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检测仪式

发布:2022-12-18 21:32:00

艾莉卡当心将重生儿抱起,倒入阵中。主要负责仪式的法师魔法杖一挥,无形的检测波动一瞬间从法阵中散发出,缓缓地扫过重生儿的身躯。但当其步入重生儿的精神空间时,却遇到了非常特殊的障碍——那股带着夏渊再次穿越的奇特能量。检测波动直接从能量层表面滑开,放佛处在两个相同的但当其进入新生儿的精神空间时,却碰到了特殊的阻碍——那股带着夏渊穿越的奇异能量。。...

艾莉卡小心将新生儿抱起,放入阵中。负责仪式的法师法杖一挥,无形的检测波动瞬间从法阵中散发,缓缓扫过新生儿的身躯。

但当其进入新生儿的精神空间时,却碰到了特殊的阻碍——那股带着夏渊穿越的奇异能量。

检测波动直接从能量层表面滑开,仿佛处于两个不同的时空一般。连带着,对其中夏渊的意识体同样毫无察觉。

另一边,法阵中的两个符文环瞬间产生了变化,环中的十枚特殊符文从最上方开始,逐渐一枚一枚转变成血红色。

公爵不由略微屏住呼吸,目光跟随着符文缓缓移动,苍蓝的双眼一眨不眨。

随着时间推移,变化逐渐停止。两个小环中的血色符文数量,最终同时定格在九枚,最后一枚符文仍闪烁着幽蓝的微光。

“两种血脉浓度均达到九级,公爵阁下!”

仪式法师凝视着法阵的变化,有些惊叹的道。

“嗯——”

公爵简单答应一声,声音听不出喜怒,但嘴角却蔓延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此时,他正一眨不眨的望着法阵另一侧,那枚呈现奇异立体感的符文。

血脉检测结果已经出现,可这枚符文却仍然毫无变化。

看着迟迟没有反应的符文,公爵不禁有些皱眉。

这令一旁注意着公爵反应的法师心中捏了把汗,暗暗担心自己是否弄错了某根线条。

夏渊的脑海中,奇异能量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表层仿佛涟漪般波动起来。

一片略显虚幻的精神碎片逐渐挤开周围的能量,从能量层中‘浮’了出来。

当检测波动碰触精神碎片时,那枚符文顿时发出了耀眼的白色辉光。公爵见状长出口气,难以遮掩的笑意终于爬满了面颊。

“灵魂同步率百分之百,尊敬的公爵阁下。”

主持仪式的施法者此时也终于放松下来,连忙汇报。

“哈哈哈哈——好!很好!”

公爵放声大笑,这种开心的情绪使他的语调都提升了半度。

“伦纳德!通知法师团首席,准备举行册名典礼。向皇室与各大家族递交请帖,邀请他们在下一个月圆之夜前来参加!

另外,传我命令,准备举行节日庆典!从册名典礼当天开始,所有矿场、农场、庄园统统放假,今年所有卡尔拉斯公民税收减半!我要整个卡尔拉斯行省,欢庆三日!”

“遵命,公爵阁下!”

伦纳德管家鞠躬领命,随后面向公爵,倒退离开房间。

………

与普通人不同,职业者的等级越高,产生后代的几率就越小。

若将一对普通人夫妻获得后代的难度定为一,那么一对一阶职业者的难度就是二,一对二阶就是四,三阶就是八,四阶就是十六……以此类推。

并且,若夫妻双方的阶位差距较大,那么获得后代的难度还要翻倍。

而公爵作为大陆罕有的九阶血脉术士,获得后代的难度可想而知。

在这种状况下,高阶的职业者若想获得后代,要么使用某些罕有的、能够提升概率的宝物,要么……增加努力次数。

精力充沛、富可敌国的卡尔拉斯大公爵选择双管齐下。

所以,每当获得了新的后代,公爵都会为此举办隆重的庆典。庆典时,所有奴隶阶层都会获得三天假期。

在这三天,城主府与各大商会将无限量供应免费的面包与麦酒。最重要的是,当年的税收减半。

对平民们来说,税收减半,意味着孩子们崭新的衣服,劳累妻子脸上的笑容。

而对较贫苦的人来说,税收减半,则意味着寒冷的严冬能够平安度过,全家人一起。

所以,当领主喜得贵子的消息传开后,欢庆的气氛顿时充满了卡尔拉斯城。

在魔法的帮助下,这种气氛很快波及了整个卡尔拉斯行省。

“赞美公爵大人!”

人们传颂着。

“慷慨仁慈的公爵大人与他善良的夫人,再次获得了上天的恩赐!愿诸神祝福他们。”

………

尤尼瓦尔的一年,同样分为十二个月,其时长以银月塞维恩的月相划分,

光辉历2442年,五月,十五日。

呼吸着淡淡宁神花芳香的空气,夏渊被一名粉发少女抱在怀里,安静望着被某种事物挡住一半的华丽白金色马车顶棚,怀疑人生。

距离穿越已过了一个月左右,这段时间里,他获得了更多的记忆碎片。

他出生在这个世界的亚尔大陆,大陆版图被三大超级势力划分。由大到小,分别为:

【圣梅西亚帝国】、【格洛瑞亚帝国】、【伊特尔王国联邦】。

如同游戏资料介绍的,这个世界的背景是剑与魔法的中世纪。

那些强大的职业者足以一人成军,轻松推平高耸入云的山峰,翻转深不可测的海洋,甚至令天空中的星辰坠落。

记忆碎片的主人,是名为安维斯的贵族少年——为方便分别,夏渊将他称为小安维斯。

记忆场景的时间从幼年到少年时期不等,简单点说,他是格洛瑞亚四大公爵家族之一,奥利文迪家族的直系后代。

一个继承了传奇血脉,并且天赋超群的贵族子弟。

只可惜,是个生不逢时的倒霉孩子。

在这个新旧时代更迭的关口,这份高贵华丽的背景并非保护伞,而是催命符。

小安维斯出生后数十年间,旧贵族逐渐式微,新贵族势力强势崛起。

奥利文迪家族作为旧贵族代表之一,已经被彻底贴上反派标签,遭到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在前世游戏的第二个资料片,‘时代的更迭’中就已经名存实亡,只能与其他三大家族结成联盟苟延残喘。

身为玩家时,他甚至还接过清缴联盟势力的任务……

………

可是,这些记忆碎片究竟来自哪里呢?

轻轻闭上眼睛,夏渊陷入沉思之中。

他不是没看过小说,知道有重生会获得原主记忆的说法,但自己转生的身份是一名新生儿,哪来的什么原主记忆?

半晌,夏渊放弃了思考。

连穿越这种事都发生了,多一份不知来源的记忆,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故事看就完了——

比起这些,他对一个新发现更感兴趣:

某一段记忆的场景中,赫然出现了疑似玩家的身影!

的确,玩家除了会复活外,外表与NPC基本没有区别。

但两个跳着走的人很难不引起夏渊的注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