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华儆(书中书,第三人称视角开始)

发布:2021-10-28 15:48:22

六月初一。这天下近来很不太平。先是三月前江湖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位隐世高手,于凌霄顶单战明月教教主楚误,将这名满六国的女魔头三招斩于剑下,一战成名。现江湖上人心惶惶,流言四...

六月初一。

这天下近来很不太平。先是三月前江湖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位隐世高手,于凌霄顶单战明月教教主楚误,将这名满六国的女魔头三招斩于剑下,一战成名。

现江湖上人心惶惶,流言四起。高手离开凌霄顶前,用剑刻三字于坚石之上——萧子让。

再是国局之上,最要紧的可数以下三件事。

一是燕国整兵,十日前大举进攻卫国,两国交战,生灵涂炭。边界百姓集体迁徙,多迁徙往齐、姜两国,齐王姜王正头痛不堪。

二是齐王昭告天下,立公子言为齐国世子,将于九月十五行册封大典。

三是吴国修书楚国,望能联姻,愿将其嫡长公主许淑下嫁,两国永结秦晋之好。楚国回应,嫡二子南宫诩将在明年迎亲。

几件事接连发生,似乎太巧了些。

**

“……这大魔头想着逃,只见咱们萧大侠一剑回头,一刺!就刺穿了她的心脏!”

“好啊!好!”

“简直大快人心!”

“这魔头罪有应得!”

“就是,终于死了……”

“老天有眼,报应不爽!”

一家茶楼内,说书人唾沫横飞,底下一群人正拍手叫好。茶楼上方,有两人对面而坐,品茶下棋。

“楚误这一棋下得很好,在江湖上产生的影响不容小觑。燕、卫交战,齐、姜不得安宁。吴楚联姻在即,形势愈发严峻,此刻,必予以重招。”

“你是说……”

“飞羽楼。”

一枚白棋,悄然落入棋盘之中。

花想容静坐在墙角,身上衣衫褴褛,眼睛却又炯炯有神,一动不动的望着前方。

这难民窟最近来了很多人,都是卫国逃往此处避难的。远济城外这片难民窟,也被叫做叫花子窟,位于燕、卫、姜三国的交界处,是六国有名的三不管地带之一。

远济关了城门,难民没地方去,只能来这里,此时一片呻吟与谈话之声。

花想容看着跃动的火焰,仲夏时节无需取暖,点火是为了照明。

可边上却坐着一个披着厚重破袄子的老人,望着前方,一言不发。

花想容突然站起来,走到火堆边那老人身旁,然后又挨着他坐下。

她轻声开口:“黄爷爷……”

老人微微侧头,声音有些沙哑:“该走了?”

良久,她才轻轻“嗯”了一声。

“哦……”老人点点头,又呆滞的望向前方,问道:“可想好了,往哪个方向?”

花想容很认真的思考,而后又摇头:“不知道。”

老人缓缓一笑,抬起手,指向前方,道:“战争,是从那里烧起来的,要去,就去那里。”

花想容抬头,东北方向——燕国。

她起身,对着老人三拜,之后头也不回的朝东北方深处走去。

自此,她离开这个待了九年的地方,远济。

两日之后,她到达了燕卫两国最初交战的地方——卫风关。

卫国的卫风关,三日前就已失守,此时是燕国的据点。

卫风关外有战争残留的气息,谁又知道,三天前,脚下的这片土地,死了多少人呢?

关口排查很严,花想容进关时,被阻拦了下来。

守关士兵的理由是,行迹可疑,不能入关。

花想容轻笑出声,说:“官爷应该看出来了,我是个乞丐,没钱。”

守关士兵被说中了心思,恼羞成怒,一把推开她,囔到:“走开走开。”

花想容因力后退几步,皱了皱眉。

她还不到十六岁,正处于发育阶段,那士兵一推正是在她的胸口,一阵痛蔓延开来。

“哟!”那士兵露出猥亵的笑容,冲她道,“还是个女乞丐,要不,你陪夜睡一觉,说不定爷一高兴就……”

他说着,把手放到花想容的肩上,一脸不怀好意。

花想容面无波澜的道:“把你的手拿开。”

“这脾气还不小。”他说着,就想伸手去摸花想容的脸。

花想容微微后倾,右手一把抓住他的手,左手向下一劈,微曲左腿,右腿横扫地面,那士兵便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哀嚎着。

这动静一出,周遭士兵全都举着枪围了过了,身边的百姓都尖叫着躲开。

花想容只看着躺在地上哀叫的人,很是冷静:“我说了,把你的手拿开。”

这下,见识到她的厉害的人,没有一个敢轻举妄动。

地上的人手怕是断了,一直惨叫着。

“何人在此斗殴!”清冽的男声伴随着一阵马蹄声靠近,周遭的众人一见,齐声下跪喊道:“参见世子!”

华儆正巧在这四周巡营,听到动静后便过来看看。

霎时间,地上只有花想容一人站着。

马上的人五官坚毅而俊朗,深黑色的战袍使他具有一股杀伐之气。他嘴唇紧闭,眉头紧促,看起来愁闷不堪。

此人便是燕国的世子华于江,六国有名的神射手。据说他自六岁时一箭射死一头白狼以后,箭无虚发,从未有人能从他箭下逃脱。

而此时,卫风关前,寂然无声。

华于江身边的一位年轻将领见此,指着花想容骂道:“大胆刁民,见了世子还不行礼!”

花想容抬眸,平静的说:“我不是你们燕国人,凭什么给你们燕国的世子行礼?”

“你……”那将领想教训她,却被华于江抬手拦住,道:“先把地上的人带回去,叫军医看看。”

年轻将领看了一眼花想容,终是对华儆俯首,道:“是。”

直到人被带走后,华于江方才偏头,淡淡的望了一眼站在地上的人,问道:“不是燕国人,那便是卫国人了?”

“不是。”她果断的回道。

“那是哪里人?”华于江的警惕又多了一分。

“不知道。”她声音依旧清冷,依旧果断。

华于江眯眼,道:“不知道?呵,”他望了望四周,“所有人都忙着逃,只有你一人进关。关内人想出去,你却想进来。”而后他眼神忽的一冷,“你有何意图?”

“我没有意图,”花想容看着他,道,“只是路过此地,想进去借住一宿,明日一早我就会离开。”

“可笑,”他道,“你出手伤了本世子的兵,却还想到里面借宿?卫风关是什么地方,一晚上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比如,刺探军情,获取密报。

花想容知道他的意思,低头,道:“既然如此,我走便是了。”

“想走?”华于江讽刺一笑,“在本世子的地盘伤了本世子的人,你还想走?你未免太不把我华于江放在眼里了。”

正欲转身的花想容闻言,又正身道:“为何我要把你放在眼里?况且,我要走,你也拦不住。”

“拿下。”华于江一声令下,跪在地上的众士兵将她团团围住,刀枪相向。

“燕世子?”她嘲讽一笑,“你不也就箭快了点?”

她脚尖轻轻一点地面,一个旋身飞上了卫风关的城墙边上。

“我说了,我要走,你拦不住。”她声音清冷,丝毫不留余地。

华于江执起弓箭,对准她的心脏,一箭射去。

花想容用力催动轻功转身,箭尖与她擦肩而过,她飞身进了卫风关。

“世子……”华于江身旁的年轻将领不可置信,他一脸惊讶的看着花想容离开的方向。

他家世子的箭,竟然射偏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