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沐浴

发布:2021-11-01 20:58:40

豆芽菜!这三字惹怒了舒欢。做为女子,不论在不在乎自己的身材容貌,受别人的轻蔑评价时,总会感觉不快,反正她此刻再次穿越了,容貌变为怎样还一切未知,但身材自己能估出,修长瘦弱,放佛才十七五岁的模样,换了件男装,就能扮成家仆了。往年的好身材无存无存,身为女子,无论在不在意自己的身材容貌,受到别人的轻蔑评价时,总会感觉不快,再说她此刻穿越了,容貌变成怎样还未知,但身材自己能估出来,纤细单薄,仿佛才十四五岁的模样,换上件男装,就能假扮小厮了。以往的好身材荡然无存,这已经够令她郁闷的了,哪里还经得起别人说?。...

豆芽菜!

这三字惹恼了舒欢。

身为女子,无论在不在意自己的身材容貌,受到别人的轻蔑评价时,总会感觉不快,再说她此刻穿越了,容貌变成怎样还未知,但身材自己能估出来,纤细单薄,仿佛才十四五岁的模样,换上件男装,就能假扮小厮了。以往的好身材荡然无存,这已经够令她郁闷的了,哪里还经得起别人说?

一生气,怯意和顾虑就被完全抛到脑后去了。

也不再说,她转身就进了里间。

不就在他房里洗个澡嘛,谁怕谁?

就他那风吹吹能飘的病弱模样,真要有图谋不轨的举动,她随便拎块板砖,也能把他拍倒了!不过,想要在这里找块板砖大概很难,进了里间,她先满屋子瞟起来,待看见搁在窗前紫檀雕花案上的一只铜制熏香炉,心里立刻安定了,若无其事的把其他人打发出去,只留下慧云帮她洗发。

不是拿乔,着实是古人蓄发不剪的习惯不太好,那样厚长的一把头发,让她自己洗也洗不干净,再说不知道这里沐浴用品的使法,要留着慧云问问。

慧云是个好脾气的,深更半夜没觉睡也不抱怨,还耐着心先替她把头发梳通理顺,这才取了一只晶莹通透的水晶瓶,往浣发的水盆里滴了数滴浅黄色的液体,随即就有一股清淡的茉莉花香被热气腾蒸而出。

舒欢只觉好奇,饶有兴味的问道:“这是什么?”

慧云知道她出身寒门,不认得这东西也不奇怪,于是将手里的水晶瓶递将过去,抿嘴笑道:“这是茉莉清露。”

“清露?”舒欢将水晶瓶凑到鼻端,轻轻一嗅,就有一股极浓烈的气味透鼻而入,呛得她差点要打起喷嚏来,连忙将瓶子拿远些,心里却想着这东西倒有点像现代人惯用的精油,大概也能用来做香熏。

她这边想着,那边慧云也不厌其烦的解释道:“家里是做香品生意的,除了卖些熏香佩香外,也蒸各色清露来卖,这茉莉清露,自然是上品货色,难得香气清雅,暑天里用最好。不过,倘若二奶奶不喜欢这味道的话,还有玫瑰木樨香味的,我去取来?”

“不用,这个就很好了。”

大半夜的,又是在顾熙然房里,洗那么香喷喷的是给自己找麻烦。舒欢很明智的摇头,只将她的话暗暗记下。

及至洗完,慧云替她将头发抹干后松松挽起,舒欢就催着她去睡,自己把窗户闭紧,插牢门栓,再将紫檀案上那只沉甸甸的铜熏香炉搬到手边,这才放心的宽衣解带起来。

不得不说,古代洗个澡很麻烦,没有淋浴那么方便卫生,但是坐在木制的浴桶里,让身体被微烫的水浸没而过的感觉真的很舒适惬意。

舒欢绷了许久的情绪缓驰下来,略微感觉到倦意。

当然,不能在这里睡着,她一边强打起精神来洗澡,一边困惑的回想方才初见顾熙然时的情形,只是搜遍记忆,仍然找不出那份熟悉感的由来,只能认定自己是被那张姻缘天定的字纸给影响了,才会下意识的感觉此人眼熟,然而事实上顾熙然不是宝哥哥,她也不是林妹妹,眼熟你妹啊!

一不小心又粗鲁了……

舒欢叹口气,眉头微蹙起来。

不管是她太自恋,还是猜测顾熙然心里有姻缘天定的想法,此刻这人强迫她在他房里沐浴,那接下来……

她不能不多想,不能不忐忑,但终究没有什么好主意,唯有铭记四字——

宁死不从!

她在里头打着小算盘,等在外头的顾熙然有点不耐烦了,洗个澡而已,至于这么磨蹭吗?

云姨娘陪在一旁,见他微露倦意,不禁带着点希冀探问道:“二爷,您这身子熬不了夜,不如今晚就歇到西厢房里可好?”

舒欢前两天住在东厢,西厢一向是云姨娘的居处。

顾熙然摇了摇头:“不用了,你先去歇着吧。”

云姨娘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微低了头,执着的陪在那里不愿走。

话说舒欢磨磨蹭蹭,慢慢吞吞,就是想拖延时间,磨到最后手指头上的皮都被泡得起了皱,洗澡水也凉透了,就连头发都半干了,才不得不起来穿衣。

拔门栓前,她先凑到门板上听了听外头动静,似乎没有什么声音,顿时长舒一口气,心想顾熙然和云姨娘大概等不住另找房去睡了,这才开门出来,想悄悄溜回东厢房里去。

没想,门一打开,就见厅上两人还坐在那里。

舒欢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尴尬道:“你们还在啊?”

顾熙然倦倦的瞟她一眼,有气没力道:“这是我的卧房!”

不在这还能在哪?

舒欢心里也不满,又不是她愿意占他卧房洗澡来的,能怪她吗?不过脸上还是憋出了一点笑,边悄悄的往厅门处挪着脚步,边抱歉道:“不好意思让你们等这么久,那个,天不早了,你们歇着,我回房了。”

话一说完,她就飞快的要往外溜,没想冲得急了,一头撞在门板上,痛得她捂着额头,眼泪差点掉下来。再看厅门,原来已经关上了,只是有密实的细竹帘子遮挡在那里,她没瞧见,还以为是开着的……

顾熙然满带倦意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兴灾乐祸的笑。

云姨娘赶着上来看她伤处:“是我不好,怕外头寒气重就使人关了门。二奶奶磕着了没有?要不要喊人拿点药酒来擦擦?”

“不用不用,没撞伤,过会就不痛了。”舒欢还没死了要溜出去的心,伸手就去开门。

这时顾熙然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嫣娘去睡吧,我们也歇了。”

我们?!

晴天霹雳啊!

谁要跟他一起歇啊!

舒欢蓦然转身,想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顾熙然,她不替人暖床!

谁想刚张口,就见顾熙然朝她丢了个眼色,倒让她微怔了一下,猜度着此人是不是有什么话不方便当着人说,要留她下来单独私谈,只好暂时按捺下同他撕破脸的冲动,静立在那里不语了。

云姨娘也是一怔,强忍着心里的酸楚,黯然道:“那嫣娘先告退了。”

顾熙然点头不语,她转身出去。

舒欢看看他,再看看云姨娘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眉头微蹙了起来。

*——*——*——*

6月PK,有粉票的筒子,请替我留着吧,谢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