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人炉

发布:2021-09-15 17:00:41

俞休丹这一关门就没再出来,除了能肯定他没死之外,其它的情况就一无所知了。卢药香继续照顾着炼丹房,突然发现好像三天都没看到卢小鼎了。她也懒得去找,那家伙不会跑远,最多就是后...

俞休丹这一关门就没再出来,除了能肯定他没死之外,其它的情况就一无所知了。

卢药香继续照顾着炼丹房,突然发现好像三天都没看到卢小鼎了。她也懒得去找,那家伙不会跑远,最多就是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做了坏事,找地方去哭了吧。

云剑门唯一的公用炉房,是把知上峰的山头坚着切了一半,然后在山壁上挖了个山洞建成的。洞中引来了地火,顺着岩壁修了九层的炼丹炉坑。

就像大厨房似的,一个个炼丹炉摆放在炉坑中,只要查看火量和出丹情况就行了。每个门派都是这样来炼制低品丹药,可以大大的提高出丹数量。

而知初堂的弟子,每天要轮流抽出人手过来,工作时间每人每日才一个时辰,非常的轻松。

卢药香算了算时辰,差不多有两炉丹药要出了,就打算等着把丹药取走。当她走到第八排炉坑角落时,猛得发现有点不对劲,最靠右边炉坑上的炼丹炉特别大,并不是常用的大小。

她盯着那个明显摆放了很久,下半部份都烧得通红的丹炉看了好久,越看越觉得眼熟。这东西不就是小鼎走哪背哪的炉鼎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对,小鼎可是从来炉鼎不离身的,现在竟然放在炉坑上面烧了这么久,难道她……

看着那盖得严丝合缝的鼎盖,卢药香呆呆的站在原地,觉得脑子有点乱。她不敢去想象,卢小鼎会因为吃了师父的灵草,就把自己放鼎中摆在炉坑上自焚了!

难道,她觉得自己吃了灵草,放在炉鼎里面也能炼成丹药,所以才干出这种傻事来?一般人都不会这样干吧,怎么可能炼得出丹药来!

卢药香往后退了一步,猛得想到,别人或许不会做出这种事,但是卢小鼎就不一定了。那家伙只有一魂二魄,是个十足的笨蛋啊!

这真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师妹竟然在炉鼎中自杀,死法太过奇葩。她抬头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整个山洞中只有十名知初堂的弟子在帮忙,这时并没有人往她这里看。要是传出去,一定会说无药堂的人傻到了极点,师父还会背上了逼死药童的恶名,小鼎真是死也不让人安生啊。

突然,炉鼎盖子一下被顶了起来,卢小鼎的头就探了出来,上身趴在鼎边上就嚷道:“烫死我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里有这么热啊!”

卢药香表情惊悚的看着她,随即反应过来,一把扯着她发烫的耳朵吼道:“你这个笨蛋,到底在干什么!”

“师姐,耳朵好疼啊,别扯了。”卢小鼎咧着嘴叫起来,赶快伸手去捂耳朵,一下碰到了卢药香的手,直接把师姐烫得缩回了手。

“赶快给我滚出来,你在里面找死啊!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以为自己整天背着个炉鼎就是丹炉了?竟然跑进炉鼎里面炼,想炼成人丹吗!”卢药香气急败坏的骂道,快被她给气死了。

卢小鼎嘟着嘴,连解释都没能说出口,就被狠狠的骂了一顿。她只能从炉鼎中爬了出来,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早就被火烧成了灰,全身光溜溜的。

“你就是想把我气死,怎么没把你烫成癞皮狗啊!”卢药香一看,只得赶快取出件衣服套在她的身上。衣服才刚披在身上,就听到咝的一声,竟然直接冒起了烟。

这也太烫了吧!

一看不好,卢药香顾不得烫手了,扛起卢小鼎就从八层高的炉坑上跳了下去。她可没修炼过,一下不摔倒在地双腿直接断了,小鼎也从她身上滚在了地上。

“师姐,你干什么!”卢小鼎吓坏了,看着双手和肩膀被烫伤的卢药香,还有被摔得扭曲的腿,她吓得伸手就想去扶她。刚伸出手就想到自己全身很烫,扶她会继续烧伤她,就站起来住角落摆着几个水缸跑去。

但是此时她已经离摆放在上面的炉鼎很远,全身顿时虚弱起来,她全身冒着烟摇摇晃晃的想要走过去,却显得非常无力随时会翻倒。

知初堂的十名弟子惊骇得看着她们俩,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就眨眼的工夫,无药堂的两位药童一个摔得生死不明,一个直接被火给烧了。

就在他们要赶过去救人时,躺在地上好像已经死掉的卢药香突然蹦了起来,如同鲤鱼般就飞身出去,重重得撞在了卢小鼎身上。砰得一声,卢小鼎就被撞到了水缸上,直接砸坏了个大水缸,淋了满身的水。

咝得一声,大团的水气从她身上冒了起来,那些烫人的火气被扑灭了。

“师姐!你别吓我啊!”卢小鼎从碎缸片里面爬了出来,使劲扑到了卢药香的身边,把她抱在了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卢药香缓缓睁开眼睛,狠狠得讲道:“你再作死,我就不管你了!”说完她就直接昏死过去。

被吓得半死的卢小鼎,哭得那叫一个厉害,“师姐,我再也不敢了。你别吓我,千万别死啊!”

