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发布:2022-01-11 19:46:54

钱永良出国留学的第四天,一位长相十分质朴的女生回到新启元船厂媒体报道,她的名字叫六方静,穿着牛仔裤,上面一件连帽卫衣,长相通常,她个子不高,脸上的雀斑很真实的的又一次拉低那原本就通常的颜值,都说颜值还不够衣品来凑,但瞧她的衣着也无亮点,一条马尾辨软塌塌朱晓怎么也没有想过,这么高的学历居然会放在自己的物资部门,要不是钱永良出国前给他说过一嘴,他还真以为是人事部门弄错了。当然,朱晓更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六方静的存在对他而言又是一个怎样的宿命!。...

钱永良出国的第三天,一位长相非常朴实的女生来到新启元船厂报道,她的名字叫六方静,穿着牛仔裤,上面一件连帽卫衣,长相一般,她个子不高,脸上的雀斑很真实的又一次拉低那本来就一般的颜值,都说颜值不够衣品来凑,但瞧她的衣着也无亮点,一条马尾辨软塌塌的趴在脑后,只有那黑色的双肩包,为她增加了一丝学霸的模样,也正是在这个双肩包里,她拿出了一份足以亮瞎所有的汰合金眼。对,她就是上海财大的应届毕业生六方静。

朱晓怎么也没有想过,这么高的学历居然会放在自己的物资部门,要不是钱永良出国前给他说过一嘴,他还真以为是人事部门弄错了。当然,朱晓更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六方静的存在对他而言又是一个怎样的宿命!

六方静来接孙同的钢板釆购。一时间这个作为一个新闻,以物资部为风暴眼迅速在新启元船厂扩散,也像所有有供应往来的供应商扩散。

公司有很多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会找个借口来物资部一探虚实,这并不是说公司没有高学历的人,只是高学历不会被按排去做釆购员。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也有好奇害死猫的供应商,隔着一个城市而来,为的就是亲睹钱永良钦点的女人长什么样,谁知不看还好,看完迷茫了,这个大神的手法为何永远都是让你猜你猜猜猜呢?

六方静很淡定,她又从那百宝双肩包里摸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旁若无人的操作起来。也许所有人都会觉得她普通而又平凡,但赵青绝不会,她看着六方静的指尖在电脑上盲打出一长溜英文时,她觉得就是不一样啊!这才是自己想像中学霸的样子,不会化妆,不会花枝招展,但她工作时的样子会发光。据说现在大城市里IT精英正是这种调调。

作为物资部的新员工,早上六方静理应抢着打扫卫生、打开水,不知是她眼拙呢还是眼拙呢?她把自己的桌子随意抹两下,就开始自顾自的打开手提电脑,即使是别人把拖把伸到她的脚底了,也不知道让一让,眼睛一刻不离她电脑里奇奇怪怪的曲线,几天下来所有人也就习惯了!习惯这个东西要么是你习惯别人,要么是让别人习惯你,而在强者面前只有唯一,那就是让别人习惯自己!

钱永良从德国回来后,心情大好,原因是顺利拿到了定单,船东只有一个条件,就是首制船的工期,他要求船厂调整船台档期,把首制2.5万吨船排产进去。考虑到钢板从订货到交货最低也要三个月的时间,所以在合同敲定的第一时间,钱永良就打了越洋电话,让物资部立即按排钢板下单工作。

然而一周过去了,老总己从德国回来,朱晓还没见到六方静将钢板合同发他签字,于是,他火急地来到六方静的工位旁问:“钢板怎么还不订?”六方静推推黑框眼镜道:“再等等!”听得朱晓差点爆出“等你妹啊”的粗口,但他临时又换成了一句“下午你和我一起参加调度会。”

果然,在下午的调度会上,管生产的严副总严阵开率先发难道:“你们物资部的钢板怎么还没订,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

朱晓难得露出一丝理亏式的表情道:“刚换的釆购员,速度要慢点!”钱永良微微皱眉,眼皮朝六方静的方向抬了抬道:“要多慢?”整个会议室静到落针可闻,每个人都竖起耳朵等着看这千年等一回的一出好戏。

此时,六方静站了起来,手里捧着她的电脑,她走过去把电脑放在会议桌上,接上投影仪道:“再给我10至15天的时间,我等的低价点一定会出现!”她边说边打开了电脑中她做的图标,她把近期的钢材价格走势分析了一遍,然后指着图标的一个位置自信道:“我等的价位在这!”生产副总姓严,平时工作像他的姓一样极为严谨,然而今天他被六方静的盲目自信气得不轻,他严肃道:“价格我不管,材料不能按时到,船台要晒太阳的!”

钱永良朝着六方静望去并且问道:“价格误差多少?”六方静又点击一下电脑,投影上立刻出现一张表,如果六方静想踩的那个价位真的存在的话,那么单价每吨误差550元左右,按二万吨量计算,总价会节约上千万

静!会议室里继续静!

钱永良环顾四周,目光最后又落在六方静的脸上,他一字一顿道:“好!我就再让你15天!”随后他又转向严副总,说出一句他成为船王之前说的一句“名言”,是一句用魄力包裹的语言:“当生产遇到价格时,生产让价格!”这也是一个船王奋斗路上留下的新鲜脚印!

赌,是为了更大的利益!

但朱晓却不喜欢,赌贏了功劳不是他的,赌输了估计自己这个位子也坐不成了,他就奇了怪,稳扎稳打不好么,非要这么昌进,才来几天啊,就把自己给架火山口上了。

想想这么些年,自己稳扎稳打,凡事没做之前己想好退路,只有自己算计别人的份,今天反倒是被一个小丫头给算计了,大意了啊!

当初,自己只是一个小采购员,上司是女的姓张,由于人长得干瘦,于是他们当面叫张科长,背后就叫张老太,为了扳倒张老太,他使了多大的劲啊!下班后足足在张老太家附近遵守了半年之久,他把去张老太家拜访的客户按时间先后一一登记下来,按照拜访的频次最后分析出结论,在一次招标中稍稍做了个局,把张老太清理出局。由于自己演戏做全套,通过名单深挖了张老太,最后如愿被钱永良纳为亲信,职位扶遥直上,但多年来自己心里始终有个阴影,就是他从不允许客户到他家里去,都是约在外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