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女神降临仪式

发布:2021-11-02 16:05:36

【哎哟....哎哟......】全身各处席卷而来的剧烈地痛疼,基本上让本来深陷陷入昏迷的我一瞬间保持清醒,后背激发起一阵彻骨的凉意,让我都忍倒吸了口冷气,疼死我了。也不是吧,难不成我晕在浴缸里滑倒了?怎么这么痛啊…救急啊,这样子下周一上不了班要被扣工资了,呜呜呜不是吧,难不成我晕在浴缸里摔倒了?怎么这么痛啊…。...

【哎哟....哎哟......】

全身各处袭来的剧烈疼痛,几乎让原本陷入昏迷的我瞬间清醒,后背激起一阵彻骨的凉意,让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疼死我了。

不是吧,难不成我晕在浴缸里摔倒了?怎么这么痛啊…

救命啊,这样子下周上不了班要被扣工资了,呜呜呜…

想到这个月待缴的房租水电费…没还的八张信用卡…钱包要见底了。泡面都吃不起,要改吃土了么…

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往外冒出来,顺着我歪躺着的脸滑落到嘴里,

万般苦涩在心头…疼在我身,痛在我心…就算是在浴缸里摔了个托马斯大回旋也不至于疼成这个样子吧。

呜呜呜,我的泡面…吃不上了。

闲话少说,当务之急,还是看看伤势怎么样,到底用不用去医院。

我的心里不禁一阵默念,千万要没事,千万要没事。

毕竟这将决定我接下来的日子得吃几顿土,啊......好心塞…

轻轻抬起全身上下似乎唯一能活动,也不算是很痛的右手,我勉强用力,将不知道是谁盖在我身上的袍子给掀了开来…

真是,闷的我快喘不过来气了。

不过别说,这花纹还挺好看的。

废话不多说,先看看能不能起来吧…

【嘿-休...嘶--啊!】

疼死老娘啦!!!感受着如同骨折一般的疼痛,诶不对,我应该就是骨折了…

杀猪般的叫声吓到了房顶上卧着的野猫,叮铃咣啷一通声响,也不知碰碎了多少瓶瓶罐罐。连串清脆的声音中,夹杂着一声闷响。

这下麻烦了,老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只能在家养病,没办法上班了,

难不成我今天水逆么,怎么这么倒霉啊,刮个腿毛还能做梦把自己摔骨折…

揉揉眼睛适应光线,我低头看到浑身缠满绷带的自己…吓得抖了个激灵。

哎哟妈呀…

【嘶…】身体不自觉紧张,肌肉紧绷,全身上下又是一阵难以言喻的疼痛,冷汗瞬间自我脑门滑落了下来。

哎呦…完蛋,工作黄了。这样子周一还能上班,那才真是能见了鬼了。

不过转念一想,反正我就是一实习生,不用受无良老板压榨,似乎也还不错,等身体康复再换个工作吧…毕竟还多拿了三百。

感谢好心人…还帮我包扎…

看着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给我缠绕的几乎不能动弹的绷带,莫名的感动自心头涌起。

要不…发个朋友圈好了…

凭习惯伸手去拿放在浴室衣篮里的手机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我,抬起一半的手僵在了半空。

【等等......】

我是在浴室里刮腿毛时候昏过去的...而且那时候浑身上下除了件内裤什么都没穿..岂不是被人看光了吗。

我满脑袋黑线,下意识的默念:一定要是个女的救的我,一定要是个女的...一定...

其实...帅哥也行....

是个帅哥也行..是个帅哥也行..是....

不对!还是不对劲!!

我应该是在家啊,妈妈从小就让我养成了随手关门的好习惯,别人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

可怕的想法在脑海中闪过,

难道是....入室...抢劫?!我被人打昏了?!!

【等等.....】

我家在13层啊,哪里来的猫???

房间窗帘都被拉上了似的,照射到屋里的光线有限,显得十分灰暗,但即便如此,我也能看的出来,这鬼地方绝对不是我家!

我了个大*(和谐社会,文明用语,懂得都懂~),我不是被拐卖了吧???一棍子打昏我给我拐卖到山沟沟里来了。

不是吧,我就开错了三百,不至于遭报应成这样吧。

【欸?这袍子.....】这不是在我梦里那村长老头给我的衣服么...

……

原来如此,

一定是我中途醒过来一会儿又昏迷过去,把看到的东西也弄进梦里了,看来八成是被绑架没错了...

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啊,绑成这个样子应该是没对我动手动脚,这种情况要不要喊救命?喊了要是没人救我他们不会撕票吧?我靠我没有钱啊!

跑?大闸蟹都没我这么绑的,能动就不错了...

内心闪过许多逃跑的方法,却都发现眼下不能实现,我的心里防线彻底垮台了...

