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适应

发布:2021-10-14 19:44:05

锦绣迅速的不适应了打扫清洁卫生丫环的生活。每日早晨天微亮方婆子就敲敲门催各人准时起床洗漱,吃了简单的的早饭后就打扫清洁卫生,也不明白这个陆府到底有多大,总而言之三十几个打扫清洁卫生丫环被分在相同的地方从早晨扫到早上,第二天依然有活儿干。锦绣和锦莲两人特意主要负责花园的打扫清洁,正逢每天早晨天微亮方婆子就敲门催各人起床洗漱,吃了简单的早饭之后开始扫地,也不知道这个陆府究竟有多大,总之二十几个扫地丫鬟被分在不同的地方从早上扫到晚上,第二天仍然有活儿干。。...

锦绣很快的适应了扫地丫鬟的生活。

每天早晨天微亮方婆子就敲门催各人起床洗漱,吃了简单的早饭之后开始扫地,也不知道这个陆府究竟有多大,总之二十几个扫地丫鬟被分在不同的地方从早上扫到晚上,第二天仍然有活儿干。

锦绣和锦莲两人专门负责花园的打扫,时值秋天,落叶纷纷,每日都是厚厚的一层。扫成一堆之后还要再另行运到园子的角落里。

两人都十岁左右,再怎么聪慧小身板摆在这儿,每天都累的腰酸背痛。有时还会因打扫不干净受到方婆子的责骂。

好在一日三餐准时供应,早晨净面洗漱晚上烫脚等等都有热水,日子倒也不算难过。每天除了吃饭时候人多些,平时接触最多的就是锦莲。

锦绣不敢多说话,除了和锦莲偶尔聊聊天之外很少跟其他人搭茬。如此过了一月,周围人也渐渐适应了锦绣少言的性格。

同屋子的锦月向来是个精明伶俐的,偶尔会在睡前闲聊的时候说起锦绣在摔了一跤之后性格变了不少。

锦霞粗心些,并未看出任何蹊跷,表面附和背地里却偷偷询问锦月:“锦绣来时就是那样,不爱说话也不爱笑,我看现在却和以前差不了多少。”

锦月说话时眼珠总是先转上一圈,像是在看周围有没有人在,她左右看看见四下无人才悄然说道:“锦绣以前就不爱说话没错,可是现在却是整天的不出声,除了和锦莲说上几句,和我们俩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还有,我总觉得她走路做事都有些许的异常,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锦霞似懂非懂,点点头算是听了进去。

锦月再把这话形容给锦茹锦兰她们听却遭来了一片耻笑,尤其是心直口快的锦兰不客气的嘲笑了锦月一通:“你莫非是故事听多了?锦绣分明还是老样子,谁也没瞧出她的不对劲。也不知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以后我们姐妹们再有什么事情就不需要去请教府外的周半仙,倒是直接来找你就行了。”

锦月无故被锦兰取笑一通,心里窝火又无处撒,见了锦绣更是没好声气。

锦茹在吃饭时候悄悄的把这些闲话又学来给锦绣听,锦绣心里暗自警惕自己需更加小心,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锦莲听了这些闲话之后却是满肚子不高兴,故意在晚上回屋的时候找茬和锦月吵了几句。不过就是锦月的衣服无意中放到了她的床上,被她当做了话柄借机和锦月吵了起来。

锦月哪里是个让人的主儿,和锦莲争的面红耳赤。

锦莲却远远不如锦月口齿伶俐,脸憋的通红也说不过锦月。

锦月越发的得意,声音不自觉的高昂起来:“哼,我在陆府里出生长大,还没见过谁来主动的欺负我。改日我一定去告诉我姐姐,让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锦月和锦兰都是府里的家生子,在满十岁之后被送到方婆子手中教导,过了一年就能顺利转成三等丫鬟,自觉身份比被家人卖进府中的锦绣和锦莲高上一等。

尤其是锦月,听说她的大姐叫做素月,是府里大少爷身边的二等丫鬟,很得大少爷的青睐,府里的管事婆子们见了她都很客气。

更有人传言夫人有意从大少爷身边挑两个可意的做大少爷的通房丫鬟,素月极有可能被选中。

因着素月的关系,方婆子对锦月特别的优待些,

同是扫地丫鬟,锦莲和锦绣就去了偌大的花园,锦月却只要打扫院子里的小路。落叶少,主子们还时常经过,露脸的机会多上一些。算是一份肥差了。

锦月有了这样一个姐姐,难怪说话底气比别人硬朗的多。

锦莲也是知道锦月这些底细的,被锦月这么一吓唬心里不由得害怕,往后缩了缩。

锦月得理不饶人,还想再说,锦霞有些看不过去,扯了扯她的衣袖:“算了,些许小事,不要再说了。”

锦绣观察了半天,觉得锦霞心肠还算不坏。

倒是这个锦月,盛气凌人不可一世,大家都是低等粗使丫鬟,非还要分出个三六九等来,委实可恨可恼。

锦绣捏了捏锦莲的手,然后微笑着对锦月说道:“今儿个的事情算是锦莲错了,我替她向你陪个不是。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与我们一般计较。”

锦月心里畅快异常,也就不再多说。

锦莲心里委屈,第二天一起扫地时再不肯理睬锦绣了。

锦绣心知肚明锦莲是为了什么生气,却故作不知,一直逗她说话。锦莲先还能忍住,待听到锦绣说拿了月钱要请她吃冰糖葫芦时终于有了笑脸。

锦绣松了口气,打趣道:“只要你肯陪我说话,哪怕我就是把一个月的月钱都给了你去买冰糖葫芦我也是愿意的。”

偌大的花园里只有菊花海棠这些花开着,天气又有些凉意,夫人小姐们很少来,只有她和锦莲。若是锦莲再不出声可就闷死了。

锦莲不乐意的反驳:“你这时候倒是能说会道,昨天晚上又不见你为我出头。明明是锦月的错,你反而代我向她道歉。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端详了锦莲半晌,锦绣不由得为锦莲的单纯叹息:“锦莲,我知道你听了锦茹说的话,想替我出口气才寻了由头和锦月吵了几句。不过,锦月本就是个不安分的,我们何必去招惹她使得日子过的不安宁?”

锦莲讷讷道:“你也怕了她的姐姐?”

锦绣哑然失笑:“她姐姐长的三头六臂么?我为何要怕她?”

锦莲不懂什么样子叫三头六臂,只是觉得很新鲜有趣,咯咯笑了起来。

两人笑了一阵子,继续扫落叶。

锦绣只觉得锦莲太过单纯无心机,语重心长的嘱咐道:“锦莲,你是我的好姐妹,我才会说这些话给你听。这世上,宁得罪君子也莫得罪小人,得罪了君子只是一时的意气之争,得罪了小人却得时时刻刻提防背后冷箭。”

锦月就有小人的潜质,不过才十岁,说话做事就如此不讨人喜欢。等再过几年不知会变成何等模样。

还是稍稍退让一步海阔天空吧!

锦莲似懂非懂,一脸茫然。

锦绣自觉自己像个大姐姐,拍了拍锦莲的小脸蛋,笑着说道:“把这些话记着,以后慢慢就懂了。”

方婆子常常出其不意的来检查,见两人嘻嘻哈哈有说有笑不由得拉长了脸:“你们俩在做什么?”

锦莲吓了一跳,忙低头扫地。

锦绣更是从不反驳,乖乖的扫起地来。

方婆子对两人的乖巧伶俐很是欣赏,没有再多斥责,转了一圈就去了别的地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