“嗯,3250。”朱晓微微颔首,表面平静,内心实则上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还被她赌到了!此时他的耳朵完全听不到六方静在说什么,只看着她的嘴在一张一合的,嘴唇上方的雀斑也随着这一张一合在不断翻飞。

朱晓没有签,而是拿起合同起身道:“走,和我一起去钱总办公室!”

如果赵青此时也在,那她一定会惊掉下巴,原来总经理是会笑的啊!而且笑如此得和蔼可亲,笑完直接对着六方静道:“你说!”钱永良说话从来不多说一个字,直奔主题。

六方静掖了掖耳边散下来的头发道:“原材料的价格在达到3850之后,受大环境影响,最近几天开始阴跌,昨天一下跌二百,今天达到3250,我们要踩的低点等到了!无论是从纳期方面还是从价格方面来看,今天把合同签了是完美的。我一直让钢厂随时准备投产,我说合同就差老总出差回来签字了。所以钢厂的生产档期也是一直为我们空着的!”

钱永良摸过笔在合同上画上大名,那种洒脱和他讲话的方式一样的干练。

他把签好字的合同递给六方静道:“做事情就要这样,明白不啦?”

看到朱晓在旁边一直插不上嘴的样子,钱永良又把目光调向他道:“好好重用人家明白不啦!”

朱晓哈哈一笑让六方静先去忙,自己落在后面,又不知他和钱永良说了什么,总之后面传来一串笑声。

公司有一条船要下水,船东从澳洲飞过来,所以钱永良布置这次的下水仪式要隆重些。

办公室里凡是年轻的女员工都被按排去做礼仪小姐。

初夏时分,蓝天之上白云朵朵,一轮骄阳照在妆扮一新的巨轮上,红黄相间的巨轮仿佛在闪闪发光,她似新娘般静静的停驻在船台上,通往长江的木板滑道上,涂抹了油脂,它们在等待巨轮从上面滑向水面;那挂在船头的大香槟️也在安静的等待,它在等待自己泡沫的飞升;几十只鸽子挤在笼中也在等待着,它们是在等待着飞翔;彩带和礼花也在等待,它们在等待庆祝;赵青和六方静也在等待,她们都是礼仪小姐,手里的托盘中是一朵大红绸锻做的花,她们在等待珍贵的客人来剪彩!

10点15分,钱永良领着船东、市领导以及一批随同人员踩着红地毯来到了现场。船东夫人罗得曼芙女士作为这条船的教母,她给这条船取名“热带之星”,她对热带之星今后的旅程,给予了最美好的祝福,然后她拿起剪刀剪断那根连着香槟的细线,于是随着惯性,香槟狠狠的咂向船沿,于是那象征着平安的白色的泡沫冲天而起,现场红、黄、白色气球飘向蓝天,笼子被打开,所有鸽子争先恐后的去自由翱翔,连接着大红花的绸锻也被剪彩嘉宾剪断,赵青和六方静互视了一眼,阻隔着她们目光的是雪片船纷纷落下的金色碎片,那是喜庆的礼花。

她们俩虽在日光下站了两个多小时,但她们真的很开心,在香槟敲碎的那一刹那,热带之星就像离弦之剑直奔长江的怀抱,溅起的水花发出呼啸的声音,平静的江面溅起水花数丈多高,气势磅礴而又激荡人心!

“哦,卖糕的!”六方静发出感叹!赵青模仿道:“哦,我的六神!”

“六神?”六方静疑惑道。

“对呀,说的就是你,你那给我半个月的话简直帅爆了,已经传遍了全厂!”赵青淘气地斜视着六方静,面色难掩真心佩服的神情!

“要不然我以后叫你花露水吧!”赵青又一惊一乍的捉狭道。

“行吧,青青河边草,哈哈……”在以后的日子里,俩人私下里就这样叫对方,“花露水”,“河边草”!

俩人边说边往回走,如果说这两人的友谊从何时开始的呢?那么应该就是从这一刻吧,在往后的日子,她们一同走过欢笑走过失落。

赵青住在东大院。东大院是亅市驻军基地,赵青老公苏恒是读军校的,毕业后就分在亅市驻军基地,赵青退伍后,就过来生活在了一起,由于部队有远洋船所以部队也经常和船厂打交道,于是苏恒就托上司将赵青介绍进了船厂。

六方静是江都人,家里有一个小型船厂,父亲和钱永良是朋友,由于父母很早就离异,六方静跟妈妈,所以她和父亲不亲,但这次父亲让她来新启元锻练,她居然同意了,在她看来,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就是个废物,自己接手家族企业是迟早的事。属于自己的肯定要拿回来。

六方静住在西大院,西大院和东大院隔着一条马路,西大院里大都是住的政府部门的人,六方静的父亲认为安全,所以就买了一个小套。

所以,“花露水”和“河边草”的友谊也在每日一同上下班的过程中慢慢的越发深厚起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