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劝政

发布:2021-10-28 15:48:22

我愣了,他如此深入了解我,明白我是想自己落个宁静,但是我自然而然不能够让他明白。想了想,我便与他道:“元常,救急之恩没齿难以忘怀,我不在意外人怎么看我,但你不像。你这样做难免会引发百姓的猜疑。流言的力量是可怕的的,你堵得住人们的口,但你堵忍不住他们的心。救急想了想,我便与他道:“元常,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我不在乎外人怎么看我,但你不一样。你这样做难免引起百姓的猜疑。流言的力量是可怕的,你堵得住人们的口,但你堵不住他们的心。救命已是大恩,为报此恩什么我都可以做,你没有必要再为我做这些来坏了自己的名声。我已经好了。”。...

我愣了,他如此了解我,知道我是想自己落个安宁,不过我自然不能让他知道。

想了想,我便与他道:“元常,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我不在乎外人怎么看我,但你不一样。你这样做难免引起百姓的猜疑。流言的力量是可怕的,你堵得住人们的口,但你堵不住他们的心。救命已是大恩,为报此恩什么我都可以做,你没有必要再为我做这些来坏了自己的名声。我已经好了。”

元常淡笑,看着我把话说完,不语。

良久,他才道:“阿容,我既然敢做,那就没什么可怕的。我自然不曾忘记过我是姜国的世子,不计后果的事我只做过一次。你不必去担心长平城内的流言蜚语,我也绝不会让这些流言伤到你。我自知你不喜,可我若不找些事给你做,你也只会整日把自己闷着。所以,你安心待下去,其他的事,不用管。”

“可是……”

“好了阿容,晚了,你该歇息了。”元常打断我的话,道,“你若真为我好,那就接受我为你做的一切。”

元常说完站起身来便走,这是第一次我在他身后叫他他没有回应我。其实我想说,虽然如此,可是王上那儿他又该怎么交代?难道姜王就真的这样放任自己的世子废黜国事,不管的吗?

这次我好像是真把元常惹生气了,但想来想去我却又想不通哪儿惹他不高兴了。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时事变迁,在一个梨花漫天飞舞的暮夏里,我问他,在我劝他专心国事时,他是不是生气了。

他笑得浅雅,对我说:“没有,我是开心。因为以前的你,从来不会关心我。”

我坐在那暗自思量,一个丫鬟端着茶走进来。她换茶时,我发现新茶竟是冷的,忍不住问她:“为何要把热茶换作冷茶?”

丫鬟朝我一拜,道:“回姑娘,世子要的,奴婢不知。”

世子要的?难道元常爱喝冷茶?

没有啊,从未见他喝过。

况且冷茶伤身,相信元常不会不知道,这又是为何?”

我似乎想明白什么,又不太敢确定。

夜里,锦湘给我梳头。我想着元常和冷茶,越想越想不明白。虽说心里隐约有些猜测,却又始终不敢肯定,还是打算自己去看一眼。

思及此处,我直接站起身就走,不顾锦湘在我身后的呼唤。

天气微凉,我来到元常屋外,亥时刚过,元常房里的灯果然还亮着。

我心里一惊,这次真的是我错怪他了。

我觉得他废黜国事,是因为我只见他白日里与我待在一起,却不见他熬夜批公文到四更。

我应该相信他的,我能想到的事,他又怎么会想不到。

锦湘拿了披风跟上我,看见我站着,赶紧给我披上,一边系着披风一边道:“姑娘您这是做什么?您要是染上风寒世子会杀了我的。”

她给我穿好披风便站在我身后,看了一眼不远处亮着的屋子,问道:“姑娘,要进去吗?”

我摇了摇头。

我只站在外头看着,不知过了多久,见他起来熄灯,才看天气,已是过了寅时了。

我转身想走,谁知一转眼,又看见锦湘已经靠在树下睡着了。

我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她被惊醒,喊了两声“姑娘”,我赶紧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对她悄声说道:“想让你家世子听见吗?”

她赶紧闭了声,又问道:“姑娘,要走了吗?”

我点了点头。

她跟着我走到屋前,我转身叮嘱她几句,让她别将今夜的事告诉元常。

她正犯瞌睡,点头应“是”,也不知道她真的听进去了没有。

那一晚的事着实是我错怪他了。所以为了弥补我的错,第二晚天刚黑我就坐在他桌旁等着他。

他进来见我,淡然的走过来,坐下喝了口茶,对我笑道:“你的书看完了?”

我答非所问:“元常,冷茶喝了伤身。”

他一笑,不接话。

我又道:“喝热茶吧,效果虽不比冷茶,但对身体较好。”

他打开书卷,道:“不用。”

“那还有一个办法,”我又接话道,“你在白日里批,这是最好的了。”

他抬头,又坚决道:“不行。”

“那我给你泡茶,”我笑问他,“你喝吗?”

他一愣,顿了顿笔,而后抬头,道:“喝。”

于是锦湘给我烧水,我给元常泡茶。第一盏茶泡好后,元常喝了一口,我兴致冲冲的问他:“能喝吗?”

他品了一会儿,又笑道:“点茶的手艺还不错。”

于是我的自信更足了,每隔半个时辰给他换一盏。

半更天刚过,元常批着公文对我道:“你不想睡别难为锦湘,她是习惯了早睡的。你回去吧,我用不着人给我泡茶。”

我想想也是,于是把锦湘赶走了赶走了,自己烧水。

元常见了,尽是无奈。

我觉得一定是茶的热气太旺盛了,导致我意志涣散,当我第二天在床上醒来时,才知道昨晚坏了事儿。

我唤了锦湘过来问她:“我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答道:“丑时刚过就回来了。”

“丑时?”我思量片刻,觉得自己记忆里没有这段,便又问她,“我……怎么回来的”

“是世子抱您回来的,”她满脸幸福,道,“我从来没看见世子的眼神那么温柔过……”

我内心哀嚎,昨晚怎么就睡着了……

我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千遍,复抬头问她:“现在什么时辰?”

她又答:“巳时了姑娘。”

我又边穿鞋边问她:“世子呢?”

她未答我,反问道:“姑娘您干嘛呢?这还没更衣呢,世子在……”

可惜我没听见她后面说什么,只一个劲儿的往外跑,开门时阳光和风一起进来,勉强伸手挡住阳光,这风却是挡不住的,把散落在胸前的长发吹往耳后,恰好我忘了梳妆。

当时就觉得,我的样子一定可笑极了。

彼时元常正站在外面摆弄我的蕙兰,我放下手时,就看见元常对我意味深长的一笑。锦湘此时才跑过来,看到此情此景,嘟着嘴在我旁边小声嘀咕:“说了世子在外面的。”

我当时突然很想打她,你为什么不早说!!

元常对着我笑道:“起来了?一起去吃早点吧。”

我站着没动,其实我是想告诉他的,现在已经巳时了,不用去吃早点了,可以吃午膳了。

总之这件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我坚持每日如此陪他,两日后他妥协了,改在了白日里批公文。白日里他批公文理政进宫,我坐在他书房里看他的书。

而后我也退了一步,对他找人给我说书的事欣然接受了。我也终于体会到了锦湘为什么说他以前忙的连饭都吃不上,因为自那以后我也只能在晚上见着他。

一个人实在无聊,偌大的世子府,都已经没有我没到过的地方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