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夜光面具

发布:2022-11-23 22:34:09

夜幕降临时。主屋里母子三人的低喃细语早以变为细微绵长的呼声,而方瑶躺在又硬又冷的草席上,久久地不能够入睡。夜间始终在“重点考察”姜氏和李家村,没时间思考太多,现在的独自一人一人,难免会情绪波动,多愁善感出来。虽然在这里莫名的感觉多了三个也没血缘关系的亲人,可她实际上但是很主屋里母子三人的低喃细语早已变成轻微绵长的呼声,而方瑶躺在又硬又冷的草席上,久久不能入眠。。...

夜晚。

主屋里母子三人的低喃细语早已变成轻微绵长的呼声,而方瑶躺在又硬又冷的草席上,久久不能入眠。

白天一直在“考察”姜氏和李家村,没空思考太多,现在独自一人,难免情绪波动,多愁善感起来。

虽说在这里莫名多了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可她其实还是很眷念自己原本的世界。

倒不是多舍不得几乎对自己不管不问的父母,相反,方瑶永远记得他们推脱责任时那冰冷嫌恶的嘴脸。

她是他们两人全新生活中的多余者,从小就尝遍人间冷暖的结果,就是教会了她刻苦学习和努力赚钱。

穿越前,方瑶还有半年大学毕业,大学的学费和生活开销,都是自己赚来的。

而且成绩优异的她去年就和一家有名的上市公司签订了就业协议。

终于熬过了不幸的童年,还没来得及走上人生巅峰,结果一跤就给她摔到这陌生的世界。

方瑶很愁,穿越就穿越吧,怎么给她穿越到这么一个一言难尽的地方。

白天她在李家村考察的结果,非常不妙。

村子内外的几座山头土地干燥龟裂,别说粮食,就是那些不能吃的野草,也叫人给薅了个干净。

整个村子死气沉沉,大人孩子一个个饿得瘦骨嶙峋。

原本她很是嫌弃姜氏煮的那锅连盐都没有的葛根糊糊,最后才发现,姜氏家里的生活水平,已经算是村子里让人羡慕的了……

至于原因,她问过姜氏,因为她“失忆”,姜氏也对她许许多多的问题都事无巨细地讲解了不少。

原来大祥国听着名字不错,事实上却不是那么回事。

皇帝年年招兵扩张,南北边境非常不太平,姜氏的男人就在五年前被官吏强行带走服兵役,到现在都没音讯。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从去年开始,大祥南方旱灾,土地有三分之二的地方几乎颗粒无收。

今年皇帝请了国师做法,但除了京城下了几场雨外,其他地方的灾情依旧愈发严重。

而姜氏家母子三人之所以还能勉强度日,完全是因为姜氏以前家里条件不错,在李家村有自己的田,男人服役后,便租给村里其他人耕种,自己收些租子。

去年旱灾,收不到租子,她就开始慢慢变卖自己的嫁妆首饰,在镇上换取些价格低廉的食物。

但长此以往,也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得知这些,方瑶怎么能不愁。

她对赚钱有一种非同寻常的执念,没有钱,就没有安全感。

在看那些穿越文时,她也曾非常中二的幻想过自己如果到了古代该怎么发家致富。

可现如今的情况,别说赚钱,活着都够呛,而她所学的互联网专业,在这样一个时代,也是毫无用武之地。

方瑶满腔愁绪地摸黑下床,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了,给她整出了点尿意,屋里没有厕所,只有姜氏屋子里放了个恭桶。

屋里黑灯瞎火,别说蜡烛,煤油灯都没有。

她也不好意思去打扰姜氏,准备扶着黄土墙往外走,忽然发现床头有微弱的亮光。

靠过去后,方瑶惊喜地发现那光居然是面具发出来的,整个面具散发淡淡的金光,上面刻着四只假眼的地方还隐隐闪红光。

没想到这看上去粗制滥造的劣质品,居然还是个夜光的。

原来广告上的光效图居然不是完全骗人的?!

这面具雕刻凶煞,如果让其他人大半夜看到这场景估计会被吓到,可在方瑶眼中,只余惊喜。

在这连电都没有的地方,有个天然照明器,简直不要太爽!

她拿起面具,就着不甚明亮的暗光,一路摸到门口。

外面月亮高挂,反倒比屋里亮堂一些,旱厕就在院子里,方瑶想起白天看到的厕内场景,两条腿变得异常沉重。

这大晚上的,也没人,要不……还是……就在旁边解决了吧……

方瑶从草垛子后面一身轻松地站起身,拿起面具往回走,静谧之中,一道极其微弱的窸窣声,扯紧了她原本惬意的神经。

枯槁的树梢上,月亮不知何时被一片阴影快速遮挡。

在面具微弱光亮的笼照下,视力2.0且夜视能力不错的方瑶,看到不远处旱厕,有一条大拇指粗细的蛇尾在来回摆动。

方瑶一边暗喜庆幸刚才没去厕所,一边正准备慢慢绕远些回屋,忽然,那蛇尾猛地一甩,一道黑影便冲了出来。

这时,她才看清楚,这哪里是蛇啊,分明是只和满月小兔崽差不多大的灰老鼠!

方瑶手中一紧,她家以前住在南方,和幼猫儿差不多大的老鼠也见过,但这只老鼠……有问题。

黑暗中,老鼠两只眼睛发出淡淡绿光,它似乎完全不怕人,甚至张开嘴,露出一嘴尖利的啮齿。

它想攻击自己!

这个想法陡然冒出,那老鼠便像闪电似的朝方瑶跳过来,但方瑶速度也不慢,举起手里的面具,拿出当年在寝室围堵耗子的劲头,就砸了过去。

被甩出手的面具陡然金光乍闪,亮度比之前大了一倍。

老鼠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吓到,半途中身子一甩,想改变方向,但它运气不佳,好死不死正好跟方瑶那准头儿有点偏差的面具撞了个正着。

只听“吱”的一声惨叫,硕大的老鼠掉在地上没了气息。

一招毙命。

方瑶捡起面具,解气地将死老鼠一脚踢飞。

可惜面具似乎被摔出了毛病,原本的金光变得一明一暗,闪个不停。

“哎。”

好不容易发现了这夜光面具的妙处,结果因为打耗子给弄坏了。

……

翌日。

方瑶是被凄厉的哭喊惊醒的。

她睁开眼,外面天才蒙蒙亮。

“大头家出事了!”

姜氏也刚刚起来,还在给俩娃娃穿衣服,听到哭声和方瑶打了个招呼,便急急出了门。

她一走,大宝和小妹便抱着没穿完的衣服钻到方瑶屋子里。

“姨姨,帮我穿衣裳……”

小妹睡眼朦胧地窝进方瑶怀中,打着哈欠一点儿也没把自己当外人。

外面哭声震天响,方瑶打开窗户一边往外瞅,一边帮俩孩子把衣服胡乱扎起来。

孩子们本来就不怎么合身的衣服,被她穿得歪歪扭扭。

但急急回来的姜氏脸色煞白,已经无心注意这些,她颤抖着没有血色的嘴唇,说:“完了,完了,村里遭了耗子灾了!”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