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篇 玛瑙猴

发布:2021-10-28 12:42:57

曾,我的家乡出玛瑙。人们去江边捡一麻袋,轮斤卖给来公司收购的南方人。那时候人口快速流动不容易,公司收购的人不来了,也就没人再捡。江边多得是,没人当宝贝。也没人叫它什么玛瑙,称之为红石头。我姥姥自小听唱本,明白点关于金银财宝的事,可也不以为意。从我爸爸捡我姥姥从小听唱本,知道点关于金银财宝的事,可也不以为意。从我爸爸捡回来的大堆石头里挑了一个酷似猴子的给我玩,不计成色,只看中它的样式巧。她不叫它“石头猴”,叫它“玛瑙猴”。玛瑙猴不大不小,一岁的孩子握在手里刚好,姥姥说我整天拿着玩。。...

曾经,我的家乡出玛瑙。人们去江边捡一麻袋,轮斤卖给来收购的南方人。那时候人口流动不易,收购的人不来了,也就没人再捡。江边多得是,没人当宝贝。也没人叫它什么玛瑙,称之为红石头。

我姥姥从小听唱本,知道点关于金银财宝的事,可也不以为意。从我爸爸捡回来的大堆石头里挑了一个酷似猴子的给我玩,不计成色,只看中它的样式巧。她不叫它“石头猴”,叫它“玛瑙猴”。玛瑙猴不大不小,一岁的孩子握在手里刚好,姥姥说我整天拿着玩。

七八年后一个冬天的傍晚,邻居孩子在我家,她家没有老人,父母又不给她钥匙,差不多每天那个时候都在我家。当时停电,饭桌中间点着一根蜡烛,旁边炉火正红。那孩子爱翻弄别人的东西,从针线筐里翻出了玛瑙猴问是什么。我以为人人都该认识的,笑道:“玛瑙猴都不认识。”姥姥看那孩子慢慢将拿着石头的手缩进灯下的阴影里,忙递给她一把瓜子,把石头哄过来换了个地方放。等她父母接她走后想起来再去看,那玛瑙猴不见了。

姥姥甚为惋惜。一再告诫我不可以贪别人的东西,“再好的东西也不能贪!”我到现在还记得她紧盯着我的眼神,好像能用目光把这条戒律钉进我的脑子里似得。我问:“她为啥拿呢?”姥姥说爱小便宜的孩子不会有出息。多年后那孩子偷偷卖掉了父母的房子,应了姥姥那句话:小时偷针,长大偷金。

不仅不能拿别人的,看也不许多看。隔壁家独生子常常拿了各种零食站在门口吃,姥姥从窗户里见了一定高声叫我们回去。看嘴也是没出息的表现。

一年春节坐火车去看爷爷奶奶,窗外白雪皑皑,坐我们对面的中年人放一个红亮的西红柿在小桌上。那时没有反季节蔬菜,好几个月没见,真是巨大的诱惑。我们都装作没看见,偶尔偷偷瞄一眼。还有两站下车,中年人把西红柿掰开分给我们,说好孩子就该奖励。这件事让我明白,如果真的好,总会有人明白。

婚后拮据。春节时仅有几样拿得出手的吃食都当做拜年礼物送出去,自己水煮白菜,怡然自得。当时有冰箱冰柜的人家不多,存储食品都靠天然冰箱。天气渐暖,寒气着人不着水,一个至近亲友当做储藏室的阳台鱼肉堆叠,化得一塌糊涂。她拿了一条肚破肠流的大鱼给我,我死活不肯拿。

还是这个亲戚,几年后跑到我工作的城市,坐在我租的十平米的筒子楼的床上,眉飞色舞讲一个朋友女儿傍上了大款,想生了儿子转正,结果生了个女儿被遣散。“给了那么大一颗钻石!”她那时新富,用她的话说是“比别人那是强得多”,羡慕那样的钱,我无法理解。

有闺蜜如园丁鸟,爱一切闪闪发光的东西。典当行、珠宝展我陪着她不知逛了多少。有一天看玛瑙,小小的几块价格不菲,她犹豫再犹豫,选了最小的一块儿。用手指挡住那小石头上的瑕疵,只露透亮的一点给我看:“好看吧?”我不忍扫兴,忙说好看。想起当年装在麻袋里、堆在地上的那些,只觉得滑稽又讽刺。

忍不住把这感慨说给同事,提到曾经当做玩具的玛瑙猴,同事酸溜溜地脱口而出:“你家有钱!”

夏虫不可语冰,果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