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明湖小住

发布:2021-09-15 10:06:27

翻过这座山,就可以到一个叫明湖的地方,那里有个不算太小的湖。因为风景秀丽,就算离城镇有些远,一到夏秋季节,还是有很多人家会来这里赏荷划船避暑。明湖的周围就自发的有人修建了...

翻过这座山,就可以到一个叫明湖的地方,那里有个不算太小的湖。因为风景秀丽,就算离城镇有些远,一到夏秋季节,还是有很多人家会来这里赏荷划船避暑。

明湖的周围就自发的有人修建了些屋子客栈,到也形成了个小小的集市。主要做两季的生意,其它时间冬天挖藕,春天养鱼,倒也过得有些滋味。

金飞瑶花了一天的功夫,才翻过了这座她本来只用半天就能走完的山峰。原因很简单,她双手被布条一层层的缠绕着,一去拉树枝或是扶着岩石,就见她痛得直吸气。

“我实在太大意了,不应该直接就把手伸进去的。”金飞瑶沮丧的坐在一块大青石上休息,看着自己的双手唉声叹气。

那天晚上,她以为自己已经进入了炼气期,就大胆的把手伸到冥火中,想把冥火炼化掉。没想到她根本还没突破炼气期,手毫无保护的就伸入冥火之中,一下就被烧伤了。

虽然烧得不历害,但是因为没有外伤药,只得随便包扎了一下。山路难行,除了要用砍刀开路,很多地方还要双手扶拉才能爬上去。后来双手就开始起泡化脓,伤情越来越严重,痛得她死去活来的。

实在没有办法,在查看过买的地图后,金飞瑶打算就近找处城镇,先买点烧伤药,在寻匹马代步。如果还在野外继续走下去,双手可能就要烂掉了。

而地图上离她最近的地方,就是这个叫明湖的小镇子。金飞瑶好容易进入城镇,却发现现在正好是避暑的季节,大大小小的客栈全住满了,连一间便宜的客房都找不到。

独门独院的宅子到还有些,只是她根本住不起。在说她就算有这个钱,也不会傻到租下可住二三十人的宅子,让自己一人居住。

供给下人居住的大通铺到是有,可她还得修炼,怎么可能和七八人挤一张床。

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治疗双手,也顾不上在寻找住处,金飞瑶找到小镇上唯一的一家药房。坐堂的老医生还算有些能耐,把脏得一塌糊涂的布条全拆掉,用配好的草药水清洗过她的双手,在涂上了自制的独家秘方药膏。

半透明的绿色药膏一涂上,双手就凉丝丝的一阵舒服,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金飞瑶好奇地问道:“大夫,你的这药膏可真不错,才擦上去就不怎么痛了。”

老大夫板着脸,表情很凝重,“你是怎么回事,双手竟然烧成了这样,处理的方法实在是粗糙到了极点,双手差点就废了。”

“不是还差点嘛,我缺医少药的,只能这样了。我又不懂医术,也没办法自己先弄点土方子包扎一下。”金飞瑶毫不在意地说到,反正手没残,能治好就行。

老大夫很无奈,只得说道:“要是处理不好,留下了伤疤,以后女孩还怎么找婆家。”

“婆家……”金飞瑶一时无语,明湖这个月份虽然人多,但是基本上全是凡人。在凡人眼中,像她这么大的女孩已经能找婆家了。

“大夫,我是乞丐,没人会娶我的。受点小伤没关系,难说还更能博得别人的同情,可以多讨几文钱。”

老大夫抬起头瞧了金飞瑶一眼,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的,脸上也是脏兮兮的。进门时放在一旁的大包袱破了许多口子,从口子处可以看到里面包了床脏兮兮的棉被。

这样一仔细打量,好像真是个乞丐。

老大夫的心一下提了起来,自己刚才只注意到了这严重的伤口,把秘方药膏也拿了出来。这东西的用料可是很贵的,这下白白浪费了,看她那样子是一文钱也付不出。

心中这样一想,手下不知觉的就重了起来,如果不是医德在支持着他,早把金飞瑶踢出去了。

金飞瑶手上一痛,赶忙说道:“大夫,你轻点,药费不会欠你的。”

