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没意思和“酷”

发布:2022-09-23 18:04:25

小园子里看上来很宁谧,有一棵非常大的树——是苹果树吗?——立在园子的中央。克里斯汀打定主意要在树取巧个凉,便便向树那里飞去。在到地方之后她就心里想,那里肯定会有人徘回,不想报名参加仪式,除了仪式那里莫名其妙突然就的分派任务。果不其然,一位拥用金白色六克洛伊打定主意要在树下乘个凉,于是便向树那里飞去。。...

小园子里看上去很静谧,有一棵巨大的树——是苹果树吗?——立在园子的中央。

克洛伊打定主意要在树下乘个凉,于是便向树那里飞去。

在到地方之前她就想着,那里绝对会有人徘徊,不想参加仪式,还有仪式那里莫名其妙突然开始的分派。

果不其然,一位拥有金白色六翼的天使也正在树底下乘凉,最大的翅膀抬在头顶,连从树冠缝隙处漏下的阳光都遮住了。

三对翅膀确实挺好看的,克洛伊想,不过嫉妒倒不至于,满背的翅膀看上去就挺重。

她踩在了柔软的草地上,那个早到的天使把翅膀抬得高了点,露出脸来。

她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你是萨麦尔吗?”

那位天使有着和米迦勒一模一样的脸庞,黑发棕眼,有金色的花纹在他的皮肤下隐隐约约地流转。

那位天使撑着身子站起来:“你是个新天使?”他把粘在白色长袍上的草叶拍掉,“你看上去气色不错,来这里还挺适应?”

“我刚来一会儿,”克洛伊答道,“我也不知道以后适不适应。对了,我叫克洛伊。”

“我叫路西法。”他伸出手来。

啊哦,认错了,尴尬。

克洛伊和他握了握手,决定忽略刚才认错天使的小插曲。“这个园子不错,”在尴尬之余,她决定找一个话题,尽管这样更尴尬,“你不去参加仪式吗?”

“不想去,”他又坐下了,就像个赌气的小孩子,“那仪式没什么意思,也就阿曼纳迪尔会享受那种被大家都尊重的感觉。”

克洛伊感到有些不对,他的语气就好像他就是今天要上任的天使长一样。或许他就是萨麦尔?她见过一些孩子愿意给自己起另外一个名字,这样他们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意愿被尊重。

但现在她没什么心思去搞明白他的身份,她喜欢解决谜团,但这显然是一个不那么紧要的谜团。

“我也觉得没意思。”这是句大实话,克洛伊急需时间来理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介意我坐在树的另一边吗?我不会打扰你的。”

路西法摇摇头,表示不介意。

克洛伊坐到了树的另一面,树很粗,俩人完全看不到对方。她把头靠在树上,正想沉进自己的思绪里时,路西法突然从树后探出头来,“要是渴了,跟我说,我带你去这里的圣泉。不要吃树上的果子,”他提醒道,“我吃过,下场很惨烈,我被我哥打了个半死。”

克洛伊张了张嘴,吃果子被打?这不就是棵普通的苹果树吗?

但她抬头看时,树上却一个果子也没有。

“这里……没有果子啊。”她自言自语道。

路西法听到了克洛伊的疑惑,凑过来往上看了看,“那就是它们还没长出来呢,我在被罚以后专门又过来了一趟,把上头熟的没熟的果子全给薅下来了,一个是解气,另一个是别让其他人不小心吃了麻烦。”他顿了顿,叹息道,“我这被罚的算轻的了,这园子原来住人的,因为吃了果子被赶出去了。”

克洛伊“哦”了一声,“谢谢。”

这事儿挺荒唐,但自从她死了以后,发生的事儿就没一个不荒唐的。

路西法歪着头看了她一会儿,像是在疑惑她为什么不说话了,“你想聊天吗?”他最终问道,“说实话,我一个人在这其实挺闷的。”

克洛伊噗嗤一声笑出来:“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喜欢自己安安静静呆着的人,打算不打扰你呢。”她转过头去面向从树后探出脑袋的路西法,“其实我正好想找个人问问情况,但好像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时间理我。”

“那我有时间,”路西法耸一下肩,“你想问什么?”他边说边站起身来,“我这里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

“你是新任天使长吧?”克洛伊问,“不去参加典礼没事吗?”

“我不去参加典礼,米迦勒也会帮我组织好的,又不是不参加典礼大家就不接受我当天使长了。”路西法道,“逛一逛?在这儿坐着聊能看的东西太少,我可以领你熟悉一下环境。不过咱步行吧,这会儿估计阿曼纳迪尔在找我呢,飞出去基本上就是撞枪口。”

两人离开了那棵巨大的苹果树,边聊边向围绕在大树周围的树林深处走去。

克洛伊发现这个园子其实很大,方才觉得它是个“小园子”很有可能只是因为她飞得太高了。

园子很大带来一个问题:虽然她很熟悉自己的翅膀,但是两人经过的错杂的树枝仍会时不时地挂住她的羽毛,并且这样的路还不知要走多久。

她感到很烦恼。

“路西法?”她叫住走在前面的六翼天使,“咱们是在往外走吗?”

“是啊,”路西法答道,随即避开一根突出的树枝,皱了皱眉,肩膀不知怎么挪动了一下,辉煌的六翼立马消失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阿曼纳迪尔要求所有天使都必须把自己的天使之翼展示出来,说是什么’荣耀’,我肯定得废除这条规定,完全的炫耀,而且自找麻烦。”他看了克洛伊一眼,“假如愿意的话,你也可以把翅膀收起来,从现在开始,没有天使会因为不展翼而被罚了。”

“听上去很好,”克洛伊试着让翅膀消失,但只是尴尬地站在那里动了动肩膀,“呃。”

路西法愣了一愣,而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你还不会收翼?”

“我在这里会的东西很少,”克洛伊扶额,“感觉我在还是人类时的生活经验没什么用处。”

路西法上前两步,现在他的翅膀消失了,更显出他的颀长的身材来。“要想把翅膀收起来,你先要能感觉到翅膀收回后所在的那个地方,我们叫它以太,”路西法指导道,“闭上眼睛。”

克洛伊按照他的指示闭上双眼,以太?克洛伊很肯定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这种东西的存在。

但是当她闭上眼睛以后,她感受到了另一个不同的维度,这种感觉无以言表,如果要找一种东西形容的话,那就是深海,但是她的四周不是水,而是虚空。

“以太是我们灵魂中的虚空部分,可以用来放翅膀,还有我们的记忆之类的。”路西法解释道,“人类感受不到它,不过说实话,感受不到更好。”他自顾自地打了个冷战,“我诞生于虚空中,我曾经就是虚空的一部分,那感觉可不好受,这些事情一会跟你细说。现在,尝试让你的翅膀往回翻,找到现实和以太的交界线。”

克洛伊找到了那几条线,它们有的在她的翼根处,有的在她四周环绕漂浮着。她把双翼往回折,羽翼像黄油刀切开黄油一般切开了那条维度线。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扭头看时,她背后的双翼已经消失了,但她仍能感受到它们。

“哇哦,酷。”克洛伊惊叹道。

“是吧,”路西法嘿嘿笑着,看上去就像个大孩子,“你可以多练习几次。”

“萨麦尔!”一个愤怒而低沉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