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初入校园

发布:2021-10-28 14:14:45

唐筱筱,一个经历了2015年8月盛夏的中考的考生,出考场的那一霎那,面部满是忧伤,内心却微带着一丝窃喜,忙绿的高中生活,无数个难眠的日日夜夜,或许就在这时此时此刻变为为那些过往的怀念。一位采访者问着:“考还顺利地吗?觉得怎么样?”她单一化的表情令人想不...

唐筱筱,一个经历了2015年7月盛夏高考的考生,出考场的那一刹那,面部满是忧伤,内心却略带着一丝窃喜,忙碌的高中生活,无数个难眠的日日夜夜,也许就在此时此刻变成为过往的怀念。一位采访者问道:“考试还顺利吗?感觉怎么样?”她单一的表情令人想不出她思索着什么,也许只是想着尽快地好好睡一觉吧,此外没有任何的言语。说起来很奇怪的一件事,明明是盛夏时节,理应是艳阳蝉鸣去郊游的,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给打断了,她也只能待在了二层的阁楼上,一个只有一个窗户的房间里,还没有阳台,只有一个有历史年代感的蓝色窗帘。第二天清早,没来得及打扫,她便搬了进去。傍晚时分,暴雨依旧没有间断地下着,窗帘也时不时地扬起,她半睡半醒地躺着、自言自语地说道:“结束了,一切都来不及了,这雨会带给我想要的渴望吗?”无数个想法在她的脑海里激荡着,时间却兜兜转转地过去,依旧没有找到答案。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该是出结果、填报志愿的时间了,不知道你们是否都有这样的一种感受。不管是学霸或者普通人、充分备考或者未备考,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点焦虑吧,甚至手心会有冷汗的出现,这都是心理因素导致的。她自然也不能够避免,成绩查到了,总算得到了一个不错的结果,之后的志愿填报、邮寄地点确认、收到录取通知书等一连串的时间,都合理化得顺利完成了。开学时间没有打一声招呼、也如期而至了,给还没有收心的她来了个措手不及,她匆忙地收拾好行李、买好票、独自来到了中国的西北省份—宝鸡文理学院学校的专业、硬件设备以及知名度虽然都不是很高,但是却有着一个闪光点,她觉得教师教育太过于循规蹈矩,符合她当时的叛逆心理,她想要去一座陌生的城市,那里没有人认识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迹,她可以重新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也可以稍微弥补一下自己多年来的一些遗憾……不愿意住在宿舍,在宾馆安顿好了之后,她便走出了宾馆、下了电梯、站在了公交车站。不久,公交车来了,她上了车(她并没有在意车辆的驶入方向,更不知道自己的心中想法),找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只是一味地坐着,时不时的掏出手机来瞧一瞧时间,时不时又抬起头看向窗外,车水马龙的街上,形形色色的人来人往着,没有交集;看着繁花似锦的一切,没有生气;又低下头望了望自己,身上的行头好久都没有更换,显得可怜。公交车过了一站又一站,人群从拥挤变成稀疏,在变成无人,自己依旧坐在了原先的位置上,一动不动。快到站的时候,车辆喊的不下3-5遍:“已经到达终点站了,请所有的乘客检查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直到司机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下车。醒来之后,她孤零零得坐在了空无一人的宾馆,行李箱还在房间门口放着,忽然出声哭泣了起来,哭得好伤心呐。原来,她早已经失去了对这陌生城市的好奇,仿佛那从未见过的植物;从未看过的车水马龙;一切的未知在她看来已经没什么继续观看下去的价值了。拉开行李箱,里面并不是日常的生活用品以及衣物,而是半箱子的书,另外再加半箱子的读书笔记。她从其中随意拿出了一本,那就是《唐·吉诃德》,刚才的哭泣声也因为这一刻被治愈了,她整理整理自己的妆容、穿上衣服、趴在了床上便乐津津地看了起来,那哭泣不欢喜的脸上也洋溢出了淡淡微笑,这才是一个十七岁少女应有的气象,这才是自己眼中的唐筱筱。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经过这一道工序,耀眼的光线变得柔和,在宝鸡文理学院的门口,来来往往的都是要报道的新生,以及为他们置办行李的家长们,虽然她事先也清楚在这一天会有很多人,但是没想到自己这麽的手忙脚乱,两只手无处安放,正当筱筱慌乱的时候,她的手链掉了,前前后后地找了一通,没有找到;回头一看,原来是掉到身后了,她弯腰捡了起来,迎面走来了一个女孩,一直楞地撞在了筱筱的身上,那是一个比自己还要高出半头的栗色头发的女孩,带着淡淡的南方口音,并对筱筱说了声对不起,她也出语表示道:“没关系,不用放在心上,走吧”。