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生不如死

发布:2022-11-24 20:18:01

“我的好姑娘,你昨夜是怎么了,说到话来神神叨叨,我但是……”“苏总管!”姜莞啧声被打断她,冲着门外方向叫人。苏总管是得姜莞指使未曾出府的,始终候在廊下,而已适才长安长宁拽秦氏进屋时他避了避,没叫秦氏看见了他而已。刚秦氏那些年少轻狂不尊重……的话他统统苏总管是得姜莞授意不曾出府的,一直候在廊下,只是方才长安长宁拽秦氏进门时他避了避,没叫秦氏看见他而已。。...

“我的好姑娘,你今夜是怎么了,说起话来神神叨叨,我可是……”

“苏总管!”

姜莞啧声打断她,冲着门外方向叫人。

苏总管是得姜莞授意不曾出府的,一直候在廊下,只是方才长安长宁拽秦氏进门时他避了避,没叫秦氏看见他而已。

刚刚秦氏那些轻狂不尊重的话他全都听在耳朵里,这会儿姜莞叫他进门,他便很是不留情面。

在秦氏还没有彻底回过神的时候,苏总管已经反剪着秦氏左臂按着她跪在了姜莞面前。

姜莞俯视地上的秦氏,从身旁摸出库房册子:“我库房里丢了七八样东西,跟登记在册的对不上,你跟我说说,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都哪儿跟哪儿的事情!

秦氏挣扎起来,可她力气哪里敌得过苏总管,左臂连着膀子差点儿没叫撅折了。

她忍痛反驳:“姑娘的库房从来都是长安长宁两个小……人看管,丢了东西姑娘怎么来问我?是她两个在姑娘面前进了谗言吧?姑娘你可看清楚了,我是你的乳母,你怎么能叫人这样对我!”

死性不改。

姜莞有些烦了。

她封住小院不肯惊动人,就是不想听那些人拿秦氏奶她一场的话来劝她高抬贵手,眼下又怎么肯听秦氏这些混账话。

“你在我屋里作威作福十几年,欺我年纪小心也善,从不辖制你不说,还替你在我阿娘面前遮掩,如今倒逞得你比我还金贵,也敢这样与我说话了!”

姜莞先叫长宁,旋即喊了声去:“叫人把廊下冰棱敲下来砸碎了,再团几个结实的雪球,碎冰碴子裹到雪球里拿进来,叫她跪在那上头回我的话!

秦氏,今夜你再敢口出半句狂言,我就打死你在这院中!”

她曾为中宫,掌禁廷长达七年之久。

赵行小心着意的保护着她的烂漫与柔婉,可那些磋磨人的手段,她到底是听到过也看到过的,震慑个秦氏,自然不在话下。

秦氏这些年在国公府实在算得上养尊处优,年纪又大了,真这样折腾两番儿,她这双腿就别要了。

两个丫头何曾听闻过这样阴损的手段,可心里更恨秦氏行事张狂,听了姜莞的拔腿就往外走。

秦氏这才彻底慌了:“姑娘,姑娘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姑娘,我年纪大了,我一把年纪,姑娘当可怜我,看在我奶过你一场的份儿上,千万别这么……”

她骤然收声,因为姜莞眉眼越发清冷,原本芙蓉面的小美人竟眨眼间成了凌寒自傲的梅。

她奶过姜莞,但是姜莞不爱听,姜莞也不想看什么情分,她再说下去,姜莞可能真的会……真的会打死她!

秦氏脸上血色全无,此刻已然不用苏总管拿捏,她自个儿就瘫软跌坐下去。

姜莞撂下账本,重提旧话:“你有没有收过赵奕好处,替他做事,出卖我的消息给他?”

这件事情秦氏无论如何也不敢认!

吃里扒外,这罪名可大可小,全看主家念不念旧日情分,肯不肯高抬贵手。

今夜姜莞态度强硬,再加上三殿下又眠花宿柳惹恼了人,若她此刻照实说,姜莞可能更要打死她!

于是秦氏不假思索摇头,矢口否认:“我……老奴不曾……”

她声音发颤,是真的怕了。

怕姜莞揪住此事不放,非要一查到底。

谁知姜莞只是不紧不慢哦了声,居然真的放下不提,转而又问她:“那我库房里丢的东西,是不是你偷出去变卖的?”

这事儿秦氏根本就没有做过!

她正要说不是她,姜莞却叫她开口:“你在东郊置办良田,罗平街置办铺面,到丰明银号存银钱首饰,国公府里当差十四年,可攒不出这些钱。”

秦氏猝然心惊。

她是何时查清了这些的!

所以今夜拿她过来,本就是要兴师问罪!

至于是背叛主家,还是偷盗财物……姜莞是让她自己选。

秦氏瞳孔一震。

她在这高门当差十四年,今日竟被一个小姑娘玩弄于鼓掌之中。

且是屠刀悬颈,她必须选一个罪名主动承担下来——她不选,姜莞就可能把两个罪名全扣她头上!

秦氏上下牙齿撞在一起,颤颤道:“姑……姑娘,您饶……”

那个饶字才出口,姜莞说了声知道了,果然说道:“那就是两个罪名都认了。”

“没有!我没有!姑娘,是我鬼迷心窍,偷了姑娘的东西拿去变卖的!姑娘,我没有吃里扒外出卖过你,我真的没有!”

她想爬上前去求,身子软着又动不了,哭天抢地喊起来,头一下下磕的格外响。

“行了。”姜莞并不想见她头破血流弄脏地砖的场景,收回目光再没看秦氏,“苏总管替我走一趟吧,取国公府手令,送她去京兆府。她偷盗主家财物两千两,照此数说给京兆府尹知道。”

苏总管眼皮一跳,没叫姜莞看见。

这个罪名,够判罚秦氏七年牢狱,姜莞的意思是,罚的再重些……

他到底不说什么,也不让秦氏再叫嚷起来惹姜莞烦心,索性堵上秦氏的嘴,提了人退出去,再一路出了郡王府,直奔京兆府而去。

长安和长宁是在一盏茶后才回来,两个傻丫头果真捧着两团大而瓷实的雪球。

姜莞压着眉心突然笑了:“就你们俩实心眼,冷不冷啊,就这么抱进来,赶紧扔出去吧。”

等处理了那两个雪球再回来,长安看姜莞神色也不像是生气,方才明明……

她困顿:“姑娘怎么看起来反倒这样高兴?”

“处置了身边的奸细,发落了秦氏那样的刁奴,为什么不高兴?”姜莞眉眼弯弯反问她,“难道还为了她那种人大动肝火?她也配吗?”

长宁附和一句有道理:“她这样吃里扒外,分明就是她给三殿下送信,还敢嘴硬不承认,送去京兆府也好,叫她脱层皮下来!”

姜莞闻言但笑不语。

她压根儿没想把赵奕牵扯进来,如此京兆府尹才不会为了封口而弄死秦氏。

她要秦氏的命一点儿用处也没有。

生不如死,这不好吗?

姜莞笑意愈发浓郁:“早些安置,此事我虽已处置完,明日一早还是要去回禀姑母知晓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