【唔..】似是男人的声音传来,差点把我吓尿...

【女神大人醒了!】

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不要!不要!!!呜呜...........嗯?】

女神大人???我靠我还晕着做梦呢!?

倒不是我内心强大,才哭了么几下就能回复镇定,而是当我鼓起勇气睁开眼,打量起这房间的时候,才发现正身处一间泥土混着杂草堆砌的小屋,有点像是小时候姥姥姥爷家的土坯房。

而小屋仅有的两窗一门,此时正挤满了人,男女老少都有,他们所有人,都在看着我。

其中一人脑袋上顶着一盆花,花盆碎裂开来,瓦片稀稀拉拉掉落在地上,

【女神大人醒了...】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这个人安详的倒在了地上.....

眼前的场景使我久久不能说出话来,半晌,憋出了一句。

【呼,女神大人没事就好…吓死人。】

【卧*(和谐)...真穿越了?!!】

被这么多人围观,让我无论如何也哭不出来了。

【女牲..大淫.太好惹..您终于醒了】人群中,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穿着简朴衣着的老人挤过喧闹的人群走进屋,讲真,如果不是注意到上次那个小孩牢牢地抓着他的衣角,我没准还真的认不出他是谁。

大...淫?咋还改口音了..

紧接着我就知道了原因,当这货解开头上包裹着的,同我一般严实的绑带,说话时的口水自他那不见其一的门牙中喷涌而出。

【太好惹!女牲大仍...我还担星您出事呢..】

村长老头激动的朝我走过来,想来是这次我被裹的像个木乃伊,无论如何也应该没办法给他两拳了。只见他走到窗前单膝跪地,然后从衣服怀中掏出了一个布包。

【请宁不要担星!老秀折旧帮您回复生体...】

虽然一时间需要接受的信息量有点大,但是这老头现在说话的样子真是让我难受至极,

啊,好想打他....

啥叫回复生体啊...难不成...

哦对!这里跟二次元游戏差不多,毕竟都有魔王,有个回复药水什么的应该是很赠藏的吧。

...嗯?我为啥要说赠藏......

村长老头一层又一层的翻开布包,果真在下一秒验证了我的想法,不到手掌大小的玻璃瓶中,装着小半瓶不断闪烁着晶莹光芒的蓝色液体。

我的眼中充满了小星星,着急的朝村长老头手中的瓶子够去,太过于激动以致于有些语无伦次。

【要....快...快.....快要.....我要!】

【好的。】

【爷爷!不要给他!】

就在瓶子即将落入我手中时,村长老头身后的小孩子猛然拉住了他的衣服。

【那是大家一个月的粮食换来的!】

【费蛇么话,她是来拯救我们的女牲大淫,要是能消灭麽王,银个月的口粮又杂咩了。】

村长老头连忙用另一只手推开男孩,只不过又被他飞快的扑了过去,死死的抱住村长拿着回复药水的手,还一边说道:

【鬼才信她能打败魔王呢,明明就是个脑袋不正常的废柴女人!】

【住口!你怎么能这么侮辱女绳大仍!】

【她就是个废柴的女人…就算是女神,那也是个废柴女神!】

啪--

响亮的巴掌声传遍了本就不大的屋子,老人最终选则用暴力的方式制止了男孩的行为,鲜红的手掌印瞬间浮现在男孩的脸上,

少年咬着牙,不再继续说话,眼泪在眼眶中不断打转,两个拳头用力的攥紧,倔强的不让它们掉下来。

【非常抱歉女牲大淫,我这就帮您汁疗…】

我求你快别说了…你这样让我怎么好意思喝下去……

此时我的身体也不怎么能动弹,不过似乎这老头也没打算问我愿不愿意被他帮助,凑过来将我的上半身垫高,然后打开了水晶瓶的盖子,将药水灌进了我的嘴里。

蓝色液体才碰触到我的舌尖,便化为一股暖流席卷了我的四肢百骸,顿时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之前麻痹的地方逐渐恢复了知觉。

…这么不科学的吗?

约莫办个小时后…

我终于解开腿上不知缠了多少圈的绷带,从床上坐了起来。感受着短时间内身体从剧痛到仅仅是感到有些疲惫,

这一系列的事情,让我不得不接受我穿越了的事实。

【所以…我真的是被你们的仪式召唤来的?】我问,

【湿的,女牲大淫,我…】

我及时摆手拦住了npc发言,

【等等,你先告诉我…你这嘴是什么情况…】

一旁久久不语的男孩突然指着我的鼻子愤愤道。

【还能因为什么?爷爷看你要从祭坛上摔下去,扑过去救你。结果自己摔了个狗啃泥…把门牙摔掉了。】

【那我是摔晕的咯…】

看来我脑袋还挺硬,从那么高摔下来都没事。

【不是,在你掉下去之前爷爷抓住了你的衣服,我去帮忙,可你太沉了我拉不起来…爷爷又不肯撒手】

居然是我的锅么…

闻言,我竟对这个把我随便召唤来的村长臭老头有些感动

男孩接着说道,

【你是吊在半空中被爷爷勒晕的,之后你从衣服里掉了出来,什么都没穿,就摔………】

说到这里时候,我听到了来自门口明显的粗气喘气声。

这次没等少年说完,老人飞奔过去连忙捂住了他的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牲大淫,小孩子蒸爱开玩笑,哈哈哈,您别介意,哈哈哈哈哈哈…】