“好可爱的女孩子!”栗色女孩拽了拽身边另一个女孩的衣角说道,同时筱筱突然注意到在栗色女孩旁边,站着一个一模一样的文静女孩,由于太过于相像,从相貌、性格、穿着、表达方式上等方面都很难区分,而唯一的区别是文静女孩没有染发,发色是黑色的。“也许只能通过发色来区分他们俩的不同了”筱筱心里嘀咕道。但最让筱筱想不通的、感到无力的是,这个身高似乎接近一米八二的栗色女孩比自己高这麽多,而且在言谈中了解到还在同一个班,这今后该如何相处呢?早先筱筱来到陌生城市的目的之一就是寻找自信,现实却是啪啪打脸,那种猝不及防的疼痛是无法描述的,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筱筱心里嘀咕道,来到这里也两天多了,不论是房东、司机、栗色女孩,还是之后形形色色的人物,都没有理会并称赞自己的可爱,反而觉得她神神叨叨的不好相处,想到这一层含义,筱筱强压制着自己内心的燥火,面部仍存在着微微的、有礼貌的微笑,“算了,还是先去报道吧!”,随即和女孩们说了再见,她便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挤进了学校大门,孤身一人加入到了报道的大军里面去,消失在女孩们可视的范围内。栗色女孩对身旁的文静女孩兴奋的说到,“姐姐!那个女孩走路摇摇晃晃,做事马马虎虎的,真可爱。那个女孩也是新生吧?会不会和我们同一级呦!”,文静女孩望了望她,更看了看妹妹,却迟迟不肯说话,也许是真的可爱吧!之后,女孩们也消失在了人潮中,等来到了报道处,学籍报道、注册、领取军训服装、寻找宿舍一大串的事件完成后,唐筱筱终于可以离开拥挤的人群,回到宾馆的沙发上好好的休息上一会儿了。至于为什么不是床上,可能是太累了,已经没有力气去走那多余的两步了,嗯!一定是这样。唐筱筱躺在柔软的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上摇头晃脑的坏吊灯,跟催眠曲似的不停的摇摇晃晃着,在安静的环境中逐渐进入了梦乡,一定是今天走路太多了,太累了。脸上忽然传来了刺痒的疼痛,唐筱筱用手抓了抓,可还是很疼,筱筱慌乱的睁开双眼,眼前一片烟雾朦胧,看不清前方到底是什么,于是他便往前走了一走,可结果是她被吓了一跳,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栗色女孩,她正坐在教室里面、捧着一本书、读的津津有味。我,吵杂的脚步声,愣是没有打扰到她,即使我已经站到她的身边,感觉到了一丝奇幻,我便开始打趣她,刚开始她表现的若无其事,最终还是露出了破绽,一个女孩呢?能不在意自己的头发吗?于是我就拽了拽她的头发,她转过身来对我说:“嗯?你好呀!我们又见面了!”,筱筱瞬间胀红了脸,头稍稍地低下,不敢短时间抬起。栗色女孩用双手扶起了筱筱的脸,看着面前如画的女孩,筱筱问道:“你们也是化学化工学院的吗?也是化学这个专业的吗?”栗色女孩说:“是的啊,小姐姐,我叫姜似锦,我们又见面了,看来我们的缘分不浅啊”,筱筱说:“没有,我只是来收拾一下,我打算住在学校对面的宾馆”,实在是不好意思,没有吓到你们吧。姜似锦说:“没有,姐姐……”,筱筱笑着说:“那就好,这位是……”。姜似锦说:“姐姐,这是我妹妹,她叫姜似研,希望姐姐以后能多照顾照顾我们俩,拜托了。”筱筱说:“没问题,放心吧!”。梦终究是会醒的,正如没有一个人能陪你走到最后,筱筱很明白这样的道理,因为她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啊。但是,筱筱顾不上想多余的事情,只得起身下去洗了一把脸,连衣服领子都是在跑往上课地点的途中摆正的。大学的第一节课,是新生入学教育,一上午都在讲安全教育,许多话题的末端节点呢?也都是安全,一上午的时间全部被这样的言辞给消磨殆尽了,快到11点了,班主任说:“先散会吧,今下午就开始军训了,大家都调整一下状态,注意事项呢?学生手册里都有详细的解说,大家都可以看看,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离开教室之后,筱筱有一点饿,于是她左右互看,想找到去餐厅的小路在哪里?可就在这个时候,碰到了两个人,你们猜一猜?当然,是姜家两姐妹了。筱筱抿着口、心里想着:“魔怔了,怎么这麽凑巧!”嘴上还不忘说一句:“好巧啊,又是你们。”姜家姐妹好像有读心术一样,姜似研说:“姐姐,吃饭吗?要不然我们一起。”