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绑架

发布:2022-07-24 09:53:01

孟致沛幼年时期承爵,起点极高,十二岁的他意志满满的首次下场,没中,随后两年一考,却逢考必落。一次宫宴,皇上看见孟致沛,问了几句,获知但是个童生,好气又好气,点起他,戒他需努力。打那以后,大凡孟致沛参照,京城里便有千百双眼睛望着,却关注更多越足,笑一次宫宴,皇上看到孟致沛,问了几句,得知还是个童生,好气又好笑,点着他,戒他需努力。。...

孟致沛幼年承爵,起点极高,十三岁的他意志满满的首次下场,没中,此后一年一考,却逢考必落。

一次宫宴,皇上看到孟致沛,问了几句,得知还是个童生,好气又好笑,点着他,戒他需努力。

打那以后,但凡孟致沛参考,京城里便有千百双眼睛望着,却是关注越足,笑料越足。

更好笑的是,孟致沛俨然成了别家口中的最差,但凡谁家落了榜,心灰意冷,只消想想孟致沛,也就释怀了!

秋闱,春闱时,京城的诗院,酒楼,茶馆里总能听到一句话:你已经很优秀了,你看那平肃侯,考了这么多年,还是个童生呢!

眼看着别家的孩子都通过科举取了功名,入了仕,老侯夫人便急了,托了几个老侯爷的旧知好友,让他们在皇上面前提一提,至少先入了仕,科举什么的慢慢来。得到的却是一个又一个的婉拒,每个人的回答都差不离,只说:先让侯爷把学问做好,至少也要考个举人,这样我等在皇上面前才能张的开嘴不是。

考上了举人还用得着他们?老侯夫人心里唾骂他们只念功利,不念旧情!

未能得愿,老侯夫人心有不甘,便豁出老脸,去见了荣国公。

老侯爷还在的时候,与荣国公私交甚好。

荣国公年过花甲,早已致仕荣养,不问朝政,得知老侯夫人的来意,有些无奈,心想:就连皇上都知孟致沛屡考屡落的事情,他若是想在皇上眼皮子底下做官,除非皇上钦点,不然满朝文武谁敢举荐一个无用草包?

不过,话自然不能说的这般直白就是。

听完荣国公的规劝,老侯夫人不得不歇了心思,很是怏怏不乐了许多日子。

年后孟致沛忽然说要与几个友人办诗院,方便一起习文赋诗,发奋读书。

老侯夫人一听这话欢喜的差点掉泪,直说她儿出息,此次下场必定高中。

姜零染却明白考取功名不易,况且孟致沛早被老侯夫人溺爱纵容成了个不能吃苦的性子,怕是熬不住这苦读的岁月。可不管考得上考不上,姜零染都非常支持他的决定。

自办了诗院,孟致沛每日早出晚归,辛勤努力的样子打破了姜零染心中他那个难有恒心的形象,每每看他疲倦而归,她心疼又欣慰,只能尽心的做些补品点心,隔几个时辰送去诗院一次。

可真相总是喜欢打人耳光的!

原来孟致沛口中的诗院是北市的倚香阁——京城最奢华的秦楼楚馆之一。

他要会的不是诗文书友,而是倚香阁里的姑娘,郑清仪。

他的欺骗残忍且不留情面。

一夜之间她成了全京城茶余饭后的笑话,可老侯夫人却斥她拴不住男人的心,无用。

半个月后,孟致沛提出要纳郑清仪进府。

她不愿,他就骂她善妒蛮横,说无父无母教养的人,不懂得什么是三从四德,什么是女则女戒。

他们母子把过错都推到她的身上,还要怪罪她的父母,姜零染怎能忍受?争吵中孟致沛对她动了手,直接导致了毅儿的死亡。

她身子没养好,他就满府红绸的迎了郑清仪进门——那个肚子比她还大一个月的青楼女子!

想到什么,姜零染神情一僵,眼底有一息的茫然,茫然过后眸中霜冷有了消融之态,她手掌轻抚上小腹...算着时间,她现在刚有身孕。

前世他们母子情分浅,她没保住他,这一世,她是不是能看着他健康长大了?

可她今日做的事情,注定了她会与平肃侯府恩断义绝,若是让孟致沛知道她怀孕,那么十个月后必然会有一场抢夺,再糟糕一点,今日的努力会白费,她和孩子都会被平肃侯府扣下。

不行!

她不能!

姜零染目光转冷,盖在小腹上的手指慢慢屈起,一点点收紧,紧握成拳。

生来无父总好过生来夭折!

廊下不知何因忽然的骚乱起来,老侯夫人不悦皱眉,瞥了眼姜零染,斥道:“什么事情大呼小叫的?这才几日,侯府就没规矩了吗!”

瞿莲听出老侯夫人这是在敲打姜零染,讽刺她才协理管家几日就让府里没了规矩秩序,她心下暗暗发笑,有些得意的瞟了姜零染一眼,乖巧屈膝道:“老侯夫人别着急,奴婢去瞧一瞧。”

姜零染却知骚乱的因由,暗暗的匀了匀呼吸,收敛了心绪。

不过几息功夫,瞿莲去而复返,走得太急被门槛处绊住“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她也顾不上疼,跌撞着进了小佛堂,嗓子眼里迸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喊:“老侯夫人,不好了,侯爷他不好了!”说着扑跪在了老侯夫人脚边。

老侯夫人被这一嗓子唬住了,匀过神后一脚踢在瞿莲心窝处,厉声斥道:“下贱蹄子,敢诅咒侯爷,我拔了你的舌头!”

跟着瞿莲进来的管家曾大和老侯夫人身边的宋妈妈一看这架势,嘴边的话吓得咽了回去,束手立在了门旁。

这一脚踢得极重,瞿莲后仰摔在地上,忙又爬起来跪好,连声告罪。

老侯夫人厉斥一声:“闭嘴!”

瞿莲顿时收声。

老侯夫人喘着粗气,冷目扫视曾大和宋妈妈,低喝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宋妈妈迎着老侯夫人要吃人的眼神,上前把手里的箭矢以及绑在箭矢上的信笺递了过去,忐忑道:“老侯夫人,侯爷被人绑架了。信上说让拿五万两银子去倚香阁赎人。”

老侯夫人难以置信的抽了口冷气:“这怎么可能,沛儿可是侯爷,他们不要命了吗!”说着已经拿过了信,在看完信上的内容后,老侯夫人凌厉冷硬的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来,眼眶里蓄着两包泪,央嚎道:“我苦命的儿啊——”

瞿莲看老侯夫人哭的这样,更是没了主心骨,哭天夺地的嚎啕起来。

不大的佛堂里充斥着凄婉绝望的哭嚎,廊下一知半解的丫鬟们听到这动静个个都白了脸,心中猜疑,孟致沛莫不是已经没了?!

宋妈妈和曾大对视一眼,对此情此景皆是愕然,现在好像不是该哭的时候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