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退局

发布:2021-09-15 08:13:44

资金到位,模式成功,再加上体育列入中考成绩,乐健全国扩张迅猛。原本许多工作都已经细化,比如招商,比如培训,比如商务,比如公共关系。但这一个多月,何明橙出差比以往还多,除了出差,就是...

资金到位,模式成功,再加上体育列入中考成绩,乐健全国扩张迅猛。

原本许多工作都已经细化,比如招商,比如培训,比如商务,比如公共关系。

但这一个多月,何明橙出差比以往还多,除了出差,就是回苏南的乡下陪妈妈和外婆。

妈妈倒不奇怪,何明橙自从回国工作后,只要有时间就是要回老家的。

检查报告已经出了两轮,确认没有问题。

何明橙尝试暂时忘记这个事情。

人有时候要学会向现实低头,或者也可以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先把自己安置好,就总有机会。

元旦过后没多久,何明橙在机场候机去H省公司参加年会的时候,接到了赵奕的紧急指示:“马上买票来申城!立刻马上!”

赵奕代表乐健去申城参加合作投资方的年会,这样的年会许多投资圈内的熟人都在,何明橙下意识就避开了。

赵奕说,顾野和叶明远都在,她已经摸清楚他们的行程和住地。

赵奕说:“姐们,咱们报仇的机会到了。”

何明橙连改签都懒得,直接买了最近飞申城的机票。

都是江湖混饭吃的,若论龌龊,谁又是真傻白甜呢!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何明橙到达酒店的时候已经傍晚,赵奕已经化好妆等在那。

这次来申城,赵奕带上了她先生胡博才,两人是计划在申城玩两天。

下午收到邀请方的晚宴流程的时候,才看到嘉宾上有顾野和叶明远的名字。

赵奕为何明橙开了间房,也跟胡博才说了何明橙会来。

晚上原本是胡博才陪赵奕出席,临时改成赵奕和何明橙一起。

何明橙边化妆边问赵奕:“临时让你老公一个人,他不会有意见吧。”

赵奕一笑:“他能有什么意见。原本就是公司的事,你和我出席才是正经。”

胡博才博士毕业后一直在大学带学生做研究工作,挺迁就赵奕。

何明橙化好妆换好衣服后突然有些担忧:“我有些没把握。”

赵奕嗤笑:“你得相信自己。”

何明橙拧眉:“我也没怎么实践过。”

赵奕一脸淡定的拍拍她:“咱要相信斯汀娜的技术和能力。”

顿了顿,又狡黠的补充了一句:“我实践过无数次,胡博才次次中招,欲罢不能。”

何明橙噗哧就笑了,笑过后忍不住好奇:“就最基础的就忍不住?”

赵奕一脸认真点头:“最基础的都只需要几招。什么都听我的。”

看何明橙还是有些担忧,赵奕再次认真的补充:“斯汀娜真的是大师级别,她说过她从没失过手,咱们也算是嫡系亲传弟子,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那次试验不就很成功?”

赵奕无比调侃的对着她眨眼睛。

何明橙想起那次试验,也忍不住笑了。

晚宴是酒会形式,香槟华服,杯光斛影。

直至酒会中场,顾野一直在,但叶明远不见踪影。

问举办方的小姐姐,对方回应应该是嘉宾临时有事,不过来了。

何明橙和赵奕面面相觑。

何明橙看着众人中心的顾野,咬牙:“你别管了,我去拿下他。”

如果不需要分头上,那就没必要把赵奕拖下水。

赵奕皱眉:“他知道你和叶明远,他会上钩么?”

何明橙一笑:“试过就知道啊。正好叫你看看我的技术。”

赵奕觉得何明橙的这一笑着实妖冶得勾人,她忍不住道:“你觉不觉得那个之后,你有些变化?”

何明橙勾唇一笑:“或许吧。”

赵奕眼眸闪亮道:“嗯,我很想看看你出手。那我打配合。”

叶明远接到顾野秘书电话的时候正在哄儿子女儿睡觉,他皱眉听着秘书的小心措辞:“叶总,顾总一转眼就不见了,我找了一个小时都没找到。您知道的,他从不会不打招呼离开的。而且,叶总,我无意冒犯,顾总最后是和何明橙小姐在一起,但现在两人都不见了。我有些担心。”

顾野秘书一句露骨话没说,但又表述得恰到好处。

这些有钱人外出,身边不会少人,绝对不会在不知会她们跟随人员的情况下消失!