姜似锦也迎合地说:“好啊,姐姐,一起吧。”筱筱面对这样的状况,心里虽然不想,但是肚子却很诚实,她也只好去了。姜家两姐妹简直是一对话痨,从推荐到讨论、到吃饭、到品评,可以说是无字不欢,一直感觉到自己跟她们不对付,但后来的一件事让我对她们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下午,也就是军训的时间,姜家两姐妹如愿的分到了一起,而我跟她们也居然在一起,这可能是上天注定的吧!军训确实是一项磨练意志的项目,对于人的内在行为也会有不大不小的影响,筱筱经历了一下午的训练,她明显的坚持不住了,回去走的路上也是一瘸一拐的,姜家两姐妹都看在了眼里。如此持续了两周的时间,在训练正步的过程中,筱筱由于四肢不协调的原因,被训练教官喊停并对筱筱说:“一定要集中精神,四肢的频率要跟同学们呢?保持一致。”再一再二之后,再三依旧在筱筱身上出现了问题,训练教官责骂了她,话语和言辞很激烈,姜似研想出来说话,但是却被姐姐姜似锦给阻止了。军训时间也过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下午吃饭的时间,姜家两姐妹叫上筱筱一起去了餐厅,她们点了小火锅,姜似锦说:“筱筱,你知道火锅的含义吗?”筱筱摇了摇头说:“不知道,那是什么呢?”姜似锦说:“我跟妹妹从小在重庆长大,重庆人的世界里是不能够没有火锅的。”火锅象征着我们对于生活的热情,是一种本源的热爱,是一种习惯的养成。筱筱说:“原来是这个样子啊,怪不得你们次次都吃辣。”我还是喜欢吃点清淡的,姜似锦说:“姐姐,你可以试一试,你会爱上的。”半信半疑的筱筱吃了一小口,终究是停不下来了,美味的诱惑是无法抗拒的,最终满满的吃了一大碗。饱腹的目的就是让你忘记伤心的感觉,而麻辣的鲜味则是让你重新点燃对于生活的热情。不知是姜家两姐妹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呢?还是筱筱理解偏了?训练教官再次责骂的时候,筱筱对教官说:“教官,我可能不太适合做军人,简明扼要地说,或许我不适合军训,要不然让我停止训练吧。”姜家两姐妹大吃一惊,本来只是想让筱筱放松一下心情,没想到这麽激烈啊。不过,坏事最终也变成了好事,教官居然答应了。之后的半个月时间,筱筱都在训练场地旁边的草坪垛子上坐着,偶尔添一下水、照顾一下受伤的学生,这样的工作,筱筱做起来可谓是传说中的得心应手,姜家两姐妹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时间飞快地流逝着,转眼就迎来了军训结束的日子,筱筱盼望的就是这一天。姜似锦也说:“妹妹,我们终于要解放了。”原来不止是筱筱盼望着,或许每个人都在盼望着,他们的弦都绷的太紧了,也该是时候松松了。在欢送教官的途中,姜似研哭了起来,事后筱筱和似锦才了解到,教官曾经私下帮助似研练习正步和军体拳。那教官平时为什么表现出一副凶神恶煞、不近人情的恶人形象呢?姜似研说:“不是这样的,教官为人很好的。”筱筱说:“那你说,教官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似研说:“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们吧。”其实教官从小体质偏弱,并不像现在这般魁梧,之前他的老师对他更加严厉,只是希望他不要浪费自己的才能,不要再走老师的老路,其实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远,用来描述教官与其老师之间的关系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筱筱回应道:“即使如此,用激进的行为教育学生,难道就不会适得其反,从此对人生黯淡吗?”似研说:“教官不担心,因为你不是那么容易打败的人。”筱筱笑着说:“你如何得出这番评论呢?你这有点强加啊。”教官曾说道:“筱筱,外表虽然很冷酷,但是还是有一点想法的,她需要一个人去鼓励、推动她,她并不是不努力,而是没有一个恰当的时机,我相信她终究会打破现如今的局限,去实现自己曾经有意识有形态的梦想。”筱筱说:“教官真的这样说我的……”似研说:“是的,我从来不虚言的,这真的是教官的原话。”筱筱难受地捂着自己的胸口,眼泪也夺眶而出,或许是祭奠自己的不懂事吧,或许是想对教官说一声抱歉吧。似研走过来轻轻的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安慰我说:“筱筱,不要难受了,只要你今后努力做好自己,那你就是最棒的。”军训生活结束了之后,大学的生活才算是真正的开始了。在姜家两姐妹的邀请下,筱筱打算搬回宿舍,似研也将宿舍里最好的位置留给了筱筱。