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章 祠堂里的秘密

发布:2021-10-27 19:32:44

随着时间推移,图书室里的人越发少,到了最后图书室里就仅有角落里传闻翻书页的声音。秦梦瑶正翻阅的津津有味,忽然一阵风吹进了图书室,吹翻了她正深度阅读的一页,吹乱了她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她抬头朝窗外看了看,原来是高挂在天空的太阳了悄悄地偷跑去了山秦梦瑶正翻看的津津有味,突然一阵风吹进了图书室,吹翻了她正在阅读的一页,吹乱了她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

随着时间推移,图书室里的人越来越少,到了最后图书室里就只有角落里传出翻书的声音。

秦梦瑶正翻看的津津有味,突然一阵风吹进了图书室,吹翻了她正在阅读的一页,吹乱了她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

她抬起头朝窗外看了看,原来高挂在天空的太阳已经悄悄偷跑到了山边。

祠堂院子里的树木被风吹的东摇西摆,树上枯黄的叶子落了一地。

西斜的余晖挂在山顶,秦梦瑶站起来把书籍放回了书架,将凳子摆放在原来的位置后,她走出图书室关上门回到了教室。

此时,教室里已经没有了学生和老师,秦梦瑶独自一个人拿起扫把和簸箕开始打扫卫生,这是自她入学以来每天的必修课。

当初入学的时候,她家里没有钱交学费,艾老师和村里的老人们商议过后,让秦梦瑶以打扫教室卫生代替学费,这才使得秦梦瑶能够坐在教室里上课。

艾老师是大城市里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她此行是响应国家“教育下乡”活动的倡导,志愿来到深山里的秦家庄,给孩子们上课教学。

这里没有所谓的高科技教学器材,教书只能依靠书本;这里没有电,照明全靠村民自制的蜡烛和油灯,燃烧所用的油是从村子里的男人们打猎得到的动物身上一点一滴熬炼出来的;这里没有电话,通信全靠嗓门大;这里没有精美可口的零食,吃的糖果是村民们用被水泡过的谷米搭配点甘蔗沉淀下来的糖汁搅拌,用白布包起来,再用石头砸碎,放在阴凉处一日三翻做成的。

在这样一穷二白、只有淳朴憨厚的山野村民的地方,她不怕吃苦,不怕受累,每日起早贪黑的教孩子们读书写字、学术画画,掌握基本的生存之道。

在她的心目中,山里的孩子已经很苦了,不能在教育上让他们再落后于人,所以她尽自已所能让孩子们能够坐在教室里读书,哪怕只能认识一两个字。

秦梦瑶先扫了教室,然后扫了院子里的各个过道,又拿起抹布擦了教室的桌子和小黑板,最后扫了后院院子里的落叶。

用簸箕将扫在一起的垃圾端起来,绕道北厢房后面倒了垃圾。

当她拿着簸箕蹦蹦跳跳的经过北厢房大门返回前院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瑶儿…”

有人在喊她!

秦梦瑶转头四处张望,图书室的门已经被她锁了起来,刚才她还检查过里面没人的;艾老师的房间门也锁着,应该是去村子里吃饭了。

到处看了看都没有发现人影的存在,但呼喊她的声音却还在断断续续的传来,这让她有些害怕了起来,不自觉的挪动步子朝前院走去。

这不走还好,一走起来踏出每一步,她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

吓得她身子朝后看去,身后却没有任何东西的存在。

几次三番之后,她已经移到了院子中间,正好和北厢房的正门对着。

当她再一次转头向后看去的时候,终于让她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北厢房里好像有光。

将簸箕放在脚边,她壮着胆子凑近北厢房,迎着门缝朝里面看了进去。

按照秦家庄的习俗礼仪,摆放着灵位的北厢房是女人不可触碰的禁忌之地,女人不能进入摆放宗族牌位的地方,就是结婚生子也是由老人们带领着女婿协同男女双方的男性长辈进入祭拜。

所以,从小到大秦梦瑶一次也没有进过摆放着灵位的北厢房,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摆放着谁的灵位。

大门紧闭着,房间里一片昏暗,秦梦瑶透过门缝隐隐约约的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正对着门的中央靠后的位置放着一张很大很长的桌子,桌子的最中央放着一个呈金字塔形式的灵位架,上面摆放着不知数的灵位牌。

两侧的墙上贴着一幅对联:

上联:祖功宗德流芳远;

下联:子孝孙贤世泽长。

房间的两侧放着两排椅子,是举行祭拜仪式时老人们休息所用。

再往上秦梦瑶看到厢房的顶很高,前后用木椽做成的梁连接,中间被小木板隔成小方框,用白纸封粘了起来做了简单的吊顶。

沿着横梁有两席幕布,前面一席幕布是白色的篷布,只有在村子里有人家出现丧事的时候才会放下来;后面一席幕布是红色的绸缎,除了丧事、祭拜等特殊情况,剩下的基本都用这席红色的幕布。

