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竟是阁中之人

发布:2022-12-17 15:47:59

果真,男人都要面子,这真是是一点儿都错不了。这可是命案!他竟然处理方式这样轻率!楚乔冉紧握了拳头,立即上了些火,目光也锐利出来,“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且悬案未清,你是当朝王爷,蔑视人命,又好大的胆子?”这女人在责问自己?何萧的脸色一瞬间沉的很难看之极这可是命案!他居然处理这样草率!。...

果然,男人都要面子,这真真是一点都错不了。

这可是命案!他居然处理这样草率!

楚乔冉握紧了拳头,当即上了些火,目光也凌厉起来,“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且悬案未清,你是当朝王爷,轻视人命,又该当何罪?”

这女人在质问自己?

何萧的脸色瞬间沉的难看至极。

“总之,不能验尸!”

不验尸?你说的可不算!

楚乔冉浅浅一笑,眸光坦然望着他,“行,既然王爷不肯让我验,那我只好去求我父亲了。”

听到楚乔冉提及楚丞相,何萧目光微凉,心头又多了些愤恨。

长日就知道拿丞相来摆谱,她要不是丞相的女儿,王府的大门她休想踏进半步!

罢了,这里面确实有诸多疑点,验就验吧。

“夜影,拿着我的令牌,去将大理寺的沈中大人找来。”

沈中是他好友,断不会将此事外传,如此,也妥当些。

“是!”夜影接过令牌,匆匆出门了。

玉娇浑身瘫软在地上,极力隐藏着自己眼底的焦虑。

不多时,大理寺卿沈中带着两个仵作以及几个衙役来到王府,仵作在对尸体各处检查过之后,转身毕恭毕敬的回禀,

“启禀王爷,该女子乃是窒息而亡,在水中待了许久,所以判断是被人推入水中挣扎后而亡。”

玉娇一听打了个冷颤,眼神也躲躲闪闪,不敢抬头。

“夫人,她是您的贴身丫鬟,目前来看,您的嫌疑最大,请随在下走一趟。”

“不!你们放肆!王爷救我!”玉娇哭喊着,泪水汪汪的拽着吴王的衣袖不肯撒手。

大理寺的人有些为难,面面相觑,这可是王爷的宠妾,连那正妃都没有这位小妾得宠,他们如何敢动得。

沈中也是为难的看了看何萧。

“既然有嫌疑,那就去一趟吧。”

谁让这玉娇不老实!何萧也是无可奈何。

“是!”

玉娇挣扎着不肯,苦苦央求着何萧,最终还是被大理寺的人硬生生给拖走了。

沈中喊了几个小厮来,在对仵作对尸体进行简单处理后,沉声嘱咐着,“将尸体抬出去,找个地方埋了吧。”

小厮应声后,将尸体抬起来准备搬出去。

而就在抬起那瞬间,楚乔冉一眼就望见那尸体的脖颈后,有一块若有似无的印记。

楚乔冉身躯一震。怪不得第一眼就见那女子如此眼熟!

她该不会是……

“且慢!”

楚乔冉小跑上前,抬起那女子的脖颈,那七瓣花的印记猝不及防地闯入她的视线。

竟真的是沈梅!回春阁最得力的北阁副使,也是她最优秀的弟子之一!

可是她怎么会在王府成为婢女?他不是应该跟着北阁正使在万迎楼吗?她的容貌为何有这般大的变化?又为何会被人下毒?

楚乔冉眼中含着泪,愤恨的扭过头,眼底皆是敌意,“你们结案了?为什么要埋尸体?”

“死因已经明了,便不需要再验了。”沈中眼神清冷,面上未曾有什么波澜。

楚乔冉稳定了情绪,指了指女尸的脸,言辞有些急切,“这嘴唇颜色明显不对,你们难道不深入一下尸体吗?”

沈中不动声色,他深知这位名门出身的王妃很是娇纵,或许受此辱后,心有不甘想重些罪名也不是不可能。

此等大事,又怎么可能顺着他们女儿家的性子来?

沈中的性子一向清冷,对这些宠惯了的大小姐,向来不屑一顾。

“死者水中受寒,嘴唇白些也很正常,王妃还是别再纠结此案了。”

楚乔冉并未言语,只是抬手,将投上的九栾凤簪一把拔下,一个箭步凑到尸体跟前,朝着嘴唇部位扎了下去,又猛的拔了出来!

“你发什么疯!”

何萧觉得不妙,立刻冲上前,用力抓住她的手臂,却在眼神瞧见簪子的那一刻,愣了愣。

只见那银簪的尖头,微微发了黑,只是色泽并未很深。

“银针黑了,她体内一定有毒素!”楚乔冉惊呼出口,同时满眼又是止不住的心疼。

何萧冷嗤一声,一把甩开她的手臂,嘲讽的指责道,“万物皆从口进出,有毒素再正常不过,你不要再干涉大理寺办案了!”

干涉?楚乔冉心中冷笑,从头到尾干涉办案的,一直是他自己!

楚乔冉忍着愤怒的情绪,语气也变得愈发清冷。

“就为了王府所谓的面子,硬生生将异常说成正常,你不觉得你太没人性了吗?”

“放肆!”何萧气的快要冒出火一般。

这女人岂有此理!她是不是什么时候脑子让被门挤过?居然敢跳起来指责自己了!

“尸体也让你验过了,人也已经带走了,此事到此为止!你最好安分一点!”

何萧冷哼一声,放下手臂,眸光落的比之前更暗了,“沈中,派人将尸体从王府后门运出去,找个地方埋了,切莫声张。”

说罢,何萧还不望回头斜了楚乔冉一眼,一切并未管楚乔冉作何反应,扭头便离开,她实在不想跟着女人再多待一秒。

楚乔冉待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何时,手掌已经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她一定要一查到底!所有作恶之人,必将要受到惩罚!

可是她如今虽为贵女,却毫无权力可言,要想查案,还得想个办法才是。

忽的,她想到了那块回春阁玉佩。

既然这具身体没权力,那许子衿总是有的。

她得去一趟京郊断崖。她就是在那里,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而于她而言最重要的东西,也会在那里。

这天晨起,天刚刚蒙亮,楚乔冉起了个大早,收拾了些东西便要往门外走,与刚要推门进来的雪莹撞了个满怀。

雪莹望着她一身男装,不禁吓了一跳。“王妃,您这是干什么?”

“我出去一趟,今日谁来都不见,你把门守好了。”

雪莹不解,但也并未多问什么,也不敢问什么。

“是。”雪莹连忙应下。楚乔冉点点头,轻盈的身形一跃,便从窗户口跳了出去。

不过片刻,一身男装的楚乔冉骑着快马飞奔至京郊之外的悬崖底的乱石滩。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