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村长的奇妙小院

发布:2021-10-13 12:54:04

“允老伯,你们也到了,身体咋样了,没大碍了吧?”邻居宿大叔打起了招呼,他旁边站着的正是前两日找自己“借”炽甘草的吴大婶。此刻见到允茶儿,她下意识缩了缩身子,深怕允茶儿当着宿大...

“允老伯,你们也到了,身体咋样了,没大碍了吧?”邻居宿大叔打起了招呼,他旁边站着的正是前两日找自己“借”炽甘草的吴大婶。

此刻见到允茶儿,她下意识缩了缩身子,深怕允茶儿当着宿大叔的面提起炽甘草,这事当家的还不知道呢!

“伤好得差不多了。”允世福看向低头玩泥人的小娃:

“你家狗蛋这次也要“开悟”了?他还不满五岁吧?”

宿大叔咧嘴笑了,慈爱的看着小儿子,眼中带着希冀:

“还没满,不过也快了,家里赶在换季前给他凑了颗开悟丹,这娃子从小就身体不好,希望成功开悟后,能平安度过这次换季吧!”

身后的吴大婶探出脑袋来,撇嘴道:

“我家娃子肯定能成功开悟的,允老伯,以后可不能再叫他狗蛋了,要不是他身体弱,为了好养活,当初也不能给他取这么个贱名!”

允世福听了哈哈一笑,“是是是,以后就叫他大名‘宿景辰’,开悟之后就是个小大人啦!”

说完,他摸了摸允茶儿的脑袋,眼中同样带了希冀。

另一家是村尾的王家,此时也领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娃,几家人相互寒暄着,“吱呀”一声,院门自动打开,露出了幽深的小院。

“去吧,注意安全。”允爷爷将镇谲符灯交给允茶儿。

诡师的院子禁止擅入,除了小时候吞服开悟丹,普通人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进去。

然而幽深的院子对几岁的小娃娃来说,就像一张恐怖的巨口一样,王小胜眼中带着畏惧,紧紧拽住父母的衣服不肯松手。

宿景辰抿了抿唇,也不管其他两个伙伴,自己闷头就往里走。

允茶儿同允爷爷挥了挥手,举着小灯,也走了进去。

王小胜见状慌了,他才不要自己一个人走进幽黑的院子,他飞快的接过父母手里的镇谲符灯,一边朝允茶儿跑去,一边嘴里带着哭腔道:

“你们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呀!”

允茶儿心里好笑,放缓了脚步。

几人进了院子后,大门缓缓关上。

一只萤火虫被允茶儿手中的镇谲符灯吸引,在她身侧旋绕飞舞。

允茶儿弯了弯嘴角,扶了因跑得急而险些摔倒的王小胜一把,抬头看去时,才发现宿景辰也停在了前方不远处,而不知何时起,周围已飞满了萤火虫。

数百只萤火虫一明一灭的闪着淡淡微光,借着这些飞舞的微光和手中符灯,即使是在深夜,允茶儿也看清楚了老村子家的院子。

半人高的绿色杂草铺满了整个院子,狭长的草叶随着清风摇动,仿若进入了一片暗绿色的海洋,数百只萤火虫在其中穿梭游畅。这片草海中间,种着一棵三丈高的桃树,桃树应是有些年岁了,弯曲的枝干粗壮,上面开满了繁华茂盛的桃花,灼灼其华,淡淡的花香萦绕。

允茶儿:呜...我也想有这么大的院子,布置得像个大花园一样。

老村长不让大家进来,就是因为藏了这么一处好风景吗,懂不懂好东西要分享,才能获得双倍快乐呀!

王小胜站在半人高的草前,愁眉苦脸。

“这么深的草,里面会不会有蛇呀?”

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就算没有蛇,我的小脸蛋被划伤了也不好,娘亲会心疼的...”

抬起脚正准备在草丛里踩出一条路来的允茶儿:...

她看了宿景辰一眼,他也站着没动,明显不打算硬闯。

所以只有我这么简单粗暴,你们都是二十一世纪遵纪守法的好村民吗?

这时,原本随风而动的长草,忽的主动一左一右分成两拨,露出一条小路来。

路中间一棵反应慢了点的小矮草,此刻正左顾右盼的犹豫选哪一边时,见自己身边骤然一空,大家早已站好队,而面前三个孩童正盯着自己看,它吓得差点蹦起来,拔起地下的草根,唰的就蹿进了草丛里。

允茶儿看到这一幕,不由目瞪狗呆,这个世界也太奇妙了吧!

