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碰瓷儿的

发布:2021-09-14 16:54:08

已经从后面车上下来的刘嬷嬷见状走到了三娘的马车前道:“三小姐,是奴才交代李大改道的。天儿这么热,奴才怕您受不住,让他们走了一条有树荫遮掩的近道。”三娘摩挲着矮桌上带着温...

已经从后面车上下来的刘嬷嬷见状走到了三娘的马车前道:“三小姐,是奴才交代李大改道的。天儿这么热,奴才怕您受不住,让他们走了一条有树荫遮掩的近道。”

三娘摩挲着矮桌上带着温热的紫砂茶壶笑道:“嬷嬷真是体贴三娘,三娘很是感激。”

刘嬷嬷道:“小姐这是哪儿的话,老夫人让奴婢来伺候您这一趟就是怕您身边没个知冷热的人。这是奴婢的本分。”

三娘柔声道:“嬷嬷有心了。嬷嬷对这附近的地方到是熟悉。”

车外的刘嬷嬷眼珠子一转,突的拍手笑道:“哎哟,可不是嘛!不瞒三小姐说,奴婢家里就在这附近地方,奴婢还想着,这都到了家门口了,说不定主子念着奴婢伺候得殷勤给奴婢个恩典,顺便让奴婢家去看看。”说完便竖着耳朵仔细听车里动静。

车里的赵嬷嬷闻言被气得一噎。

三娘到是笑了,她轻轻放下手中的紫砂壶,过了会儿柔声道:“嬷嬷是老夫人身边的人儿,自然能求得了这个恩典。也罢,既然到了家门口了,嬷嬷就回去看看吧。”

刘嬷嬷闻言心里一喜,又有些得意。心想,这三小姐果然是个好性子的,又想到这么便宜那是沾了在老夫人院子里的光,心中更是坚定了要把女儿也弄到老夫人院子里。她这次回家就是和家里商量女儿进府的事情,李嬷嬷虽是答应了让她女儿领了这差事,但是李嬷嬷那儿的差事也不是白领的,她要再送些孝敬。

想到钱她又摸了摸藏在衣袖里的那被她扣下来的五两银子,她一个三等婆子一个月的月例才500文,因着是老夫人院子里的又额外加了300文。这一趟差就赚了相当于好几个月的月例钱。她不是府里的家生奴婢,是近两年才进的府,平日里在别的嬷嬷面前总是矮人一等,等她把女儿弄进了府,再想法子给家里当家的在府里找份体面差事,一家子都进府当差,过些年自然也与家生奴婢无异了吧。

车里,三娘又道:“既然嬷嬷要回去,就挪一辆马车去吧。”

“奴婢多谢小姐体恤。”刘嬷嬷闻言心中又是一喜。

“前面三里外有一处凉亭,景色也是极好的,小姐何不去那亭子里歇歇。奴婢去家里打个转儿就去亭子那儿与小姐会合。”

三娘笑着应了。

刘嬷嬷又道:“那随扈的刘三根是奴婢的侄儿,小姐可能准了他与奴婢一起家去?”

三娘也是准了。

那刘嬷嬷叫上侄儿,欢天喜地地坐着马车走了。

赵嬷嬷对着三娘念叨:“小姐您就是性子太好了,这刁奴坑了夫人的供奉银子不算还这样欺负你,你,你也忍得住。”

三娘正要说话,一个声音却插了进来“什么?那狗奴才欺负妹妹了?”

却是王璟掀了帘子进来。原来王璟见后面的马车停了便下了车走了过来,见一辆马车离开,正要上车问问怎么回事却听到了赵嬷嬷的话。

三娘看见来人就是一叹气,赵嬷嬷看了王璟一眼,又看看看三娘,坐在那里不说话了。

王璟却不那么好打发,他眼珠子一瞪,气愤道:“等那狗奴才回来,看我不拿鞭子抽死她。”

三娘看了王璟一眼,笑道:“哥哥真是好主意。”

王璟见妹妹同意,心里一喜,正要再说两句,却听的三娘缓缓道:“抽死了她然后呢?”

王璟一愣,“什么然后?”

三娘看着眼前这个直爽单纯的少年很是无奈。

“抽死了她,还会有第二个刘嬷嬷,第三个刘嬷嬷……你打算一个个全都抽死了?”

王璟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黯然道:“我知道妹妹你在府里受了很多委屈,虽然你都瞒着没有说,哥哥也是知道的。都是哥哥没有用,保护不了妹妹,若是,若是哥哥学问能好一点,家里瞧着我有出息,也是不敢对你不好的。”

三娘到是意外了,她没有想到这个才十一岁的单纯少年能看到这些。

王璟眼睛发红道:“娘临终前嘱咐我好好照顾你,我,我辜负了娘的嘱托。”

三娘挪到王璟身边,抱住了她的胳膊,柔声道:“哥哥,你是世上最好的哥哥。要知道如果没有你在,我会过的更加艰难。你并没有辜负娘的嘱托啊,你把三娘照顾得很好,让三娘时刻都感觉到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亲人在身边。”

王璟闻言把三娘抱住了,吸了吸鼻子不确定道:“真的吗?妹妹真的这么想?”