此话一出,老大夫面上有些难看,也不在细心的上药,麻利地涂了涂,拿出白布给金飞瑶包扎起来。然后把用剩的药膏递给她,就洗过手坐在一旁等着她付钱。

“清理伤口,包扎,还有半盒药膏,一共二两五钱银子。”立在一旁,从金飞瑶进门后就一直皱着眉的小伙计,噼里啪啦地报出了价格。

灵石没有,银两到还有个三五两。金飞瑶往怀里掏了掏,很不灵活的拿出个绣工超烂的小荷包,从里面倒出了几块碎银子。扒拉了二两五钱给小伙计,她提着破包袱走出了药店。

行李是脏了些,可还没到洛仙城,扔掉的话就连个盖的都没了。

金飞瑶决定先在明湖附近找个地方住下,等入了炼气期,把冥火炼化后在去洛仙城。不然以现在的修为,能不能活着到洛仙城还是个问题。

在小摊上花了二十文钱吃了几碗汤面,她提着包袱开始寻找能居住的地方。要安静,还要是独居,这样才能方便自己修炼,最好还不用花钱。

这么好的事哪轮得到她,镇中根本没有这种好地方,她只得走出镇子,在明湖边找起来。可惜明湖不是在山上,连个石缝都寻不到,破庙也没有一座,金飞瑶只得在一片芦苇地旁住下。

此处离镇子不远,周围又全是一人来高的芦苇,到也隐避些。而且还能下湖摸鱼,吃的应该也不用愁了。

还算好,她并不是深闺中的娇小姐,几刀下去就砍下一堆芦苇。花了半天的功夫,就搭出一个简陋的窝棚。

窝棚只有一人来高,刚好够她勉强站立,如果来个成年男人,那就只能弯腰了。虽然全由芦苇搭建,只要雨下的不大,应该也不会淋到里面。

包袱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被她放到了窝棚中,站在窝棚口,看着破棉被整齐的铺在里面,金飞瑶满意地点点头。总算有个住的地方了,还不用花半个子,而且周围还有些灵气,不算太浓,给她这种新手用是足够了。

住处也有了,现在只用安心修炼即可。

随后的日子里,她每日就是在窝棚中安心修炼,等手好得差不多了,休息时她就潜到明湖中去摸鱼捞虾。到底是修炼过的人,别人是划船捕鱼,她是徒手捉鱼,竟然每次还捉得不少。

吃腻了湖中的鱼,金飞瑶有空就带到镇上卖掉。她并不在乎世俗的银钱,所以都卖得非常便宜,东西提过去马上就能卖掉。回来时再买些现成的肉啊烧鸡灌肠的,倒吃得比之前要胖了许多。

三个月后的一天半夜,金飞瑶盘坐在夜空下,引导着体内的灵气行了十个小周天。

突然,她睁开双眼,眼中精光一闪,感觉比以前要清明了许多。

金飞瑶面上一喜,她终于跨入炼气期了。又检查了身体一番,发现除了视力要更好些,头脑也觉得透彻一些,其它的好像没什么变化。

丹田内那骗得她烧伤自己,针尖大小的灵气团,已经有黄豆大小。灵气团也浓郁了不少,相比以前像烟雾的灵气,现在已经好似浓汤了。

金飞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把堂姐的小灵诀撕下几页,省得现在没有法器也没有法术,一点用处也没有。

想起那该死的魔尸冥火,她又动起了炼化的心思。

不过那钻心的疼痛感,到现在还深深印在她的脑海中,就算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双手好像又痛了一般。

盘算了一下,金飞瑶发现自己的处景很尴尬。刚进入炼气期,没有一件法器,只有三块下品灵石,没有法术,没有靠山。有价值的低阶妖兽,明湖周围半只都没有,就算有,她也没本事去杀。

炼体时能杀的妖兽,对于修仙者来说,除了吃,就没有任何用处了。如果想靠杀锦冠鸡换灵石,那五百根也换不到一块下品灵石。

这样下去,全天下最寒酸的修士,恐怕就是她了。

而如果直接去洛仙城,那里人多复杂,坏人又多。如果没有自保能力,像她这样的新人修士,被人强行绑走,卖给炉鼎楼怎么办。金飞瑶想到听说过的炉鼎楼,就觉得直接去洛仙城太危险。

她以前听恒真派的师兄们聊天时说过,那炉鼎楼是修仙城特有的东西,大多都由一些修仙大派在背后控制。他们买来女修士,然后关在里面专门接待男修士享用,只要你出得起灵石,筑基期的女修士都能给你找来采补。

所有的女修士,都是被骗或是直接抢过去的,大多都是散修。毕竟有门派的女修士都是门派中的宝贝,留着门内分配都还不够,怎么可能让她们被拐到炉鼎楼中。

不过也有例外,像有些门派被灭,女弟子逃得不及时,被扣了下来。资质好的就留下,差的就直接卖给炉鼎楼,一个可值不少灵石。

金飞瑶可是打死也不愿意去这种地方,想来想去,只能去炼化魔尸冥火了。看看四下无人,她便钻进窝棚中,那冥火一拿出来周围就会变得极其寒冷,还是趁着半夜炼化为好。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得把必要的法诀练熟,省得在出现被烧伤的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