不是说世上本没有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吗...

怎么还能有路自己走出来这种操作?

一旁的王小胜语含羡慕:

“哇,这是村长爷爷驯服的诡草吧,好厉害呀,我一定要成为诡师!”

就连一向寡言冷淡的宿景辰,也充满斗志的握爪表示:“嗯!我也要成为诡师!”

三人沿着狭窄的小路走,路过老桃树时,一片花瓣飘落在允茶儿鼻尖,她抬头向高高的老桃树望去,似觉得老桃树有灵,她笑了笑。

其实她也想成为诡师啊。

谁不想要超出常人的强大力量呢!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站在小路尽头等他们,三人走出小路后,长长的杂草渐渐合拢,很快就看不清小路原本存在的痕迹了。

少年身穿白衣,背脊挺直身材修长,正是老村长的大徒弟容予。

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你们随我来。”

院内有几间屋子,容予领着几人走到西边一个红色木门的屋子前。

“到了。”

他从袖口掏出一张符纸,伸手一扬,红色木门四个角落分别有一道亮光汇入符纸中。

“师父在屋里,东西都准备好了,你们进去吧。”

三人谢过容予,进了屋子。

容予再度扬手,符纸化出一道光点,落在木门四个角落,木门上一道淡光似水波般一闪而过。

他转身去了院中的草丛,草儿纷纷为他让路,他揪出一棵小草:

“忘记师父的叮嘱了吗?今日有三位孩童前来,要记得给他们让出一条道,你又犯迷糊了!”

见小草耷拉下脑袋,一副懊悔知错的样子,容予无奈,弹了下小草的脑袋:

“你总不长记性,这次便算了,再有下次,我可要惩罚你了!”

小草点头如葱,飞快的拔起草根,隐入了草丛里。

而这边允茶儿三人已经进了屋子。

屋子很大,四周墙角各摆放了一支蜡烛,屋里只有一张方桌,以及地上散乱的几个草蒲团,老村长正盘腿坐在其中一个草蒲团上。

“你们可知何为诡师?”

老村长睁开眼睛,黝黑的瞳孔中倒映着跳动的烛光,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允茶儿三人茫然的摇摇头。

“诡者,变化莫测也。诡师同诡物一样,乃应诡气而生。”

“身为诡师,不但要直面千奇百怪的诡谲,更要与自己做斗争,战胜自己的阴暗面,保持绝对的理智,否则很容易便会走火入魔,落得不人不诡的下场。”

“选择了这条路,就要面对更多的奇异事件和未知恐怖,需要更强大的心理和坚定的意志。”

“我且问你们,有谁要退出的吗?现在说,还来得及!”

宿景辰第一个表态:

“村长爷爷,我娘总说,普通人活着不易,要成为诡师才能更好的活着。”

老村长眉头一皱,宿景辰又接着道:

“但我并不认同,这个世界,活着就没有容易的,大家各有各的苦和难。我想成为诡师,不是因为诡师更容易活下去,而是我想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我要守护我身边重要的人,我不怕那些妖魔鬼怪!”

允茶儿没想到这个沉默寡言的小娃娃还有这种雄心壮志,她敬服的看了宿景辰一眼,跟着表态:“我也是!”

一旁的王小胜连忙也跟着道:“俺也一样,俺也一样!”

老村长见此,颇为欣慰的点点头。

老村长和允茶儿都没想到,有些鬼话不可信,日子久了他们才发现,宿景辰实则是最爱惜性命的那一个...

然而此时在宿景辰稚嫩的小脸和真诚的眼神中,心系村民的老村长满意的夸道:

“你们都是好孩子!”

眼看夜色越发深沉,原本方桌上放置的一截弯曲枯枝,在这浓厚的诡气下慢慢开出了一个花骨朵儿。

老村长脸色严肃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

凝重的气氛蔓延开来,允茶儿几人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紧张。

老村长站起身,从桌上的瓷瓶中倒出三粒血红的丹丸,分别放入三个盛满绿水的碗中。

丹丸落入水中,非但不化,反而沾染上几圈绿色条纹。

“深夜子时服丹,你们做好准备!”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