三娘给了王璟一个大大的笑,两个小梨涡很是可爱。

“当然是真的,三娘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哥哥难道不知道吗?”

王璟摸着头想了想,好像确实没有见过妹妹不高兴的样子,他便也笑了,接着却正色道:“妹妹,阿珂,你放心!哥哥一定努力读书,等哥哥将来有出息了,就带阿珂出府去住。”

三娘想,即便你将来有出息了,我也出不了府,却没有打击这个少年的积极性。她回手抱住王璟道:“好,阿珂的哥哥可是个英雄。有哥哥在阿珂以后就不会受委屈了。”

王璟咧嘴一笑,见牙不见眼。

三娘让赵嬷嬷吩咐众人继续前行,到前面的亭子里休息。王璟留在了三娘的马车上,白芷白英因为马车让刘嬷嬷驾走了便去了王璟的马车里与当归,朱砂共乘。

王璟记起了刘嬷嬷的事,不岔道:“妹妹,难道我们就这样放过那刁奴?”

三娘提起紫砂壶倒了一杯茶,递给了王璟,见王璟喝下了才认真道:“哥哥,我所做的以及让你做的,从来不是为了忍耐。”

王璟一愣,他从没见过妹妹用这种表情同他说话。

三娘接着说道:“哥哥,你记住了,以后不管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什么样的人都不要找错了对手,否则一开始你就已经输了。”

王璟闻言似懂非懂,却是点了点头记下了。在王璟心理,妹妹总是可爱又聪慧的,比别人的妹妹都要好,所以说什么都是对的。

一旁听着的赵嬷嬷却是若有所悟。

车里几人正说着话,马车停了。

王璟以为到了地方,便掀开帘子先一步下了车。

可一下车却发现情形不对,“咦?”

三娘在车里听见便问道:“哥哥?可是有什么不妥?”

“妹妹,你在车上待着,别出来。”

三娘一听这话有些着急,她上前掀开车帘子往外看,却发现这条可容两辆马车并行的有些偏僻的路前面围了一群人挡住了去路,李大带着几个随扈也到了前面正和那群人争执什么。

三娘眉头微皱,正要打发人上去问问情况,前面马车上的白芷和白英两个丫鬟却走了过来。三娘观察她们的神色,见还算是平静便放下了一般的心。

还不待三娘发问,白英便回道:“小姐,是这附近的村民,说咱们的马车轧死了他们的一只狗,正闹着要咱们赔。”

三娘眉头微微一挑,问道:“他们有多少人?手上可带有武器。”

“大概有十七八个,有人手上拿着锄头木棍子。他们在路中间摆了个大石头拦住了我们的马车。”

三娘默然,她这是遇上古代碰瓷儿的了?

“白英,去吩咐后面的马车,让丫头婆子们都在车上待着不准下来。白芷你去把李大叫来,把五爷也叫回来。”

两个丫头领命去了。

“小小姐,您看这会不会又是那刘嬷嬷搞出来的名堂?”

三娘思索片刻摇了摇头道:“她还没这个胆子。”

不多会儿,李大与王璟走了过来。

三娘对王璟说:“哥哥,你坐上车来与我待一块儿吧?”

王璟以为是妹妹害怕,很爽快地上了车。一上来便挨着三娘坐下了。

“妹妹别怕,哥哥在。”

三娘朝着王璟一笑,点点头。然后隔着车帘子问外面的李大,“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大把前面的情形一说,与白英说的并无二致。

“他们想要我们陪多少?”

李大有些愤愤地说:“他们一开口就要五十两。”

赵嬷嬷惊呼:“一条什么狗那么值钱?”

车上的王璟倒是噗哧一乐说道:“那人说他的狗是在清明寺的舍利塔下出生的,还被方丈开过光。那狗也很有佛性,天天去寺里听和尚讲经,说不定已经被佛祖收为坐下弟子。”

三娘默然。

李大也有些哭笑不得。

“那人还说因为他的狗有佛性,村里有狗的人家都找他家的狗……呃……”李大意识道那些村话不妥,含糊道:“他一家老小就靠着这条狗过活。”

这时白英从后面过了来,还带着个小丫头。白英让那丫头候着自己上了马车,道:“小姐,后面车上的白果家里就是这附近的。奴婢刚让他远远看了一眼,她说有几个人看着眼熟,像是她邻村的。”

三娘叫那小丫头上车来,细细问了几句。

那丫头一一回了,口齿很是伶俐。

*****

眉南新书:·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