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耳听为虚

发布:2021-10-15 07:01:35

夜色深邃,雕花刻草的绿屏门在皎洁月光的弥漫下,看起来宁静宁谧。姜似冲纯儿略一颌首,低声道:“去吧。”纯儿得了吩咐,从腰间荷包中摸出一把钥匙,轻手轻脚走见状去开锁。随着钥匙轻轻地旋转,门锁已发出细微的咔嚓声,随着而开。纯儿握着钥匙的手心了湿漉漉的姜似冲阿蛮略一颔首,轻声道:“去吧。”。...

夜色深沉,雕花刻草的绿屏门在皎洁月光的笼罩下,显得安宁静谧。

姜似冲阿蛮略一颔首,轻声道:“去吧。”

阿蛮得了吩咐,从腰间荷包中摸出一把钥匙,轻手轻脚走上前去开锁。

随着钥匙轻轻转动,门锁发出轻微的咔嚓声,随之而开。

阿蛮握着钥匙的手心已经湿漉漉的,松了口气的同时只觉心跳如雷。

姜似见此,露出浅淡的笑意来。

前不久她吩咐阿蛮与管二门钥匙的婆子吃酒,待那婆子喝多了,趁机翻找出钥匙在准备好的几块香胰子上拓了个印,拿到外面打了几把新钥匙来。

只不过这样制出来的钥匙能否打开门锁全靠运气,好在五把钥匙中总算有一把是可以打开的。

阿蛮一点一点把门推开,眼睛亮亮的:“姑娘——”

这时忽然听到吱呀一声响,在这只闻鸟语虫鸣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主仆二人对视,皆望到对方眼中的惊恐。

姜似很快反应过来,拽着阿蛮矮下身去,就看到守门的婆子走出来,揉着眼睛向茅厕走去,竟没有往这边看一眼。

姜似忙钻过侧门,阿蛮紧随其后,轻轻把门关拢。

虚惊过后,阿蛮露出庆幸的笑容:“好险!”

姜似已经整理好了心情,淡淡道:“不要多言,快些走。”

主仆二人顺着墙角往前而去,走了约莫一盏茶的工夫姜似忽然停了下来。

阿蛮环顾四周,有些茫然:“姑娘,咱们怎么出去呀?”

她能设法弄到开二门的钥匙,大门可就不成了,没有姑娘的贴身丫鬟找门房老头儿吃酒的道理。

“跟我来。”姜似绕过一丛花木,弯腰拨开墙角茂盛青草,赫然露出一个洞口来。

阿蛮猛然睁大了眼睛:“姑娘,这里怎么有个洞?”

姜似并没有回答,而是俯身从洞口钻了出去,被府外的夜风一吹,仰望着夜空有片刻出神。

那时候,兄长姜湛在她眼里是个不学无术的,她对他一直爱理不理,有一次偶然瞧见他从这个洞里爬出来,显然是偷溜出去玩了。

她当时不过冷笑一声,对他越发瞧不上眼,甚至连通知管事把这个洞堵上的心思都没有。

在她看来,她的兄长便是那扶不上墙的烂泥,已经没有任何挽救的必要,还不如躲远些图个清静。

可是姜湛死在了她出阁后的那个秋天,得闻噩耗的她才赫然发觉她原来也会伤心的。

那个哪怕被父亲用鞭子抽了一顿后还巴巴把从街上买来的玫瑰莲蓉糕给她送来的兄长不在了。

“姑娘——”从洞口钻出来的阿蛮见姜似出神,轻轻喊了一声。

姜似收回思绪,自嘲一笑。

那时候的自己真是猪油蒙了心,二叔家的大堂兄再出类拔萃也不会给她送玫瑰莲蓉糕,她的兄长再怎么不争气,疼爱她的心是真切的。

“走吧。”姜似恢复了平静,算了一下时间,带着阿蛮快步往莫忧湖而去。

好在当朝取消了宵禁制,而莫忧湖与东平伯府都在城西,给姜似提供了很大方便。

主仆二人匆匆赶到那里,借着皎洁月色,遥遥看到了伫立在湖边的一双身影。

阿蛮当时就惊了,压低声音道:“姑娘,真的有人!”

姜似面无表情指指湖边矗立的一块写有“莫忧湖”三个大字的顽石。

那石头足有半丈多高,人躲在石头后绰绰有余。

阿蛮会意,跟着姜似躲在了那处。

姜似手扶着石壁,手心传来淡淡温热,是石壁白日积攒的热还未消散。

很快有啜泣声顺着湖边的风吹过来,姜似忍不住探头望去。

月光皎洁,清晰照出二人的样子。

男子身形偏瘦,高出女子近一个头来,正是姜似的未婚夫季崇易。

姜似的目光从季崇易俊美的面上一掠而过,落在女子脸上。

她一直很好奇,那个能让季崇易守着如花似玉的新婚妻子却从来不碰一下的女子长什么样子。

她嫁过去时,那女子已经不在人世了,直到今夜才有机会一窥真容。

女子身材娇小,柳叶眉下是一双含了雾的大眼睛,尽管沐浴着月光,依然能瞧得出来肤色不算白皙。

姜似心情瞬间有些复杂。

平心而论,这女子算得上眉清目秀的小家碧玉,但与顶尖的美人儿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且她后来听说这位民家女没读过什么书……

姜似目光再次移到季崇易脸上,看到他面上真切的痛苦与焦灼,不得不承认,她这是输给了真爱呀。

“易郎,你,你快回府吧,已经很晚了,要是被发现了就麻烦了。”女子低着头,声音带着哽咽。

季崇易伸出手扶住女子双肩,语气激动:“我不走。巧娘,你难道不知道我马上要成亲了?家中本来盯得就严,我这一走恐怕在成亲前再也见不着你了……”

姜似眼神陡然转冷。

原来季崇易的心上人叫巧娘。

怪不得他们成亲后的第二日阿巧进来服侍她,听她喊了一声“阿巧”,季崇易眼神如刀刮过来,随后拂袖而去,连敬茶都晚了。

安国公夫人,也就是她的婆母自然不会怪罪儿子,却认为是她不懂礼数,敬茶时很是难为了她一番才算作罢。

巧娘哀婉一笑:“现在不走又怎么样?易郎,你总是要回家的,早一时晚一时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区别呢?至于以后……既然你成亲了便好好对你的妻子,把我忘了吧,我,我也会把你忘了的——”

季崇易猛然掩住巧娘的嘴,声音扬起:“我不许!”

“易郎——”巧娘别开脸,泪水簌簌而下。

姜似冷眼看着,开始紧张起来。

看这架势,两个人就要殉情了吧?

希望接下来能一切顺利……

“巧娘,要不我们私奔吧!”季崇易情绪高昂起来,握住巧娘的手便往外走。

巧娘挣扎着摇头:“易郎,你冷静一下,私奔肯定行不通的——”

季崇易猛然转身,低头以唇堵住了对方的嘴。

阿蛮掩口倒抽了口冷气,气得狠狠拽姜似衣袖。

姜似却无动于衷,盘算着二人殉情后该采取的行动。

二人吻到动情处,除了越发急促的喘息声再没有了说话声,浑然投入一步步往后退,紧跟着扑通一声巨响传来。

姜似不由瞠目结舌。

咦?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