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她为何会武?!

发布:2021-10-14 10:59:15

实际上是乌鸦嘴搞的鬼,时灵时时灵,但最关键时刻但是能能保命的。夏参:“……”又是这套说辞。夏参也不纠结了这件事了,猛地是忆起刚有惊无险一幕,细细碎碎念着:“郡主,你下一次可不能够如此莽撞,幸好戴了人皮面具,要不然被认出了,我们就有嘴说不清呀!”她怎么就脑袋发夏参:“……”又是这套说辞。。...

其实是乌鸦嘴搞的鬼,时灵时不灵,但关键时刻还是能保命的。

夏参:“……”又是这套说辞。

夏参也不纠结这件事了,猛然是想起刚刚惊险一幕,碎碎念叨:“郡主,你下次可不能如此鲁莽,还好戴了人皮面具,要是被认出来了,我们就有嘴说不清呀!”

她怎么就脑袋发昏陪着郡主一起胡闹呢?

哼,都怪郡主用美食诱惑她!

陆云初尴尬一笑,毫无可信度的保证道:“额,我做事你放心,不会出差错的。”

夏参嘴角微抽,熟悉的配方,熟悉的保证。

她脸上写着三个大字:我不信。

陆云初:“……”

长宁寺内,入眼的是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一片祥和宁静。

“不对呀,怎么如何安静?师兄师姐们呢,往常他们都在这练功……”陆云初挠挠脑袋,停下脚步。

正当她感到疑惑之时,却见一群丫鬟守在寺庙门口,见到陆云初后脸上一惊,随即纷纷站成一排。

丫鬟们整齐有素的鞠躬行礼:“奴婢参见郡主。”

陆云初:?????

随即,丫鬟井然有序散开,为她们身后缓步走来的大师让道。

水昭大师缓步走来,身穿一袭裟色袈裟,手戴佛珠,合掌而立:“憨宝,你体弱多病的体质将近调养好了,如今是时候该回去了。”

陆云初面无表情:“师傅,不要叫我憨宝。”

她拒绝这个外号。

水昭大师慈祥一笑,摸了摸她的脑袋,噼里啪啦开口道:

“憨宝,快收拾一下,王爷已派人接你回去。”

“切记,不可偷懒,按时练功,为师会派人监督你。”

“咳咳,当然,有空可以回来看看为师,顺便回来做一顿饭。”

唉,以后不能经常吃到鱼香肉丝、羊肉泡馍、酸辣汤……

心痛!

陆云初:“……”

她懂了,后半句才是重点。

还不待陆云初回答,水昭大师便身子一闪,毫不留恋地走了。

陆云初满脸无奈地走在丫鬟跟前,整个人犹如被霜打了的茄子。

原以为回府就能偷懒不练功,没想到师傅竟然使出杀手锏,派人监督自己。

嘤嘤嘤,那还不如在寺庙,起码还有师兄师姐们打掩护……

“咻——”万籁俱寂,一道微小的声音在空中显得格外刺耳。

一银针扑面而来。

陆云初反应迅速,手指轻轻一夹,朝着银针飞来的方向道:“啧,就这点技术,还敢出来丢人现眼?”

以她学毒多年的知识可知,这一枚银针充满剧毒,若是刺在她的筋脉之上,便会功力全失。

图谋不轨?

定眼望去,不远处站着一名白衣女子,红润的鹅蛋脸,一双传神动人的美眸。

美中不足的是,那眸色中不经意间透露出算计,生生破坏了美感。

此人,便是许亲王府的二小姐陆仙韵。

陆仙韵面容微惊,随即唇角扬起一抹笑意,柔声解释道:“哎呀,三妹你没伤着吧?你莫要生气,都怪二姐!”

“这是爹爹给我找的丫鬟,说是武艺精湛,我不信,非要试一试她,但她没控制好力度,差点伤了三妹妹,二姐在这向你道歉。想必,三妹妹不会计较吧?”

眼前女子的容貌,与梦境中出现的脸庞重叠,陆云初一惊。

“是她!”

梦境之中,此人表面和善,实际蛇蝎心肠,利用楚楚可怜的外表教唆人干坏事,过后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大家纷纷被她的外表迷惑,“自己”被她激怒,处处与她作对,却屡屡碰壁。

最后竟害得疼爱自己的大哥战死沙场,同门师兄姐们纷纷沦为阶下囚,衷心的丫鬟侍卫被发卖,自己跌入悬崖粉身碎骨。

不过,梦境之中也有另一种截人不同的结局。

她相安无事,反倒是陆仙韵葬身火海。

梦境里,陆仙韵面容沧桑似老妪,眼底带着深不见底的狠意,室内烈火熊熊燃烧,她拼命逃窜却无路可走,渐渐地,浑身被火焰包裹……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

陆仙韵楚楚可怜,一副责备的目光看向她:“三妹妹,难道,你不肯原谅二姐姐吗?”

陆云初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反讽道:“这位大姐,话可不要乱说,我可不是你妹妹。你的丫鬟无故伤人,我为何要原谅她?”

在长安寺八年,唯有哥哥时常来看望自己,其他人从未来过,不认识也正常。

明明就是她授意丫鬟把银针扔向自己,如今倒是扮起无辜?那她就装糊涂陪她玩玩。

大姐?!

她不过是比陆云初年长几岁……

陆仙韵紧握手帕强忍怒气,虚情假意道:“三妹妹,你莫不是糊涂了,连二姐都认不出……也对,二姐没来长安寺看望你,你能原谅二姐吗?”

其实我也想过探望你,但爹爹不让,他说,他说你身上充满煞气,接触多了会有血光之灾。他担忧我身子,所以……”

陆云初并未接话,反而是把玩着指尖的银针。

夏参看着沉默的郡主妙懂,郡主又在想着整人的法子。

半响,见陆云初没有反应,陆仙韵也不生气,一副泪眼婆娑的模样,半感叹道:“如今好了,三妹身上的煞气消除了,爹爹便不会嫌弃了……”

句句关切,却字字诛心。

陆云初伸手打了打哈欠,并没有理会她话中的深意,反而是看向刚刚偷袭自己的丫鬟,眼底闪过一丝狡黠:“这么说来,你就是二姐啊。既然如此,我便不计较此事,不过……”

“如此,便多谢三妹……”陆仙韵嘴角勾起似有似无的微笑。

一根银针朝着反方向飞去。

“啊——”一道尖利痛苦的声音响彻天际。

刚刚偷袭的丫鬟浑身颤抖地倒在地上,面部扭曲,似乎遭受巨大的痛苦。

陆云初扬起天真无邪的脸庞,感叹道:“哎呀,我这个人最讲公道了,别人如何对我,我便还回去。二姐,你的丫鬟面容狰狞,莫不是身患重疾?那你可要小心咯,若是一不小心被传染……”

陆仙韵面容扭曲:“陆云初,你……”

她为何会武?!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