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霸总小娇妻3

发布:2021-10-30 12:55:09

作为本市第一私人医院,刨除非常优秀的医生专家团队与不输国内任何一家公立医院的医疗设备,人性化与很贴心向来是宁安医院倍受上流社会追捧的优点之一。倒也不很奇怪,有钱的人人家的夫人太太们与常人相比较,在生产这等大事上,好像理所当然地有着自己的一直坚持,有讲求孩子出倒也不奇怪,有钱人家的夫人太太们与常人相比,在生产这等大事上,似乎理所当然地有着自己的坚持,有讲究孩子出生时间的;有不想顺产想剖又怕留疤不好看,专门找人设计创口的;还有那迷信讲究风水的,从医生护士生肖属相到物件摆放都要安排好……。...

作为本市第一私人医院,除去优秀的医生专家团队与不输国内任何一家公立医院的医疗设备,人性化与贴心一向是宁安医院备受上流社会追捧的优点之一。

倒也不奇怪,有钱人家的夫人太太们与常人相比,在生产这等大事上,似乎理所当然地有着自己的坚持,有讲究孩子出生时间的;有不想顺产想剖又怕留疤不好看,专门找人设计创口的;还有那迷信讲究风水的,从医生护士生肖属相到物件摆放都要安排好……

诸如此类,作为妇产科主任,何媛自认都是见惯了,也能面不改色地应对,并做出最好的安排。

但饶是如此,听着对面女子轻柔的言语,何媛还是难得的呆了一下,半晌,才带着几分玄幻飘忽地复述职述:“许女士,想要您的……狗,哦不,抱歉,爱犬Teeny……陪产?”尾音带上了几分不可思议。

摸摸肚子,许女士笑容不变,眸光里却满是坚持与认真:“唔,是的。”

何媛:(ノ○Д○)ノ你怕不是在为难我胖虎!

姑且不论这中间有多少何主任的辛酸与纠结,反正三天后,产房门口还是趴了一只哈士奇。

当然,进产房是不可能进的(严肃脸),在多次确定Teeny确实听话安全后,何主任将产房的小半扇门换成特制的,从里面产床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一只狗头的那种。

在反复确定医院不能让Teeny进产房后,许攸宁勉强接受了这个安排。

此外,还有给狗狗安排的特殊通道,防止突发状况的训犬人员什么的,当然,医院给的价格也与其服务相配就是了。

但对于许攸宁来说,她父母早早过世,除了管家胡伯,也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好友,虽然只相处了几个月,Teeny对她早已不仅仅是宠物,它暖心又体贴,甚至,更多时候,看到它,她内心因为怀孕而产生的无法诉之于口的不安与迷茫才会稍散。——与之相比,那点钱与折腾就更不算什么了。

双亲早亡,很长时间都是孤家寡人的许攸宁从不曾觉得自己是一个软弱的人,但在父母祭日的一夜放纵确实叫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无助与压抑感。

一觉醒来躺在身旁的陌生男人,失去镇定的落荒而逃,突如其来的孩子,不知好坏的留下孩子的决定,怀孕期间的种种生理状况,一切的一切,都积压在她的心上。

她到底还是一个没怎么经过事的年轻女孩,对待外人甚至管家胡伯,她都极力保持冷静自持,一如往常,但一人独处时,那种焦虑与压抑都叫她备感心力交瘁。

在许攸宁几乎快要崩溃的时侯,Teeny出现了,没有人会对小动物设防,尤其它那么有灵性,温柔又暖心,每当撸着它的毛,看到它人性化的眼睛里浮现的纵容与宠溺时,她的心就会有种被抚慰的宽松与舒适,所以她特别喜欢撸Teeny的毛,连胡伯也从开始的劝阻到后来发现她的状态后隐隐地愧疚与放纵,况且,Teeny真的是一个暖心听话的小可爱,便也随她去了。

从父母去世后,许攸宁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也会这样依赖一个人,是的,躺在产床上,看着玻璃上挂着的毛脸,对上那双狗眼,看到其中的焦灼与关切她慌乱的心才渐渐安稳,冷静地听从医生指挥,开始深呼吸,用力,深呼吸……

产房外,Teeny双眼紧盯在产房躺在床上的女人身上,尽管也是经历过诸多风雨,也难以克制此刻的不安,生产从来都是半只脚踏进阎王殿的事。

这么久相处下来,Teeny早已不仅仅是把许女士当作任务目标看待了,这也许也是促使她前面那么多任务失败的因素之一,她次次都是投入了真感情的,如果不真心待人,如何要求人真心对你?

就连开始的暴君……想了半晌却脑子一片空白的007苦笑一下,是了,为了防止员工背负过多情感影响工作生活,局里都是提供记忆情感淡化服务的。

也许以后007也会忘了这里的一切,但此刻的Teeny却时刻挂心着里面的一切,动也不动,倒叫一旁守着的工作人员暗自称奇。

生孩子,尤其是头胎,那都是漫长又煎熬的,不仅是对产妇,还有等待挂心的亲友。

在工作人员第三次投喂狗子遭到拒绝后,产房里终于传来了微弱的婴儿啼哭声,半小时后,房门打开。

强撑着看了一眼孩子,许攸宁转头看向产房门口,却一无所有,失落间,手边传来毛绒绒的触感,伴着耳边传来护士的小声惊呼,她终于满足地摸了摸手下的狗子,陷入沉眠。

办公室,李秘书惊讶的看着面前没怎么动过的文件,万年工作狂上司竟然没有批完今天的文件?虽然这个星期公司紧要事务都已经处理好了,余下的并不怎么紧急,但这显然是不符合boss一向作风。

是生病了?不过想到上次顶着boss高烧处理事情,还把项目经理批得狗血淋头的惨案,很快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但眼神不由落到了在落地窗前沉默远眺的英俊男人身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