秦梦瑶透过门缝看到了厢房里面的场景,没有找到亮光的地方,却意外的发现呼喊自己的声音就是从这个房间里传出来的。

这个时候的她心里既纠结又好奇,纠结的是作为女孩子要是进入北厢房就触犯了风俗礼仪;好奇的是她想要弄清楚呼喊她的声音到底是哪里传来的,并且她还想弄清楚刚才自己看到的那道光亮。

风俗是某个地方的人们经过历代的繁衍生息逐渐形成的一种约定俗称的用来在道德上制约人们行为习惯的行为模式或规范。

人们因地处不同的区域和不同的人长时间交往就会形成一种特有的习惯和行为规范,于是就有了那句“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

然而,风俗习惯虽然是人类经过繁衍生息形成的,但并不是所有的风俗习惯都是符合人类的社会发展需要,有一些不好的或者不利于人类生存环境的风俗习惯需要被破除或被人打破。

秦梦瑶站在门口满脸踌躇,龟缩着身子左右看看发现没人,稍微犹豫了一会儿,伸出稚嫩的小手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又轻轻的把门关上。

房间里的光线很暗,只有门缝和左右两边被纸糊起来的窗户透进来微弱的光。

再加上久没开门,房间里一股潮湿的味道,一股阴森的感觉油然而生。

站在门口的位置稍微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她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慢慢靠近摆放灵位的桌子,深怕稍微大点声音会惊到灵位上的列祖列宗。

秦梦瑶昂头看向灵位,只见灵位上从下往上写着一个个秦家庄已故的人名,如秦天霸、秦无双、秦晨…这上面的每一个名字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的陌生。

房间里昏暗阴森,从门缝隙里吹进来的风鬼哭狼嚎般从秦梦瑶的耳边略过,扬起桌子上的香灰在空中飞舞,吓得她赶紧往后面退去。

随着退后,秦梦瑶明显的感觉到呼喊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小,当她再次慢慢靠近桌子边的时候,呼喊声又清晰了起来,这让她意识到自己寻找的答案可能就在桌子后面。

壮着胆子,她迈着小短腿快步的绕过桌子来到幕布后面,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在她的眼前。

一排排木头制成的柜子立在墙边,上面摆放着很多精致的小物件,闪着寒光的宝剑、刀锋逼人的大刀、烁烁发光的金簪、晶莹剔透的玉镯…

千奇百怪的东西琳琅满目的摆放在柜子上,犹如一个富豪的藏宝库,让人目不暇接。

然而这些东西只是让她大吃一惊,因为以前的她并不知道平平无奇的祠堂中竟然还有这些东西。

真正让秦梦瑶感到不可思议或者让她意想不到的还是随着她眼神移动看到的一幕。

随着她的眼神在柜子上移动,在最中间的柜子上摆放有一个灵位,上面写着“先妣秦祖太孺人闺名太一之往生莲位”。

从字面上的意思理解,这块牌位是一个叫王太一的女人的灵位。

在前面已经有那么多灵位的情况下,在幕布后面竟然还有一个单独摆放的灵位,这是秦梦瑶所没有想到的,也是她心生疑问的地方。

秦梦瑶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单独摆放的灵位,除了发现这个灵位放在这里的时间比前面那些比较早之外,还发现这个灵位在昏暗的房间里每隔几分钟就会发出微弱的光,这应该就是她在门口看到亮光的原因。

当然,除了这些,他还发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在摆放灵位的柜子上面的第三层架子上,一个戒指静静地躺在那。

这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古朴的戒指,表面被厚厚的香灰覆盖,已经看不清它的全貌,秦梦瑶感觉到呼唤她的声音就是这个传出来的。

她有些好奇的伸手去拿戒指,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够不着。

四处打量了一番,她从外面的大堂搬了一张凳子放在脚下踩了上去,伸手试了一下,距离刚刚够。

她抓住戒指往外拉,发现虽然拉出来了,戒指却被一根红绳绑着,她费劲力气往外拽,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传来,被拉断绳子的戒指掉在了地上,她的手也被绳子割伤了。

秦梦瑶被吓了一跳,顾不得手上的伤口,赶紧从凳子上下来去捡戒指。

当她把戒指拿到手里后,她发现了戒指的不同寻常之处。

戒指的材质似玉非玉、似水晶又非水晶,但是看起来特别的晶莹剔透。

在其表面刻有栩栩如生的花纹,仔细看去花纹纹路如龙如凤,非常的精美漂亮。

秦梦瑶满脸惊奇的把戒指在手里翻来翻去的看着,她被戒指上精美的雕刻吸引了全部心神,却没有发现其受伤手指上流的血在沾到戒指上之后被戒指缓缓的吸收了。

她看着看着发现自己的眼神特别累,整个人的身体开始出现疲惫,紧接着她的眼神犹如突然失去了焦距一般,跌倒在地昏睡了过去。

就在秦梦瑶昏睡过去的一瞬间,吸收了她手指上流出的血的戒指化作一道白光一闪而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