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发布:2022-01-11 19:46:54

第二天,朱晓拎着LV男士公文包,一脸温怒的走入办公室,此时若有人拿合同来找他签字盖章,那是茅坑里打电筒。原来是前天赵青前脚离开了阀门厂,顾总随即就打了电话给朱晓,说他工程竣工结算员去他们厂的情况,朱晓内心是不希望能厂家给赵青面子的,他希望能所有厂家在面对自己审原来昨天赵青前脚离开阀门厂,顾总随后就打了电话给朱晓,告诉他审价员去他们厂的情况,朱晓内心是不希望厂家给赵青面子的,他希望所有厂家在面对审价员时都一律铁板一块,不予降价,要降也是留他这个物资部部长出面去谈,现在厂家给了赵青面子,价格降了,那么钱永良一定会认为他这个物资部长没管到位,同时也感觉自己的权利和风头被别人抢了去。。...

第二天,朱晓拎着LV男士公文包,一脸温怒的走进办公室,此时若有人拿合同来找他签字,那就是茅坑里打电筒。

原来昨天赵青前脚离开阀门厂,顾总随后就打了电话给朱晓,告诉他审价员去他们厂的情况,朱晓内心是不希望厂家给赵青面子的,他希望所有厂家在面对审价员时都一律铁板一块,不予降价,要降也是留他这个物资部部长出面去谈,现在厂家给了赵青面子,价格降了,那么钱永良一定会认为他这个物资部长没管到位,同时也感觉自己的权利和风头被别人抢了去。

所以,他甩了来签字釆购员的合同发起脾气来,他说:“每个人都把自己手里的东西管好啰,谁出问题谁就干到头了!要降也不能让别人抢了先。”有些聪明的釆购经理就品出了味道,明白这是让各人都各自管好自己的供应商,不能轻易降价。

这个周末,朱晓让钱永良的牌打得格外顺心,在私房菜馆也吃得分外适意,就在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之际,朱晓最对钱永良建议,对主要物资签订战略合作伙伴,通过签战略合作伙伴,现有的价格统一做下浮调整,实现成本预控,朱晓脸上是酒染后的色彩,他带着一脸的意气风发,仿佛一名冲锋陷阵的战士,将那满满的一腔忠诚定格在脸上。钱永良也是刚到微醺处,觉得这没毛病呀,随即嘱朱晓着手去办!扭头时,钱永良的嘴角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于是乎,十大供应商新鲜出炉,这是一个双赢的事情,在供应商看来,自己稳了,虽然价格略做下浮,但这战略合作还是让人觉得踏实,在以后的业绩表上,必定成为能打动市场的最亮眼的篇章。而在钱永良看来,这种方式既省了银子,又稳定了供应商。但在朱晓的心里,自己才是最后的赢家,他让所有供应商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只有他朱晓说了才算,就说这一个礼拜吧,哪个最后.成为战略伙伴的供应商沒跑个几趟来找他的,他们可以不进新启元船厂的大门,但不可以不在私下里和朱部长碰个面,通常朱部长说行就等于是新启元说行,朱晓认为自己是赢家的另外一点是,既然由总经理签署了战略协议,那么审价员还有机会再去东一枪西一棒的么?所以朱晓发的意气风发是来自内心深处的!

造船行业的采买率是60%至65%,大部分成本来自釆购,要超越自我,物资釆买的成本控制成为钱永良涅槃的翅膀。

下午,刚上班,钱永良打电话来让赵青去拿发票,五楼最东边一间就是总经理办公室,赵青进去,钱永良剩几张发票还在签,办公室的温度适宜,钱永良着一件灰色羊绒衫,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他应该不喜欢笑吧,在赵青眼中这个总经理总是摆着一副千年厌世脸,很少看到他眉头舒展的样子,每次进这办公室便手脚发凉,连呼吸都不得不控制好分贝。

就在赵青走神的一剎那,钱永良己签好手中的剩余发票,然后在一叠发票里抽出一张,手指重重的点在上面道:“去查这家供应商从去年9月份到现在一共做了多少?”

赵青一路小跑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翻出钢板合同,这个叫“金茂钢材贸易有限公司”的供应商合同确实不老少,由于原材料这块是由总经理亲自抓的,所以赵青有点庆幸合同上并没有自己的签名。她加好合同数据,又赶忙去一楼找采购员确认这个数据。

采购员叫孙同,他见赵青来查“金茂的合同”,显得格外的慢不经心道:“这能有什么呢?合同是老板亲自签的,还能怪我格!”在孙同的心里这也确实无半点问题,但钱永良认为,在过去的9个月里,这个薄板全是从“金茂”一家采购的,这本身就是问题。

本来赵青还为采购员捏了一把汗,但见孙同眼中无一丝慌乱,神色轻松的在电脑上点啊点的加着金茂的来票数据,站在一旁的赵青也跟着轻松下来。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遮住了门口的光,赵青抬头触碰到的是钱永良严厉的眼神,他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赵青赶忙回答道:“我怕有的合同还末执行完毕,所以来和孙同核对一下开票数据!”

钱永良一看朱晓不在办公室,所以也没说什么就上楼去了。

赵青也赶紧回了自己的办公室,钱永良那严厉的眼神里,肯定有一丝嫌疑怀疑自己来通风报信的,在这种眼神注视下,赵青当时没有退缩也不能退宿,事实也是,她只是来核对并确认数据。整理了一下小情绪,赵青又去了总经理办公室,回复钱永良道:“金茂公司在近9个月的时间里,共来票950吨,共签订合同一千二百吨,剩佘的二百伍拾吨还没有执行完毕。”

“你去让他们把每一份合同附上比价依据给我拿上来。”钱永良头也没抬的说。

赵青得令下去,通知孙同尽快把资料拿上来,孙同听后轻叱一声。

在5楼的最东边的办公室里,钱永良将孙同递上来的资料只翻看了一两眼,就扔到了孙同的脸上,同时愤怒道:“饭都倒过来吃的吗?我忍你们很久了!”

在钱永良发怒的同时,在一楼的朱晓也收到了来自5楼人员的密报,于是他第一时间跑到三楼,拉上管物资的副总李俊一同往五楼赶,李俊身材高大,比朱晓略大两岁,永远的一声西装革履容光焕发的,由于他是负责经营和物资的副总,所以平时很少在办公室,说来也巧,他今天不仅在,而且还被朱晓当做了救火队员。

说实话,平时老板心情好时,朱晓什么话都敢说,真正钱永良发起火来,他知道,自己没有把握能接得下这份怒火。所以他第一时间拉上李俊。

当朱晓踏入总经理办公室的一刹那,他宁愿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他宁愿没有收到总经理在发火的消息,因为,现场一地的纸片和孙同哭泣的脸都严重表明,这个事情不简单。

“朱晓你来得正好,你们的合同就是这样定的?除了第一份有比价,然后就全是同价釆购同价釆购,你们每天都在干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