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安置点

发布:2022-07-24 11:33:09

被一家人目光注视着,秦千尘很想说自己确实能走,结果还没张口,李老头就来了句你太慢,会托累人,登时,她坐上特地预留的位置。“快点儿,都进一步加快脚步,努力争取三天抵达青瓦江”村长的声音沙哑不好听,说没几句停了好一会,接着又才张口:“都省着点水,各家都仅有那么点儿“快点,都加快脚步,争取两天到达青瓦江”村长的声音嘶哑难听,说没几句停了好一会,然后又才开口:“都省着点水,各家都只有那么点儿,别想着你的喝完了跟别人讨,自己的命是命,别人的命也是命”。...

被一家人注视着,秦望舒想说自己确实能走,结果还没开口,李老头就来了句你太慢,会拖累人,顿时,她坐上特意留出的位置。

“快点,都加快脚步,争取两天到达青瓦江”村长的声音嘶哑难听,说没几句停了好一会,然后又才开口:“都省着点水,各家都只有那么点儿,别想着你的喝完了跟别人讨,自己的命是命,别人的命也是命”

“村长,我们就不能在县里吗,咱们要钱没钱,要手艺没手艺的,去了府城怎么活啊”一老婆子的声音从李江背后传来,看着李江推着山一般的行李和孩子大气不喘,村长羡慕不已,闻声移开眼的他,瞪着开口的婆子。

“马上就要进冬了,若是府衙没了粮食,我们就只能活活饿死,去了府城,只要勤快就能找到活干”

“府城哪里来那么多活,这逃难的又不是只有我们这些人而已,村长也不能让我们每家的男人都找到活儿”

对于胡搅蛮缠的人,村长也没有什么好态度,瞧着最后的人都跟上后直接无视了那老婆子往前去了。

老婆子见村长不理会她,扯着小孙子加快脚步。

“李老四,给婶儿将两小的带上”

宽大的木推车前边码放着被窝行李,坐着孩子,后边底下是锅碗瓢盆,然后上边架着各种包袱,李家几个孩子都是各种塞在行李堆里的,唯一能坐舒服点的就是车把手边的秦望舒。

若不是已经没地可让孩子上了,李家大点的那两孩子也不用走路。

拉着脸,李婆子绕过来将柯婆子抱上车颤巍巍坐在行李最高处的孩子抱下来。

“柯婆子,你家没车吗,还是你想摔死这两娃儿”

“李婆子,你怎么说话的”

“怎么说话,你自己将孩子至于危险之中还想我说话好听?莫非,你是故意想让他们摔的”反手帮忙推着车,李婆子要李老四快走。

没能蹭车,柯婆子将目光落到秦望舒脸上。

“员外家的小姐果然娇气,这才走多大点路,连个孩子都不如”

秦望舒垂头:····我承认,我不如孩子。

“汉子推媳妇,理所当然,你若眼馋,让你家柯老头推去”李婆子反唇就是一激,噎得柯婆子在没话说,而秦望舒,对这个便宜婆婆更加喜欢了。

瞧着小儿媳妇羞得头都抬不起来,李婆子硬梆梆道“别听长舌婆子瞎糊弄,自己的身子自己最该爱护,年轻时逞强豪干的支透,老来会落满身劳伤,到时苦的是自己,带累的是孩子”

“嗯,娘,我知道的”秦望舒讪讪点头。

她就是想逞强也没那个条件,虽然只是个员外家的小庶女,但当家主母是个厉害的,惯会做表面功夫,从来不在吃穿用度上苛待,又是夫子秀娘的给请着,满镇没人不说她贤惠宽待的。

所以,原主是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真没走过多少路,虽然没有裹小脚,但脚底板都是嫩肉,这才一上午,她已经感觉脚不是她的了。

所以,在难看她也只能稳妥的坐着。

······

十月初的北方,原该冷风凄凄了,可今年非但不冷还热得很。

正中午,太阳当空,大包小包背着赶路的人无不汗流浃背,低着头,只有一个快走信念的人们强行拖着脚步。

突然,村长家大儿子一路跑来。

“都停下,大家都停下”

原地止步,众人却眺望着不远处。

见人又跑回来,李老头抓着人只问:“刚子,怎么了?”

“前头让官兵拦住了”摸着汗,刚子小声道:“有什么事别出声”

李老头心顿时一惊:“叔知道的,你快上前去帮忙看着”

担忧着,李老头让几个孩子抓紧坐稳,又让大家喝两口水,而后神情紧张的看着前头。

见自家公公如此紧张,听了个囫囵的江氏哀嚎了起来。

“这是不让人活了吗,连逃难都不让人逃吗,这是想让大家死在家···”

“闭嘴”李老头孟转头一吼。

抿着嘴,江氏委屈极了。

她不就说两句实话。

“衙门又是水又是粮的送着,哪里是不让人活,明明就是我们人心不足”盯着老大媳妇,李婆子有种无力感:“你也老大不小了,祸从口出的道理应该懂得,现在没有院墙,没门没窗,一个话头都能让人丢了性命,你不想活你就走远些,别害我这一家老小”

江氏:·····她不过就在自家人面前说说而已。

“娘,你别生气,我会看着她的”恶狠狠剜了自家媳妇一眼,李老大忙不迭保证。

白愣憨憨的大儿子一眼,李婆子转开视线。

北方灾情太过严重,为了不让大规模的难民南下造成危害,京城早就开始发水发粮。

可眼看着冬季来了,府衙连多一天的水粮都不发,各村各镇都开始不安,不少人在存积了点水粮后开始逃难。

而为了不让各县府的难民给府城造成威胁,各县在发现有难民开始逃荒就堵了官道。

于是,白潭村的二十多户人家也跟路过此地的大部分难民一样被官差带到了县衙外的难民汇集点,开始了具体的避难生活。

“呼~”已经不知叹了多少气的秦望舒又一次吐出长气。

半个月了,在这难民点窝了半个月了。

这半个月,每天李老头都带着四个儿子跟着村长去领水领粮,可水跟粮的数量越减越少,而都十月中了,天气还是热的,没雨更没雪。

吃不饱,老天还连雪水都不让人喝,不过与其他盼望下雪的人比,她更愿意干热着,至少热比冷要好受点。

“在喝点,你干不得”就在李婆子将大葫芦递到秦望舒面前时,离他们庄子人群不远处骚动了起来。

“怎么了,那是陈家沟的位置吧?”

“不知道啊”

“要不过去看看”

周围人群因不远处的骚动躁动了起来,原本将自己当土豆尽量不动减少水分蒸发的人群站了起来,秦望舒也被李江扶着站了起来。

“坐下,都坐下”

都还没看出个名堂,在难民圈外帐篷下的衙差就大吼着过来了。

碍于衙差手里的大刀,人们抱着头又顿下,可人是蹲下了,嘴也闭了,眼睛却使劲往陈家沟方向瞅。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