消失就一定是有状况。

而且,她恰巧见过何明橙,又听顾总的小蜜提过何明橙被顾野送上叶明远床的事。

何明橙和顾野一起消失,她直觉即使不出事也绝对不会有好事。

叶明远皱眉,起身温和对儿子和女儿道:“爸爸现在有点事情要处理,叫阿姨来陪一下你们好么?”

俩小孩三四岁的年纪,睁着朦胧的睡眼乖顺的点头。

叶明远小心打开门把保姆阿姨叫了进来。

然后几下换了睡衣,拿上外套和手机往外走。

他边走边拨电话,脚步的匆忙泄露了他的担忧。

他和何明橙的联系方式,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交换的,他主动交换的。

但连拨两次都是无人接听。

想了想,他顿住去电梯的脚步,转身往旁边顾野的房间走,按了门铃,没人。

叶明远又拨通前台电话,让人上来开门。

前台问清楚后道:“叶先生,我们大堂经理正送顾先生上楼,他喝醉了。”

叶明远眉头紧紧蹙起:“谁送他回来的?”

前台听着骤然变冷的声音,小心道:“好像是一台保姆车,据说是顾先生的朋友,对方把顾先生扶下车就走了。”

挂了电话,叶明远立马拨通了自己助理的电话,吩咐完,就看到顾野被两个酒店工作人员扶出电梯。

他有些头痛的上下打量顾野。

很快他就发现了异常。

顾野脸色潮红,人昏沉无力挂在工作人员身上。

叶明远顾忌何明橙那个阉字,一眼扫下去,没有血迹,但外型夸张。

人都人事不省了,居然还撑成这样。

叶明远让工作人员把顾野放床上,然后随手扯过被子搭他腰间。

医生很快就到,拎着几个医用箱子,检查化验取样设备齐全。

叶明远简单清晰吩咐:“全身检查,吃艾滋阻断药,所有有可能的传染病全部防控检查。”

他知道何明橙离开他后去医院做的所有检查。

当时觉得有些羞辱,但现在却只剩下谨慎。

一个想报复的女人,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

叶明远吩咐助手守着,自己去了酒店的中控室。

酒店大堂门口,顾野是从一辆保姆车上下来的,扶他下来的俩女的叶明远不认识。

人一扶下来交给门童,吩咐几句,就上车离开了。

叶明远把镜头后退,退到门打开的位置。

他盯着保姆车昏暗的车厢,直觉,里面还有人。

顾野没有受伤,纯粹只是药物发作并无外力蹂躏。

虽然血液检查结果没有出来,但叶明远直觉,何明橙没把顾野怎么着。

他坚持不懈的拨打何明橙的电话,何明橙最后还是接了。

叶明远问:“为什么放过了顾野?”

何明橙轻轻笑了:“觉得杀个帮凶不过瘾。”

叶明远想起顾野那夸张的部位,冷哼一声:“那欢迎你随时来找我。”

何明橙没有回话,良久到叶明远以为她要挂了电话,却又沉沉道:“叶明远,我认栽。这个事情就过去吧。你告诉顾野,算他好运!老子不屑成为跟你们一样的货色。”

讲完,何明橙啪就挂了电话。

赵奕探究的看着她,然后伸手轻轻抱了抱她:“既然咱不是那样的人,那咱就不想了。明橙,都过去了。以后,咱们好好的。”

何明橙瞬间崩溃大哭:“奕姐,我TM当时真的是想给他一刀的。”

赵奕紧紧蹙眉,虽然叶明远没出现,但何明橙单独行动也搞定了。

但谁能想到,人都上砧板了,何明橙还是放弃了。

连请的小姐都没法理解,肉都呼唤她们了,倒不让她们上了。

赵奕深深叹了口气,安抚的拍着她的背:“没办法啊,这世道就是分干净人和肮脏货的,咱是干净人,既然没法干脏事,那咱就朝前看,坏的统统丢掉。这世上,谁能不遇点糟心事呢。如果脏了自己的心,不划算。咱按自己的方法过自己的日子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