带开门一看,地板上全是零碎的垃圾和一些干了的水渍,似锦赶忙跑到阳台上拿上笤帚扫了起来,似研也拿着簸箕也凑了过来,说:“我来帮你吧!这样能快点整理好。”唐筱筱先是不知所措的站着,接着也一起忙活着。突然,她停下了手上的打扫工作,面面相觑地看着对面的似研说:“感谢你们这麽长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希望未来四年,我们能成为好闺蜜。”似研说:“好,我们一言为定,谁都不许反悔哦!”,我们三个人还一起盖了章。接着,一起打扫了宿舍,一起帮筱筱整理床铺,一起和筱筱将宾馆的房间退掉,一起去逛街,一起吃了晚饭,一起在宿舍聊各种明星的八卦事件。短短的三天时间,我们似乎了解了对方,而对方也瞬间成为了自己生命中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这样,现在的两人并没能知道,她们之间的故事现在才仅仅开始,直至死亡才将两人分开,或许死亡也没能将两人彻底的分开,而存在她们之间则是永恒未知。晚上,一般是宿舍最热闹的时候,似锦是一个学霸,书桌上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书籍,每次说话都带着专业的术语,但丝毫不影响她与我们的交流,反而可以训练我们的口才,不断增强我们的处事能力。似研是一个爱美的美妆博主,每天都需要化4至5小时的妆,才可以出门,晚上回来也是大包小包的拎着,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面膜、口红、当季礼服和衣服,还要在宿舍直播,每天都需要维系她的那些粉丝们,有的时候还会聊到深夜2点钟才睡,我们也只好陪她一起了。似锦和似研,身上具有不同的亮点,那是我一直做不到的,她们舍得为自己抛头露面的,舍得为自己花钱,舍得为自己的事业去拼搏。对于筱筱,一个从小山村里面出来的女孩,她每天都焦头烂额的,只是为了碎银几两,只是在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原本属于自己平安永逸的人生,终究是被现实和金钱给打破了。人生或许就是打你一巴掌,然后再给你一颗甜枣,再安慰你一下,也就过去了。有一次,似研一大清早起床化妆,变得十分的勤劳,当她面试没有通过,回来向我们哭泣时,我们才知道她去应聘社团了,不幸被刷掉了。筱筱说:“有什么好哭的,再接着应聘呗”似研哭的更大声了,似锦赶紧跑到门口,将宿舍门反锁了起来,转身来到了似研的身边,似研慢慢地靠在了似锦的身上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这麽努力,还是不要我呢?”似锦皱了皱眉头,先向筱筱示意,让筱筱过去,便说:“她们不要我们的小似研呢?是她们的损失,是她们没福气,以后让她们哭去吧。无论任何时候,姐姐和筱筱都要你。”筱筱也及时应喝道:“是啊,似研,我们要你。”不一会儿,似研缓过了劲说:“我会再接再厉的,你们就瞧好吧。”似锦和筱筱诧异地看着似研,这小姑娘变得挺快的啊。不知为何?本来是四人间的宿舍,可是里面却只住着我们三个人,最后一个床铺始终没有人住进来,这不是虚假捏造的,而是似研事先未打招呼,便随意在门上贴上了相亲相爱一家人的贴纸,上面还附有我们三个人的大头照,在外人看来,谁能看不出其中的蹊跷。似锦在反映上迟钝了一刻钟,身为学霸的她,在此刻也忍不住对似研大说道:“你这是为什么啊?这下弄得全公寓的人都知道了,以后还怎么出门呢?万一还有人来呢?我们怎么相处呢?”似研不慌不忙地答道:“我巴不得全公寓的人知道呢!”似锦好像更生气了,筱筱在旁边拉开了她们。“别生气了,平缓一下心情”筱筱说,似研这才提及到,我不是不想再来一个室友,相反我更希望来一个活泼开朗的室友,贴照呢?完全是要体现宿舍的温馨气氛,就算只剩下了一个人,气氛也是不会消散的。似锦和筱筱听了,感觉很有道理,便欣然接受了,还和似研一起维持着这种气氛,使其经久不衰。从军训结束到上课的这半个月以来,筱筱也开始慢慢适应了,一改早先的阴沉氛围,以至于每次去教室上课,周围就像是真空带一般,没有一人愿意坐在她的身边,虽然刚开始时还是有几个看到可爱漂亮的女生凑过去的男男女女,但随着她阴冷气场的扩散,周围的人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姜家两姐妹也为筱筱高兴,知道筱筱的生日马上就要到来了,她们准备了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在这里先打一个官腔,大家也可以猜一猜这份礼物是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