她死死的抱着卢药香不放,还是知初堂的弟子赶快去敲了俞休丹的门,把堂主给喊出来以后,才把卢药香从她的怀中给抢出来,送到了房内医治。

卢小鼎穿着被烧得破烂的衣服,忐忑不安的站在卢药香的门外,她的炉鼎已经拖了过来,不然她连大门口都来不了。

过了好一会,才见师父从里面走出来,她赶快就迎了上去,急切的问道:“师父,师姐怎么样了?”

俞休丹深深的看着她,叹了口气讲道:“小鼎,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师父,我只是想让你开心,想让师姐能够去知初堂学习。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要是早知道会这样,我一定会提前和师姐说,让她不要碰我的。”卢小鼎低着头不敢看师父,惶恐的问道:“师父,师姐她死了吗?”

“没有,她双手和肩后都烧伤,从八层的炉坑跳下去后,因为没有修炼身体承受不了,双腿断了。不过算她命大,烧伤我已经处理了,腿也接了起来,但在腿骨长好以前都不能下地。”俞休丹看着卢小鼎,对她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他一直记得自己发现那黑铁鼎时,鼎盖突然被顶起,从里面露出张天真无邪的笑脸。眼睛就像水晶一样清澈,小声得问了自己一句,“你是来收服我的人吗?”

现在想想,自己根本就收服不了她啊!

抬头看着远方山脉,俞休丹哀伤的讲道:“你是上天派下来毁掉云剑门的吗?”

“师父,别说这种让人听不懂的话了,这个你赶快拿去吃吧。”卢小鼎却充耳未闻的伸出手掌,抬得高高的直接伸到了他下巴下。

连话都不肯好好的听,俞休丹真的是生气了,伸手就拍飞了她手中的东西。但是当东西从他眼前划过,一股香味扑鼻而过时,他下意识的却又伸手抓住了一个。

放到眼前一看,他顿时呆住了。手中是一颗龙眼大小的绿色丹药,上面有一条白色的云纹,整颗丹药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这不就是五品的升仙丹吗!

“这!这是怎么回事!”俞休丹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中的药,狂喜之后就是莫名,这也太奇怪了吧!

卢小鼎却指着远处讲道:“师父,还有一颗被你打飞了。”

“什么!”俞休丹一下就跳了起来,唰得就冲了出去,直扑她所指的方向。自己竟然把升仙丹打飞了,有了两粒升仙丹,再怎么样也能进阶到金丹期了吧!

看着连神识也忘了用,在草丛中四处乱拨寻找升仙丹的师父,卢小鼎觉得师父变得好生奇怪。平时明明不是这个样子,遇到任何事都不会急的,现在怎么就和抢食猴子似的。

“有这么高兴吗?”她嘀咕着摇摇头,就进了卢药香的房间,想看看师姐的情况。

卢药香已经上过药,服下了复伤丸,现在正沉沉的睡着了。卢小鼎轻轻的把鼎放下,就想走过去好好看看她,刚才了两步,房门砰得就被撞开,俞休丹气势惊人得冲了进来。

他手中捏着两粒升仙丹,拉住她就激动的问道:“小鼎,这两粒升仙丹你怎么拿到的!”

俞休丹实在太激动了,当时把卢小鼎这么古怪的小孩捡回来,也是因为觉得她以众不同。只有一魂二魄还不死,也不离开鼎的小孩,根本就是异类。大家常出去游历就是为了捡漏,捡这些落在各地的宝物,就算是残品什么的,也是一种机缘分了。

“我炼的。”卢小鼎没有说假话,她老实的承认了。

俞休丹眉头紧锁的说:“你怎么炼的?”

“师姐说师父没炼过这么高品的丹药,水平和修为都不高,八成要失败,那样最多还有一年多就会死了。我不想让师父死,所以就想帮师父炼这个丹药。”卢小鼎认真的讲道。

卢药香说话又直又难听这个毛病就不能改改吗?俞休丹直接跳过了说自己水平不高的话,只想听怎么炼的丹药。

卢小鼎笑眯眯的说:“我就把所有能拿到的灵草都嚼烂了,然后混在一起放在炉鼎中,再用炕坑里面的地火炼。丹方上不是说要炼三天嘛,今天我看时间差不多,听说放魂进去丹药就会炼得好,我就跳进去,果然就炼出来了。”

“魂?”不知怎么的,听到她说把灵草都嚼烂时,俞休丹突然觉得胃有点不适。只是他想不出来,什么地方写过炼丹的时候要加魂了?

“这里写着的,师父你看。”卢小鼎从师姐的柜子中翻出一本炼丹初术,翻开最后一页指着上面讲道。

俞休丹一看,上面果然写了加入魂,不过说的却是器灵。炉有器魂之,丹必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