【都肥家吧,女牲大人要休息了,被你们这么盯着算蛇么…】

看出了我心理风暴的老人识趣的打发走了其他村民。

【唉,内个谁,来几个人格纳德搬走,还跟地上躺着呢!】

听了少年的话,我心中对村长臭老头心理少许的那点感激之情此时荡然无存,甚至有想拿刀砍他的冲动。

暂时压抑着把他另外一颗门牙打掉的想法,等看热闹的村民都走后,我连忙问道,

【有没有办法让我回去呢?】

我还是想问这个最关键的问题,

村长老头闻言明显面露难色,犹豫半天才抱歉的回答

【村里传下来的汁由召唤女牲的方法,没有写关于女牲降临后怎么回去的事情…】

【那你们为什么要召唤我啊?】

接下来,我不得不耐着性子大概了解了一番npc的介绍。

魔王,魔物,人类,勇者,冒险家,职业,魔法…

看来是个妥妥的角色扮演游戏。

听了村长的说明,

格洛村,是以村子曾经诞生的一位勇者命名的,在此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可考究了,

因为离战场相对较远,这里是一个类似于新手村的地方,平常也并没有什么人来,平常人们基本上靠出海打鱼上山打猎为生,之前给我用的袍子,就是山上名为{狐兔}的毛皮制作的。

本来一切都相安无事,可是这几年山里的魔物突然变多,严重影响到了附近村落的正常生活,本来这也没什么,不是什么大问题,大家凑凑钱请冒险家帮忙消灭一些魔物就是了,可是最近魔王那边似乎发动了几次大规模的战争,附近这一带的冒险家都被应征去军队,或是被安排巩固城墙了。

就在七天前的晚上,一道明亮的红黑色光芒自魔王城堡的方向坠落到了附近的山上,这之后附近出现的魔物更多了,甚至晚上还有魔物闯进了村子。

村里的人们普遍觉得是魔王手下的哪个干部来到了这里。情急之下,才根据族群里流传下来的典籍使用了召唤女神的方法。

于是乎,我就来这了…

【所以,你们让我去单挑魔王干部是么…可我也打不过啊…】我不禁一阵无奈,

老人慌忙摆手,

【不是的,根据记载,女牲降临,仪式完成后,女牲大淫您就能取得世界赋予您的力酿…】

【可是…】我抬起胳膊的动作让爷孙俩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可我也没觉得自己获得力量了啊…】

难不成流传下来的方法就是随便一个召唤术,屁的能力都没有?

不能吧,就算是角色扮演游戏,作者也不能这么坑人…都说了是女神,起码有点特别的能力吧…

【那你因为你才被召唤来就去自杀了,废柴女神。】

【仪式根本没完成…】

【我…………】

---

---

【那女牲大淫,您今晚先好好休息,我们先出去了。】

【哦对了,这是您降临是带虾来的神器,在您昏迷的这段时间,一直是格汁沃给您保管的。】

好的好的,这名字…我没问题……确实可以帮我保管…

尽管是之前介绍世界观时,村长老头告诉了我他这孙子的名字,可再次听到的时候,我还是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

商定好第二天继续降临仪式的事情过后,老人拉着孙子走出了房门。留下我一个人在屋里愣愣的发着呆…

还真穿越了……

良久,还是叹了口气,先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让我再跳楼一次我可不敢了,就算有特效药回复药水也不够这村子消费的起几次的…

溜之大吉也不太行,毕竟人家也是求我来消灭魔物的,拿了人家的便宜…拍拍屁股就走人也不太合适。

主要原因是,太她*疼了,万一没死成,或者死了没回去,那就坑娘了…

已燃烧了许久的蜡烛火光摇曳,虽然有限,倒也足够照亮这间小屋子了…

唉…

看着在水晶盒子中央端正摆放,像是贡品一般的我的刮胡刀…

靠!

这玩意有啥用啊…好歹我穿越给我个武器呢,这玩意防身还是自裁啊?

呜呜呜…有个大佬带就好了…

emmm

我看我睡觉前,

还是刮个腿毛先…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